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周末的时候,李思源按照原定计划来到孤儿院帮忙。

这一次,董院长又偷偷摸摸地找上了自己。

“小李啊,我已经跟家辉谈过了,但是他根本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不会吧,那他跟你说他为什么不想去上大学吗?”

“这个他也没说啊。”

既然知道他没说你怎么就不多问这么一句呢?当然,李思源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吐槽这么一句,明面上还是要管理好自己的表情,“我觉得还是要把他不想上大学的原因问清楚,这样才能对症下药。”

“那好,今天晚上我就去好好问问。”

李思源敏锐地注意到了董院长刚刚说的时间是“晚上”,再联想到之前晚上回去的时候看到董家辉他们穿着一身工地装,不难猜测他们今天也去工地上班了。

“董家辉他们每个周末都去工地上班吗?”

“是啊,其实孤儿院完全有能力把他们养到十八岁的,但是他们都很懂事,每个周末都会去工地打工赚钱,给孩子们买些东西。”

“还真是懂事啊。我在大学毕业之前都没有去打过工,跟他们一比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有这么好的孩子你就偷着乐吧。”

“与其让他们打工,我倒是希望他们成绩好一点,在工地上打工能有什么前途啊。但是没办法,三个人当中就只有家辉的成绩比较好,另外两个人的成绩完全不够看。”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其实在工地上打工都是这些孤儿比较好的出路了,大部分孤儿都没有健全的劳动能力,很难自食其力,甚至连日常生活都需要别人的帮助。

虽然谈话的时间很短,但是李思源还是发现了一个疑点:通过董院长的描述和自己的亲身经历,董家辉应该是一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但是这么懂事的孩子怎么在上大学这件事上如此固执呢?这确实有点让人想不通。

不过想要进一步确定情况,还需要等到董院长给自己新的回复。

而与自己一同前来的林思怡,已经跟很多思维健全的孩子交上了朋友,但遗憾的是,这里的绝大部分孩子都存有一定的智力缺陷,日常生活和人际沟通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想要与这些孩子建立稳定的关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不管怎么说,林思怡正在试着融入这个新环境。

就在李思源在孤儿院里面忙前忙后的时候,赵璇瑶正生无可恋地盯着自己的手机。都快要到中午了,那个呆子竟然连一条消息给没给她发过。

虽然二人之间只是准男女朋友关系,但是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二天也不该是这个样子啊?

事实上周末这两天李思源都没有再联系过赵璇瑶,一方面是因为自己一直在忙孤儿院的事情,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还没有走出自己固有的生活方式。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单身久了,突然脱单还有点不习惯。

而十分可悲的是这也是赵璇瑶第一次谈恋爱,事实上她对恋爱还抱有少女般的幻想。这种两天时间毫无联系的情况是绝对不允许的,她现在恨不得一个过肩摔把李思源摔到地上,再好好问问他这两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周一早上,魏帅又来找李思源谈心。事实上魏帅已经可以结束治疗了,他现在已经能够妥善安排自己的日常生活了。

但是魏帅已经把李思源当成了自己的朋友,而且他也很想知道自己对李思源的劝说有没有什么效果。

“李老师,怎么样,你和自己以前的朋友联系上了吗?”

李思源听到这老脸一红,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朋友没联系上,女朋友倒找回来一个吧。

“不该问的别问,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打听别人隐私啊。”

“这哪算什么隐私啊,不就问问情况怎么样吗?”

“还行吧,这种事情急不了,只能慢慢来。”

李思源说的话模棱两可,事实上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不过已经足够堵住魏帅的嘴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别忘了你是来接受心理辅导的。这个星期过完就放暑假了,我打算在暑假前结束你的心理辅导任务。”

“暑假?不是早放了吗?”

“我指的是那些准高三和复读班的暑假,他们的暑假时间只有一个月。”

“这真的是太悲催了。不过教室里不是有空调吗,为什么还要放暑假?”魏帅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都要笑烂了。

“总需要让他们放松一下啊,逼得太紧反而容易把弦绷断。而且你也别笑,过不了几年你也一样,到时候说不定就真的不放暑假了哦,毕竟有空调嘛。”

“老师,这件事情真的是太恐怖了,你还是别讲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该说正事了。我计划这周就结束你的辅导任务,这几天我会对这次心理辅导的情况进行一个评估,如果合格的话这周结束你就能脱离苦海了。”

“这样子的吗?”魏帅的语气有些颓废,他跟李思源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就这样结束辅导还真有点舍不得。

李思源也察觉到了魏帅的失落,开口说道:“这没什么值得不开心的,别忘了,暑假过完之后你就要来这里上课了,到时候也能来找我啊。”

虽然李思源也很清楚,除了专业关系之外,最好不要跟辅导对象产生其他关系。但是人又不是机器,情感这种东西是很难控制的。只要是与人相处,情感交流就是不可避免的,想要做到书上面说的那种价值中立、情感中立谈何容易。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让我们进入正题。现在你和你的朋友相处的怎么样了?”

