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刚好我会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246字
  • 2020-09-13 08:53:33

说迟时那时快,何安在二话没说,捡起地上的哑铃,冲着王川龙的头部狠狠砸去,他虽然觉得好玩,但还不能允许别人在自己面前装逼的同时,还辱骂自己。

“安静,同学们,何安在放下你手中的哑铃,王川龙,赵孝成请你们两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这是在上课,何安在,你是准备打架吗?刚从医务室出来?再进去?不要以为这是数学课,你们就可以胡作非为,我现在就可以出去告诉你们的班主任,相信他很乐意管你们。”

课堂上的那位老师终于发飙了,何安在一度以为这个老师就是个摆设,学生想下位置就下位置,偏偏自己要干王川龙的时候,说话了。

出于对老师和陌生环境的尊重,何安在放下了手中的哑铃。

“小子,牛逼啦?想拿哑铃砸我?你等着。”王川龙嘴角上翘,一脸不在乎,他不相信何安在真的敢砸自己,但何安在现在竟然敢做出想要对自己动手的举动,自己接下来又得好好教育教育他,不过这次显然不能在课堂上,毕竟自己刚被班主任整治过。

王川龙对着何安在竖了竖大拇指,拽拽的表情十分欠揍,同时潇洒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扩胸器械的座位上。

赵孝成没想到何安在突然变得这么刚,他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何安在,也默默转身走了回去。

左琳坐在自己的跑步机上,有些担心何安在,她不希望何安在打架,因为肯定也打不过别人,她只希望何安在能够安稳的度过整个高三。

“同学们,费马大定理,我们之前学过,还有学生记得吗?”站在讲台前的老师兴致勃勃的讲着,可惜台下学生基本没有人听。

“费马大定理?这些知识,这么年轻的小孩就开始学习了吗?”何安在心想道,自己上大学的时候倒是再看课外读物的时候看过一次,不过完全看不懂。

“蒋老师,别再讲这些了,我们都学会了,能不能讲点新的知识,一个星期就两节数学课,还这么无聊?”王川龙对着讲台的老师不满道。

“对呀,对呀”下面不少学生附和道,就连姚婧婧也点了点头。

何安在暗道,太假了,费马大定律这些人都会?看上去这些学生不过中学生模样,怎么可能呢?何安在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太对劲,话说这里每周只需要上两节数学课吗?这么爽的吗?

“好,王川龙你说你们这些知识都掌握了,那你敢不敢跟老师打个赌。”

蒋胡生也冒了真火,这帮学生上课不好好学习皮皮闹闹也就算了。

数学是一门科学,虽然现在社会对它还不够重视,但是只要有人真正的了解掌握它,它迟早可以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改变的,蒋胡生始终坚信这点。

现在这帮学生既然在亵渎这些数学知识,不认真学还说自己掌握了,蒋胡生实在不能忍了。

“老师和你打赌,你能回答上三个问题,老师就奖励你一个握力器,这是老师学生时代,老师的老师奖励老师,如果你不能都答对,老师希望你以后上数学课的时候能够认真听讲。”

“老师,万一你出的题目太难,根本不符合我们的认知水平,或者我们从来没学过怎么办?”王川龙倒是有些意动,握力器,自己可是非常喜欢的。

“放心吧,除了最后一题有些难度,其他题目都是我们学过的。而且我允许你用这一节课的时候来思考,同时你们也可以相互交流,只要班级有人能够答出来,老师就将握力器送给你。”蒋胡生微笑的看着王川龙,不信他不动心。

果然,一听说可以用一节课的时候,而且全班同学都可以一起回答的时候,王川龙立马同意了,因为他有个好朋友,特别爱好数学,数学学的很好,相信老师出的题目,只要不超纲,他的朋友肯定能够答出来。

王川龙和蒋胡生的对赌,立马激起全班人的兴趣,所有人都在等着蒋胡生出题,

何安在看着这个奇怪的班级、奇怪的老师、奇怪的学生,他现在更加确定自己应该是穿越了,自己认识的认识的人想不出这么好玩的事情,他也有些好奇这个突然和学生对赌的老师能够出什么奇葩的问题?

