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下午六点钟,赵璇瑶公寓楼下。

“我还是把你送到你家门口吧,你一个人拿着两个大玩偶上楼不是很方便。”

“不用了,送到这就行了,另一个玩偶你就拿回家吧。”

“我一个大男人把这个玩偶拿回去干什么?再说了,这两个玩偶本来就是给你赢的,而且都已经送到这了,多上几层楼也没什么。”

李思源说完就直接提着玩偶往楼上走,没办法,赵璇瑶也只能抱着玩具熊跟在后面。

虽然这是李思源第一次进入女生房间,但是房间里的布置并没有超出李思源的预料。

几平米的房间里最显眼的就是一张小小的单人床,整个房间都被塞得满满当当,只留下来了一条很窄的过道,和李思源之前住的地方没有什么区别。

李思源只能把玩具熊放到了床上,毕竟整个房间里面只有这个地方还能放东西。

赵璇瑶的处境也很窘迫,毕竟整个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一个给别人坐的地方,而她的那张床已经被玩偶占满了。

“今天我跟你说的那件事情你再考虑一下,如果你想租那间房间的话随时都可以告诉我,我就先回去了。”

“我会考虑的,你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李思源点了点头,用手示意赵璇瑶把过道空出来,这样自己才能走出去。

没办法,赵璇瑶只能坐到床上,要不然还真的腾不出来过道。

李思源离开之后,赵璇瑶一个人躺在床上,而那两个玩偶全都被踢到了脚边。没办法,床的空间只有那么大,放在身边人就睡不下了。

虽然赵璇瑶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但是也并没有住习惯。房间的大小并不是关键,真正让赵璇瑶难以接受的是没有独立卫浴,跟几户人家共用一间卫生间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其实赵璇瑶之前也不是没想过改善一下居住环境,但是单独租一间公寓的话太贵了,跟人合租的话也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所以这件事情就搁浅了。

不过这一次这件事情被李思源重新提起,赵璇瑶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同意了李思源的建议,毕竟跟熟人合租的话应该会好一点吧。

当天晚上李思源就收到了赵璇瑶的信息,一个人在房间里面放肆地大笑。

但是李思源也没有忘记正事,他连忙把另一个房间腾了出来,为赵璇瑶的到来做准备。

第二天一大早李思源就去帮赵璇瑶搬家,还好赵璇瑶的东西并不多,来来回回也只搬了两趟,其中还包括赵璇瑶的两个大玩偶。

不过搬家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之后还要给赵璇瑶置办一些家具。

有了之前的相处经验,李思源也没有说什么帮赵璇瑶付钱这种话。不过李思源也不是在旁边干站着,他也买了一些家具让二人能够享受一些优惠。

前前后后把这些忙完都已经下午了,出租房里面也终于有了一些家的味道。在这之前整个客厅都空荡荡的,现在终于也有两件沙发和一台电视了。

而且这一次李思源顺便也把空调买了,将两个房间的墙打通,空调就安在两间房间的中间。其实赵璇瑶一开始对这件事情也是拒绝的,但是实在是拗不过李思源,最后也只能这样子做了。

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赵璇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你也忙了这么一天了,我去给你弄些吃的吧。”

李思源听到这尴尬地笑了两声,“冰箱里面没有什么菜,你不用去忙了。”

“你平时都不往冰箱里面存些东西吗?”

“会放一些东西,但是一般都是水果什么的。”

赵璇瑶听后有点无奈,问道:“你平时都不自己做饭的吗?”

“我一般都是在学校里面吃的,学校里面的伙食还不错,价格也不是很贵。”

“那放假的时候怎么办,学校又不是每天都有饭。”

“如果放假的话我会到大学里面去吃,虽然远了点但是也保证了放假期间每天的运动量。”

“那放暑假了怎么办?就好比现在这种情况,你不自己在家做饭吗?”

“其实如果不是有你陪我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回老家了。”

赵璇瑶听后低下了头,小声说道:“其实你不用陪我的,我一个人在这就行了。”

“算了吧,我妈让我下次回家的时候把女朋友也带回去,我不觉得我一个人回去能进得了家门。”

赵璇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我妈之前也一直催我,但是没有像你妈那样。”

“算了,不说这些了。今天是你搬过来的第一天,反正冰箱里面也没什么菜,不如我们去吃顿好的庆祝一下吧。”

