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厉”害了我的哥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610字
  • 2021-02-26 09:26:18

“且慢”厉无咎突然打断了何安在的选择,众人的目光都被厉无咎吸引,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何安在,你不要选择我,选择周晓生就可以了。”厉无咎的声音响起,他居然认怂了,直接选择逃避和何安在的对抗,但语气还带些许命令的口吻。

所有人都在猜测厉无咎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万万没有想到厉无咎会让何安在不要挑选自己。

厉无咎也没办法,何安在太过恐怖了一些,他的答题速度无人能及,而且准确度太高。他实在没信心可以打败他。

厉无咎的父亲要求厉无咎必须晋级,他不敢想象自己失败后,父亲会如何惩罚自己,所以他要保证自己可以晋级,哪怕是第二也可以,现在他只能让何安在不要挑战自己,这样自己可以稳居第二,最后再和何安在pk,即便输给了他也是可以晋级的。

“何安在你放心,只要你不挑战我,我可以放过你。”厉无咎感觉到了危险,他必须做出策略的改变,与何安在和解。

至于之前说过的当众打败何安在,让何安在输的很惨,我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些厉无咎装逼的话,厉无咎选择性失忆。

“何安在没必要选我的,你已经证明自己实力了,我们可以是很好的朋友,我很欣赏你。”厉无咎说道。

“何安在,我们可以一起代表学校参加区里的比赛,你我二人联手,绝对可以笑傲整个赛场。”厉无咎忘记了之前是谁说的不要和何安在一起参加比赛,甚至特地为此造势,要知道一开始何安在可是直接被蒋胡生给推荐上去的。

所有人都被厉无咎的认怂给震惊住了,有人知道两人之间的矛盾,虽不是什么大事,而且还是厉无咎主动挑起的,但从未听说过厉无咎会主动选择认怂的。

姚婧婧仿佛重新认识了厉无咎,她很喜欢厉无咎,但她第一次觉得厉无咎也并不是那么的完美,他也会害怕,他也会认怂,这样的他更加真实。

何安在看向厉无咎,没想到这家伙这样就认怂了?不应该呀,不符合他霸道的性格呀,难道他真的非常想要前两名的资格?

按说何安在现在完全可以按照厉无咎的话去做,那么他和厉无咎之间的恩怨也就一笔勾销,厉无咎再也不会为难他了,何安在轻而易举就可以实现之前想要和厉无咎和解的想法。

何安在望向周晓生,周晓生在一边没有说话,他好像对厉无咎突然的要求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其实周晓生心里想的是,“不足一人兄,我可是妄图解救你的人,你可千万不能忘恩负义呀。”

“我一直在找一个姓厉的人。”何安在开口说道,众人不解何安在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找一个姓厉的干嘛?”厉无咎问道,“只要你不和我为敌,我们一起过了这次竞赛,我可以帮你去找一个姓厉的,他叫什么名字?”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姓厉。”何安在说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厉无咎不解。

“从前我有一个哥哥,后来他被人害死了,我要为他报仇。”何安在一本正经道。

厉无咎听了何安在的话面色一沉,这个家伙看来是不打算按照自己说的去做了,自己说的话还没有人能够拒绝。

“你有个哥哥?被人害死了?”厉无咎不解,“难道是被姓厉的害死了?”厉无咎问道。

“我要挑战厉无咎,因为“厉”害了我的哥。”何安在微笑道。

厉无咎终于听懂了何安在的冷笑话,这家伙分明就是要和自己过不去,还说什么“厉”害了我的哥,我什么时候害死他哥了?

“厉无咎同学请出列”主持人说道,何安在的话很明显已经挑选了厉无咎,尊重比赛规则,即便厉无咎不想,他都必须现在就与何安在对抗。

厉无咎严厉的目光扫向何安在,他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后悔,没想到何安在的数学水平超出想象,自己造的势很有可能成全了他。

别看现在会场人不多,但是这个学校的学生特别爱八卦。

只要厉无咎输给了何安在,再加上之前厉无咎让杜行毅宣传何安在的数学非常厉害,估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因为输给何安在,而扬名整个学校,而且还是不好的名声,这是厉无咎所不能接受的,更何况还有他父亲那一关。

“何安在,你这是在自己找死的路上飞奔。”厉无咎紧盯着何安在好像要吃掉他一样。

何安在面对厉无咎的恐吓只能选择视而不见,“至于吗?一场数学竞赛而已,数学还是小科,你自己也说了,要和我决战数学竞赛,现在只不过是提前了一点而已。这么生气干嘛?”何安在微笑着问向厉无咎。

他的话语仿佛在说,看嘛,人家也是按你的要求在办事,这样都还要欺负人家,你坏。

“第一题,多角形的内角和是外角和的五倍,求这个多边形的边数?”

