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才来就有人想打我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821字
  • 2021-02-26 09:26:01

“何安在,在不在?出来。”又是一位穿着朴素但是器宇不凡的男生站在了教室门口,简陋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没有一丝的难看,反而非常的得体,何安在第一次发现原来所谓的人靠衣装也不尽然。

这个男生长的很帅,他后面还跟了个小弟,说话者正是他后面的那个小弟。

何安在向门口望去,这两人当然不认识,就在他准备出去看看到底是谁找自己的时候,赵孝成拉住何安在,在他耳边说了句“他就是厉无咎。”

何安在内心惊讶,这王川龙的嘴是开过光的嘛?之前就说了厉无咎会来找自己,这么快就来了。

别人来势汹汹,不管怎样,怂着,不是何安在为人风格,总归别人来找自己,他做不了那个缩头乌龟。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赵孝成好像有些害怕厉无咎,但还在跟在自己的身边。

何在和赵孝成一起向门口走去,身边突然冲出了王川龙,他屁颠屁颠的跑到厉无咎身边,兴高采烈地对着厉无咎一笑,“厉哥,你来了。”

谄媚的样子全然没有之前数学课嚣张跋扈的样子,堪称变脸王,可惜厉无咎好像并不太领王川龙的情,只是微微向他点了点头。

“你就是何安在?小净衣,也敢抢我的女人?”厉无咎霸道无比,

但在何安在听来还是略显幼稚,学校里单纯为了吃醋,因为男女关系打架的不少,何安在觉着这样实在是太过低级。

“你是?”何安在佯装不知来人身份。

厉无咎身边的小弟立马开口,“连厉哥都不认识?你是不想在风远高中混了?”

他趾高气扬的话语仿佛所有的人都应该认识厉无咎,认识厉无咎变成了一种荣耀与光荣。

“听说你上节课坐在了婧婧的身边?”厉无咎直奔主题,没有和何安在啰嗦。

“你会体育?”何安在天马行空的问了句,他没有正面回答厉无咎的问题,厉无咎不了他,他也可以不了厉无咎。

“厉哥的体育当然厉害,全校也是数一数二。你难道不知道去年市区教育局体育统筹,厉哥拿了个第三名,整个大市的第三名哦。”旁边的小弟再次插嘴,还竖起了拇指给厉无咎点了个赞。

厉无咎严厉的看了何安在一眼,现在他在问话,但是何安在到现在还没有回答他,有必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不是坐在了姚婧婧的身边。”

“你一直问我,我也问你一句,你是不是会武术,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回答你的问题。”

“废话,厉哥当然会武术,老话说的好,厉哥会武术,谁都挡不住,他是我们风远学校的骄傲,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这么服他吗?”旁边的小弟再次开口。

“闭嘴,杜行毅,我现在在问这小子话,他一句没答,很不老实,倒是你一直在回答他的问题,你是不是傻?”厉无咎劈头盖脸数落了杜行毅,老话说的好,你妹的,你的外号叫老话,是你说的好吧。

“什么?厉哥,是这样的吗?我一直以为他不知道,给他科普一下你的光辉事迹。”杜行毅呆萌的样子,惹得何安在微微一笑。

“臭小子还不老实,还敢笑,厉哥问你话呢?”杜行毅也发现了何安在的不老实。

“不用了,看他的表现已经是承认了”厉无咎盯着何安在,似乎想要对他不客气。

“别误会呀!能不能请你再问我一次?我实在是看你来势汹汹,人长得也比我帅,我有点害怕,所以想要了解你一下而已,现在你问我吧,我一定实话实说。”何安在猥琐一笑。

“听说你上节课坐在了姚婧婧的身边?”厉无咎决定再给何安在一次机会,毕竟自己比他高贵很多,可以让他死个明白。

“你听谁说的?没有的事情,可别瞎传,荒谬,我怎么可能坐在姚婧婧的身边呢?谣言止于智者。”何安在突然的义正言辞,委屈的模样,惊住了全场众人,好像他确实是冤枉的一样。

厉无咎疑惑地看了一眼王川龙,难道是王川龙在耍自己?

