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小偷”行窃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336字
  • 2021-02-26 09:26:22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尴尬的是何安在自己把钱全给了蒋胡生,导致兜子只剩下昨天孝成给的十块钱,他和赵孝成解释说“他现在可以赚很多的钱”,赵孝成根本不相信,他甚至同情的认为,何安在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吃过,十块钱一直都没舍得花。

当赵孝成问何安在昨晚住哪里的时候,何安在吱吱唔唔没正面回答,赵孝成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何安在可怜到甚至露宿街头,要知道露宿街头被城管发现是有危险的。

何安在现在还不想让赵孝成知道自己和希惕若住在一起,他不是害怕孝成知道会怎么样,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赵孝成和何安在一起吃午菜,还是赵孝成掏的钱,吃完他把身上剩余的钱全部给了何安在,何安在当然不要,但是赵孝成说不要就是把拿他当兄弟,你说气人不?何安在内心感动,他只感觉没有办法回报孝成,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暗下誓言,以后他要让自己的兄弟过上幸福的人生。

放学后,希惕若为了避嫌提前走了,走之前她还特地给了何安在一张小纸条,纸条上面写着住址,甚至还贴心的画上了地图。

何安在和赵孝成在操场锻炼,何安在再次极限运动,负重越野,直到身体疲惫不堪,他可以清晰的感觉身体中传来的阵阵暖流,这种感觉非常奇妙,身体素质稳步提升。

“走吧,孝成。”何安在微笑道,

“去哪?”赵孝成不解,

“回家呀,你不回去吗?”何安在问道,

“我还是有些担心你,不如你跟我一起回去吧。”赵孝成说道。

何安在内心说道,我怎么可能和你回去呢,希惕若还在家等着我呢!

“孝成,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真有地方住而且住的很开心,你放心吧!抓紧时间回去,我也要回家了。”何安在劝说道。

“那我把你送回去,我再回去。”赵孝成坚持道,“别别别,我又不是摸不着路,我真的可以自己回家。”何安在连忙挥手。

赵孝成狐疑的看着何安在,既然何安在这么坚持,他也没有办法,于是两人一同离开操场,分道扬镳。

何安在自己的家记不得在哪里,希惕若的家,何安在闭着眼睛都能摸得到。

入眼还是破旧不堪,何安在真心觉得搞笑,这个时代的人们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病,就喜欢这么虐待自己?好的房子不住,干嘛非得住这样的房子,虽然房间里还行,但是外面看着好像随时都会倒坍的一样,最奇葩的是她们住这样的房子还感觉到很幸福。

“我回来了。”何安在自来熟站在门口喊道,好像在外工作一天的丈夫回到家中,妻子正在家里等待着他。

门没上锁,何安在随手推开。

第一眼没有看到希惕若,定睛一看房间一片狼藉,哪还有昨天的温馨景象。

房间里一个青年男子背对自己,他还在翻箱倒柜,试图寻找什么东西,很明显这一地的狼藉都是他造成的,房间里不见希惕若的身影,她人不知去了哪里。

“家里进贼了!”

何安在见此情景如何能忍,整个人好似凌空而起,飞脚而出,青年精神太过集中,他迫切的想要寻找什么东西,以至于何安在站在他身后,甚至出脚偷袭,他都不知道。

何安在的脚正要踢中青年的时候,青年终于感觉到了淡淡杀气,但为时晚矣,何安在一脚正中他下怀,好在他及时用双手护住,但还是被踢飞出去,整个人跌倒在地。

何安在现在的实力今非昔比,他含怒一击,对面仓促反应,很不好受。

“你是谁?”青年倒打一耙,何安在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反而先问何安在是谁?

