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逛街买点旧衣服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406字
  • 2020-09-13 08:53:33

何安在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逛街,以前也没有时间逛街,他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第一家看上一个衣服,买完回家。

当然现在有了时间,还可以和希惕若一起,什么事情都变成了享受,至少现在的何安在就甘之若饴。

希惕若骑着车带着何安在来到了济州县城里,县城有很多的服装店,当然也有其他很多小吃店,玩具店等等。

站在热闹的街上,何安在恍惚间回到了自己的时代,可惜虽身处闹市,却心无归处。

希惕若领着何安在进了一家服装店,“这里的装饰倒是非常的豪华,华丽的灯饰,干净的地面,洁白无瑕的镜子。”何安在一进店门,就开始了品头论足,仿佛非常的专业。

这时一个好看的导购员,穿着破旧的衣服,甚至还有些遮不住自己的肌肤,扭动着自己性感的胯部,一摇一摆的向着何安在和希惕若走来。

“您好,欢迎光临,是您自己买衣服,还是给男朋友买的?”导购员热情的招呼道,何安在心惊,这个导购员真会说话。

“你觉得我们像情侣吗?”希惕若有些生气,特地朝着何安在靠了靠,两人完美呈现在导购员眼前。

仔细看,确实挺像,何安在内心嘿嘿一笑。

导购员立刻会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看你们年龄相仿,都是那么年轻,所以误以为你们是男女朋友,请问你们看点什么?”

女人最容不得别人说她年轻,导购员这样一说,希惕若立马选择原谅了她。

女人天生就是为逛街而生的,希惕若也不例外,在导购员的带领下,开心的走来走去。

“我们走吧。”没逛多久,何安在就逛不下去了。

真不怪他,服装店里面衣服全是旧的,这还买个鬼的衣服,还怎么看的下去呀?何安在内心腹诽道。

希惕若以为何安在不喜欢这家店里的衣服,便又带着他去了几家商场。

真不敢相信,但却是不争的事实,商场里面所有的衣服都是旧的,而且个个价格不菲,有的衣服甚至袖子都只剩了一截,有的衣服屁股上全是补丁,有的衣服针线都裂了开来,感觉商场里面卖的衣服非常的随意,如果衣服上没有缝补过的痕迹,仿佛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卖。

一个男的到商场里去买衣服,买的都是旧衣服,这只要不是脑子有坑的人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希惕若还有兴致逛下去呢!要不是希惕若,何安在早走了。

希惕若看出了何安在的不耐烦,她明白了何安在根本就是不喜欢逛街,于是她硬拉着何安在重新走进了一家服装店。

“这位美女一看就是好眼光,这件裤子已经有五年以上的历史了,而且经过的大大小小的缝补,不下百次,最关键的是裤子的质量非常过硬,买回家再穿五年,肯定没有问题。”导购员热情的介绍,希惕若眼前一亮,连忙让何安在试穿。

试衣间,何安在的脚一蹬裤子,还没来得及伸进去,“刺啦”一声,裤子就被撕破了,何安在尴尬地把裤子拿了出来。

刚说完还能再穿五年,瞬间被打脸,可是导购员毫无尴尬表情,随手接过裤子,也不生气,重新推荐起来。

“喂,这件可以再穿五年的衣服,好像破了耶。”何安在的声音在导购员和希惕若的耳边响起,两人好像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希惕若甚至一点都不生气,还在跟导购员有说有笑的聊着。

“喂,这件还可以再穿五年的衣服,我一穿就破了,确定还要在这家买吗?”何安在直接对着希惕若说道。

“这不是很好吗?买到就是赚到,刚才那就裤子我已经让人家下单了,回头人家店里工作人员会给你补好的,放心吧。”希惕若微笑道,在她眼中好像真的买到了一件不错的裤子。

“我还有什么话好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何安在表示沉默是金。

希惕若不亦乐乎地拉着何安在换来换去,何安在最烦的就是这样的事情,他实在不喜欢换来换去,而且最关键的是全都是旧衣服,他确实没有一件看的上的,为了早点结束这种痛苦,于是他随便拿一件虽然旧但至少看着还能穿的衣服问道:“这件衣服要多少钱。”

