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赵孝成醒来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3047字
  • 2021-02-26 09:26:19

距离何安在入院,已经过去了八天。

“蒋老师,谢谢你。”

何安在的床前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穿一身旧制服衣裳,高大的身板有些单薄,一张瘦条脸上,栽着一些不很稠密的胡须,发际线也过了额头,脸色苍白,略显憔悴,身体倒是没什么大病,可能是最近有些疲惫。

“跟蒋老师这么客气干嘛?”蒋胡生笑道,

之前袁游来已经来看过何安在了,他告诉了何安在,何安在目前医药费除了学校补贴的一部分外,其余全是蒋胡生垫付的,而且何安在手术签字的事情,他也和何安在讲了。

“我父亲找到了吗?”何安在问道,袁游曾告诉何安在,何苦在他出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也失去了联系。

“还没有。”蒋胡生摇了摇头,“别多想,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

“对了,赵孝成也醒过来了。”

“是吗?”何安在兴奋道,嘴角也笑开了花。

赵孝成,终于醒过来了,这两天他都有去看过赵孝成,不过赵孝成一直处于昏迷当中,看着孝成父母疲惫苍白的脸色,何安在满心愧疚,现在他的好兄弟终于醒了,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嗯,等你休息好,有空过去看看他吧。”蒋胡生微笑得望着何安在。

“不了,我现在就要去看他,蒋老师一起吗?”何安在连忙起身,自己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自从醒来后的这三天里,何安在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天天变好,变的比以前好的过,现在他感觉自己的体内充满了力量。

“好吧。”蒋胡生无奈道,不过他确实可以理解,这样惨痛的事情,何安在和赵孝成共同经历过,而且很庆幸他们都还活着,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吧。

何安在在蒋胡生的陪同下来到了赵孝成的病房,“感觉怎么样?”何安在看着病床上包裹成一个木乃伊一样的赵孝成,内心酸楚。

赵孝成已经醒了,没有了生命危险。

“没事。”赵孝成言简意赅。

“可是吓死我了,你的背上当时还插着把匕首,流了很多的血。”何安在心有余悸,眼角湿润。

“没事,当时你不也一样。”赵孝成仿佛没有放在心上。

“臭小子,都这样了还没事没事的,你的意思你没受伤,是刀受伤了?血是刀流的?”赵孝成的父亲赵钱孙在一旁不满道。

众人啼笑皆非,赵孝成被父亲说的羞红了脸。

“对不起,叔叔”何安在再次真诚的向赵钱孙道歉,毕竟这件事因他而起,而且赵孝成也是为了保护他。

“没事,我儿子我知道,好胜心强,讲义气,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这事不怪你们,你也不要自责了。”赵钱孙摆了摆手。

“对了,赵叔叔,那两个人找到了吗?”何安在听说了自己失去意识后的事情。

幸亏有人从巷口经过,看见了两个人倒在血泊中,他立刻报了警,但据他所言,除了倒在地上的何安在和赵孝成,他没有看到其他的人,说明那两个歹徒提前走掉了。

“警方还在查,目前好像还没有消息。”赵钱孙也有些气愤,这么大的事情,两个孩子差点死掉,但是却被凶手逃走了,而且警察到现在还没查出人来。

“嗯嗯。”何安在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他内心早已暗下决定,这两人一定要找到,孝成的痛苦不能白受。

“孝成,你一定要好好养伤,我等你好起来。”

“我们一起进步”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现在充满了力量,说不准会给你一个惊喜。”何安在不再想那两个歹徒,便对着赵孝成说话,便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噗”的一声,何安在吐出了一口血,蒋胡生立刻扶助何安在,这家伙身体还没恢复,逞什么能呢?

