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米如金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214字
  • 2021-02-26 09:26:02

“服务员”何安在一声高呼“给我来一碗饭。”何安在话音刚落,原本还很吵杂的饭馆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自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何安在,仿佛这个瞬间何安在做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赵孝成原本正在大块朵颐,嘴里面还有很多的菜,突然停下手中的动作仰头望向何安在。

王川龙震惊地看向何安在,仿佛第一次认识他,就连那已经拉开菜馆门准备出去的一男一女,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身望着何安在。

服务员更是被何安在吓住,呆在当场没有过来。

所有的目光打向自己没有一丝征兆,何安在不喜欢这种被所有人盯住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怎么大家突然变得这样?

“服务员,给我来一碗米饭。”这次何安在的身音变得小了一些,但所有人依旧清晰的听清楚了他的话。

服务员“啊”的一声,直冲后厨去找自己的老板去了,奔跑的速度太快,声音都仿佛被她甩在了后面。

不得不说,这个菜馆的服务热情是何安在见过最好的,就盛一碗米饭而已,表现的那么兴奋,跑的那么快为自己去装饭,何安在还是第一次见到。

“安在,你疯了?点什么饭呀?”赵孝成几口咽完嘴里的菜,连忙对着何安在问道。

“何安在,你小子真的假的,这么有钱的吗?”王川龙吃了一半,他们桌子上的人直接都来到了何安在的桌前,菜馆里的其他人甚至也都不吃菜了,就等在这里,仿佛所有人都停下来,准备看何安在一个人吃。

何安在不明白赵孝成的话是什么意思,要一碗饭都不可以吗?还没来得及问,王川龙就来到自己身边,这个家伙像个粘皮糖一样,怎么总能粘住自己呢?

“别打扰老子吃饭,o k?自己玩去吧。哦,对了,另外别忘了把钱付完再走,我知道你小子心里想的是什么?”何安在鄙视地看着王川龙,怎么看他都不像个有钱人。

“吃饭?你厉害,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吃一碗米饭的?我想看一看不行吗?”王川龙难得的语气认怂,他有些不太确定何安在是不是真的有钱到,夸张的点一碗米饭。

“朋友,是你要点的米饭吗?”一位厨师模样的人手里还掂着个勺,就在服务员的指引下来到了何安在的身边。

他有些狐疑的看着何安在,转身望向服务员,他有些不太确定服务员说的就是面前的这个小子要点的米饭,这个小兄弟不像有钱到能够买的起一碗米饭的人呀。

“是的,我点的米饭,麻烦帮我上一下好吗?”何安在点了点头,他没想到点一碗米饭,还要大厨兼着老板的家伙亲自过来。

听完何安在的话,厨师心稍安,他年龄比何安在大很多,他也知道有一些富二代喜欢这种俭朴的穿着,他怀疑何安在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不得不谨慎对待,这是一个大顾客。

“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朋友,不得不说,你的眼光很准,看出了小店确实有一碗米饭。”大厨佩服的向何安在竖了个拇指,一般人看不上他小店,殊不知他的小店可是也有着价值连城的食物。

“才一碗米饭?一碗米饭够谁吃的呀?”何安在疑惑,众人都被何安在的语气惊住了,老板嘴角微微抽搐。

“朋友你放心,只要你确定要饭,我可以给你现调的,我有朋友能够直接搞来大米,不好意思,小店目前确实只存了七千粒米。”

何安在看下老板,认真的吗?还从没有听说过吃饭,大米直接精确到粒的,他有些怀疑老板是不是在逗自己。

老板却感觉自己所言毫无不妥,甚至他感觉十分骄傲,毕竟像他这样的店里,能够拥有七千粒这么庞大的数字,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我也不需要知道你有多少粒米的,你直接给我先来一碗好吧。”何安在确实有些饿了。

