第17章

“真没想到老师竟然会跟我说这些。”

“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跟你讲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对你来说可能太早了。”

楚玉峰听后觉得有些好笑,缓缓地摆了摆手,“你真的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心理医生,当然,这句话绝对没有什么贬低你的意思。”

“是吗?不过我可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我只是一个心理辅导老师而已。而且我还不是学心理学出身的,跟那些人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我觉得不是心理学出身反而是老师的一个优势。那些心理医生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产品一样,没有一丝特色。每个人都问着同样的问题,用着类似的方法,没有一丝创新。他们和那些信教者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们将上个世纪的那群专家奉为上帝而已。”

“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了。不过现代教育体系确实就跟流水线一样,尤其是在这种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成绩成为了衡量一个人最直接、最重要的标准,成绩的提高就意味着能力的提高。虽然很多人在口头上都否认这种说法,但是内心其实都默认了这个观点。”

“对啊,很多老师和家长不都认为成绩差的孩子没前途吗?他们或多或少都说过这种话。虽然将成绩作为一种评定标准确实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绝对没有人会认为成绩真的能反应一个人整体的能力。明明大家都懂这个道理,但是却还是不自觉地无视它。”

李思源赞同地点了点头,“本来就是这个道理,这种教育模式下孩子们学到了什么,学会了背书,学会了死板记忆书本知识,能够准确重复、出色模仿。虽然在短期来看孩子们记住了很多知识,但是从长远来看这种教育抹杀了孩子们独立思考的能力甚至还包括其个人意志。虽然现在也有很多老师重视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但是不能将希望全然交付于老师身上,想要更好地促进青少年发展还是要靠完善的制度建设。”

李思源说完看了看楚玉峰,“我现在有点能够明白你的感受了,现行的教育体系并不是为了你这种天才建立的,至少说这个体制还没有完善到将你这种天才涵括在里面,你在里面感到不适应确实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谁说不是呢。那些学生都被教成了同一幅模样,有着类似的生活经历和行为模式,而我在他们里面就像是一个怪咖一样,就算我想要好好相处也会被他们排斥。”

李思源将楚玉峰资料中有关评价的那一部分撕了下来,放到了楚玉峰面前。“这些你都知道吗?”

“当然。”楚玉峰一脸风轻云淡,没有一丝异常的情绪波动。

“说真的,你现在面临的问题我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就像之前说的那样,虽然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个体,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但是实际上总是受到各种限制。就像你一样,尽管你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人的利益,但是大家还是给你了很多压力。虽然这个社会提倡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但是实际上绝大部分人都是保守且排外的,总喜欢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身上,将别人同化成自己的样子。不过我很高兴,你现在还能保持着自己的本心。”

楚玉峰听后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内心早已掀起风暴。这是他第一次感觉有人站在他的身边,自己的父母、老师甚至是心理医生都想将自己塑造成普通学生的样子,只有面前的这个人告诉他要坚持自己的本心。

楚玉峰尽量不将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一脸傲娇地说道:“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其实我有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蝙蝠侠里面的小丑一样。”

“小丑的版本那么多,你指的是哪一个?”

“黑暗骑士那部。我觉得那一部的小丑才能称为经典。很多人都说小丑是犯罪的天才,但是他们都没有看到小丑的本质。在那部电影中,小丑所有行动的最终目标都指向蝙蝠侠,对他而言金钱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都不重要,因为他将毁掉蝙蝠侠的信念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他没有原则,随心所欲,规则限制的住蝙蝠侠,却限制不住他。但是他确实一个很可悲的角色,因为他将毁掉蝙蝠侠的信念当作自己人生的意义,这个目标一旦完成,余下的人生也就没有了意义,除非能够找到下一个目标。”

“这不是真正可悲的地方,因为毁灭是一切事物的终点,将毁灭当作自己的人生目标,最终的结果不言而喻。如果将创造作为人生的目标,那么这个目标就能点亮整个人生,因为创造是无止境的。”

“你说的确实也很有道理。”

听到楚玉峰这么说,李思源将双手枕在脑后,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现在该轮到我问你了。”

“老师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

“你对现在的教育模式有什么感想?”

