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中间商赚差价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362字
  • 2021-02-26 09:26:22

“蒋老师,你找我?”何安在进班级没多久,蒋胡生就来到班级,把何安在叫了出来。

“对了,蒋老师,这钱给你。”何安在手中还拿着那个黑色塑料袋,直接递给了蒋胡生。

蒋胡生疑惑地打开袋子,“这钱哪里来的?”蒋胡生问道,“蒋老师,这您就别问了,反正这钱来路正常,不是偷也不是抢来的,是我赚来的。”何安在微笑说道。

“你干了什么,一下子挣这么多钱,而且好像才一天的时间?”蒋胡生有些担心何安在误入歧途,转念一想,什么样的歧途也不可能赚钱这么快呀,再说就算何安在想误入歧途也得有机会,一天的时间,白天还在学校,单纯一个晚上他怎么搞来这么的钱。

“这您就别问了,蒋老师,反正我没偷没抢没犯法,您放心吧。”何安在不想让蒋胡生知道自己卖歌的事情。

蒋胡生见何安在不说也没有办法,“对了,蒋老师你有什么事情找我的?”何安在反问道。

“哦,我和你们班主任袁老师以及希老师商量过了,我们知道了你的情况,现在就算你知道你家在哪,老师也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蒋胡生的话如同父亲对孩子的关心,何安在深受感动。

“谢谢蒋老师。”何安在真诚道,“所以呢,我也知道你现在住在希老师家里不方便,毕竟人家一个女老师,你肯定也不自在。”蒋胡生分析的头头是道,何安在只能配合着他点头。

“老师准备接你去我家住。”蒋胡生话语一出,何安在的脸色尴尬,我好不容易刚住进希惕若家里,这就被你弄出来了?

“蒋老师,这不太好吧。”何安在希望蒋胡生能够收回自己的话。

“嗯嗯,确实不太好,一个人住在希老师家里,老师也能理解你。”蒋胡生以为何安在是说他自己住在希惕若家里不太好。

“我的意思。。。”何安在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蒋胡生。

“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还得让你再忍耐两天,这两天我刚好新搬家,搬到学校附近,估计需要两天时间,这两天就得你再忍耐忍耐。”蒋胡生的话终于让何安在看到了希望。

“太好了。”何安在说道,还有两天的时间,自己可得懂得珍惜。

“什么?”蒋胡生不知道何安在何意,

“我的意思是,太好了,蒋老师,谢谢您这么为我考虑,以后估计得麻烦您,我得谢谢您。”何安在张口就来,非常机智。

“这有啥好谢的,我们以后在一起还可以一起研究研究数学。”蒋胡生微笑说道,“在一起?”何安在听到这话浑身一颤抖。

“另外这钱我就先替你收着吧,以后你要用跟我讲,我再给你。”毕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蒋胡生也害怕钱放在何安在那里不安全。

“这是还您的钱。”何安在坚持道,“我孤家寡人一个,要钱干嘛?以后都给你留着吧。”蒋胡生语出惊人。

“蒋老师您??”蒋胡生这么大年纪竟然没有结婚,“嗨,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提了。”蒋胡生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岔开,那我就先走了,你再忍耐两天。

“嗯,谢谢蒋老师。”何安在说道,其实我可以一直忍耐的。

“再住两天?也还不错。”何安在本也没打算一直住在希惕若家里,就算希惕若同意,何安在也觉得不好,毕竟没名没份的。

8888包间号,这是一间雅致却不失高贵的房间,里面装修风格独树一帜,奢华却不庸俗,古典中透漏了张扬,笔墨难以形容的富丽堂皇。

房间内一人舒适地躺在奢华的沙发上,他的右手边不远处一人正襟危坐,正襟危坐的家伙正是风展凌。

“风子,考虑的怎么样了?”沙发上那人霸气侧漏,对着风展凌说道,

风展凌内心无语,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自己好不容易从何安在手里套来的七首歌曲,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岩华知道,岩华的背景自己当然惹不起,当然两个人也不是同龄人,以前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岩华现在还是个大学生,昨天自己刚拿下何安在,今天他就找上门来,要花十万块买下自己手里的歌曲,套路和自己的一样,虽然一转手赚了三万,但风展凌怎么可能愿意?可是他又不知道应该如何拒绝!