“好的,就喜欢朋友这种豪爽的性格。小雨,拿我的钥匙,去把后厨的保险柜打开,把大米拿出来,给这位大气的朋友煮上。”老板对着身边的服务员说道。

“好的,老板”小雨接过钥匙,

“对了老板,拿多少呀?”小雨问道,

“朋友,你准备吃多少粒?”老板由于太过兴奋差点忘记问何安在。

“分开装,全煮了,来两碗呗,我和我朋友一人一碗。具体一碗多少粒,我还真的从来没有数过。”何安在以前是真没有数过自己吃的一碗饭里面有多少粒米。

“安在,你说什么呢?你确定有那么钱吗?”赵孝成急切的话语好似热锅上的蚂蚁。

“厉害呀,何安在,以前真没看出来,你是不是装的净衣呀,看你这样好像真吃过米饭一样?还不数粒?”王川龙讪笑道。

“土豪,我们做朋友吧。”王川龙身边的人说道,要知道刚才他们还在一起嘲讽何安在。

菜馆里不少女生也向何安在投来了暧昧的目光,这家伙这么装逼的模样,煞是可爱。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就算倒贴也要把他拿下。

“怎么啦?两碗米饭而已,你们至于这么夸张吗?”何安在不解,就连店老板也搞笑的说把大米装在了保险柜里,有必要这样逗乐吗?

“老板大气,小雨还不给小老板去拿,把存货全拿出来吧,我估计小老板应该都能吃下。”菜馆老板嘿嘿一笑。

遇到贵人了,这一顿赚的钱不得让自己起飞了,他连对何安在的称呼都变的恭敬起来。小雨连忙跑向后厨,店老板也赶忙给何安在准备去了。

“两碗米饭?你有那么钱吗?”赵孝成看着何安在不似做作的模样,疑惑他是不是真的特别有钱,平时都在装作穷人和自己做朋友。

“两碗米饭能要多少钱?”何安在笑了,平时自己在饭馆吃饭,米饭都是直接送的,不要钱,这里看来米饭是要收费的。

“多少钱?一粒米,听我爸说,现在市场价是二十元,老板要是煮七千粒的话,你说要多少钱?”赵孝成有些算不过来。

“什么?一粒米二十块?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黑店?”何安在惊呼。

“这是市场价,老板应该可以便宜一些。”赵孝成解释,

“是你们这里的钱不值钱吧?泰铢?那这一桌菜怎么也得要个百八十万吧”何安在惊疑,莫不是自己穿越到泰国了吧。

赵孝成说道:“想什么呢?一道素菜一元,一道荤菜两元,我们这八道菜一共才十四元”。

“什么?一个素菜一元一个荤菜两元?一粒米二十元?”何安在夸张的表情让别人觉得好像他真的不知道一样。

“别演了,何安在,有钱人低调干嘛?你一顿饭花费,是我们正常人两年所有的开销。”何安在越是这样,王川龙越是觉得何安在真的可能是一个隐形富二代,这个家伙装逼的样子,是自己这辈子都学不来的。

何安在哪有什么心思理会王川龙,翻了翻口袋,口袋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两个钢镚,连跑起来,冲到后厨。

“安在,你干嘛?”赵孝成不解,其他人也好奇何安在的举动,连忙跟了上去。

一袋一袋的黑袋子拿在老板的手上,一共七袋,不用多说,一袋一千粒米,按照赵孝成的说法,一袋价值两万,这哪里吃的是米饭,吃的根本就是黄金,不,比黄金还要贵,何安在心想。

“老板,不知道有句话当讲不当讲。”何安在非常的尴尬。

这个时代也匪夷所思了,菜的价格那么便宜,饭的价格那么贵,难怪大家都点菜不点饭了,难怪赵孝成说要请自己吃菜了,难怪大家都点了不少的菜,原来是没饭吃。

何安在后知后觉,闹出天大的笑话,老板那么兴奋的样子,好像遇到了大肥羊,何安在真怕自己说出自己原来不知道的实情,自己不能在点米饭了,兜里就两个钢镚,老板会不会直接拿刀捅了自己。

“但说无妨,小老板,是不是想看看我们是怎么给你做的米饭,放心吧,绝对良心,绝对物超所值。”老板兴奋道。

他也很久没做米饭了,毕竟基本上没有人买,屯了这么久的货,老板都已经绝望了,自己又舍不得吃。

“老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问问如果这七千粒米,你全做了,你打算收我多少钱?”何安在现在也不敢再一碗一碗的称呼米的单位了。