“好,第一题就是送分题,请你证明一下费马大定理。”蒋胡生微笑道。

不是吧,真的要证明费马大定理,王川龙这种看着如同小混混的人真的会这种问题吗?

“这么简单,蒋老师闹呢?”

“是呀是呀,这不会是蒋老师就想送一个握力器给王川龙吧”

“我估计是的。”

何安在听到周围人小声议论纷纷,好像这对他们而言轻而易举,就连何安在身边的姚婧婧,何安在都听到她小声嘀咕了一句,太简单了。

“谢谢老师,看来老师是准备直接把握力器送给我了,出这么简单的问题考我,那我就不客气了。”王川龙兴奋的跳了起来,

“费马大定律的证明过程是。。。”王川龙嘴巴动个不停,叭叭一大堆,何安在是一句没听进去,他只是惊诧,这个寸头小青年似乎真懂得如何证明费马大定律。

“好,完全正确。”蒋胡生毫无波澜,“不过这只是第一道题目,还有两道题目,希望你能继续答对,我也说了第一道题目就是送分题,第二题就有难度了,请听题,柯尼斯七桥问题。请给出证明。”

“柯尼斯七桥我知道,老师上次讲过。”有一个学生嘴里嘀咕了一句突然兴奋的说道。

他身边的同学也接着说道:“嗯嗯,有些印象但是我忘记怎么证明的了,你会吗。”

“我也只是记得这个,但是具体怎么证明我忘了?”

“这道题倒是有些难度,不过应该难不倒王川龙,毕竟他数学本身也不错。”

“不一定,他肯定也记得,但不一定能记得怎么解答了,不过这肯定难不倒他的好朋友乔扬春。”

“这倒是。”

王川龙也在努力的回忆中,他确实听过这个问题,但时间太久自己已经忘记了。

柯尼斯七桥问题,什么鬼,完全没有听说过,何安在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数学家讨论会,这些人讨论的问题好像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王川龙的身边有一位同学,此时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胸有成竹,他站起身来,微微侧身,王川龙心领神会,立马俯首帖耳,男孩凑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些什么。

“蒋老师,我知道了,柯尼斯七桥问题的答案是。。。”王川龙趾高气扬,浑然不知全班同学刚才都在看着他俩,这是明目张胆的作弊。

蒋老师显然也看到了王川龙和乔扬春的窃窃私语,他们当他是傻瓜吗?

“王川龙,第二道题目明显不是自己答上来的,我说了第三道题目可以向全班同学请教,第二道题目可不行,所以说这题不算数,要么老师重出一道类似的题目,你重新再答,要么就算你输了。”

“老师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不算话!”王川龙假作无辜,“老师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蒋胡生疑惑道。

“老师虽然说第三道题目可以给我思考一节课,但老师并没有说第二道题目不可以问同学呀?”

“再说第二道题目是通过我口答出来的,怎么就不算数了,老师,明明是你没有说清楚,现在又要重来,老师是不是说话不算话呢?”王川龙说着,还冲班级的几位同学使了使眼色,

随后立马有人附和道“对呀,对呀,老师不能说话不算话。”

“人家王川龙已经答出来了,老师还要重新出题,那老师岂不是一共要出四题了。”

“是呀,老师,人家王川龙是自己答的,你又不同意,这样朝令夕改,我们可不敢有意见的。”

班级学生叽叽喳喳的声音全在声援王川龙,可见他平时在班级的地位。何安在偏过头,看了一眼王川龙,这个小光头不简单呀!