“其实相处的不怎么样。明明是出于好心去劝他们,但是他们好像都不领情。”

“你是怎么劝他们的?”

“还能怎么劝,当然就直接说喽。”

“你每次都那么劝他们吗?”

魏帅点了点头。

李思源叹了口气,这个孩子的情商怎么这么低啊。第一次劝他们的时候,如果他们表现得很抵触的话,就该思考换一种方式去做这件事情。但是李思源仔细一想,在他的印象中,魏帅也不是一个低情商的人啊。

毕竟昨天会谈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不管是最开始的鼓励自己去弥补遗憾还是最后出门前主动提出保守秘密,不管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低情商的人啊。

所以,李思源在这个问题上多留了一个心眼,接着问道:“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劝他们的,说不定我还能给你出出招。”

“还能怎么劝,就直说呗。告诉他们平时少玩点游戏,每天多花一些时间学习。”

“你每次都这么劝的?”

“是啊。”

李思源对此感到有些失望,再怎么说也是在自己这里接受辅导了那么长时间,怎么连这些常识都没有呢。这样说就有效果的话还要你来?这种话老师和家长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不过李思源还是强忍住了吐槽的冲动,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说道:“那他们有什么反应吗?”

“一开始也就说自己不是学习那块料,然后我就说学习不行的话也该早点找一些其他的出路,别整天沉迷游戏。又劝了几次之后,他们就有些不耐烦了,说话的语气也有点冲,叫我没事别多管闲事。在这之后联系就渐渐断了,不过还好,我已经把我该做的都做了。”

李思源懵逼了,他没想到在自己的心理辅导下竟然弄出来了这样一个奇葩。虽然自己多次嘲笑他们之间那可笑的“友谊”,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是披了一层“友谊”的皮,但是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竟然会以这种情况收尾。

“你能跟我说说你和你的那些朋友之间的故事吗?”

“我和他们是初二下学期的时候认识的,那个时候我跟我之前的朋友当同桌。他们经常聚在一起讨论游戏,而他们讨论的游戏我也在玩,所以很快就融入到他们的圈子里面了。”

之前的朋友?李思源迅速抓住了这个敏感词,但是还是不露声色,接着说道:“你初二下学期转班了吗?”

“没有,我一直都在那个班上。”

“那你怎么说你到了初二下学期才认识他们?”

“之前只能说是普通同学,彼此之间其实没有什么联系,到了初二下学期的时候才渐渐熟悉起来。”

“这样子的吗?那在这之前你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吗?”

“刚上初中的时候,我成绩下滑的很厉害。爸妈都逼得很紧,每天都紧张兮兮的,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事情。”

“那你之后怎么想到去交朋友了?”

“每天都那么紧张谁受得了啊。到了初二下学期的时候我就基本已经放弃了,努力了那么长的时间成绩都没有什么起色,换成谁估计都受不了。”

李思源收集到的信息已经够多了,接下来就是找个地方好好分析一下这些信息。

于是李思源又跟他聊了一段时间,随后便把他打发走,从桌子里面拿出了自己的记事本,开始做起了记录。

其中最大的疑点就是魏帅对其朋友的态度的转变。

在最开始的时候,魏帅能够为了自己心中的友谊跟李思源展开辩论。虽然李思源已经帮助其认识到了自己“友谊”的本质,但是魏帅态度的转变大大超出了李思源的预料,甚至说出了“之前的朋友”这种话。

表面上这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但是实际上,在这个词的背后是对那些人的彻底否定,尽管之前把他们当成朋友。

如果这样子的话就不难理解魏帅那低情商的劝说方式了,因为那时候他都已经不把那些人当朋友了,这些劝说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这种冷漠的态度让李思源不寒而栗。今天他可以用这种冷漠的态度对待自己的朋友,那么明天,他就能用同样的态度对待任何人。

一想到这李思源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自己到底辅导出了一个什么“怪物”。

为了能够尽快了解魏帅的具体情况,李思源给理事长夫人打了一通电话,向她询问一些信息。

因为知道明确的时间节点,所以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当然,李思源也再三叮嘱理事长夫人不要把这件事情跟任何人说。

