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砸了你的破木吉他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363字
  • 2021-02-26 09:26:20

穿越这种东西,自己可以,说不准别人也可以,万一眼前的家伙真是罗大佑穿越过来的,那自己就不好太过冒昧了。

“你是罗轶迪?”何安在特地改了商轶迪的姓。

“什么罗轶迪?我是商轶迪”商轶迪搞不清这家伙的套路,

“你是商大佑?”何安在带着些许询问的口气。

“什么商大佑,你不要再废话了?你到底什么意思直说吧。”商轶迪不耐烦道。

“不姓罗,大佑也不知道,那你可不要怪我了。”何安在内心哈哈一笑。

“你说这不是我的歌,那你又怎么证明这是你的歌呢?”何安在安稳的表现,甚至还没有放弃这首歌的所属权,不少人对他的耐心已经渐渐磨光。

“我需要向你证明什么呢?”商轶迪霸道地说道,

“那你又怎么能证明这是你的歌呢?”何安在锲而不舍。

“快滚吧,这里不欢迎你。”

“你要人家证明?人家就给你证明?”

“神经病,体育低能儿。”不少人纷纷恶语相向,这里大部分都是商轶迪的粉丝,何安在明显找错了地方。

赵孝成有些不能忍了,“这明明就是我兄弟唱的歌,商轶迪是吗?你就是个歌曲上的偷窃者。唱就唱了,还好意思说是自己的歌?”

“你说什么?”商轶迪心中火焰升腾,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他身边的人也纷纷表示不满,准备群殴何安在和赵孝成,琳拉了拉何安在的衣服,“要不我们还是先走吧?”

“想走?不是让我证明吗?好,那我证明给你看。”商轶迪好像被激怒了,实际因为筱音洁和筱音美的存在,他必须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情,其实他早已经想好了如何去解释了。

“这首歌是我在遇到一位美丽的女孩,她天真烂漫,微微一笑,仿佛世界都因为她而变的更加美丽,从我见到她的第一天起,我便暗自许下美好的愿望,希望和她一同谱写光阴的故事,不负岁月韶华,青春的多愁善感,我希望她的每一次情绪的波动都与我有关,而我每次的情绪波澜都与他有关。”

“所以我便写下了这首光阴的故事。这是我送给她的歌,也是我送给她的诗。”商轶迪边说边盯着筱音美看去,就算是个弱智也知道他口中的女主角是谁了。

不少女生暗自神伤,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睐,原来公子已心有所属,这些女生中不乏美丽之人,她们羡慕的看着筱音美,这样的爱情真美。

筱音美当然知道商轶迪在借机告白,尤其还在众人的围观下,她羞红了脸颊,如同熟透的蜜桃,娇艳欲滴。

“你呢?你写这首歌又是因为什么?”商轶迪反问道。

卧槽,这家伙做戏做全套,编的是一套一套的,连心路历程都有了,你这是在玩狼人杀吗?

何安在稍显尴尬,自己随便抄袭的大神歌曲,怎么可能有什么故事情节,这不是考验自己临场的应变能力嘛?

虽然何安在也可以现编,但肯定和商轶迪套路差不多,最多就是把女主角换成雪狐而已,不如商轶迪的心路饱满,而且后说的套路就没有什么优势了。

众人见何安在不语,纷纷表示不屑,这首歌肯定是商轶迪所作无疑了,“何安在?什么玩意?”不少人心中骂道。

筱音洁心里想法同样如此,这商轶迪看来人还不错,喜欢姐姐,还整的这么浪漫,倒是姐姐男朋友不错的人选。

众人的表情,何安在看在眼里,他正在酝酿情绪,赵孝成眼巴巴的看着何安在,希望他能够出面解释,可惜何安在好像并没有这个打算。

左琳更是恨不得赶紧拉着何安在离开,她的内心虽然更愿意相信何安在,但事实摆在眼前,何安在可能真的是抄袭的商轶迪。

商轶迪见自己明显站了上风,这样看来这首歌以后将真正永远属于自己,他甚至觉得这样还不够,于是歌声、吉他声再次响起,商轶迪再次当着众人演奏起光阴的故事,没有前奏,高潮叠起,众人只觉浑身发痒,鸡皮疙瘩泛起。