导购员说道,“先生,这件衣服要1000元哦。”

“卧槽,不是吧,这种衣服都这么贵,那这件呢?”何安在随手指了指身边另一件衣服,导购员道,“先生,那可能需要两个卧槽哦。”

“嗯?”何安在一时没反应过来,希惕若哈哈大笑,那是两千的衣服,最终何安在还是没有选择那两件衣服,太贵了而且没有任何可以拿下它的理由,即便导购员把它夸出花,何安在都没有任何的心动。

何安在千辛万苦的挑了一件衬衫加上之前撕掉的裤子刚好一身,他实在不想再挑了,忍不住走出了商场。

“何安在,你不买了吗?”希惕若追出来不解的问道,“希老师,能不能有点正常的衣服?”何安在埋怨道。

“这些衣服不都是很正常的嘛?”希惕若疑惑道。

何安在扶额,“能不能有点新衣服,全是旧的,谁买呀?”

“大家都买旧衣服呀?新衣服都是衣管局送的,哪还需要买呀?”希惕若觉得何安在的话很奇怪,一般没有人会主动要新衣服的。

“衣管局直接送新衣服?”何安在问道,以前倒是也听赵孝成说过,他当时就觉得奇葩,现在希惕若也这样说,他倒是想去见识一下衣管局。

何安在提议道,“那我们直接去衣管局吧。”

“去衣管局干嘛?”希惕若问道,

“去衣管局买新衣服呀。”

“衣管局衣服都是直接送的。再说从来也没有人主动去衣管局买过衣服。”希惕若解释道。

“那就去衣管局直接挑新衣服去呀。”何安在兴奋道,新衣服直接送,那自己还不拿个痛快?

“说实话,衣管局也从来没有人去挑过新衣服,若不是强制性的,谁会愿意穿新衣服呢?”希惕若无奈道,“新衣服既不能体现艰苦,又不能缝缝补补,没有人会愿意要的。”

“去吧,去吧,反正我不愿意在这买衣服了。”何安在哀求道。

希惕若无奈,只得骑车再带着何安在向衣管局骑去。

“干嘛非要去衣管局?”希惕若问道,

“希老师,衣管局的新衣服真的都可以随便拿吗?拿多少都没问题?”何安在有些难以置信。

“这我就不清楚了,好像也是有要求的,不过我真没听说过有人去主动去衣管局拿衣服的。”希惕若回忆道。

“那不是没遇到我嘛!”何安在小声嘀咕了一句。

衣管局离得不远,希惕若带着何安在很快就到了,里面的人很多,都是统一制服,所有人忙忙碌碌,即便希惕若和何安在走进局内都没有人理会他们。

希惕若和何安在往里走着,终于有人叫住了他们。

“你们是什么人?”来人中年模样,长相魁梧。

“我们是想来买衣服的。”希惕若羞愧道,这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但是何安在又非得来衣管局,自己糊里糊涂的就和他来到这里了,说完这句话,她都想直接转身离开。

来人目光惊疑的看着希惕若,这女人长相很美,看她的穿着也不似净衣,怎么会想到来衣管局买衣服的?

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要来衣管局买衣服的,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你说什么?”来人再次确认道。

希惕若没开口,何安在看着她扭捏的样子,知道她可能不好意思,于是主动开口道,“我们是来买衣服的。”

得到确认,来人却始终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我们衣管局从来没有卖过衣服。”来人好笑道,“如果你要买衣服的话,可以去服装店里买。”

“我们去过服装店了,那里的衣服感觉不适合,衣管局既然有衣服,为什么不能卖呢?”何安在微笑问道?

来人看着何安在,虽然他的穿着也略显破旧,但是衣服质地在他这种衣管局老人眼中一眼就可以看出,出自他们衣管局,而且时间应该不长,看来衣服是他要买的。

“衣管局只负责送衣服,从没卖过,所以我真的无能为力。”

“那你直接送我们好了。”何安在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送的衣服,我们也有要求,需要考核你家的实际情况,送出不同年限的衣服。”来人倒是很有耐心,当然更多可能是希惕若这个美女在这里。