“何安在,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男子汉大丈夫,坐了就是坐了,有什么好不承认的?”王川龙发现厉无咎怀疑自己,立马戳穿了何安在的谎言。

他是没想到何安在能够这么无耻,可他却没有发现他的着急质问何安在的话语中有些许歧义。

“这么说是你向人家厉无咎传出的谣言咯?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做了就做了?我到底做了什么?”何安在气愤地望向王川龙,

实际刚才这段时间,何安在内心已认定肯定是刚才下课的时候王川龙去找的厉无咎,除了他没有别人,目前自己还是打死不认的好。

王川龙是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赵孝成也仿佛第一次认识何安在一样,这个家伙有点无耻呀。

“婧婧,你出来。”厉无咎有些不太确定,当然他更相信王川龙多一些。

姚婧婧其实也早已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厉无咎,厉无咎非常的优秀,学习成绩好,是老师们心中的天才,长相帅气,家境优越,学校有很多女生喜欢他,她当然也喜欢。

可惜厉无咎是一个花心的男生,高中三年不知道他谈过了多少女朋友,当然他现在也已经分手了,而分手原因就是因为喜欢自己。

姚婧婧也想和厉无咎在一起,可她担心厉无咎一旦轻易的得到自己,他就会不懂得珍惜。

“怎么了?”姚婧婧听到厉无咎在叫自己,立马自己也就出了教室,来到他的身边。看到何安在站在厉无咎的对面。

姚婧婧内心有些甜蜜,就因为别人坐在了自己的身边,他就直接找了过来吗?这么霸道,我还没有答应做他女朋友呢。

“上节课,这小子是不是坐在了你的身边,我记得我曾经在你们班级说过,你是我的女人,谁都不能靠近,不然我绝对对他不客气。这小子好像并没有听进去,还是说他是后来的。”

厉无咎看向姚婧婧,满目柔情,但是说出的话却是依旧霸道。

“瞎说什么呢,谁是你的女人了。”姚婧婧娇羞的样子,很是迷人。

当然这是在厉无咎眼中,在何安在眼中,这女的实在有些不太自重呀,这么多人看着呢!

何安在好奇,这个学校难道是允许谈恋爱的吗?这么明目张胆,而且还没人管,似乎很正常。

“嗯”姚婧婧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厉无咎想干什么,但是哪个女人又能阻止别人为自己吃醋呢?

何安在脸都黑了,被打脸了。

“何安在?”厉无咎突然提高了嗓音,吸引了班级所有人的目光,

“你敢耍我,很好,你成功激怒了我。”厉无咎很生气,在这个学校敢耍自己的人,下场都会很惨。

“够了,厉无咎,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就坐了一次姚婧婧身边吗?”赵孝成有点担心何安在,还是没有忍住开了口,他这一开口,等于承认了何安在刚才在说谎,何安在本来还想抢救一下的。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厉无咎直接一拳轰向了赵孝成。

赵孝成连忙抬起双臂挡下,厉无咎匀称的身体之下蕴含着极大的力量,赵孝成直接被轰进了教室,跌倒在地上,

“净衣本身在这个学校就应该低调一些,就凭你也敢打断我说话。”厉无咎随意的收回自己的拳头。

何安在是真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还有点小帅的家伙,竟然如此恐怖,

不过赵孝成是为自己出头,何安在很感动,却是不能连累他。

“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与赵孝成无关。””何安在难得硬气说道。

厉无咎轻蔑一笑,姚婧婧有些担心,她没有想到厉无咎说动手就动手,她只想厉无咎为自己吃醋,却没想过要他们打架。

“厉无咎,你别这样,我们都是同学。”姚婧婧劝解了一句,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由她引起。

“放心,我现在还不会打他,这东西敢坐在你身边未经过我的允许,他总要付出代价的。”

“何安在,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今天下午的校体育统测,你和我比试体育统测成绩,你输了,我会让你很痛苦,你赢了我,我可以选择放你一马,当然我觉得你肯定没那个能力。二是听说你的数学很厉害,恰巧,我就喜欢在别人擅长的领域击败别人,给你一个机会,这是你唯一不用承受皮肉之苦的机会,好好珍惜。”

“明天下午的校数学竞赛,我在决赛等你,你只有一天的时间准备,你也只有一次机会,在决赛中击败我,我可以放你一马。要是你没进决赛或者决赛输给我,你懂的。”厉无咎的话充分体现了他强大的自信心。

何安在自动过滤掉第一种选择,这家伙实力这么恐怖,没想到他数学竞赛也参加,看样子他对数学也很精通,按他的意思,他肯定可以进决赛,而且还要求自己也进决赛,然后他再当众击败自己?

何安在疑惑不解,这家伙这波操作是为什么呢?没有弄清楚原因的事情,何安在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实际上我的数学真的就很一般。”何安在说的是实话,但在周围人看来显然是装逼。“所以我为什么要答应你呢?”

