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李思源和林思怡在孤儿院忙活了一整天,在下午六点钟左右,二人向董院长辞行回家。

董院长拍了拍李思源的肩膀,“今天真的是辛苦了,我让家辉送一下你们吧。”

“不用了院长,我们自己回去就行了。”

董家辉此时也站了出来,“没事的,我送送你们吧。”

董家辉没有给李思源拒绝的机会,直接站起身准备送二人离开。

李思源见此也不好拒绝,随着董家辉离开了孤儿院。

在孤儿院门口,李思源遇到另外两个人正准备往孤儿院里面走。

门口的二人也注意到了董家辉一行人,问道:“家辉,这两位是谁啊?”

董家辉也注意到了二人,“家耀,明哥,这两位是来院里面帮忙的志愿者。这位是李思源,这位是林思怡。”

被称为明哥的人也将目光投向二人,“我叫董明,这位是董家耀,谢谢你们能够来孤儿院帮忙。”

李思源跟着二人又客套了几句,随后便离开了孤儿院。

作为林思怡的老师,也作为这场脱敏治疗的主要负责人,李思源毫无疑问需要保证林思怡的人身安全,所以他必须亲手将林思怡送回家才行。

二人走在路上,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二人的世界观都造成了很大的冲击。长期生活在阳光下的人们,当走进黑暗的时候,所受到的冲击比其他人大得多。

“老师,你说我们能为那些孩子做些什么?”

“我们的力量还是太小了,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生活过好,不要让其他人为自己担心。”

“这样子不是很自好吗?嗯,总感觉这样子不太好。”

李思源自然注意到了林思怡的口误,他知道林思怡想说这样子很自私,不太好。

李思源停了下来,看着林思怡的眼睛,说道:“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关心你的人,包括你的家人、朋友、老师等等。将自己的生活过好,不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这并不是什么自私的行为。如果连关心自己的人都照顾不好,这种人又能做些什么呢?”

“可是,可是我感觉我们在欺骗他们。我们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了做什么志愿服务,这样子跟那个出国留学的女孩有什么区别?”

李思源听到这弹了一下林思怡的额头,“我们虽然生活在这个世界当中,但是这个世界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影响,真正影响到我们的是我们自身对于世界的认识。同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人可能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你是什么样的人,完全取决于你的内心。你是真心想要帮他们的,对吗?”

“嗯”林思怡小声地答应了一声。

“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吗?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寻求自我突破,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我还是觉得我在欺骗他们。”

“就因为最开始我跟你说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进行脱敏治疗吗?但是你也知道目的是可以改变的。仔细想想,明天我们还会来这所孤儿院帮忙,那时候你的心里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呢。”

林思怡抬起头盯着李思源,她的脸上写满着迷茫。

“不用着急告诉我答案,用自己的心去感受这个世界。答案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理解自己的答案。”

“老师还是跟以前一样,说话总是神神叨叨的。”

“不管话说得有多直白,总有很多人把它当作耳旁风,而且那些道理别人真的不懂吗?每次考试之前都告诉你考试不要太紧张,难道是你自己想紧张的?还是说你不知道这个道理?而这些神神叨叨的话反而更能让人们进行思考,虽然也不能保证最后的结果。”

李思源和林思怡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就到了林思怡家楼底下。

“你自己上去吧,到家之后记得给我发消息。还有,明天也要准时到孤儿院门口集合哦。”

“知道了老师,那我就先上去了。”

“拜拜,记得一定要发消息哦。”

李思源和林思怡告别之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他不打算坐车回去,他想一个人安静地走走。

来到这个城市这么多年,每天都在为了生计来回奔波,根本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在街边走走。

走了没几步,林思怡就给李思源发了条消息报平安。不过这时候李思源也注意到自己老妈给自己发了条消息。

不过在街上不方便用聊天软件聊天,于是便给自己老妈回了一个电话。

“妈,给我发消息是有什么事吗?”

“怎么,我没事不能给自己儿子发消息吗?”

“当然可以,这不是看到消息之后马上回电话了吗?”

“算你小子识相。怎么样,在那边过得还习惯吗?”