“放心吧,你一次要这么多,我不会多收你的,就按市价卖你。我不收你服务费,二十元一粒,一共?呃呃呃,小雨,去拿计算器算下。”

实际这个老板还是比较机智的,他买的时候十三元一粒,花了不少钱,现在一次就赚回来了。

“别算了,十四万。”何安在面如死灰,没办法只能坦白了,想自己堂堂华夏特种精英,现在竟然一碗米饭都吃不起了!

“还是先算一下吧,不着急的。”老板嘿嘿一笑。

“对,一共十四万,小老板的计算能力正是太厉害了。”菜馆老板佩服的向何安在竖起拇指。

“老板,现在是这个样子,情况比较复杂,我觉得你不一定能够理解,但我希望你可以保持冷静。”何安在准备开口。

“什么事情都好说,小老板你放心,只要不是你耍我玩,啥事都好商量,价格还可以再给你便宜一些。”菜馆老板以为何安在担心价格,连忙做出让步,毕竟这样的顾客太少了。

“额”何安在没想到老板直接堵死了自己的话,但自己不得不说,不然到时候饭煮好了,自己再没钱付账,只有两个钢镚,到时候就更尴尬了。

“我完全没有耍你的意思,我反而觉得是生活耍了我们?我们都是上帝眼中的小丑。”何安在突然的哲理,搞得老板完全不知道怎么和他对话。

“说出来你可能不太相信,也有可能不理解,甚至会有些气愤,但事实就是我以为米饭非常的便宜,所以点了两碗,万万没想到它这么贵,我是真的没有钱买,不好意思,老板,这真的是一场说不清楚的误会。”何安在越说,老板的脸色越黑,但他还是不甘心。

“朋友,你别开玩笑了。”

“我说的是真的。”何安在发现老板脸色铁青,只能怪自己没搞清出情况,以后自己再也不要吃饭,只吃菜,何安在如是想到。

“什么?那你在耍我玩吗?”老板有些愤怒,但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因为只是害他白高兴一场,还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大米还在他的手上,要是做完饭之后,何安在再说这样的话,估计老板就得血压飙升,剁了何安在。

“我就说嘛,这比哪有那么多钱。”王川龙第一开口,恍然大悟的模样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殊不知之前他都想要和何安在做朋友了。

“哎呀,白欢喜一场,还真以为第一次能看到有人一次吃一碗米饭呢,我还没见过呢。”周围有个女生惋惜道。

原来是这个骗子,这个家伙骗了我们所有人。

无聊,有个漂亮女生甚至觉得何安在在故意通过这样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

“老板,给我来一碗米饭?哎,才一碗米饭?一碗米饭够谁吃的呀?我也不需要知道你有多少粒米的,你直接给我先来一碗好吧。一碗米饭多少粒,我以前还从来没有数过。”王川龙身边那个刚才想要和何安在做朋友的家伙,夸张的动作模仿何安在刚才的说话的样子,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大傻逼一样。”模仿到最后这个家伙还嘲讽了何安在。

“你妹的,关你啥事,前倨后恭的小丑,大傻逼骂谁?”何安在不爽道。

“大傻逼骂你呀,大傻逼骂谁?”

“哦,原来是大傻逼在骂我,算了,既然你也承认自己是大傻逼,那我就原谅你了,大傻逼。”何安在稍稍玩了一个语言小套路,那个家伙直接上当。

何安在真心觉得这个时代的人,是不是都和他一样,这么的傻。

“卧槽,你这个家伙敢骂我?找死吗?知不知道我是谁?”男子嚣张的模样,看似来历不凡。

“爱谁谁,乌龟怕铁锤,我是铁锤我怕谁?”何安在的犀利暗讽别人是乌龟。

“够了,小同学,你在我店里耍我,有些说不过去吧。”老板长得五大三粗,凶狠的模样,何安在在他眼中根本不够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