魏帅上小学的时候成绩很不错,几乎每学期都能拿到奖状,每次拿了奖状之后都会给魏帅一些奖励。可是上了初中之后成绩就不是很理想了,那时候理事长给他报了很多补习班,希望能把成绩提上去,但是效果都不理想。最最重要的是,在初二下学期开学之前,魏帅曾和他老爸闹过一段时间的冷战,原因就是魏帅实在是受不了每个假期都去上补习班。

这样子的话,基本的时间线就能对上了。但是想要得出结论还需要进一步分析。

毫无疑问,对于任何一个学生来说,最为主要的两个社交场所就是家庭和学校,而这两个社交场所不约而同地都强调成绩。可以说,想要混得开,成绩好是必不可少的。

可是从校长给自己的资料上来看,魏帅的初中成绩属于中等偏上或者上等偏下那一个梯队,实际上他的成绩比很多学生的成绩都要好。至于小学的成绩,根本就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那么事情就已经很明了了。父母在学习上逼得太紧再加上青春期的叛逆,使其开始跟家长老师对着干,沉迷游戏、放弃学习。再加上之前的小群体为其负面行为提供精神支持,最终塑造出魏帅之前的情况。

但是这样子的话还是解释不通魏帅那断崖式的态度转变,一定还有什么地方自己没有注意到。

李思泉将那些资料拿了起来,反复观看,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突破口:评奖评优记录。

翻看魏帅小学时期的档案,可以说每个学期都有评奖评优的记录。三好学生也好,优秀少先队员也罢,反正至少每个学期都能得到一张奖状。

但是到了初中之后,评奖评优就没有魏帅的份了。这一切确实可以归结于魏帅成绩的变化,但也要充分认识到这不仅仅是评奖评优那么简单。评奖评优只是表象,在这背后其实是学校方面对魏帅的评价。

可以说,小学和初中对于魏帅的评价是有着巨大差别的,而这种评价的转变也让魏帅的家长改变了对魏帅的看法。而之前也提到过,家庭和学校可以说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最主要的社交场合,外界对魏帅的评价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魏帅的自我评价。

根据罗森塔尔效应,老师对学生的殷切希望能够收到预期的效果。这其实本质上就是一种心理暗示,老师对学生的期望不自觉地影响到了老师的行为。当然,学生的自我评价也有类似的效果,如果觉得自己不行,那么就真的可能一事无成。

魏帅的情况这是如此,父母、老师、自己对其自身的不看好,使其丧失了前进的动力。尽管每天还是在很努力的学习,但是这种努力也只是做做样子,自欺欺人罢了。实际上他对自己已的成绩已经彻底没有信心了,心思都花在担心自己成绩上了,担心自己成绩的时间比认真学习的时间还长。

但是这些也只是表象,真正的关键是魏帅采取这些措施的动机,一个贯穿全局的动机.

小学的时候,为了得到老师和家长的关注而认真学习,获得奖状。

初一的时候,成绩虽然不理想,但是为了不辜负家长的期望,尽管压力很大,但是也还是参加了很多补习班。

初二下学期的时候,长时间的压力爆发,再加上已经到了叛逆期,开始与家长对着干,加入班级中的游戏群体。

虽然这些看起来都有理有据,但是这背后一定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因素在统领全局。

李思源想着想着,不自觉地想到了自己和魏帅的相处过程。

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魏帅当时正在玩手机。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魏帅虽然来得很早,但是并没有玩手机。家访之后的第一次见面,魏帅也在玩手机,可是在这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魏帅在自己办公室玩手机了。

至少从玩手机这件事上,魏帅真的有些反复无常。

李思源仔细翻阅了自己之前做的谈话记录,第一次谈话并没有跟魏帅说什么,只是给他推荐了一些自己觉得还不错的游戏。可是这跟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不玩手机有什么关系吗?

家访的时候也只是帮助魏帅和理事长缓和了一下关系,并和理事长确定了之后的辅导方案,但是因为魏帅的情况出现了反弹,这个辅导方案也就搁浅了。在之后的会谈中,李思源开始帮助魏帅审视自己的“友情”,随后就没见过魏帅玩过手机了。

李思源觉得自己离真相已经很近了,只要揭开这最后的迷雾,魏帅的事情就会出现转机。

但是不管李思源怎么想,就是想不到最后那一点。没办法,李思源也只能先将这件事情放到一边,等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再处理这个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