楚玉峰听后思索了一阵,“这个问题怎么说呢?我觉得现有的教育模式对原有的社会结构造成了很大的冲击。虽然这种教育模式能够保证最基本的公正公开,能够提高国民的受教育水平,甚至还促进了人才流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阶级固化,但是其缺点也非常明显。这种教育只能保证灌输给学生最肤浅的知识,对于提升他们的智力和判断力没有任何帮助。事实上根据那些高校做出的统计,现阶段一半以上的网友受教育程度都在高中以下,结合现在互联网上面的乱象,至少已经证明九年义务教育并不能提高他们的智力和判断力。”

“你的嘴还真毒啊。”

“我只是在讲述一个事实而已,如果你想让我撒谎的话当然也可以。”

李思源是真的驾驭不住楚玉峰,只能妥协道:“当我啥都没说,你继续。”

“真正严重的还在后面。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尚学’的风气,像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之类的说法从古至今一直流传。但是在古代不是什么人都能读书的,而在现代,除了特殊情况,几乎所有孩子都能够去学校读书。但是在这个人生中最重要的时间里,学校并没有教给他们生活的艺术,而是疯狂地给他们灌输那些肤浅的知识,把他们培养成考试的机器。所有学生都为考试而活着,其中一半的人会被残忍地淘汰掉,这一半的人大多成为了农民、工人等从事体力劳动的职业,但是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并没有教会他们如何干好自己的工作,甚至还让他们对自己的工作产生抵触情绪。至于那另一半通过考试的人,成功得到某种学历、证书或一纸文凭,而他脑袋里面装的也只能说是人类知识清单罢了。等他们不用再通过考试之后,他们脑子里的知识会不断流失,此时又没有新的东西补充进去,他们的精神活力衰退了。精神上的衰竭往往比身体机能上的衰竭来得更早,此时,他已经是一个精神世界的废人了。最终他甘于平凡,落入生活的陷阱,过上了平庸的生活。其实公务员考试就是最好的例子,事实上那些大学生所学的专业真的跟行政管理有关吗?为什么学的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专业却还是要削尖脑袋钻进去呢?每年考试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虽然我不知道那些没过去的人干什么去了,但是那些过去的人真的做出了自己的一番事业吗?学校交给他的那些知识真的有用吗?很多人一辈子就到那里了。”

听了楚玉峰的回答后,李思源沉默了,楚玉峰的回答比自己一开始预设的答案要精彩的多。“你说的这些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生活。我记得第一节课,我的老师就告诉我一定要抛开高中的应试思维,要学会自己去思考,自己去判断。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何其困难,那么多年形成的思维怎么可能说变就变,而且最终还是要用考试来考察学生的学习情况。真正做到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人终究是少数,但多数人还是在背老师勾画的考试重点。”

“那我的回答老师还满意吗?”

李思源现在才真的明白自己和天才之间的差距,跟楚玉峰一比,自己高中的时候简直弱爆了。“不得不说,你确实担得起天才的名号,你回答得很好,甚至比我还好很多。”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之前是我小瞧老师了,我为我之前的傲慢道歉。”

被楚玉峰这么一说,李思源还有些不好意思。虽然在这之前李思源也不是没被别人夸过,但是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天才夸奖。“如果只是想要讨我欢心的话大可不必这样。”

“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我很少跟一个人如此聊得来,我觉得我们的三观很合得来哦。”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虽然你这个人有的时候臭屁了一点,但是也不是那么讨人厌嘛。话说你能跟我讲一下你的日常生活吗?我还真的不知道天才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怎么说呢,其实跟平常人的生活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学的东西不太一样。学校的学生必须按照学校的课程安排进行学习,而我是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学习。比如之前我就一直在学习心理学的知识。”

“哈哈,实不相瞒,其实我现在也在学习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毕竟你也知道我也不是学这个出身的,所以空下来的时候我就会给自己充充电。不过相较于这些,我更对你平时的休闲娱乐方式感兴趣,你平时都是怎么放松自己的?你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其实我对电子游戏还是挺感兴趣的,平时无聊的话都会玩两把放松一下。”

“哈哈,真巧,我其实也是一个游戏爱好者,平时对很多游戏都有涉猎。你平时都玩什么游戏,说不定我们还能一起开黑呢?”

