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问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056字
  • 2021-02-26 09:26:12

“小希,晚上一起去吃菜?”男人问道,

“展凌,我说过我们没可能的。”希惕若望向男子手中的花束,女人都爱花,其实这话并不准确。

女人都爱自己爱的人送的花,不爱的人送的花,女人也并不喜欢,其他人希惕若不知道,至少她是这样。

希惕若也知道风展凌长相英俊,家世也很不错,而且为人文质彬彬温文儒雅,可以说他是大部分女生心目中理想的男朋友甚至老公,可惜自己心中的始终过不去那道坎,她没有办法接受其他的人,她也曾尝试想和风展凌交往,结果发现还是不行。

“小希,我知道的,不过这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对吗?而且已经下班了,你一会也需要吃菜的,不是吗?”风展凌风度翩翩仿佛毫不在意希惕若的话语。

“那好吧。”希惕若说道,她也不想过分拒绝风展凌,她的家人都希望他们两个在一起,她也不想再让家人失望,两人一起朝门外走去,才发现何安在站在门口还没有离开。

何安在内心气愤,老子唱了两首好听的歌给你听,你转身就要和别人一起去吃饭,哦,不,吃菜?

风展凌望向何安在,“年龄不大,穿着华丽,而且还是一个学生,希惕若不可能和一个学生在一起,所以他绝对不是自己的威胁。”于是微笑着看向何安在,仿佛自来熟般又或者是为了在希惕若面前展示自己的和蔼。

“同学,你还在这里,有事吗?”

你妹的,希惕若都没有问我呢,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对,你垃圾袋里找尿不湿,闲事一顿,何安在懒得理他,风展凌见对方没理自己,眉头微皱却也没说什么。

“何安在同学,你怎么还没走呢?”希惕若疑惑道,殊不知何安在没走就是因为她。

“老师,你要去干嘛?”何安在问道。

希惕若一愣神,这家伙干嘛要问自己去干嘛,不过她还是下意识回答道:“老师要去吃菜,怎么了?”

“老师,你不是还想听听我其他的歌曲吗?”何安在问道,不给你下点猛药,你光想着出去搞事情了,何安在如是想到。

“你不是不方便唱吗?”希惕若不解,刚才不想唱,难道现在又打算唱了?

“我刚才才想起来今天早上见到老师的时候,我就为老师创作了一首歌曲,我可以把那首歌曲唱给你听,毕竟这是为你写的歌。”何安在说道,哪是早上作得,何安在只要想唱,可以从白天一直唱到黑夜不重复歌曲,毕竟自己的麦霸特种兵称号,不是白叫的。

希惕若惊讶的看着何安在,自己长得很漂亮,倒是有不少人为自己唱过歌,但从小到大还从没有人单独为自己写过歌,她瞬间来了兴趣,她想听听这个今天才重新认识的天才会给自己写出什么样的歌曲。

风展凌眉头皱的更紧,作为男人的直觉,他觉得何安在这个学生不太简单。

“小希,要不然我们先去吃饭吧。”这样的话,风展凌是不会说的,他不会催促希惕若,这样不够绅士的同时,又显得自己好像非常急切一般,所以风展凌并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待在希惕若的身边。

何安在望向风展凌,意思不言而喻,“你还不走嘛?我要给希惕若唱歌了。”

希惕若本打算让风展凌自己先去吃,或者在外面等自己,但又觉得不太好,看着何安在盯着风展凌的样子,希惕若有些为难。

“老师,他也要在旁边听吗?我怕他听的话,我有些唱不出来。”何安在拿出了杀手锏,这男的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自己直接点名了,他对面前的男人毫无好感,装什么绅士,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风展凌有些不爽,这个男生打扰到自己和希惕若不说,他好像对自己还有敌意。

因为希惕若?难道他也喜欢希惕若?不知为何风展凌会想到这种可能,或许是男人敏锐的第六感。只有这种可能,一想到这风展凌内心燃起愤怒的火焰,希惕若是他的女人,从他见到第一天起他就已经决定好,他对希惕若温柔体贴,只不过是他想要完整的得到希惕若,不仅要她的人,还要她的心,相信自己如果通过一些手段,希惕若也是逃不掉的。

若不是希惕若在身边,就凭何安在对自己的态度,自己早就上去抽他了,怎么可能让他在自己面前说出嫌弃自己的话语。

风展凌已经决定,何安在这个学生,不管他是什么人,他接下来的生活都会因他自己的言论而发生令他不开心的转变。

“何安在同学,他是我的朋友,如果你不能唱的话,那就下次好了。”希惕若的话让风展凌内心稍缓。

何安在听着希惕若的话,略感意外,没想到音乐的魅力都不能阻挡你谈恋爱吗?女人,你伤害了我的心。

何安在内心戏十足,但希惕若这样说了,自己总不可能再让面前的男人出去,而且现在不唱的话,估计会在希惕若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仿佛自己给她唱歌变成了一种交易,毕竟你长得像雪狐,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那好吧。”何安在无奈,“老师,我的这首歌歌名叫问。”何安在说道,

“问?”希惕若没能理解歌名是什么意思,但她倒是非常期待这首专为自己而作的歌曲。

风展凌表示不屑,一个高中生能唱出什么好听的歌曲,自己当年创作的时候,估计他还在玩泥巴呢,也就是自己为了等希惕若,顺便听听这个让自己不舒服的小子到底能唱出什么样的歌曲。

“谁让你心动,谁让你心痛,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他入怀中,谁又在乎你的梦,谁说你的心思他会懂,谁为你感动。”何安在一开口又是一波王炸,李宗盛的问,问出了多少女人心中的爱与恨,这个男人写的这首关于女人的歌,歌声浑厚似娓娓诉说女人情爱一生。

