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来点思想法则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629字
  • 2021-02-26 09:26:19

何安在和赵孝成的出院没有引起太大的骚动,学校都没有派人过来,也许是学校的事情太忙了,蒋胡生等人后面也没有再来过。

“安在,你父亲人还不知道在哪,那你晚上住哪?”回学校的路上,赵孝成问道,住院用的东西已经被赵孝成的父母带回去了,何安在孑然一身,倒是没什么好带的。

“我父亲到底去了哪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找到他人,我也很担心他,我想回去看看,但尴尬的是,我现在记不得我家的具体位置。”何安在有些尴尬,

“要不然住我家吧,我们两个一起。”赵孝成提议道。

“还是算了吧,住你家太麻烦你父母了。”

“好吧”赵孝成有些失落,但他也明白如果何安在真到自己家住,估计也会有很多的麻烦。

“孝成,还有多久到学校?”何安在不认识路,两人还是一路走回学校。

两人本来可以坐公交车回去,但是为了省钱,赵孝成又说离学校不远,虽然何安在严重怀疑赵孝成口中的不远与事实不符,但还是坚持和赵孝成两人一起走回去。

走了很久,何安在的腿已经微微有些发酸,赵孝成突然说道,“安在,我们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下。”何安在点头表示同意。

“安在,你现在可以呀?走了能有四十分钟,你好像并没有什么问题吗?不像上次到我爸爸店里那次,走走停停的。”赵孝成表示对何安在的变化有些惊讶。

何安在点了点头,他早就发现了这点,上次流血事件发生不仅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反而使身体素质变强了很多。

其实之前每次何安在非常疲惫超出自己的体力极限之后,自己身体的恢复速度都会变快,而且恢复过后都会比以前厉害一些,当然那些变化不像这次这么明显。

何安在一度怀疑自己穿越后的身体是不是“受虐王”一样,就喜欢受虐。

当然即便身体喜欢受虐,上次的流血事件何安在也不想再经历,他不想研究自己,他不确定自己的身体到底是不是“受虐体质”,但是身体有好的变化谁又能拒绝呢?

又走了二十多分钟,何安在和赵孝成终于回到了学校。

高三六班班级里,所有人都在上美术课,还是一样的套路,林老师画完一幅画,所有人自己再画,然后点评,强调注意事项。

一副苍鹰搏击天空展翅飞翔的画作就被林老师寥寥数笔,勾勒的栩栩如生。

林老师还未画完,何赵两人已经站在了门口,班级的同学看到何赵二人,叽叽喳喳讨论起来,何安在的待遇明显变得不一样了,上次他回班级,几乎没有引起任何反应,这次大家讨论的话题大都是他。

没办法,何安在的数学鬼手之称已经传遍整个学校,不吹不黑,何安在毕竟正面赢了学校的另一大风云人物厉无咎,而且是碾压,虽然数学是副科,但是这样的优异的表现还是传为了佳话,除此以为,因为光阴的故事,何安在差点成就音乐才子之名,但后来光阴的故事据传是高三十班歌曲鬼才商轶迪的作品,不知道为何何安在也会唱。

虽然何安在在班级先唱过,但大部分人还是认为光阴的故事是商轶迪的歌,可能性更大,毕竟商轶迪有着名声基础,人家之前就非常优秀,而何安在总给人感觉是从哪里听来,然后自己再唱的,再加上商轶迪已经在上次的音乐统测上唱过了,取的了非常大的成功,甚至当时的评委老师们坚信商轶迪会成为学校下一个音乐领袖,而上一个音乐领袖已经成为了政府高层人物,所以就这首歌的归属权,何安在根本不占优势。

除了数学、音乐,何安在的体育也为人津津乐道,可以说现在他们高三六班很火,火就火在何安在。

“请进。”林老师面无表情,继续作画,画完后便要求大家模仿。何安在和赵孝成也不例外,回来就得作画。

“鹰击长空?”我只会画小鸡啄米,何安在不喜欢美术,早知道迟一点回来了,怎么刚好赶上了美术课。

何安在的小鸡啄米速度非常的快,没过一会就画好了,老鹰他倒是想画,关键真是不会。

运气这种东西,用完了就没有了,何安在本想着这次还能向上次“五指山”那样全程和自己没有关系,结果当然不行。

林裕民看着认真作画的学生们,心中满意,眼光扫过众人,他突然看到了何安在,心中便回忆起上次他和其他几位老师还有校长去医院的场景。

何安在何德何能让蒋胡生、希惕若、袁游三个老师不惧担责任也要为他向医生求情呢?要知道何安在的美术一塌糊涂,实在是提不上手,这也导致林裕民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何安在。