“我是这家的主人,你问我是谁?”何安在废话不多说,又是一脚飞跃而过。

青年诧异的看下何安在,他怎么可能是这家的主人呢?还没来得及说话,何安在便冲了过来,青年这次有了警惕,两人动起手来,竟一时打的有来有回。

青年内心感慨,这何安在明显比自己还要小一点,想当年自己也是和他一样如此的意气风发,少年恩仇,可惜现在只能恍恍度日,再也回不到少年时光。青年极力的想要摆脱何安在,但是何安在仿佛越战越猛。青年内心焦急,不自觉露出破绽,何安在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他再次被何安在打倒在地,身体疼痛难忍,一口鲜血涌出,但被他生生忍住,咽了下去。

何安在也没想到自己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估计再有机会和风展凌动手的话,风展凌不一定可以轻松击退自己。

何安在刚准备询问男子是何人,没想到又被对方抢了先。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开口问道,要不是自己体质变差,怎么可能被一个看着就比自己小的家伙打成这样。

“我说过我是这家的主人,你是什么人?”何安在冷酷问道,“你是来偷东西的?”何安在不屑地望着面前倒地的青年,青年年龄不大,像他这样的年纪,正常应该还在上学,没想到他却做了小偷。

“你真的是这家的主人?”青年狐疑道,难道自己记错地方了?

“废话,你来我家偷东西,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何安在话音落下,又准备再次动手,他有些打上瘾了。

“别别别,对不起。”青年看出了何安在的动作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青年解释道。

“走错地方了?你的意思是说你本来想偷其他家的结果来了我家?”何安在轻蔑一笑,这小子是不是脑子坏了,这样的借口找的可是真不用心呀!

没等青年说话,何安在上去又是“咣咣”两脚,边踢还边说,“叫你偷东西,叫你不学好。”俨然一副家长教育小孩的模样。

青年被打的吱哇乱叫,“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你家,我是来找我姐姐的,我真的不是小偷。”青年高呼道。

“找你姐姐?我家柜子里有没有你姐姐?我家抽屉里有没有你姐姐?我家沙发上有没有你姐姐?”何安在见青年还在说谎,脚下动作不停,一脚接着一脚,踢得那叫一个痛快。

“我真的是找我姐姐,我没有骗你。我姐姐叫希惕若,她应该也住在这附近,我可能是记错她的住址了,如果这是你家,你有可能也认识她。”青年慌慌张张的解释,何安在根本不听,只觉得他在撒谎。

“希惕若,我家柜子里有没有希惕若?我家抽屉里有没有希惕若?我家沙发上有没有希惕若?”何安在一脚一脚踢在青年的屁股上,那叫一个快乐。

“嗯?什么?”何安在嘴里顺着青年说完几句话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脚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青年被踢得吐血,见何安在停了动作,终于也是松了口气,连忙说道,“我没骗你,我的姐姐真是希惕若,我是来找她的,你也住在这附近,你应该认识她吧?”青年期翼道,千万不要不认识呀,这小子看着人不大,下手,不,下脚是真的狠,他是真的怕了。

岂止是认识,简直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何安在内心极度尴尬,自己现在不正是在希惕若的家里吗?自己一直踢得是自己的“小舅子”?

何安在微笑的看着青年,笑容比哭还难看,青年更加害怕,连忙问道,“你认识希惕若吗?你知道她住哪吗?我是她的弟弟,我叫希惕然。”

我是真的知道希惕若住哪,她可不就住在这里吗?你没找错地方,小兄弟,我如果向你解释,你会相信这一切都是误会吗?何安在内心尴尬道。

第一次和希惕若的弟弟见面就是这种情形吗?关键她也没说自己有一个弟弟呀!

何安在的脑袋飞速运转,他在极力思索对策,趁着希惕若没回来,他应该怎样弥补呢?他现在倒是真的希望希惕若不要出现。

“小舅哥,你没。。。”何安在说道。心里的话,嘴快差点说了出来,“哦,不!兄弟,请问你怎么称呼?”何安在和蔼说道。

何安在没有回答青年的问题,青年当然恐惧,现在又是一副奴才见到主子的模样,青年更是慌张。

“我说过了,我叫希惕然。”青年如实交代。

“希惕然,好名字。”何安在努力想要编一些话修复两人的关系,却不知道说什么,哎,还是刚才踢爽了。

“吱呀。”一声,门再次被打开,一道优美性感如同天使般的倩影出现在门口,手中拎着一些蔬菜。

任何时候何安在都愿意看见希惕若,唯独这次,希惕若的出现如同带着尖角的恶魔。

“姐。”青年高呼,“惕然?你怎么在这?”希惕若惊讶道。

完了,完犊子了,两兄妹相认了!苍天呀,我该怎么办呢?请把我送回母亲的肚子吧,太尴尬了。

“姐~”希惕然声音拖得很长,如同黄河受的水都没有他受的委屈多一样,眼中已经含着热泪,太幸福,希惕然第一次感受到有姐姐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