“我平时玩的最多的就是星际争霸,虽然其他很多游戏我也在玩,但是花的时间最长的就是这款游戏了。”

“星际争霸吗?这游戏我玩得还不错,我已经打上白金段位了,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单挑两把。”

楚玉峰听后摆了摆手,直接说道:“我已经打上最高段位了,单挑的话就没什么意思。”

李思源现在是真的明白什么叫人比人气死人,对面不仅学习比你好,游戏技术还比你高。“既然这样的话就换个游戏吧,你觉得DOTA怎么样?这游戏我可是很在行的。”

“算了吧,我不怎么喜欢玩MOBA游戏。不过我们可以先加好友,之后再决定玩什么。”

“那好,我把我的ID告诉你,回去之后你再加我好友。”

李思源将自己的ID写在纸上递给了楚玉峰,楚玉峰将纸收到了自己的口袋里面,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没想到老师你真的有游戏账号,我还以为你是在跟我套近乎呢。”

“你真的是想多了,其实我现在巴不得你摔门离开,这样子我还能轻松一点。”

楚玉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老师果然与众不同啊,那些心理医生绝对不会在病人面前说出这种话。”

“进行心理辅导的方法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整个心理学都在不断向前发展。事实上我想你也很清楚在上个世纪,大众普遍将同性恋,也就是性倒错当作是心理疾病。但是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同性恋只是性取向问题,并不属于心理疾病的范畴,甚至也有一些科学家已经找到证据证明同性恋这种情况和基因有一定关联。”

“如果真的跟基因的关联很大的话,那么同性恋就更没理由遭到歧视了,毕竟这是人天性使然嘛。不过这份资料我确实没有看过,老师你能把那篇论文找出来分享给我吗?”

“当然可以,不过先跟你说清楚,那篇论文可是全英文的。”

“没事的,我的实力老师还不放心吗?”

李思源一想也是,再怎么说楚玉峰的英语水平应该都比自己这个N年没学过英语的人强。

李思源在办公室的书架上翻找了一遍,最终将那篇论文找了出来,放到了楚玉峰的面前。“论文里面的一些专业名词我都做了注释,你看起来应该也会方便不少。”

楚玉峰接过论文,简单地浏览了一遍,“真的是谢谢老师了。”

二人聊得很投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已经下课了。这时,下了课的魏帅来到了李思源的办公室。

办公室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二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站在门口的魏帅。

魏帅没想到办公室里面还有别人,一时间还有些不知所措。

李思源见此站起身来,向楚玉峰介绍道:“这位是魏帅,也是来这里进行心理辅导的学生,而且跟你还是同级哦。魏帅,这位是楚玉峰,是今天才来我这进行心理辅导的学生。”

魏帅见此对着楚玉峰说道:“你好,我叫魏帅,请多多指教。”

不过楚玉峰却板着一张脸,“真是的,没有人教过你进门的时候先敲门吗?”

楚玉峰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魏帅脾气再好也难免有些生气,“我进这办公室从来都没有敲过门,而且老师都没有说什么,你又在这叫什么啊!”

楚玉峰轻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你打断了我和老师之间的交谈,虽然这是老师的办公室,但是实际上你的行为却对我们两人都造成了困扰,难道这样我都不能说你两句吗?”

魏帅一时间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整张脸憋得通红。李思源见此连忙在一边打圆场,“大家都是同学有必要把话说到这份上吗?大家各退一步好不好?”

魏帅没有说话,把脸别了过去,摆明不给楚玉峰好脸色看。而楚玉峰更绝,直接说道:“真是的,聊天的时候竟然会被这种人打扰,真是麻烦。李老师,今天的心理辅导就到这吧,我就先回去了。”

楚玉峰说完就直接起身走出了办公室,而魏帅则恶狠狠地盯着楚玉峰离开的背影。

楚玉峰离开之后,办公室里那剑拔弩张的气氛才缓和了下来。李思源示意魏帅找个地方坐下,而自己则坐在沙发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老师,那个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嚣张。”

虽然李思源有责任为来这里进行心理辅导的学生保密,不过凭借着楚玉峰天才的名头,迟早魏帅都会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提前告诉魏帅也无妨。“你可别小瞧别人,别人可是一个天才少年,光获奖记录就能写满一张A4纸。”

“天才少年?难怪这么嚣张。”魏帅气呼呼地说了这么一句,不过他很快注意到摆在桌子上的那一张纸。

“真有意思,所有老师和同学都觉得他不好相处,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活下去的。”

李思源也注意到了魏帅的目光,连忙把那张纸收了起来,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刚刚看到的东西一定要保密知不知道!”

“这有什么好保密的,那家伙都把不好相处写在脸上了,这件事情迟早人尽皆知。呵呵,就这个样子还敢这么嚣张。”

“我记得某人之前也提到过别人说他很难相处。”

魏帅听后满脸通红,“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已经在改了好不好。”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这一次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