何安在虽然不能完美唱法与情感,但他看到希惕若和别的男人准备出去的时候,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这首歌曲,他想用这首歌点一下希惕若,让她不要为这个男人用情。

“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何安在一曲还未结束。

唱到高潮的时候,风展凌有种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的感觉,这首歌太好听了,曲调歌词让人听完,耳朵轰鸣。

风展凌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叫何安在的男生会创作出如此好听的歌曲而且歌词中的意境,仿佛他比自己这个情场高手还懂女人。

曲毕,何安在才发现希惕若泪流满面。

希惕若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搞得,今天动不动就落泪,她第一次觉得何安在这个男生有些匪夷所思,他是魔鬼吗?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一直身处情困之中。自己自从分手后,一直努力表现的像个常人,大家好像也都没有发现这一点,包括自己的家人,他们都以为自己早已从上一段感情之中走了出来,实际上自己还是不能释怀,何安在的歌曲写进了自己的心里,或者说何安在的歌曲写出了自己的人生,她就如同何安在的歌一般,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

希惕若第一次遇到这么懂自己的人,而且他还能够用这么动听的歌曲表达出来。

何安在唱到高潮的时候,希惕若甚至有种触电的感觉,她感觉自己仿佛窒息一般,就要这样悲惨的死去,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扼制自己的喉咙。

何安在唱完了,没想到希惕若哭的那么伤心,至于吗?小老板没听过好听的歌曲吗?

风展凌也未开口,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甚至没有注意到希惕若的异样。

何安在挠了挠头,希惕若很美,伤心的时候就如黛玉葬花,何安在心有不忍,却又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希惕若注意到何安在的表情,她突然破涕为笑,这个小男生很妖,却也非常的可爱。希惕若内心感动,有一个人懂自己挺好。

突然的笑声,把三人的思绪拉回现实,这时风展凌才注意到希惕若竟然哭了,有心想去帮她擦去,希惕若已经自己解决掉了。

“何安在,这首歌真的是你今天早上为老师创作的吗?”希惕若期翼地望向何安在,虽然他之前说是今天为自己刚做的,但是自己听他唱完后,就想再听他说一遍。

何安在本来可以大胆的承认,不过他看着希惕若真挚的表情却又突然有些不忍心欺骗她。

“老师,不是的。”何安在说了实话。

希惕若突然听到这样的话,脸色立马变得苍白,是假的吗?又是骗我的吗?

风展凌道:“小希,这种歌曲怎么可能是一个中学生作出来的呢?不过确实非常好听,何安在同学是吗?你从哪听到的?”风展凌为自己刚才的震惊表示不满,自己怎么差点相信了。

何安在看希惕若突然脸色不对,心中竟然有些慌乱。

“真的是骗我的吗?你为什么要欺骗我?”希惕若嗓音突然飙高,吓得身边两人也是莫名其妙。

希惕若冲着何安在吼道,何安在当然不甘心,“不是这样的。”何安在说道,

“那是怎样?”希惕若面色变冷,语气倒是正常起来。

这个女人的表情管理很到位,表情非常的丰富,只不过刚才希惕若有些失态了。

“其实是我很早之前就为你写的。”何安在临时编道,早知道不说实话直接认了好了,非得逼我,何安在心想,非得逼我让你对我刮目相看。

“之前就写的,为什么现在才唱?之前就写的?这家伙难道一直在偷偷的关注我?”希惕若内心惴惴。

何安在的解释完全过关,这样或许更合理一些,看来这个家伙真的是个创作天才,只是自己想不通,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深陷情伤的,难道自己在他面前表现的很明显吗?

风展凌略显尴尬,决定不再说话,但一定要找机会修理一下何安在。

“吱呀”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打开,袁游走了进来,何安在觉得这个时代大家是不是都不需要隐私的,哪有不敲门就进来的。

“希老师在呢,我听说何安在在你这,我找他有事,从其他学生那知道他在这,便过来了,不打扰你吧。”袁游有礼貌的对着希惕若说道,

他看向屋里还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唐突,还好何安在也在。

“没事的,我们也正打算离开。”希惕若说道,

“何安在,跟你们袁老师走吧。”希惕若说道,

袁游的到来,倒是打破了场面的尴尬与冷场。希惕若说完,便打算带着风展凌走出办公室。

何安在是万万没想到,自己都这样表现了,你还要和这个男的去吃饭,自己这首歌唱的还不够明显吗?

不过也是,目前何安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学生,不太好管老师的私事。何安在心有不甘,却又只能看着他们离开。

“老师,你以后可以给我补音乐吗?”何安在喊道,自己总归要跟希惕若发生一些故事。

“不用了,以你的音乐成就,老师已经不需要再教你什么了。”希惕若的回声传来。

“何安在,我听班级的学生说,你今天唱了一首非常优秀的原创作品,听希老师对你的评价,你的音乐水准也是非常的高。这是老师万万没有想到的,而且你要知道,希老师是我们学校音乐方面水平最高的老师之一,她说你的音乐水平都不用她教了,这已经说明你的音乐水准了。”袁游欣慰道。

“袁老师,你是不知道,我都是瞎唱的,只不过会一点小创作而已,上不得台面,最主要,我基本的理论掌握的不扎实。”何安在稍微有些心虚,自己也是被逼的。

要是别人听到何安在的话,估计得拿起大耳刮子抽他。

这样的水平还叫瞎唱,你的意思,其他人都不叫唱歌了呗,感情大家平时都在读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