“就在还充满力量呢?大哥,自己啥情况不知道吗?本来身体素质就不行,还被打成那个挫样。”

“不过,倒是肯定可以进步的,毕竟已经没有下降的空间了。”赵孝成笑道。

何安在脸都黑了,真不是身体还没有恢复,而是自己的力量变大了不少。

何安在想在赵孝成面前展示一下,结果没控制好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给锤吐血了,当然这话就算和大家说,估计也没人相信,何安在尴尬的落荒而逃。

“赵孝成同学,你要好好休息养伤,学校那边你不用担心,老师们都安排好了,这次会考,你和何安在的成绩就不计入排名了,毕竟你们都没有参加最后的音乐统测。”

“老师再去看一下何安在,防止他出什么事情,你多休息。”蒋胡生说完,对着赵钱孙点了点头。

这次音体美会考,第一场美术何安在最低,第二场体育何安在最低,甚至还创造了最低记录,第三次音乐没有参加。

现在的全校倒数第一早已经哭晕在厕所里了,本来他的成绩稳居倒数第二,结果何安在的成绩不算了,自己便雄霸了全校最低的称号。

“何安在同学,你也好好养伤,早点回归校园。老师要告诉你的是,两天后的县数学竞赛,学校已经安排了厉无咎和周晓生参加,你就不用去了,方便你安心养伤。”蒋胡生再次出现在何安在的病房中,今天他来医院的主要目的就是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他也是同意的,毕竟何安在的身体要求,竞赛什么时候都有机会。

“谢谢老师。”何安在倒是无所谓,自己对数学竞赛本身也没多大热情。

“嗯,那我走了。”蒋胡生点了点头,准备离开。

“老师,我的医药费?”何安在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放心吧,你的医药费老师都替你交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我的医药费暂时还没有能力还给您。”何安在的父亲不在,何安在口袋里空空如也,如果没有蒋胡生,估计自己连医院都没得住了,得抓紧时间把赚钱计划提上日程了!

“没事,不着急。”蒋胡生微笑道,“谢谢蒋老师,不过我一定会抓紧还的。”何安在承诺道。

蒋胡生无私的帮助自己,何安在牢记于心,他为自己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如果还欠他钱对何安在而言,心中总是个包袱。

蒋胡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去。

又过了三天,期间希惕若也来看过何安在。

再见希惕若的时候,不知为何何安在看着希惕若感觉比以前更想亲近一些。

希惕若很美,在何安在看来,现在好像少了些陌生感,多了些亲近感。以前的她仿佛天空的仙子离自己很远,而现在她仿佛落尘的仙女,不再触不可及。

希惕若来时面色略显苍白没有血色,何安在十分心疼,不过何安在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她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推脱说没事。

希惕若只是叮嘱何安在好好休息,快点把身体养好,早点回学校,另外她还带来了一个比较尴尬的消息,之前音乐统测的时候,有个叫商轶迪的男生唱了何安在的光阴的故事,大获成功,以前商轶迪在学校就很有名气,现在俨然成了风云人物。

这首歌现在已经变成了商轶迪的歌曲,希惕若刚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的愤怒,但是那个的时候音乐统测已经结束了,她就算指出商轶迪抄袭也没有用,而且她曾当面问过商轶迪,商轶迪坚持声称是自己创作的,他甚至拿出了自己的手稿,如果不是希惕若先从何安在这边听到的歌曲,她甚至也会相信。

不过由于商轶迪是第一个在大众面前唱这首歌的人,即便希惕若也没了办法,所以她提前过来告诉何安在一声,避免以后回到学校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希惕若说完,何安在当场就不乐意了,这种事情可一可二就可再三,自己必须及时制止,不然以后自己唱的歌曲都变成别人的了。

“商轶迪?等着吧。”

何安在已经决定了,这次出院后,自己怎么高调怎么来,潇潇洒洒快活一生。

千万不能像这次一样,如果这次歹徒杀了自己,那么自己岂不是白来这一遭了?而且自己还有赵孝成这个好兄弟,自己要带着他“飞的更高”。

希惕若见何安在心意已决,不知为何,她没有再劝何安在,许是何安在的身体里有了自己的血液流淌,希惕若再见何安在的时候,对他反而更加的亲近与包容。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何安在已经在医院待了半个月的时间,他的身体早就恢复好了,他也想早点出院,但是蒋胡生坚持何安在必须在医院在留院观察一段时间,再加上赵孝成没有出院还需要休养,何安在也想陪着赵孝成一起出院,也就没有拒绝。

赵孝成的身体素质非常的高,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身上的伤也终于好的差不多了。医生已经同意了他可以出院,今天就是赵孝成和何安在离开的日子了。

从此以后,何安在将开启一段不一样的人生旅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