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有一个闺蜜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3760字
  • 2020-09-13 08:53:33

没过多久,希惕若便回来了,两颊晶莹的泪珠还没有拭去,何安在看着非常的心疼,他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

何安在刚想开口,“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问。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了。”希惕若“砰”的一声,阖上了自己的房门,只留下满地的狼藉。

何安在花费了很久终于打扫干净,随后自己又随便做了两个菜,他本想叫希惕若一起吃,可是希惕若的房间毫无动静,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晚上,何安在洗完澡后,一个人静静的躺在沙发上,回想起今天傍晚发生的事情,他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希惕若和希惕然两个人情绪这么激动呢?希惕若不说,他也无从得知。

何安在睡的香甜,甚至有轻微的鼾声,突然身体好像被一双手推了一下,何安在懒的反应,没想到手的主人不依不饶,又连续推了好几下,何安在都没有醒来的动作,手的主人只能选择放弃,乖乖离去。

何安在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喂,”的一声大叫,“睡的跟个死猪一样,醒一醒,这是我家呀。”震耳欲聋,何安在活活被惊醒。

入眼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脸颊酡红,眼角微眯,笑意盈盈的看着何安在,女人正是希惕若,她好像喝了点酒。

“希老师,你干嘛?”何安在往沙发后面靠了靠,他感觉希惕若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你睡的这么香干嘛?今天打了我小弟,你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希惕若气呼呼的说道。

何安在略显尴尬道,“家里我都收拾干净了,你还想要我干嘛?”,“再说你弟弟是不是太弱了一些,连我都打不过,”何安在轻声嘀咕。

“你说什么?”希惕若貌似喝多了酒,声音忽高忽低,像一个小疯婆子一样。

“我弟弟以前也是很厉害的,你知道吗?”希惕若回忆起以前的弟弟,脸上写满了骄傲。

“那后来怎么了?”何安在随口问道,“后来?后来?后来怎么样了要你管?”希惕若此刻尽显小女人姿态,何安在觉得好笑,此刻的希惕若哪有一丝干练老师的样子,和筱音洁的状态倒是有些类似。

何安在不说话了,希惕若还是不爽,“要不要陪我喝点酒?”希惕若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啊?”何安在没想到希惕若会提出这么大胆的想法,你不知道酒后容易乱性吗?

“希老师,我还是个高中生呢,当然如果希老师有需要的话。。。”何安在欲拒还迎道,

“不喝就算了,你睡觉吧。”希惕若冷漠道,说完直接转身走开。

“我喝,我喝。”何安在激动道,干嘛这么着急,人家只是假意推辞一下都不可以吗?

希惕若好像没听到一样,还是转身回了房间,何安在痛恨自己的嘴贱,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曾经有一份千载难逢的机会放在我的面前,我没懂得珍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对那个女人说三个字,“我要喝。”

没想到,没过一会,希惕若手里拎着一打啤酒走了出来,何安在喜出望外,连忙挪了挪位置,两人坐在沙发上面喝了起来。

本来何安在还想边喝边和希惕若聊一聊,结果希惕若喝的非常快,一口就是一罐啤酒,何安在没有办法,只能陪着她一起喝起来。

第二罐啤酒打开,希惕若随意的和何安在碰了一下,又是一口气,咕噜咕噜的全部喝完,何安在第一罐还没喝完,她第三罐又自己打开了,还是简单的碰了一下,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希惕若的酒量看来不小,不过身体也遭不住她这样喝酒的方式,整个人喝到一半突然被呛住,剧烈的咳嗽,酒水都跟着喷了出来。

何安在见状很是心疼,今天希惕若弟弟的到来,肯定使希惕若忆起了一些伤痛的过往。何安在用手掌轻轻抚拍希惕若的背部,希望她能够好受一些。

希惕若不管不顾还要再喝,何安在霸道地夺过她手中的酒,“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一说?或者你不愿意说,那你也不要这样喝酒,把你的伤心事哭出来!”

“呵呵,我的伤心事?”希惕若讪笑道,她已经有些醉了,目光变得游离起来。

“我能有什么伤心事?我没有!”希惕若嘴硬道。

“没有,没有就好,那你干嘛喝的这么快?”何安在有些无奈,看来希惕若还是不愿说出自己的故事。

“大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男生非常喜欢一个女生,他为她做了很多的事情。”希惕若突然说道。

“我去,你不是说没有吗?干嘛突然又开口了?故事听起来有些老套,不用说,故事里面的女主角一定是她本人了!”何安在内心如是想道,莫不是希惕若已经有对象了?

“虽然都是一些小事,但是女生很感动男生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她以为这就是爱情,两个人也是如愿走到了一起,男生家境贫寒,女孩把他带回家时,男生受到了家里很多人的冷嘲热讽。”

“女生很生气,一气之下跟着男孩逃离了家中。男生却从未把女生带回自己的家里,她以为或许是男生的自卑心理在作祟,也没有说什么。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谈着恋爱,女生相信终会在时间的作用下,自己的家人会去接受男生。”希惕若陷入了深深的回忆,说话声音很是轻柔,仿佛那是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然后呢?”何安在问道,他其实对故事不感兴趣,他只想知道希惕若最后还有没有跟那个男的在一起?