“什么内角和外角和的?”有人不解地问下周围的人。

“应该表达的意思内角外角他们都是一家的吧。”有人回答道,

“放屁,这话的意思是内角的家族比外角的家族大。”

会场内的人们小声的议论,有人倒是知道这个题目应该如何去做,比如厉无咎,周晓生。

厉无咎还在努力的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当中,何安在已经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对何安在而言,厉无咎等人的答题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请讲。”主持人老师说道。

“十二边形”

“正确。”

“第二题,已知一件夹克衫旧衣服成本价是售价的一半,按售价八折出售赚了200元,求原成本多少元?”

何安在立刻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回答了问题。

“正确”

“第三题”

“正确”

“第四题。。。”

何安在的速度太快,厉无咎已是学校顶级选手,但是何安在却仿佛是天生的难题终结者,所有的难题在他眼中都仿佛弱智题目,基本上老师刚说完题目,他就给出了答案。

这谁受的了呀,厉无咎终于体会到京雨洁等人的心情了,和何安在一起答数学题,他让你答还好,他不让你答,你连举手都显得多余。

会场内的所有人已经看出了何安在和厉无咎的实力差距了,他们数学间的差距还是如同0到1之间的差距,看似很小,其实一比较还是有质的区别,这不能怪厉无咎,谁和何安在比不是呢?众人心中不禁在想,周晓生可以吗?

六道题目很快答完,何安在没有留手,甚至他都没有去看厉无咎,既然厉无咎之前在自己面前那么装逼,现在有机会打脸,那还客气干嘛?

至于他说的要对自己不客气,他本来也没对自己客气呀,何安在内心腹诽,我作为曾经的华夏特种精英,也是有自己的尊严的!

“第六道题结束,比分6比0最终胜出者何安在”,主持人宣布了成绩。

碾压,完全的碾压,这何安在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之前乔春扬和他比试的时候,还差点赢了他呢?

现在直接剃了厉无咎的光头,一次得分的机会都没有给到厉无咎,大家知道何安在厉害,但是真没有想到他厉害到这种程度,这家伙仿佛一直在成长一样,遇强则强,越战越勇!

姚婧婧担忧地看着厉无咎,她第一次见识到厉无咎软弱无助的样子,这时候的厉无咎很让人心疼。

厉无咎失魂落魄,他当然有机会进前二的,即便比不过何安在,还是有机会赢过周晓生的,甚至只要何安在和周晓生对抗,那么自己不用比就可以锁定出局了。

这一切都被何安在摧毁了,他不仅摧毁了这场比赛,他还摧毁了自己对数学的信心,以后自己还怎么去面对数学呢?这次比赛输了,告诉父亲,父亲会做些什么呢?

厉无咎的脑海中闪现出自己年少的时候没有完成父亲的要求,父亲让自己整整饿了一天,母亲求情都被打个半死,想到这,厉无咎气的直接飞起身来,神龙摆尾一脚飞踹向何安在。

所有人都没想到厉无咎会突然发难,离他们最近的主持人,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飞脚的速度仿佛何安在答题速度一般,追求高效,何安在看着远处的厉无咎抬起了右脚,脚在自己眼中急速放大,就在要贴到自己脸上,或者说自己脸要被贴飞的时候,厉无咎停了下来。

一定不可以在这里撒野,郭校长还在这,要是在这打了何安在,厉无咎真的没法下台了,所以他及时收脚,仿佛和何安在开了个玩笑。

众人不经疑惑厉无咎输了比赛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好像受了天大的刺激,不就是一次小小的数学竞赛吗?

