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过魏帅也提醒了李思源,他已经有两天没有跟赵璇瑶联系了。但是李思源也很无奈,他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跟女孩子聊天,特别还是跟自己的女朋友。

不过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可以跟她约个时间一起出去玩。不过李思源很快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赵璇瑶不是小学老师吗?那么长的暑假呆在这个城市里面干嘛。

“周五过后学校就放暑假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回老家吧。”

“不行,我还要上课呢。”

“上课?小学不是已经放暑假了吗?”

“不是小学,我在补习班里面给孩子们培训围棋。”

“这样子的吗?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啊?”

“周末不用去补习。”

“那周末我们一起出去玩吧。”

赵璇瑶看到这整个人都不好了,哪有这样子邀请女朋友出去玩的。不过赵璇瑶也不对李思源抱有什么额外的期待了,这种直男能够主动发出邀请就已经很不错了。

赵璇瑶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接受了李思源的邀请。。

收到赵璇瑶的回复,李思源差点兴奋得叫出声来。天可怜见,这可是李思源二十多年的人生生涯中,第一次和女生约会。

就在赵璇瑶答应的一瞬间,李思源连约会的地点都想好了。根据自己看了那么多年动漫的经验,最适合约会场景就是商场、海滩、游乐场。

海滩就不用想了,这里离海可远着呢。商场的话就更不行了,现实中的商场和动漫里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游乐场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里的游乐场在全国都是非常有名气的。

李思源立刻用手机订了两张游乐园的门票,万事俱备,只等周末出发了。

可是等这股兴奋劲过去之后,李思源再次颓废了下来。不管自己作何安排,魏帅的问题还在等着李思源去解决,必须想个办法处理好这个问题。

突然间,李思源想到了一个好点子——早期记忆。

人的大脑其实是一个很会偷懒的器官,事实上大脑只会记住其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很多人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都会看一下生产日期,但是等你购买完商品之后,很少有人能够清楚地记得商品的生产日期,尽管在不久之前还特别留意了一下。

其实生产日期对于顾客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顾客在乎的只是过没过期而已。

大脑的运行机制就是这样。而且还要强调一点,越早的记忆对人的影响就越大。

回忆自己幼年时期的经历,你会发现记忆都是碎片化的、不连贯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记住的那件事情而不是其他事情,明明之后的事情应该更有可能保存在你的记忆里面。

事实上,想要记住某件事情,就需要不断地进行回忆,以此加强记忆。虽然在你的主观意识里面并没有多次回忆这件事情,但是在潜意识中,你一直都受到那段回忆的影响,所以才会记得如此清楚。

说干就干,李思源拿起手机给魏帅打了一个电话。

“魏帅,我突然想起来我有一个问题忘记问你了。”

“有什么问题就直接问吧。”

“就是你现在能想起来的,最早的记忆是什么?”

“老师,你问这个干嘛?”

“这是评估中的一个例行问题,解释起来很复杂。”李思源在这里撒了一个谎,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在最后的分析结果出来之前,一切都要对魏帅进行保密。

“这样子的吗?让我想想看?”魏帅思考了一会儿,回答道:“我能想到两段记忆,但是实在是分不清先后了。”

“那就把两个都告诉我吧。”

“我记得有一次我不小心把自己反锁在屋里了,当时父母没在家里,我一个人又打不开门,当时都急哭了,一直到我妈回来才把门打开。”

“这也太不负责了吧,怎么能把小孩一个人留在家里面。不过还好没有出事。”

“谁说不是呢。另一件事就是我在上幼儿园的时候不让我妈妈走,要我妈妈陪我一起上幼儿园。”

“那是你第一天上幼儿园?”

“应该不是,这个真的是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听我妈说其他亲戚也陪过我上幼儿园。”

“你妈不会真的陪了你一天吧。”

“怎么可能,中午的时候她就偷偷走了,然后我一个人在幼儿园里面哭了一下午。”

李思源听到这忍不住笑出声来,虽然是为了帮助魏帅解决问题才来打听这些事情,但是没想到上来就是如此劲爆的黑历史。

不过李思源也没有忘记正事,魏帅的回答让李思源茅塞顿开。

“好了,你的回答我都记录下来了,别忘了明天准时来参加心理辅导哦。”

“知道啦。”

李思源挂断了电话,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一切答案都会在明天揭晓。

第二天一早,李思源的办公室中。

不同于往日的轻松,这一次李思源的表情很严肃。“魏帅,你的情况比我之前想的要复杂很多,所以你这次治疗评估可能要延后了。”

魏帅看着李思源那严肃的表情,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老师,是哪里出什么问题了吗?”

