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疑云密布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3095字
  • 2020-09-13 08:53:33

济州虽小,五脏俱全。

济州警察局,局长办公室。

侦察科高科长正在向局长汇报,“熊局,522案意图杀害何赵的两名嫌疑犯已经找到了。”侦查科长说道。

“哦?这是个好消息,这两个歹徒实在太过嚣张,试图杀害学校的学生,太过猖狂,没有把我们警方放在眼里,立刻去提审他们,看看他们到底耍的什么把戏。”熊局长拍案道。

“局长,他们已经死了。”侦查科长遗憾道,他也想提审犯人,522案实在有些诡异,起因是一位学生无意间碰到了歹徒的胳膊,歹徒就要暴起杀人,这也太不合常理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歹徒是有预谋的,但是何安在、赵孝成二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得罪这些人的人。

“什么?歹徒已经死了?怎么死的?死亡现场在哪?歹徒什么身份查清楚没有?”熊局长连续发问。

“歹徒是网上通缉的两位在逃抢劫犯。发现两名歹徒死亡的现场非常奇怪,是我们一开始找过的何苦家中,我们最开始去何苦家中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直到今天,两人的尸体还是被流浪汉发现死在了何苦的家中,犯罪现场应该是进行了转移,第一现场目前无法查出,死者死相极其惨烈。”

“何苦是何安在的父亲,目前人失踪了,不知去向。两名歹徒死亡时间初步判定是在十天前,也就是何安在、赵孝成两位学生遇险后的第二天。具体死亡时间还需要法医科进一步认定。”

“什么?”这件事情太过诡异,熊局长当然嗅到了其他不寻常的味道。

“你有什么见解?”熊局长问道。

“毫无头绪。”高科长无奈道,确实留给警方的线索非常稀少,而且现场明显进行过处理。“我认为有必要再去找一下何安在和赵孝成。”科长提议道。

“不可,还是直接对外宣布凶手已经伏诛,不要再去找那两个小孩了,他们经受了恐怖事件,我们不能再去唤起他们沉痛的记忆,直接和他们学校联系,说明实际情况,让学校安排那个叫何安在的学生不要再回自己的家去了。”熊局长吩咐道。

“可是熊局,如果不找何安在和赵孝成,我们案件很难侦破。”科长知道局长的好意,但是他更想破掉案子。

“你没发现吗?这件案子的关键不在于何安在和赵孝成,而在于何安在的父亲何苦。现在看来失踪的何苦应该才是案件的关键。”熊局长仿佛通过三言两语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

“立刻动员所有可以出动的警力,搜索何苦的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顺着何苦这条线去查,肯定会有收获。”熊局长微笑道,“我估计还是何苦与歹徒发生了什么,或者间接发生了什么,从而导致他的儿子差点被歹徒杀死。”局长智珠在握。

“有道理呀,还是熊局你厉害。”科长如同当局者迷,一下被熊局长点醒。科长精神振奋,转身离开。

某个简陋的小院子内,一人急冲冲的从外面进来,院子中站着一个微胖的男人,年龄三十多岁。

“大哥,耀东耀祖两兄弟死了,据说死相极其惨烈。尸体已经被警方发现了。”来人急切道。

“什么?尸体在什么地方发现的?”被称作大哥的家伙震惊道。

“据说是一个流浪汉发现的,在一个叫何苦的家里。”来人解释道。

“何苦是谁?”

“何苦是何安在的父亲。”

“哦?何安在的父亲,那两兄弟怎么会死在了那里?”大哥不解道。

“大哥,不是你动的手吗?”来人问道。

“废话,当然不是我动的手,他们让我很不爽,我倒是想动手来着,这两兄弟后来可能也是感觉到了,根本没再回来找我,我还以为他们逃走了,怎么会死在了那个何安在的家里呢?”大哥的眉头皱成川字,显然事情并不简单。

“大哥,那这两兄弟的死会不会是有人在敲打我们?”来人紧张道。

“不要自己吓唬自己,那两兄弟案子那么多,死了还不知道是谁杀的呢?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过是让他们给两个学生一点教训,差点没把人搞死,我他妈还没找他们算账呢?”大哥不爽道。

“你立刻到警察局去打探清楚,只要警察局查不到我们和耀东耀祖兄弟有任何来往的情况,警察局就不可能找上咱们。”大哥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立刻让手下的小弟继续去打探。

某间不知名的房间内,“老大,这是我们查到的消息。”幸裕强、幸裕高两兄弟目光都有些怪异地看着面前威严的中年男人,幸裕强随手递过去自己查到的文件。

“这么看着我干嘛?这次倒是干的不错。”男人夸赞道。

“总归有个人样了,裕强干的不错,这次终于查到是谁对实验题下手了吗?立马把信息发到总部,让总部来人支援!哦,对了,以后别实验体了,改叫“何实验”,总部下发的命令。”

“是”高强兄弟齐声道。

“嗯”,男人微笑着打开面前的文件看了起来,眉头瞬间皱成“川”字。

“会不会是弄错了?”男人狐疑道,资料里面显示的信息不可能的吧,是不是查错了?