殊不知,这是厉无咎的父亲要求厉无咎必须做到的事情,厉无咎不仅没有拿到第一,甚至连代表学校参加区里竞赛的资格都没有了,他怎么能不发火。听父亲的意思,他对数学竞赛还有很多的安排。即便父亲非常的严格,甚至残酷,但是父亲一直都是厉无咎的偶像,他从小到大都很少让父亲失望过,这是厉无咎的骄傲,没想到这次因为何安在搞砸了,厉无咎内心真的难以接受。

主持人见厉无咎及时收脚,也没太在意,或许这就是“玩笑”?毕竟厉无咎也是学校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他也不会过多的责备,输了,闹些情绪很正常。

“何安在,周晓生出列,现在进行最后决赛。”主持人说道。

没有人会去关心失败者会做什么,大家更想知道胜利者是谁。

当然有些人除外,厉无咎安静的站在观众区,身边站在姚婧婧,厉无咎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么?

王川龙看着舞台上的何安在,他不止一次想要剁掉自己的双手,如果有机会他还想把砸何安在的那颗排球砸碎。

何安在给他的冲击太大了,自己仿佛帮助何安在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即便何安在体育很差,音乐不确定,美术很差,但是他的数学如此优秀到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地步,应该会对他的未来造成很多正面的影响。

“老师,我弃权。”周晓生说道,虽然他对数学足够的自信,但是何安在的天赋很明显比自己高一个层次上,没有必要和何安在比试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何安在毕竟如果他先选择自己,自己就被淘汰了。

主持人微微点头表示理解,毕竟何安在碾压了厉无咎,周晓生又能比厉无咎强上多少呢?

“最终名次,第一名:何安在,第二名:周晓生。”主持人说道。

太过梦幻,没人想过何安在会得第一,蒋胡生除外。

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何安在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数学天才,什么叫做答题速度,他已经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

“何安在,你有什么想说的嘛?”主持人问道。

“其实我的数学真的很一般。”何安在腼腆一笑,说出的话,却是让很多人嘴角抽搐,恨不得当场打死他。

“比我还能装逼,不足一人兄真乃我辈楷模。”周晓生暗道。

看着会场异样的气氛,主持人异样的目光,何安在明白自己好像说错话了。

这个时候这种谦虚而又真实的话语反而让人不太舒服,于是何安在立马开口:“本以为可以以普通人的身份与你们相处,结果换来的却是疏远。好了,不装了,我是个数学天才,数学超级天才,我摊牌了。”

主持人老师都有些忍不住了,这个家伙太贱了,要不是当着大家的面还得注意老师形象,主持人老师恨不得一脚踹飞何安在,完成厉无咎未完成的事情。

“请郭校长讲话。”主持人说完赶紧离开现场,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郭冠华看了一眼何安在,他在想何安在这个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他对数学的理解到底有多深,感觉一般的数学老师可能都没有他的水平。

“本次竞赛圆满结束,相信同学们已经看到了我们学校杰出的数学人才,这里面尤其是何安在同学,他真的是让我对他刮目相看,我相信我们学校数学竞赛在何安在同学的带领下一定可以在区里取得优异的成绩。”

“下面我宣布,本次数学竞赛到此结束,何安在、周晓生将代表学校参加区里下个月三号也就是10天后举办的数学竞赛,到时候他们将面对整个区所有的顶尖数学高手,请同学们为他们鼓掌,提前预祝他们取得成功。”

全场掌声雷动,表明了大家对何安在以及周晓生的认可。

“另外奖励何安在和周晓生各一套手部锻炼器材,和一个口风琴。其余前五名同学一人一个口风琴。”

“切”不少人表示不满,还以为多么神秘的奖励呢,原来就是一套体育器材和口风琴,看来数学竞赛还是不受重视,小家子气。

当工作人员把礼物拿出来的时候,众人傻眼了,手部锻炼器材是限量版的,包括有手腕翻压器、握力器、指力器、手掌舒压气、手背撑展器,个个价格不菲,口风琴也是大品牌,大手笔,这一套东西下来需要不少钱,不少同学看红了眼,恨不得自己变成何安在或者周晓生。

“另外何安在单独奖励一个学校体育304室的一把钥匙,也就是隔壁锻炼室的一把钥匙。”

“哇”,不少人心中呐喊,为什么我的数学不够优秀,不行,我要学习数学。

厉无咎看着何安在领了本该属于他的东西,内心冰冷,眼神闪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