蒋胡生被王川龙的狡辩气得不行,更被班级里其他同学的话语气个半死,但他却又没有办法直接和王川龙争吵起来,自己毕竟是个老师,而且王川龙的狡辩确实算是自己没有说清楚被他钻了空子,当然自己绝不甘心被这一帮学生左右。

于是,他故作大度的说道:“嗯,王川龙同学,说的不无道理,同学们为他打抱不平也情有可原,这样吧,刚才的题目就算王川龙你答对了。”

“明明就是我答对的。”王川龙不依不饶。

蒋胡生嘴角一抽搐,小东西我不要面子的嘛?算你对也就算了,还敢蹬鼻子上脸,老子的脸上是那么好玩的吗?

“好,第二题王川龙同学答对了,那么现在请听第三题。”蒋胡生面露微笑,注视着王川龙,仿佛在赞赏和鼓励他。

若知道蒋胡生底细的人都知道,此刻的他正在发怒,不怒自威,笑面虎蒋胡生。

他临时改变了最后一道题目,出了个超难的题目。

“九十八乘以九十八,也就是九十八的平方等于多少?”

“什么?九十八乘以九十八?这道题目我们可重来没有学过呢。”

“我们只学习过一百以内的加减法和十以内的乘除法,这九十八乘以九十八,明显超纲了呀。”

“蒋老师这是不给王川龙机会了呀?这种题目怎么可能答对”同学们议论纷纷,

有些人为王川龙打抱不平,有些人自以为看穿了自己的数学老师。

班级的氛围空前的热烈,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蒋胡生很满意班级的氛围,他在想以后是不是应该多搞一些这样的活动。

王川龙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这个题目太难了,自己怎么可能会呢。而他身边的乔春扬,早已俯身拿出书包里的纸笔计算了起来,他在疯狂的运算中。

“春扬,有希望吗?”王川龙急切道,他可不希望自己即将到手的握力器就这样溜掉,而且这也关乎他自己的面子。

“不知道,感觉难度很大,这节课的时间应该不够,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有信心将它做出来。”

“这么难的题目你都能做出来,不亏是数学天才,不过我可等不了了。”王川龙站起身来。

“老师,这道题目明显超纲了,这样的题目有人能做出来吗?您这明显是强人所难,这样的题目不公平。”

蒋胡生也明白自己最后临时换题的举动有些不妥,自己这道题目也是在大学生数学知识拓展数上看到的。

当时自己就来了兴趣想要计算出来,他也是花费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做出来,现在让学生们四十分钟左右做出来,确实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谁让王川龙让自己不爽在先,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老师出的题目,给你们时间你们一定可以算出来,只不过能不能在规定时间类算出来是你们的事情,并不算超纲!”

“这样吧,这道题目如果有人能在一节课的时间内算出来,那么老师将会把这件事情上报给校长,说不准有人能够借这次机会展现自己的数学天赋,王川龙你有时间在这和我理论,不如抓紧时间去算题吧。”蒋胡生冷冷道,其实蒋胡生的内心并不抱希望,这题应该是没有人能够做出来了。

这次倒是没有人再帮王川龙说话,因为大部分同学已经感觉到了蒋胡生的杀气,而少部分同学正在奋笔疾书的计算,这是一个证明自己数学天赋的时候。

虽然数学不是主科,但是拥有数学天赋的人,高考也是可以加分的,而这首先需要数学老师的认可。

就连何安在身边的姚婧婧也默默拿出了纸笔计算了起来,蒋胡生的条件很是诱人,可想而知这问题难度也是足够的大。

何安在猥琐的举起自己的右手,虽然不知道大家为什么会那么难的题目都会,自己没听说过的东西都会。

而现在简单的九十八乘以九十八,好像搞得遇到了天大的难题一样,但这不妨碍何安在或许可以通过这道题目赢得数学老师的一些好感。

初来乍到,好感很重要。

“何安在你举手干嘛?”蒋胡生站在讲台前,下面的学生一览无余,他不知道平时什么都不会的何安在举手干嘛?

“是要上厕所吗?要上现在就去,抓紧时间回来。”蒋胡生随口应付一句,看着台下仍在努力计算的众人,他心胜慰。

“蒋老师!这道题目的答案刚好我会。”何安在一句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又如两指弹出万般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