“怎么考核?我们直接拿不可以吗?”何安在不解道。

“当然不行,你家庭年收入低于一万,我们将送出的全是最新的衣服,不然这些衣服也没有人穿。如果你家庭年收入低于三万,我们将送出一年以内的衣服,这些衣服也需要人穿,如果你家庭年收入低于五万,我们将送出两年以内的衣服,这些衣服还需要人继续保养。”来人解释道。

“原来收入越低,待遇越好呀!那如果收入过五万呢?”何安在好奇道,“收入过五万,谁还需要衣管局的衣服呢?”来人倒是无所顾忌,即便身在衣管局,他好像也看不上衣管局的衣服。

“那我如果现在就想要衣管局的新衣服怎么办?”何安在笑道,谁有新衣服不穿,还非得穿旧衣服呀,真是傻子到处有,这个时代特别多。

“倒是没有过这种情况,主动有人穿新衣的,你家有登记过收入证明吗?”来人问道,何安在摇了摇头,他哪知道这些。

“那你们家有新衣资格证吗?”来人询问道,何安在再次摇头,一问三不知。

“那你身上的衣服,应该是新衣没穿多久吧。”来人需要确认何安在是否具备新衣资格,具备新衣资格必须穿新衣,若是不具备新衣资格,那么到底可不可以穿新衣,他得问问局长,毕竟以前从没有人尝试过。

何安在不确定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到底是不是来人口中的新衣,新衣标准他又不知道,所以只能再次摇头。

“这种情况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去请示一下局长。”来人说道,有人愿意穿新衣,衣管局求之不得。

何安在点了点头,来人让他们稍后便走了进去。

没过多久,来人再次走出。“根据局长的要求,我必须先把衣管局的标准和你们说清楚,免得你们不清楚。”来人说道。

“衣管局里的衣服都是由政府直接派送到家庭当中,收入高的家庭不会被要求穿新衣服,但是年收入低于一万的家庭,必须穿上衣管局提供的衣服,而且新衣服穿完两年后就必须上交,当然政府也会有一些补贴。”

“如果新衣服穿完两年后不上交,那么一旦被衣管局发现,或者被别人举报后发现实际情况,那么私藏旧衣服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解释道,“穿着新衣,走在路上,是会被人瞧不起的,你们确定还需要吗?”

希惕若拉了拉何安在的衣服,试图劝他回头,何安在虽不能理解,但也知道了,这个时代,新衣服好像还没有旧衣服受欢迎,但是你让他一个智力健全的人,不穿新衣,买旧衣,他真的接受不了。

“我当然需要。”何安在微笑道。

“那你们跟我来吧。”来人微微一笑,太好了。

何安在和希惕若跟着来人走进衣管局后院,里面的衣服一下多了起来,各种款式的新衣,各种尺寸的新衣,各种时间段的新衣应有尽有。

“这才是逛街该有的样子嘛!”何安在嘿嘿一笑,虽然自己不喜欢逛街,但逛街买衣服得常识他还是知道的,哪有逛街买点旧衣服的?

希惕若实在看不下去了,自己先出去了,何安在不管不顾挑选起来,最后在他挑了三身新衣,又被人家送了两身情况下,终于挑好准备离开。

离开之前,何安在还在衣管局做了身份记录,听刚才的人介绍,衣服最迟两年之后还要还回,不然衣管局会找到他,强制收回,如果有遗失,要么补钱,不然他甚至还有坐牢的风险。

何安在嘿嘿一笑,这不相当于新衣穿完,免费换吗?太好了!

何安在走出衣管局,希惕若离得老远,何安在只得跟上。

两人一起回了家,“何安在,你确定要穿衣管局提供的新衣吗?”希惕若确认道,“如果被蒋老师知道,我带着你去衣管局买衣服,还不得骂死我呀!你穿新衣,会被人瞧不起的。”希惕若担忧道。

“瞧不起我穿新衣服?我还瞧不起他们,把旧衣服当成一个宝呢,你说是不是傻?放心吧,希老师,没事的。”何安在哪管别人的眼光,自己穿的开心就好。

“我也是把旧衣服当成宝的人。”希惕若眼神一撇。

“希老师不算,希老师把旧衣服当成宝,是因为希老师穿什么都好看。”何安在微微一笑。

希惕若拿他真没办法,只能回头把这件事告诉蒋老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