“还记得我昨天问你的问题吗?事实上,经过我的分析发现,你其实对亲情和友情有着一种病态的需求,在与他人的相处过程中有着强烈的支配欲望。”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其实在你的那两段回忆里面都充斥着一个主题,父母的离开给你带来了很多不安全感。”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小孩子不都这样吗?”

“他们确实是这样,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清晰地记得这一幕。”

“记住这件事情难道还有错吗?”魏帅反问道。

“当然。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记住的不是其他事情,你仔细想想,你还记得第二天、第三天或者是第二年发生的事情吗?不能。明明之后发生的事情记住的可能性更大不是吗?其实在你的潜意识中,你一直都受到这两件事情的影响,所以你才记得如此清楚。”

魏帅听后感觉很迷茫,“老师,我还是不太明白。”

“你可以把人的大脑看作是一台计算机,人的记忆保存在磁盘里面。但是这个磁盘也是有一定损耗的,里面保存的一些文件会慢慢消失掉。想要文件不消失,就需要反复的提取、保存。而人的思维就好比是电脑的芯片,它不仅运行着很多程序,而且它还在处理很多后台进程。而你的这两段记忆其实就是后台进程,而且还是常驻进程。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可是光凭这些就下结论是不是太草率了?”

“不仅是这些,事实上你的所有行为都在印证这一点。刚才我也说了,你对友情和亲情有着一种病态的需求,想要在友情和亲情中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这其实并不能理解,在你的那两段回忆中,你肯定是不希望自己的父母离开自己。这在无形中像你灌输了一种意识:只有占有绝对的统治地位才能让自己拥有安全感。”

“正因如此你才会在小学的时候好好学习,尽管那时候你还是一个小学生,但是你也很清楚,父母和老师都喜欢成绩好、听话的孩子,而这种喜欢就能让你对他们进行统治,满足你的愿望。”

“但是到了初中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事实上你的成绩并没有退步,只是跟班上的孩子一对比,你并不是很出众而已,但这却让你在父母和老师那里失宠了。他们不再迁就你,你的统治地位消失了。”

“初二下学期的时候,你跟你父亲闹了场冷战,那时候你跟自己父亲彻底闹翻了,从自己父亲那里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于是你就将目光放到了自己同学身上,也就是你的朋友身上。”

“之前你也说过你跟你的那些朋友是因为游戏走在一起的,那我问你,你是在和他们当同桌之前玩的游戏还是在那之后玩的游戏?”

“在那之后。”

“所以说事情已经很清楚了,虽然我不知道我和你的朋友是如何相处的,但是至少从你劝说朋友的方式来看,你把自己放于老师、家长这类的统治地位。”

“而且我之前也说过,你对自己的成绩还有着很强的自卑感,不过现在看来,这种自卑感并不是因为自己学生的身份,而是因为你的成绩不足以帮助你获得别人的关注和爱护,所以你才如此重视自己的成绩。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你那小圈子里面成绩最好的那一个吧。”

魏帅整个大脑都在全力运作,认真思考李思源刚才说的话。对于李思源的问题,魏帅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做出了自己的回答。

“人的思维本身就是一个严密的整体,只要是同一个人做的事情,背后总能找到那个人的影子。事实上在你我之间的相处过程中,也能发现类似的情况。”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在玩手机,那时候你肯定对我非常抵触,因为在你看来我是你父亲那边的人。但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却来得很早,而且也没有玩游戏,应该是第一次谈话之后,你对我的看法有所改变。”

“其实在第一次家访之后,我就觉得你的事情应该就算是解决了,但是没想到会出现反弹。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朋友的原因,但是实际上还是因为你想要统治别人的欲望,你没办法真正做到与自己的父母平等交流,为此你不惜违反与我、与你爸妈的约定。”

“虽然我帮你解决了你的友谊问题,但是现在看来那都是治标不治本,只要你还有着这种统治他人的欲望,新的问题就总会出现。虽然在此之前我们相处的很愉快,但是你也要认识到我不可能事事随你心意,当我有一天拒绝你的要求的时候,你又会怎么处理呢?”

听完李思源的话,魏帅陷入了沉思。其实小学和初中的时候都有同学说自己很不好相处,但是那是魏帅也没有太在意。现在仔细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自己确实对他人的拒绝显得过于敏感。每次被别人拒绝之后都会跟别人大吵一架,但是仔细想想,对方又没有做错什么?