“何安在同学,请你起来给大家展示一下你的画作。”林裕民的话如同浇灭何安在心中希望之火的瓢泼大雨,一时之间,何安在脸颊都有些发烫。

“老师,我还没有画好呢?”何安在站起身来,硬着头皮道。

“哦?我看你刚才早就停笔了,怎么还没画好吗?把你画的展示给大家看看吧,不用紧张,也不用担心,不管你画的好或者不好,大家都是可以相互学习的。”林裕民坚持道。

“靠,早知道就不画了,交白卷也是好的吧。”何安在内向想到,自己真的要展示,这寥寥数笔的“小鹰啄米”?

“老师,要不然还是先展示我的吧。”左琳忽然开口道,她看出了何安在的窘迫,不想何安在为难,主动向林老师请缨。

“何安在同学,你确定你还没有画好吗?”林裕民盯着何安在道,根据何安在的表情,林裕民可以想象何安在的画作应该不尽如人意,即便这样,如果连展示自己的勇气都没有,他何安在也没什么值得自己在意的了。

班级里所有人都在等着何安在的回答,由于是美术课,林裕民为人必须狠辣,王川龙不敢出言讽刺,但是表情却也有些不屑。

何安在看着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小姑娘,自己对她的第一印象不错,后来好像大家也是很要好的朋友,不过这件事可不需要一个女孩子来为自己解围。

“刷”的一声,何安在拿起了手中的画板展示出自己的画作,怎么应对,心中已经成竹在胸。

所有人都被何安在的动作吸引,姚婧婧、王川龙、乔春扬等等所有的同学都看向何安在手中的画作,赵孝成还特地转过身子看向旁边的何安在,就连林裕民都有些好奇何安在这么突然用力的动作,他的画板上到底画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夸张的笑声,有的人甚至笑的咳嗽的都出来,有的人笑的肚子痛,笑声传遍了整个楼层,甚至还有继续扩大的趋势,不少班级都被高三六班的笑声吸引,不知道他们班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都有年级的领导准备到高三六班查看情况。

这真的不能怪高三六班的学生,他们是真的想憋住笑意,但是一秒钟都坚持不住,太突然了,何安在的动作配合他的画作真的太突然了,大家的心里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一幅简简单单的小鸡啄点洗脑了。

“何安在同学,这就是你的画吗?”不少人哈哈大笑。

“你画是苍鹰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画的是一个小鸡崽子,画小鸡就画小鸡呢,关键小鸡也太大了一些,占了半个画板,而且非常的简陋,最搞笑的是小鸡还低着头,地上还有几粒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实际何安在画的是大米,不过没有人觉得那是大米,大米毕竟太贵了,没有人能想到会给小鸡去吃。

“何安在同学,你在干嘛?”林裕民气势汹汹,他没想到何安在能画出这样一个东西出来,他都不知道怎么去评价,不知道说是太傻,还是说何安在根本没把美术当一回事情。

“老师,何安在画的可能就是苍鹰吧。”王川龙实在是没忍住哈哈大笑,“主动”帮何安在回答了林裕民。

不少人笑完暗自嘲讽何安在,这家伙怕不是觉得每天大家太无聊了,来做个搞笑担当的吧,当然也有一些人为何安在感到担心,赵孝成微微拉了一下何安在,“你是不是疯了,不知道林老师的外号“林术嚎”了?”美术课上所有人都得乖乖听话,不然他会让你嚎叫的很惨。

“大家觉得我这幅画画的不好吗?”何安在语出惊人,

“这种狗屎画也能称好?”班级里面不少人心中暗想。

“你在说什么?”林裕民的怒火正在慢慢升腾,这家伙看来不打算乖乖认错,还要狡辩?这种画作,就连三岁小孩都画得出来,甚至比他画的还要好。

“林老师,请您不要生气,请允许我介绍一下我这幅画。”何安在彬彬有礼,内心已想好了对策,美术本就是何安在最弱的项目,与其成天提心吊胆,不如一次解决完。

“你说。”林裕民强忍着怒火,看何安在能编出什么借口。

“我画的不是苍鹰击空。”何安在解释道

“废话,你这也叫苍鹰击空的话,苍鹰看到都得被你气死。”不少同学内心慷慨激扬道。

“说重点。”林裕民没什么耐心配合。

“我画的是一种思想,是一种法则。”何安在接着说道。

“什么意思?”