“没有,绝对没有,老大,那两个家伙被我搞个半死,不可能说谎的。”幸裕强担保道。

“啪”的一声,幸裕强的后脑勺被他哥哥一掌扇过。

“我就说弄错了,你非得给老大看,怎么可能是老大儿子干的?”幸裕高不满说道。

“不要声张。”男人立刻制止了幸裕高,“裕高、裕强,平时我对你们两兄弟怎么样?”男人决定走情感熏陶路线。

“那还用说,当然不错了。”幸裕高立马说道,“就是偶然老大发起火来有点吓人。”幸裕强低语道。

“我发火不也都是为了你们好,裕强,你查的这份资料先放我这,不着急发给总部,我总感觉哪里不对,怎么可能是我儿子干的呢?”老大不解说道。

“老大,这可能需要问问你的儿子。”幸裕强好像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意见。

“老大,不用想了,我敢肯定上次的那件事绝对不是你儿子干的,你儿子昨天才认识的何安在,就算和何安在闹过矛盾,裕强截住的两个小混混,顶多就是他找人吓吓何安在而已。上次那两人绝不可能是你儿子指示的,他们那时候还不认识呢。”幸裕高说道。

幸裕高一语惊醒梦中人,男人松了口气,“有道理呀,裕高,你变聪明了。裕强以后你得跟你哥学着点。”

实际情况即便男人不去调查,基本也可以确定就是幸裕高说的那样,不过他还需要回去向自己的儿子求证一下,现在任何人都不能动何安在,包括自己的儿子,如果儿子还有这样的想法,那么自己就得帮他“打”消这个愚蠢的主意。

“那老大总部什么时候来人支援呀?”幸裕强问道。

“总部不来人了,让我们自行解决,而且还特地嘱咐我们顺其自然,所以你们也不需要天天都盯着“何实验”了,在他落单的时候,看着点就行,队长让我们动作不要太大,所以以后尽量别暴露自己,明白吗?”男人最后威严说道,“明白。”高强兄弟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是一片金黄色的琉璃屋檐,巍峨雄壮的大殿四角好似从蔚蓝的天空中勾画出来,矗立空中,四角具是神兽,仿佛俯瞰众生。

大殿正中,“护龙阁”三个烫金大字,金光闪闪,熠熠生辉,一座高大雄伟而古香古色的古殿建筑隐在山间。

大殿后面的庭院之中,一人似与天地融为一体,立于天地之间。

“阁主,暗龙求见。”外面一人轻语,似怕惊醒眼前人。

“让他进来吧。”说话者威严的声音响彻天地间,如同主宰一般。

不一会儿,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进入庭院。

“如何?”阁主开门见山道。

“禀阁主,二爷最近好像有了不少动作,不过三爷好像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应对,低调了很多,属下并没有查出任何动静。”暗龙开口,声音略显沙哑,如同与黑暗一体。

“嗯。”阁主略微沉吟,似在思索。

“四爷的踪迹,属下有罪,并没查得,请阁主处罚”暗龙说完,直接跪下。

“呵呵”阁主哈哈一笑,“老四的踪迹,你要是能查到,他就不是老四了。这不怪你,起来吧。”阁主微笑道。

“谢阁主不罪。”暗龙起身道,

“继续监察吧,不管他们闹成什么样?只要他们不违规,不要轻易入场,记住我护龙阁的职责。”阁主朗声说道,声音在暗龙的心底炸起,振聋发聩。

“属下明白,护龙阁与国同在,只为守护千里山河。”暗龙身躯挺拔,语气坚定。

阁主挥了挥手,“属下告退。”暗龙随即隐于黑暗之中。

暗龙走后,天地间又只剩下一人,他微微仰望天空,心绪万千,眉头微皱,“老二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当然他虽然心有疑虑,却也并不担心,这天下大势,何时风起云涌,他更多的是期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