就这样,李思源开启了“幸福”的同居生活,二人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近了很多。

一个月的暑假转瞬即逝,原本李思源觉得自己有了女朋友之后应该能够过上现充的生活,但是实际上这一个月过得也就那个样子。

每天除了按时接送赵璇瑶去辅导班,一般就是在家看看书、玩玩游戏,偶尔也去孤儿院帮帮忙,给董院长出出主意,在赵璇瑶休息的时候陪她逛逛街。

可是不管怎么说还是放假过得比较舒服,至少站在操场上的李思源是这么认为的。

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开学典礼,如果不是要求所有师生到场,李思源估计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呆着。

开学典礼每年都在办,同样的流程、类似的说辞,搞得好多师生都昏昏欲睡,全都在等着那句“解散”。估计每年都那么搞,校长也该腻了吧。

终于,就在热气即将袭击众人的前一刻,开学典礼终于结束了。

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回到了各自的教室,而李思源也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半路上,校长找上了李思源。

“小李啊,这学期学校这边给你安排了新的任务。”

“校长,可是之前你让我处理的两件事情都还没有处理好呢,能不能往后延一段时间。”

“小李啊,不是我不给你延期,主要是这一次的情况十分特殊,不能往后面拖。”校长说完递给了李思源一份文件,“你看看这个,今年才上高一,但是已经在中学生全国奥赛上拿过第一名了。就是他的思想有点问题,要不然也不会来麻烦你。”

李思源看了一眼资料,第一眼就看到了满满一张纸的获奖记录,这种实力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天才。

“可是我这边还有。。。”

“没什么好可是的了。”校长打断了李思源,“这次这个任务真的是十万火急,办好了升职加薪不是问题。”

校长说完就火急火燎地走了,完全不给李思源争论的机会。

李思源生无可恋地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没想到这一次竟然又有人在办公室里面等他。

那个人看到李思源开门之后,连忙站起身来,说道:“你好,李老师。我叫楚玉峰,是校长让我来找你的。”说完还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李思源见此跟他握了握手,“校长刚刚已经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了,没想到你竟然来得这么早,我还以为至少要在下课的时候才能看到你呢。”

“事实上高中的课程我已经完全掌握了,这种情况下去教室上课完全是浪费时间。老师,你认为呢?”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好了,别干站着了,请坐。”

在刚才的相处过程中,楚玉峰的行为举止都非常得体,李思源实在是看不出来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既然你都已经到这里了,我觉得你可以跟我分享一下你现在面临的问题。”

“老师你可以先看一下校长给你的资料,那上面应该有你想要的信息。”

李思源重新打开了校长给他的资料,将目光放到了历届老师、同学给他的评价。这些评价真的是出奇地一致,都觉得他是一个难以相处的天才。不过从刚才的相处来看,楚玉峰也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啊。

“这上面说你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这么说?”

“老师,你觉得狼和羊可以和谐共处吗?”

“你这么形容你的同学真的好吗?”

“我只是在讲述一个事实而已。老师你作为教育系统的一部分,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穿的话,那就证明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好聊的。”

李思源冷笑了两声,“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抨击一下现在的教育体制。我以前也当过学生,现在还算是半个老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有可能我们压根不在一个频道上。”

“先听我把话说完。”李思源的声音提高了两度,“是的,学校和社会从一开始就在告诉我们去竞争。每个人都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但是从来没有人说过起跑线在哪?进入初中之后就会开始成绩排名,虽然在名义上考试是为了帮助学生查漏补缺,但是实际上考试成绩决定了资源的分配。竞争的获胜者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源,甚至得到失败者得不到的特权,其中就包括坐在我面前的权利。学校的学生这么多,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坐在我的面前。”

“既然老师知道这个道理,为什么还要来劝我?”

“怎么说呢,这个世界确实非常的病态,一方面告诉我们要与他人竞争,另一方面又让我们有爱谦恭。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二者之间找一个平衡点,我感觉你现在有些走极端了。”

“老师,你说的道理我都知道。但是你这种说法只适用于普通人,你根本就没有进入过天才的世界。”

“虽然你确实在很多方面优于常人,但是我并不认为你在那些比较感性的方面有什么过人之处。”

楚玉峰露出了鄙夷的笑容,“你还是没听懂我的意思,这么跟你说吧,中世纪的农民和贵族虽然都是人,但是他们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中,这样子跟你说你应该就能明白了吧。”

“你不觉得你太高傲了吗?”