“如果你不答应厉哥,你现在就会挨揍。”杜行毅提醒道,何安在一想也对,说是两个选择,实际上要想不被打,只能选择第二个,还有成功的可能性。

“看来你对自己很自信,按照你的说法,估计我怎么样都有可能被打。”

“不如这样,我在和你打个赌。万一我赢了怎么办?你不让人坐在姚婧婧的旁边,但这是我们班级,实际上我想坐哪就坐哪,所以你并没有打我的理由,当然我并没有跟你去争姚婧婧的意思,每个女孩子有她自己的选择,她又不是一件东西。”何安在看了一眼姚婧婧,她确实很好看,可惜自己本来就对她没什么兴趣,在看到希惕若后,更是如此。

姚婧婧略显惊诧的看了一眼何安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女孩子都有自己的选择,她又不是一件东西,这话说的真好。

“我不会纠缠姚婧婧,但是如果明天我赢了,你也要让赵孝成打一拳,不然我是不会同意和你去比赛的。”何安在光脚不怕穿鞋,即便现在不是这个厉无咎的对手,但他也要努力为赵孝成这个好朋友讨回一个公道。

厉无咎既然提出了第二种方案,他肯定是希望向所有人证明自己各方面都是最厉害的。

相信自己的数学很厉害肯定也是王川龙告诉他的,随着蒋老师和班级其他同学的口口相传,何安在数学非常有天赋,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明天他还能够击败自己的话,那么他无疑更加优秀。

厉无咎很自信,何安在猜测王川龙和他说过之后,他依然提出这个方案,何安在知道想要击败他估计很难,但并不是没有机会,如果还是像今天这样的数学课上的题目,何安在自信自己的心算能力不输任何人,而且自己本身赢了什么都没得到,输了却要被打,这样的事情他是不干的。

“何安在你没有资格提出条件。厉哥给你机会,你别给脸不要脸”王川龙充当了谈判官。

“好,我答应你。”厉无咎深深看了一眼何安在,“婧婧,那我就先回去了,留着这个家伙,明天我在收拾他,记住你答应过今天晚上要和我出去吃饭的。”厉无咎对着姚婧婧道,

“知道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打架,人家何安在实际也没有干什么了的。”姚婧婧倒是并没有想过要厉无咎来对付何安在。

她对何安在没有感情,但她却也不希望别人因为自己受伤,刚才赵孝成的情况,姚婧婧内心也有些愧疚。

“男人的事情,男人自己解决。”厉无咎没有理会姚婧婧的请求,霸道拒绝,带着杜行毅便走了。

“厉哥,咱们干嘛要和那小子比数学呀?老话说的好,那么费事干嘛?直接干他就完事了。”杜行毅不解。

“你不懂,现在立刻去通知其他人,让他们在学校里帮忙宣传何安在的数学很厉害,而且明天他要参加数学竞赛和我比拼。”厉无咎心有所思,

“我不去,老话说的好,干嘛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杜行毅还有些赌气,

“你特么除了体育好点真的啥也不剩了,能不能有点脑子。宣传何安在数学很厉害,明天我依然击败了他,那岂不是我的数学更厉害?”厉无咎无语,这个杜行毅可以称的上呆瓜。

“哦哦,原来是这样?那干嘛非要和他比数学呢?非要证明自己数学比他好干嘛?数学又没有什么用。”杜行毅还是好奇,

“你不懂,这次数学竞赛是一次大的活动,只要我们足够优秀,还可以去区里,甚至市里,更甚至有可能到省里去比赛,这是一次露脸的好机会,也是我们高三学生唯一一次机会了,我需要这次机会,我可不想错过。”厉无咎没告诉杜老话,比赛的裁判甚至有一些大人物。

这些都是他的父亲告诉他的,甚至他的父亲还要求他必须拿下校级和区级的冠军。

“啊?一个小小的数学竞赛还有可能去省里的吗?这么好,可是我还是想不通,为啥非要赢了何安在呢?”杜行毅仍然疑惑。

“你是准备问十万个为什么吗?我听说蒋胡生那个老头已经向郭校长提出建议,推荐何安在代表学校参加区里比赛,郭校长已经同意了,也就是说他可以不用通过明天的比赛就可以直接去区里比赛你明白了吗?”

“不明白。”

“一共两个名额,蒋胡生帮何安在内定了一个名额,那另一个名额肯定是我的,那你让我跟一个小净衣做队友一起去区里参加比赛吗?”厉无咎说道。

“哦,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可是万一厉哥你要是输给。。”杜行毅刚想再说,

厉无咎一个冷冽的眼色,“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厉无咎反问。

“没有,没有。”杜行毅尴尬一笑,连忙按照厉无咎说的话,去帮何安在宣传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