“岩少?”风展凌为难的样子,面前的男人比自己小很多,带着一副貌似“很普通”的眼镜,整个人稍显瘦弱,但是气场却十分强大,他的眼睛盯着风展凌看着,风展凌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

岩华看着面前如同便秘的风展凌,内心不爽,“怎么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不敢,不敢”风展凌连连摆手哪还有之前在何安在面前神气的样子,“只是岩少这钱实在是有点??”风展凌的本意自己不缺钱,你最起码给我一点等价交换。

这七首歌的价值何安在不知道,风展凌可是知道,如果不是岩华已经找上门来,说不准自己通过七首歌火爆后,以后都可以不把岩华放在眼里。

“怎么嫌少?”岩华微微皱眉,“没有,没有,岩少就是让我把这七首歌送给你,我都没问题的,只是我已经和歌委会的人通过气了,我会传几首歌给他们,你看这???”风展凌试图通过歌委会让岩华放弃。

“歌委会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的,一首歌十万,已经不少了!!!”岩华冷哼道,这个家伙要是还不上道,自己可没有多少耐心了。

“一首歌十万?不是七首歌十万吗?”风展凌惊讶问道,一首歌十万,七首歌七十万,七十万对风展凌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他终于有些心动。

“不需要七首歌,那首“问”既然你已经发给过歌委会了,就留给你自己吧。”岩华还没有兴趣要风展凌已经发过的歌曲。

“岩少大气,说实话我真的不缺钱。”风展凌本意再推脱一下,这歌既然岩华要了,自己便再没有留住的可能,他希望自己可以通过推脱让岩华觉得欠自己一个人情。

“啪啪”两声,房间里已经进来不少小弟了。

“华少。”来人清一色黑衣,如同黑社会井然有序。

“阿龙,送这位兄弟上路。”岩华语出惊人。

“是。”领头的人没有任何的犹豫,随手一挥,手下几人蜂拥而上,速度迅捷无比。

“这就送我上路了?去哪?”风展凌吓得要死,怎么套路和自己的一样。

“你说呢?”岩华微笑的样子好似魔鬼。

“且慢,我签。”风展凌和何安在一样做出了机智的选择。

“现在才同意,晚了。”岩华冷酷道,敢拒绝我,你总归要付出代价的。

“再且慢,”风展凌内心叹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能低头时还得早低头。

“我还有两首歌送给岩少。”风展凌说到。

“哦?唱来听听?”岩华制止了手下的动作。

“一首我的好兄弟,送给岩大哥。一首兄弟抱一下献给在场的兄弟们。”风展凌微笑的样子就差哭出声音来了。

歌曲唱完后,风展凌弱弱道,“在签之前,岩少我能不能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嗯?”岩华大手一挥,手下一拥而上,还敢跟我谈条件?

岩华当然没有杀人的意思,但风展凌还是被打的鼻青脸肿,如果何安在可以看到的话,一定内心暗爽。

“这TM哪里是来买歌的?这是来打劫的吧!”风展凌内心悲愤,手上动作倒是迅速,乖乖签了字。

风展凌领着装着钱的行李箱,乖乖走出房间,临出门前,岩华似乎心情不错,随口问了句,“刚才你打算提什么请求的?”。

风展凌忍住没哭出声音,“我原本希望岩少能不能不叫我风子,风子风子,听起来像个疯子。”

我只是想有点尊严而已,我容易吗?

“哦?原来是这个请求呀,你怎么不早说呢?”