“我画的是一种自然界生存的法则,苍鹰之所以雄威,取决于它有强大的力量,强大的捕食能力,而他的捕食对象就有小鸡。”何安在说道,

“然后呢?”林裕民和其他学生不懂何安在的意思。

“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强大的苍鹰背后都有这很多默默为它奉献出自己生命的小鸡。”何安在试图用悲壮的语气,引起众人的共鸣,结果大家毫无反应。

“我让你画的是小鸡,不是苍鹰。”林裕民说道,“气糊涂的,我让你画的是小鸡不是苍鹰。”

“说错了,我让你画的是苍鹰,不是小鸡,你跟我在这聊什么呢?”林裕民怒吼道。

“老师,您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要学习绘画,绘画的目的是什么呢?”何安在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所有的学生一瞬间被问住了,为什么要学习绘画,就如同人为什么要学习一样,从小到大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让你学你就学,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林裕民见何安在能够提出这么有深度的问题,其他同学好像都很迷茫的样子,他倒是可以提出自己关于美术的见解,“古时候的绘画更多的是一种宗教的信仰,而现在绘画多是一种技巧,学习它的目的,是为了一种追求美的表达,表达自己认识的世界,表达自己笔下的世界。当然绘画也是一种教化的过程,教化自己陶冶情操与美感,教化他人思考与表现。”

“当然绘画也是一种情感的表达,表达自己对于感官世界的认知。”林裕民谈起这些,突然意识到之前好像都没有和学生们谈起过美术的起源与价值,何安在倒是给自己提供了一次契机。

其他同学微微点头,林裕民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你有什么自己的想法?”林裕民反问道,何安在这样讲,他肯定有自己的观点。

何安在等的就是这一刻,“林老师说的很有道理,受教了,但我个人认为美术绘画,更多的还是一种情感的表达,我们学习绘画,更多的还是要在画中注入自己的情感,而不是简单的模仿。

何安在的画提醒了林裕民,平时只要求同学们模仿,倒是没有领悟绘画的真谛,何安在这个家伙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

“难道这就是你情感的展现?”林裕民指着何安在手中的画。

“我画的是一种残酷的生物链,苍鹰是小鸡的天敌,小鸡因为苍鹰的存在,而生存艰难。苍鹰只是少部分,而小鸡却是大部分,实际上有很多人的一生与这小鸡又有何区别呢?”何安在此话一出,林裕民瞬间沉默,何安在的话振聋发聩,惹人沉思,虽然他的画很垃圾,但是他的话很有道理。

“那你也不必要画一个小鸡呀?苍鹰的食物有很多,而且小鸡好像并没有被苍鹰吃掉吧。”王川龙见林裕民不说话,他害怕何安在就这样蒙混过关。

“这话显得就很业余,没有灵性了。”

何安在没有理会王川龙,不过他却依旧说道,“我画的只是一个小鸡,但它又不是一个小鸡,它只是一个代称,可以是小鸡也可以是其他小动物,只不过我顺手画了个小鸡。”

“你说的话有很大诡辩的成分,不过你的思考倒是很值得大家学习。”林裕民说道,何安在的画可是真不如他的话。

“你画的这个小鸡会不会太过简陋了一些。”林裕民实在没忍住,他本来想让何安在坐下,不再讨论,但是看着何安在的画,心中终是有些不爽。

“老师,我的小鸡简陋,就是为了衬托你苍鹰的雄伟高大,每一个引领时代的人物都如同苍鹰一般,但是更多的人却如同我画的小鸡。”

何安在的解释堪称完美,不少人甚至怀疑何安在是不是真的如同他说的那样,特地为之,只有赵孝成嘴角抽搐,何安在刚才可是憋了很久,非常尴尬的。

最终,林裕民也没有再说什么,让何安在做了下来,虽然他有很多理由反驳何安在的观点,但是自己毕竟是老师,也要给学生留点面子,更重要的是何安在确实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需要大家反思的事情。

这样的一节美术课,何安在获得了“灵魂画手”的称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