“都来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早就已经习惯了。您老就不用担心了,我在这边过得挺好的。”

“过得那么好你怎么还没把女朋友带回家看看,不是我说,再过几个月你表哥就当爹了,马上就要当叔叔的人了,竟然连女朋友都没有。”

“我上初中的时候堂哥就已经有孩子了,怎么不见你那个时候催我。”

“这些我不管,我丑话说在前头,过年要是敢一个人回家你就死定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当然,李思源只是嘴上应承两句,毕竟这种事情不是着急就能有用的。

“对了妈,我给你买的新手机怎么样,好不好用啊?”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乱花钱,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有这闲钱还不如花在女朋友身上。”

“到时候我真的花在女朋友身上,您可别后悔。”

“你要是找到女朋友,我倒贴钱都行。大学四年都没找到过女朋友,我看你以后怎么讨老婆。”

听听这话,什么是亲妈。李思源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一天不找到女朋友,自己的老妈就会一直拿这件事说事。

没办法,为了不在这个话题继续纠结下去,李思源只能找个理由结束了通话。

和老妈结束聊天之后,自己的老爸发过来一条消息。“要是过年没有带回来女朋友的话,你妈就要安排你去相亲了。”

相亲!无数剩男剩女的噩梦。以三十岁为分界点,三十岁之前还是普通噩梦,三十岁之后直接进入修罗级别,相亲的密度呈指数爆发增长,很多人被逼无奈之下只能在网上租恋人回家,甚至有些人直接就不回家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实在是扛不住压力,被迫结束了单身生涯,但这绝不是那些剩男剩女想要的结果,毕竟谁不想要一段完美的恋情呢?

不过现在别说是恋爱了,连一个能说得上话的女孩都没有,这真的是太悲催了。

第二天,李思源和林思怡按照原定计划来到了孤儿院。

董院长看到二人到来,上前说道:“现在时间还很早,孩子们还没有起床,要不要过来一起吃早饭?”

“不用了,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吃过了。”

“吃过了就再吃一点,这是我们自己包的包子,可好吃了。”

“真的不用了。”

董院长也没有强求,“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就先在这坐一会儿吧,等孩子们起床之后就有的忙了。”

董院长给二人倒了杯水,随后便回去接着吃饭了。

这时候李思源也没有闲着,而是观察起了周围的环境,特别是餐桌那边的情况。

李思源很快就认出来了三个人——董家辉、董家耀、董明。不难猜出他们也是孤儿院的孩子,按照相关规定,孤儿院要把这些孩子抚养到成年为止。

不过很奇怪,这三个人吃完早饭就出门了。其他两个人李思源不知道,但是董家辉今天为什么不留下来在孤儿院帮忙呢?

事情可能比李思源想象的还要复杂。

李思源和林思怡起身帮助众人一起收拾桌子,这时董院长走到李思源身边,小声说道:“我能跟你聊聊吗?”

虽然李思源不知道董院长的目的是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们到外面去说。”

李思源和董院长来到了一片空地上,董院长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其实我想让李老师帮忙劝一劝董家辉,这几天他跟我说他不想去上大学。”

“不想去上大学?”李思源很惊讶,在他看来,对于孤儿院的孩子来说,读书是真的可以改变命运的,既然能够去上大学,为什么不去呢?

“能跟我具体说一下他的情况吗?”

“暑假过完他就要上高三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昨天突然跟我说他不想上大学。”

“是因为成绩问题吗?”

“应该不是,这孩子的成绩一直不错,经常考年级第一。”

“那有没有可能是经济问题?”

“不可能啊。学校已经免除了他的所有学杂费,甚至每个月还给他发生活费,每个月他还能省下来一些钱。”

“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大学方面的。”

“这,我确实没有想过。”

这就是关心则乱,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其实这也不用怎么担心,越好的学校收费越低。而且对于那些考得比较好的学生,也会有很多补贴。而且还可以去申请助学贷款,可以说,只要成绩好,钱的方面反而不成问题。”

董院长听后也露出了笑容,“好,等他回来我就跟他说一声。”

“而且大学里面的奖学金和贫困补助还是挺多的,实在不行也可以去做兼职,大学里面还是挺空闲的。”

“等他回来我就跟他说一下,好好劝劝他。”

“必须好好劝劝他!读了那么长时间的书,不就是为了让他考上大学吗?这时候撂担子算什么事啊。”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晚上,李思源跟董院长说了一声之后便带着林思怡离开了。

好巧不巧,二人在门口遇到了董家辉三人。

只见三人头上带着安全帽,手上带着布手套,身上还有一层灰,不难猜出三人刚从工地回来。

李思源又跟三人客套了几句才带着林思怡离开了孤儿院。

走在回家的路上,李思源不禁在心里感叹道,“真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