“你也没让我说呀”风展凌内心呐喊。

“有道理,我也就是随口一叫,确实不太好听。我们以后说不准还有合作的机会,不如就叫你凌凌吧。”

风展凌差点没摔倒,我比你大,你叫我“玲玲?”还不如“疯子”呢,风展凌内心悲愤却有无计可施,只得乖乖走人。

风家破旧的院中,“风少,七十万也不少了,咱就当做了笔生意嘛,咱不和钱过不去!”安仔听着风展凌的抱怨,劝慰道。

“我tm当然知道别和钱过不去,就算我想过不去,人家也非得让我过去,不过岩华这人还不错,六首歌他也给了七十万。”风展凌倒是善于从生活中发现别人的优点

“谁说不是呢?”安仔嘿嘿一笑。

风展凌看着手中的七十万,刚想笑,嘴角撕裂般的痛楚,瞬间忧伤涌上心头,“我tm就是气不过,不知道是手下哪个崽子是个内鬼,能把消息传到岩华那小子那里,我tm现在相当于变成了一个中间商,搁这赚差价来了?”

“所以我们现在更得把何安在把握在手里,那小子会唱很多歌,不管是卖,还是留给自己都行。”安仔终于提出了一个风展凌当然知道的建设性意见。

“就tm显着你能了,这我不知道?”风展凌挥手在安仔的头上扇了一耳光,“等我休养好,我就去找那小子。”

两天后,岩华还没来的及发布自己的“新歌”。

庄严古朴的气质,高高的门厅和气派恢弘的大门,圆形拱窗、转角石砌无不雍容华贵,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

这是一间豪门专用的别墅酒店天心居,每天只接待一次客人。

“邹少。”岩华微笑道,没想到自己居然被邹平叫到了天心居,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虽然大家都在一个大学,但是邹平的地位自己攀不上,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主动找上了自己。

“华仔听说你最近新创作了几首歌曲??”邹平开口便是直奔主题。

“邹少,这话怎么说呢?”岩华有些尴尬,歌是抢来的,他哪会什么创作呀!

邹平并不着急,“把你那几首新歌转让给我怎么样?”

“邹少,您说笑了,我自己的歌,我自己留着唱就好了,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歌曲。”岩华心头微惊,没想到这邹平叫自己来也是“抢歌”的?

邹平没有多言,随手一拍,一大群黑衣人走了进来。

“且慢,我给邹少和兄弟们唱两首歌,一首我的好兄弟,一首兄弟抱一下。”

没过多久,岩华一个人扛着个行李箱从天心居出来了,他内心郁闷,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中间商,强行被别人让自己赚了差价?一首歌一百万,一共六首歌加上最后的两首,邹平给自己凑了个整,一共五百万,当然他也把最后两首歌留给了自己。

岩华回去后立刻找来自己最信任的保镖兼助手阿龙,这件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肯定是有人泄露给邹平的,他没有办法查证到底是谁坏了自己的好事,但是他需要及时止损。

“阿龙,立刻去查,风展凌那小子不可能会创作出这么优秀的作品,给我查清楚,他的歌到底是哪里来的?我们不需要中间商赚差价,我们需要把真正的作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不得不说,岩华很聪明,他甚至可以猜到这些,当然他也很清楚,邹平肯定也会猜到这些,所以他要比邹平快,邹平会先找到风展凌,而自己却可以直接跳过风展凌,这是他唯一的优势。

“是,华少。”阿龙领命立刻行动起来。

“小斌”邹平人长的很帅,或许是由于这个时代音体美是主旋律的原因,人们的审美变得很高,人们的外貌也非常的出众。

邹平的个子不是很高,一米七四的样子,比岩华还要稍矮一些,即便稍矮一些,但是气场十足,整个人显得十分干练,他大手一挥,似有平定天下的气魄。

“邹少。”邹平身边的洪斌恭敬道。

“你觉得岩华能够创作出这些作品吗?”邹平微笑道。

“他?纨绔子弟一个,这样的歌曲由他创作?毫无可能!”洪斌不屑道,

“我也觉得是这样,所以麻烦你去查一下真正的作者是谁,我们不需要通过岩华这个“中间商”。”邹平微笑道。

“邹少,我有些不明白,我们为什么需要这些歌曲吗?完全没有必要。”洪斌不解。

“不,有必要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甚至如果我们在他们擅长的领域表现优秀,你说那些家伙会怎么想呢?”邹平想想都觉得有趣,嘴角露出了微笑,若是女人见到,必定沉沦。

“明白了。”洪斌说道。

“注意低调一些,不要让那些家伙发现,那样就无趣了。”邹平提醒道。

“明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