点到即止,大家还意犹未尽的时候,商轶迪便结束了演奏,何安在最先鼓起掌来,嘴中叫好,“厉害,厉害。”

众人不知何意,他是认怂还是嘲讽,商轶迪潇洒自如,仿佛并没有被何安在影响,他径直走到何安在身前,将手中的吉他递给了他。

“你说这是你的歌?那你来演奏?”商轶迪微笑道,这是下战书了,商轶迪对自己音乐非常的自信,他不相信何安在能够比自己演奏的还要好。

这一幕,多少少女为之肝颤。

何安在倒也干脆,果断接过商轶迪的吉他,但他接下来的动作惊呆了众人,突如其来,好似癫疯发作,何安在双手高高举起吉他,用力向下摔去,同时抬起左腿呈九十度,“咔嚓”一声,吉他应声在何安在大腿处断裂,折成两半。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想到何安在为何突然这样,就连赵孝成都想不通何安在干嘛给人家吉他砸了?

筱音洁眼中异彩涟涟,有意思,真有意思,这个家伙,天马行空,这种情况下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呢?有趣的男人,我喜欢!

“你这是什么意思?”商轶迪脸色铁青,碍于修养,他并没有直接动手,他的粉丝可没有什么顾忌,“你不唱就不唱,砸人家吉他干嘛?”不少人围了上来,战斗一触即发。

何安在平静的看着众人,这种感觉真爽,就是大腿还在微微抽搐,刚才用力过猛了,幸好身体素质得到极大的提高,不然这一下就得把自己干废了,“且慢,”眼看场面即将失控,何安在高喝道,此刻的他颇有大将风采,临危不惧,傲视群雄。

“吉他不过乃身外物,我不需要吉他也可以唱的很好。”何安在说这话一是自己吉他水平不高,肯定不如商轶迪,不如给他吉他砸碎,这样也就不需要比拼吉他了,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何安在实在见不得商轶迪这么装逼的样子,又不能直接动手打人,不如砸碎吉他。

“你不用就不用,干嘛砸断人家商轶迪的吉他。”何安在的解释明显不过关,这怕不是傻子吧,你自己不需要吉他,你就把别人的吉他砸断,你不用不就好了。

“这首歌既然你说是你创作的,你又没有证据证明,我也没有证据证明。”何安在睁眼说瞎话,人家商轶迪这样都算没有证据证明,像你那样一句话不说给人干断就算有证据了?

“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好说话,这首歌的其实就是我创作歌曲当中的一首而已,没想到你这么无耻的把他偷窃,好了,把它送给你了。不过作为代价,我砸断了你一把吉他,这个买卖你不亏吧。”何安在微笑道。

“当然不亏”,如果私底下商轶迪肯定愿意,但现在这样,不把何安在的腿打断,让他游出操场,商轶迪都没法和周围的粉丝交代。

“荒谬,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一次说个够吧,不然一会就没机会了。”商轶迪冷漠道,这个家伙砸了自己心爱的吉他,现在说要把歌送给自己,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和他一样的脑残吗?

“嘿嘿”何安在笑出了声,仿佛毫不在意,“你不是音乐很厉害吗?这首歌不是你创作的吗?创作这种东西,就像大便,来的时候,喷涌而出,而且不可能只有一次。”

“不如我们就比比原创吧,我最喜欢创作,创作的歌曲有点多,从没在别人面前唱过,现在嘴有点痒呢!”何安在贱贱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我们就比谁的原创好听怎么样?”何安在嘿嘿一笑,老子脑子里那么多歌曲只要你答应,还不玩死你?

何安在生怕商轶迪不答应,连忙对着众人说道,“大家今天有耳福了,商轶迪同学再给展现一下他的大作,大家还可以听一些他的原创歌曲,当然小弟这边也有一些拙作,也会一并呈现,大家想不想听?”