李思源注意到魏帅好像在发呆,于是便用手在他眼前挥了两下,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只是觉得老师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是吗?你可别只是在口头上敷衍我,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出来吧。”

“不,这不是敷衍,我真的觉得老师说的很有道理。”魏帅说话的声音明显轻了很多,感觉整个人的状态都发生了改变,“我刚才突然想到了我初中毕业时的情景。那时候我计划毕业之后全班一起去吃一顿饭庆祝一下,但是有些人因为有事不能来就拒绝了。其他同学都表示能够理解,唯独自己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最后说得那些人都有一些烦了,有的还差点吵了起来。”

说完这些魏帅又叹了口气:“哎——,难怪小学和初中都有很多人说我很难相处,原来是因为这个。”

看着魏帅萎靡不振、一脸颓废的样子,李思源在一边劝道:“往好的方面想,至少现在已经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了。”

“老师,难道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当然有办法解决,不过我只能在一旁提供辅助,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来。”

“那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每次和别人交谈完之后都认真思考一下自己有没有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身上,如果有的话就马上去道歉并引以为戒。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虽然我能帮上一些忙,但是最后还是要依靠你自己的力量。”

魏帅最后还是离开了,不同于往日的轻松,这一次他是低着头离开的。

对此李思源也很无奈,有些坎只能靠自己跨过去。

在纯粹的心理障碍和心理疾病中,病人很难通过自己的力量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周围的人尽管会发现一些异常,但是很少会引起充分的重视也难以找出问题的关键。这就导致了很多心理问题不能得到有效地解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人的正常生活。

将魏帅的事情处理完毕之后,李思源再次回归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李思源的行为也让赵璇瑶再次刷新了对直男的认知,自从那天约好周末见面之后,李思源就没有给她发过任何信息。从一开始的期望、再到后来的恼火、生气,再到最后的绝望、坦然,鬼知道赵璇瑶的内心经历了什么。

不过终于等到了周五的晚上,明天就要去约会了。

李思源回家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洗了个澡。虽然李思源是一个直男,但是他也知道约会前要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今天晚上早点睡,明天早上七点我去你楼下接你。”

赵璇瑶没想到李思源竟然还知道给自己发消息,她还以为这个呆子真的要等到明天才联系自己。

“知道啦,不过我们明天要去哪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记得把身份证带上。”

身份证?这种东西你自己带不就行了吗?而且这样子是不是发展太快了?不过赵璇瑶很快也反应了过来,这种直男怎么可能主动发出邀请。不过仔细一想,这么直截了当的方式说不定还真的可能。

可是现在要怎么回复才好。如果回复“知道了”不就相当于答应他了吗?可是要拒绝的话又该怎么回复呢?

赵璇瑶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不回复了,只要这家伙聪明一点就应该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李思源并不知道赵璇瑶已经误解了自己的意思,看到赵璇瑶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回复消息,李思源直接就去卧室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思源和赵璇瑶就在楼底下碰头了。

“你吃早餐了吗?如果没吃的话我们先去吃点。”

赵璇瑶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吃完早餐才出门的。话说我们今天要去哪啊?”

“你觉得游乐园怎么样?”

“好啊,其实我一直都想去那个游乐园玩一下,但是每次都没去成。”

“那我们今天就去游乐园玩吧,还有,把身份证带好,要不然不能取票。”

听到这赵璇瑶算是明白了,带身份证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亏自己之前还以为这个木头开窍了呢。“要去游乐场的话我们就先去超市买点吃的吧,游乐场的东西可是很贵的。”

“既然去玩的话就不要想这些了。而且也不是经常去,只是去这一次而已。”

“还是带点水在身上吧,反正小卖部就在旁边。”

赵璇瑶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思源也不好多说什么,二人一人带了一瓶矿泉水。

李思源绝对没有什么炫富的意思,凭李思源的工资也还达不到炫富的要求。而且如果真的是炫富的话,李思源就不会选择地铁加摆渡车的出行方式了,直接打车过去岂不美哉。

其实这只能说是李思源长期以来的行事方式就是如此。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玩的时候好好玩。

其实李思源一直理解不了一些人的旅行方式。在李思源看来,如果旅行的目的是为了放松自己,那么在衣食住行上的支出就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为了节省开支使自己感到有些不舒服的话,反而与最开始的目的背道而驰。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旅行的目的都是放松心情,可能是为了自己的虚荣心,也可能是想见识一下其他地方的风土人情,也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

不得不感叹城市公共交通的便利,二人刚离开了地铁站,就坐上了摆渡车,预计二十分钟后就能够到达游乐园门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