“然后?呵呵,然后那个男的又找了一个富家女,富家女可以给他带来更高的社会地位和经济优势,而且富家女的家庭也并没有嫌弃他的出身。”希惕若冷笑道。

何安在看着面前如同黑化的老师,一谈起这件的事情,希惕若还是如此不冷静,他明白了她还没有从自己的感情世界中走出来。

“你知道最气的是什么吗?”希惕若忽然反问道何安在,何安在微微摇头,这个时候不需要自己说话,自己就做一个安静的听众,让希惕若排解自己心中的苦闷与不满就可以了。

“他说跟我在一起,并不是因为爱我,也是因为我的家庭。可惜我家人并不能接受他。”希惕若仿佛受到莫大的耻辱,其实她已经说漏嘴了。

何安在为希惕若感到心疼,他自己也更加的心痛,没想到希惕若竟然有这么深刻的感情经历,要知道这样的经历自己还没有呢。

“你知道最最气人的是什么吗?”希惕若再次反问何安在,何安在心中不爽,“还有更气人的吗?莫不是他背着你谈的对象不止富婆一个?而且被你发现了?”

“被我发现了?我有什么好发现的,我在跟你说一个故事,故事里的女主角不是我而是我的闺蜜。”希惕若自欺欺人还很笃定的样子,何安在觉得实在可爱,何安在就算生气也气不起来了。

“你闺蜜真惨。”何安在讽刺说道,希惕若听出了何安在语气上的不满,“喂,你什么意思?不愿意听你就别听,我走了。”

希惕若说完就准备起身,却被何安在一把抓住,按倒在沙发上,两人手拉着手,何安在脸颊通红纯属不好意思,希惕若脸颊通红纯属酒喝多了,失去意识。

“你接着说吧。”

“最可气的是那个男的,带坏了女生的小弟,女生的小弟原本是一个天真可爱,而且也非常优秀的男生,后来。。。”希惕若直接哭出了声音,何安在无语,这也太明显说她自己了。

“后来怎么了?”何安在接着问道。

“后来,后来,女生的小弟便染上了抽烟。”希惕若崩溃道,“那个男人自己不抽烟,却买了烟给我弟弟抽,都是他害了我弟弟,现在染上了烟瘾。都是我不对,遇人不淑。”希惕若不知为何平静了下来,语气越来越弱。

“抽烟?”何安在不解,“抽烟就抽烟呗,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听你这么说我还以为他带你弟弟去吸毒的呢。”何安在好笑道,在希惕若的口中,抽烟好像很过分一样,自己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偶尔也会和同学一起抽两根,这能有什么事情。

何安在等着希惕若的回答,见希惕若迟迟没有动作,回头看了一眼,希惕若许是情感表达太过丰富,情绪波动太大,再加上喝了很多的酒,竟然没有任何预兆的睡了过去。

希惕若的身体如同绫罗绸缎般光滑,何安在的手掌轻轻触碰到希惕若的大腿,脸颊“腾”的一声,通红一片。

何安在只感觉整个好似触电一般,浑身战栗,他轻轻抱起希惕若,把她送回她的房间,期间经历了各种心理活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的,轻柔把她放在了床上,被子盖好。

希惕若的眼角还挂着泪痕,何安在帮她轻轻拭去,何安在略显无奈,没想到希惕若还有着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当然这样的希惕若却也更加真实。

何安在趴在希惕若的床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希惕若天使般的面孔,长长的睫毛微微遮蔽住眼睛,她的脸颊微红,整个人略显憔悴,让人心疼。

确定希惕若已经熟睡后,何安在静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沙发上,熟睡过去。

“一把匕首如惊鸿一现,划过何安在的咽喉,何安在痛苦捂住自己的喉咙,生命的气息渐渐消散,他甚至没有看到杀自己的家伙的正脸。”

何安在从噩梦中惊醒,惊出一身冷汗,上次的巷口喋血,自己的内心深处难道留下了阴影?现在经常会做这样的恶梦。

第二天一早,希惕若早已准备好早餐,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仿佛都不记得了。

何安在昨天见到了不一样的希惕若,美丽的倩影,悲伤的神情,绝望的哭泣,都已经深深烙在何安在的心上,他没开口,希惕若也没有讲话,两人简单吃过早菜后。

“蒋老师嘱咐我要带你去买衣服。”希惕若终于说话了。

你这个家伙就不能先开口嘛?希惕若内心不爽,昨天晚上喝多了,后面的发生的事情,她没什么印象,但隐约感觉到好像在何安在面前失态了,而且自己最后怎么睡的觉,她都不记得了,也不好意思问。

“啊?不要了吧,我这件衣服不是挺好的吗?”何安在低头看着自己已经穿了大半个月的衣服,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新了,而且味道也有些重了。

何安在讪笑道,“好像确实很久没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身上的钱全给了蒋老师,现在兜里就十块钱,难道还要麻烦希惕若花钱给自己买衣服吗?

“放心吧,蒋老师已经给过我钱了。”希惕若仿佛看穿了何安在的想法,微笑着说道。

“那走吧。”何安在立刻同意说道,主要也是没事可做,与其在家里和希惕若大眼瞪小眼的待着,不如一起逛街舒缓舒缓心情。

女人最喜欢逛街,或许逛街过后,希惕若的心情能够更好一些也说不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