“高傲?”楚玉峰扭过头去,整个人靠在了沙发上,“老师你根本就不明白,表面上,每个人都是自由的个体,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却总是被束缚着。必须要学习,必须要工作,必须要加班,等等等等。越强的人受到的束缚就越少,越弱的人受到的束缚就越多。你不能要求强者放下自己拥有的一切,就为了和一群弱者混在一起。”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说,难怪你没有朋友。”

“你真的认为这是我的问题吗?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所面对的一切。事实上我也试过跟他们交朋友,但是都失败了。后来我才发现,人这个东西实在是太保守太排异了,除非你跟他们一样平庸,要不然你不可能成为他们的朋友。我试过很多次,要么我成为了他们嫉妒的对象,成为了他们的敌人,要么我成为他们的领导者,成为了他们的大哥。最后的结果无非这么两种。”

“如果你一直是这种态度的话,我觉得心理辅导不会有任何进展。”

“你知道吗?在来你这之前,我父母带我去看过很多心理医生,其中名校毕业的比比皆是,但是最后的结果都不理想,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李思源好奇地问道。

“因为他们说的那些我都明白,事实上我也看过很多心理学方面的著作。他们处理一般人的心理问题确实很有经验,但是我估计他们从来没有给一个天才处理过心理问题。他们用对付一般人的方法来对付一个天才,简直愚不可及。虽然每次他们都在口头上表示能够理解我的心情,但是他们根本体会不到天才的感受。你知道的,要是三观合不来的话真的很难交心。”

“要是你这么说的话也只能这样了,我觉得再聊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

楚玉峰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下李思源,说实话,那么多心理医生中这是第一个刚见面就放弃他的心理医生,其他心理医生或多或少都会死缠烂打几下。

其实李思源现在就放弃正合楚玉峰的心意,要不是楚玉峰母亲逼着他来,他根本就不会来。不过回去的太早的话还是会被老妈唠叨,既然这样还不如跟这个老师再聊几句。

想到这,楚玉峰接着说道:“我刚刚也说了,三观不合是一个大问题。现在我问你一个问题,通过你的回答我来判断我们二人的三观是否相合。”

要不是校长之前专门叮嘱过自己好好指导这个天才,李思源才不愿意跟他玩这种游戏。不过这也真的是应了楚玉峰的话,像他这种天才真的是享有特权。

“你有什么问题就随便问吧,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

“你怎么看待读研这个事情?”

“你怎么问这个问题?你现在才高一好不好。”

“你别管这些,直接回答就行了。”

李思源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怎么说呢,如果是为了寻求更多的知识,或者说为了某个明确的目标去读研的话,我认为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只是为了逃避就业问题或者说因为从众等类似的原因去考研的话,我觉得没有什么必要。”

楚玉峰听后摇了摇头,“很平庸的回答,没有一丝出彩的地方。”

“是吗?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凭你的实力与家境,完全有条件去国外的名校留学,这样子的话你的发展空间说不定会更大一点。”

楚玉峰听后有了那么一丝兴趣,接着问道:“老师你这么说有什么依据吗?”

“这还要什么依据吗?国外顶尖大学的教育质量还是比较有保障的,而且很多高校老师都很乐意去读一个博士学位给自己镀一层金。”

“那老师怎么不出国留学呢?”

“开玩笑,那费用真的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担的好吧。”

“那老师当时怎么不去考研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老师好像只有本科学历吧。老师你不必惊讶,来之前我就已经看过你的资料了。”

李思源听后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轻轻地点了点头,“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保研路’和‘保研楼’的说法。”

“你指的是自由落体运动和恶性刑事案件的那种。”

“是的。其实在我那一届我们学校就发生了这种事情,最后学校全面封锁消息,给他们寝室的人每人一份保研名额封嘴。当时我就觉得这种事情特别恶心,学校一口一个以学生利益为重,一口一个公平公正,可是在学生真正需要他的时候,他却想要捂住学生的嘴。当时我就觉得读个研究生真的有意思吗?你眼中那无比贵重的名额在上面看来就是一个哄狗的骨头,你所珍视的一切在上面看来完全没有他的仕途重要,这种情况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换做是你的话,你会要那个保研名额吗?”

“绝对不会!”李思源的语气很坚定,“这一点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跟你说。其实如果不要这个名额,整件事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可以以同学的身份对其遭遇感到惋惜。但是一旦你要了这份名额,你就真的是在吃人血馒头,你的这份名额是用别人难以弥补的牺牲换来的。如果我真的答应了的话,这件事情我真的会愧疚一辈子,一辈子在别人面前都抬不起头,一辈子对这件事情都遮遮掩掩。”

虽然楚玉峰对这种事情也有所耳闻,但是李思源给出的回复确实让其高看了李思源一眼。“在这之后你有什么想法吗?”

“说实话没什么想法,不过我是真的把学校看白了。虽然那里也有很多令人尊敬的老师,但是我再也没有那种以母校为荣的念头了。怎么说呢,真的是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