“呀?”何安在突然惊呼,吓了希惕然一跳,甚至希惕若还没来得及问清楚情况,何安在不装也得装了。

“原来是希老师的弟弟呀,这么巧,刚回来就看到你躺在地上,来,来地上凉,我扶你起来。”何安在蹲下就准备扶起希惕然,希惕然被他踢得有些恐惧,下意识的后撤。

何安在连忙把他扶了起来,希惕然的屁股很痛,只能半边撅着。

“brother,这是一个误会。”何安在飙出英文,“我不知道该如何向你解释,其实这真的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何安在努力的微笑,据说爱笑的男生,一般运气都不会太差,他希望希惕然能够懂自己,可惜笑的太假有些吓人。

希惕然不明白何安在什么意思,他也不敢在何安在身边待着,一瘸一拐的走向希惕若。

希惕若看着弟弟狼狈的模样,有些心疼更有些疑惑。

“惕然,你怎么了?”希惕若关心道。

“姐,你家在哪,我们回你家再说吧。”希惕然不知道何安在的身份,他不敢在这将发生的一切告诉希惕若。

“这就是我家呀?”希惕若疑惑道,不是早就告诉过弟弟,自己家的住址吗?而且他之前也曾来过。

“什么?”希惕然听到这话,突然眼冒金光的看着何安在,何安在只能尴尬地冲着希惕然微笑。

“那他是谁?”希惕然指着何安在问道。

完了,逃不过去了。

“他是我的学生,最近没地方住,我把他接回来住两天,怎么了?”

“他是你的学生?那他为什么说这是他的家?”希惕然委屈地眼泪只打转,我太难了。

希惕若看向何安在,不明白弟弟为何如此伤心,又如此狼狈。

“希老师,这是一个误会。”何安在解释道。

“误会,姐,他差点把我打死了,你看看我的屁股!”希惕然屁股撅的老高。

“何安在你?”希惕若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学生也太过分了吧,就这样打了自己的弟弟,本来还觉得他很亲近,收留两天,这下是不能再收留他了,他好像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我回来没看到你的人,我见房间里一片狼藉,再加上有个男的在屋里翻箱倒柜,我以为他是小偷,所以我就。。。”何安在现在真是有口说不清,黄泥巴掉在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希惕若看着满地的狼藉,突然意识到什么,立刻转身目光严厉的看向希惕然,希惕然被吓的低下了头,他当然知道姐姐想到了什么,本来还想在姐姐回来前搞定,结果搞得这么狼狈。

“希惕然,你还没有戒掉那个事情?你这是违法的,你知道吗?”希惕若突然拔高自己的嗓音,眼泪瞬间也流了出来。

何安在看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希惕若情绪会突然如此激动。

希惕然看着姐姐冲着自己大吼,内心悲愤,他也情绪失控道,“戒掉?戒掉?呵呵~”希惕然边哭边笑,“你以为那么好戒掉的吗?要是好戒掉,我早戒掉了,还不是因为你吗?”希惕然崩溃大叫。

“啪”的一个耳光,希惕若甩在希惕然的脸色,直接把希惕然的脸都给扇红了,希惕若打完,立刻意识到自己情绪失控,伤害了弟弟。她连忙想要去摸一下,结果希惕然悲愤的甩开。

“打我?呵呵,你打我?怪我咯?”希惕然好像一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

“惕然,你别这样,姐姐不是故意的。”希惕若歉意道.

“不用了,反正你不是不管我吗?我走,我走,好了吗?”希惕然一瘸一拐的潇洒离去,希惕若当然不放心,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追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