何安在的提议倒是非常吸引人,不过没人理会他,这个跳梁小丑,这下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地位。

众人眼巴巴的望向商轶迪,商轶迪当然不愿意,何安在明显有备而来,而且别人不知道,商轶迪自己知道,光阴的故事确实不是自己的歌曲。

对面的家伙这么笃定,基本可以肯定这首就是他的歌曲,跟这样的人比原创,我脑子又不像他那样脑残。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干嘛要唱?你要我唱,我就要唱,你想和我比,我就和你比?”商轶迪反讽道,众人听此,稍有失落,不能听到商轶迪其他的歌曲是一种遗憾。

本以为他会主动应战,毕竟刚才也是他先邀战的,不过倒也可以理解,就如同他说的那样,何安在算个什么东西,商轶迪当然可以不加理会。

“说话就说话,不带骂人的。”何安在微笑道,这家伙好像急了。

“我骂你又怎么了?你砸断了我的吉他,我不但要骂你,我还要打你。”商轶迪说干就干,突然显得和何安在一样,不按常理出牌。

没有任何预兆,雷霆万钧,这个时代的每个人,好像都有战斗的天赋,何安在只感觉杀气腾腾,扑面而来,换做以前,他肯定会被揍得很惨,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何安在抬手挡之。

“砰”两人的拳头相撞,好像发出了坚硬物体碰撞的声音,两人各退一步,势均力敌,何安在甩了甩手,商轶迪还想再战。

“别急吗?你不唱,难道还不给我机会吗?”何安在微笑道。

商轶迪的伙伴粉丝已经围了上来,准备和商轶迪一起教训何安在,没想到这个体育低能儿有点厉害了呀,都能和商轶迪打成平手了,这才几天,他这是吃了什么大补丸吗?这么厉害?

左琳惊讶的看向何安在,没有人比她还要惊讶,何安在以前什么身体素质,怎么突然提升了这么多。赵孝成倒是知道何安在体质提升的不少,心里暗自高兴。

“不然就让他尝试一下吗?”筱音美开口道,筱音洁看热闹不嫌事大,她倒是无所谓,筱音美不想大家打架,同时她也想看看这个名叫何安在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样的歌曲,能够这么自信的来找商轶迪。

别人的话,商轶迪都可以不在意,但是音美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你唱吧。”商轶迪冷冷道,唱完就该上路了。

“好呀”何安在微笑道,给我机会,那你可就没机会咯,何安在故意清了清嗓子,“一首,平凡之路送给大家。”

朴树大神平凡之路,何安在不平凡之路就此开启。

徘徊着的

在路上的

你要走吗Via Via

易碎的

骄傲着

那也曾是我的模样

沸腾着的

不安着的

你要去哪Via Via

谜一样的沉默着的

故事你真的在听吗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

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

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

绝望着 也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

何安在身嘶力竭地唱了一段,所有人便安静了下来,这首歌很显然是大家的从未听过的歌曲,是何安在的“原创”。

歌曲的旋律很好听,何安在沙哑的声音能够很好的契合歌曲,同时听歌的人都会从歌曲中感受到一股勇气,生命如野草般顽强的勇气,众人不知道何安在的人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有着什么样的经历能够写出这样的歌曲。

左琳被何安在的歌声感动,眼角甚至有晶莹滴落,筱音美惊讶的看着何安在,这个家伙好像确实有很高的才华,筱音洁也是睫毛轻轻颤动着,嘴角微微轻抿,抿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商轶迪脸色铁青,这个家伙是来砸场子的,再让他这么唱下去,情况只会变得更糟,众人还没来得及鼓掌,商轶迪再次出击,这次他要硬核锤爆何安在。

疾若闪光,商轶迪速度飞快,可见实力不俗,泰山压顶,此刻商轶迪仿佛绿巨人附体,飞身一跃,居高临下,一脚飞过。

何安在面色如常,潇洒侧身,商轶迪踢空,反身又是一脚,何安在以力降力,以脚止脚,两人又是一次肉体的碰撞,脚掌触之即分,两人又是各退几步。

“力量不错。”何安在轻笑,别人都以为何安在在讽刺商轶迪,其实何安在是在夸赞自己,这实力进步的确实很快。

“这个家伙有点装逼呀。以前他都是体育低能儿,现在竟然能和商轶迪平分秋色,而且由于何安在是被动防御,仓促用力,相比较而言,低能儿似乎更厉害一些。”

场面现在很明显,商轶迪威胁不了何安在,其他人暂时也没有帮他的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