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演绎光阴的故事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4467字
  • 2021-02-26 09:26:11

“何安在,你来给大家演示一下欢乐颂吧。”何安在走回班级,上午何安在展示的也不好,下午他体育统测成绩极差,希惕若希望给他多一些表现的机会。何安在无语,又要展示吗?

要是按照希惕若的唱法唱欢乐颂,何安在感觉自己真的很难,没想到自己一个麦霸人物,竟然会有一天被唱歌难倒。

关键听了几次希惕若的唱腔,虽然跑调也不算难听,但其他同学也在唱的情况下,何安在听着这个欢乐颂,真的忘记了原来的唱法。

“我不太会唱欢乐颂,我可不可以不唱。”何安在说道,

众人都没有想到何安在会直接拒绝希惕若的要求,

“这是考试必考的曲目,你必须掌握的,何安在,老师知道你底子差要勇于表现自己。”希惕若鼓励道,

“何安在,你是不是个弱智呀,体育体育不行,音乐音乐也不行,还活着干嘛?能不能找个地方哪凉快哪呆着去。”王川龙讽刺道,

周围人哈哈大笑,何安在差强人意的表现,什么都差,真是笑死人,

希惕若严厉的目光扫向王川龙,“王川龙,你要是再在课堂上随意插嘴,言语讽刺别人,我请你立马出去。”

希惕若强硬的语气,王川龙乖乖闭上嘴巴,众人也都不敢再议论或者嘲笑,但内心还是有些鄙夷何安在,希惕若静静地等待何安在的表现,结果何安在好像没有反应一般,就是没有了动作。

“何安在你干嘛?为什么不唱?”希惕若突然提高自己的嗓音,生气的皱起自己的眉头,倒是别有一番美感。

“老师,我是真的唱不了这个,要不然我唱一首别的歌曲可以吗?”何安在说道,

“把自己当成什么东西了,真以为自己很牛逼,希老师的话都敢不听?”

“是呀,还敢讲条件,希老师生气起来,打不死他。”

“这何安在有些嚣张呀。”

周围人再次窃窃私语,希惕若恼怒,“谁再敢在下面“吱”一声,我会请他立马滚出去。”

“不行,今天你必须给我唱,立刻,马上,给我唱。”希惕若说道。

何安在无奈,心想:干嘛非要逼我?

希惕若好像知道何安在在想什么一样,“这是高考必考曲目之一,你怎么可以不会?”希惕若提醒道,

“好吧,我唱。”何安在说道,周围的大部分同学都在静静的等待何安在的笑话。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风车在四季轮回的个里它天天地流转”何安在选择唱了一首华语乐坛教父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这是他最喜欢的歌曲之一,而且也是自己唱的比较好听,每次去KTV里必点曲目,这首歌曲略带古风,应该能让希惕若满意吧。

魔性的欢乐颂,已经萦绕在何安在的脑海中,他不想向希惕若说的那样唱欢乐颂,一个不小心肯定又得闹笑话。

何安在的歌声响起,众人听到这首歌曲,第一反应是胆子真大,竟然真的敢不听希惕若的话。

希惕若刚欲打断何安在,没想到何安在唱的歌曲,低沉的声音配合唯美的歌词,优雅的曲调,仿佛再向大家娓娓叙说光阴似水,芳华易逝,希惕若从未听过这么美妙的歌曲,在何安在的歌声中,她恍惚间回到了自己的年少青涩时代,那时候的自己也有着喜欢的人,喜欢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而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去的美好光阴里的故事,只留下的伤痛与回忆。

再次被记起,希惕若的眼角甚至出现了一颗晶莹的泪珠,她呆呆的看着何安在,听着他的歌声,一时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何安在并没有按她的要求唱歌,也忘记了自己的失态。

周围的人也不比希惕若好多少,他们本想看何安在的笑话,没想到何安在的歌声一响起,是一首大家没有听过的歌曲,何安在沙哑而略带忧郁的歌声完美契合光阴的故事。

班级里好多女生正处于少女情怀总是诗的岁月里,光阴的故事好像就是在诉述她们的故事,她们有着喜欢的人,有着暗恋的对象,尽管没和暗恋的对象说过话,但是喜欢的情愫却与日俱增。

何安在的歌声让大部分女孩子悄悄掉下了眼泪,不少人眼中放光的看向何安在,这个家伙此刻好像歌神附体,又好似彬彬有礼的绅士,不少人甚至在此刻对他芳心暗许。

没有办法,即便何安在体育奇差,但在这个音乐时代,能够唱出这样歌曲的人注定光芒万丈,

有些男生心中不禁疑惑,一首茉莉花都唱不好的人,怎么会唱出这么好听的歌曲。

何安在静静地唱完整首歌曲,才发现面前的希惕若面颊含泪,楚楚动人,“是你非要逼我唱的。怎么就哭了,不至于吧。”何安在心想,不过这次光阴的故事是自己发挥的最好的一次了,效果还不错,自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尽管赵孝成和自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但何安在内心还是孤独而忧桑的。

“老师,我唱完了。”何安在对着希惕若道,“应该比较满意吧,毕竟你都流泪了,大家好像都被自己震撼到了。”何安在心想果然好听的歌曲没有国界没有时间的限制,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是你自己写的吗?”希惕若怔怔地看向何安在,她没有办法相信何安在能够创作出这样唯美而忧桑的曲目,这也不是他一个中学生能够写出来的东西,但她又从未听过,所以她急切的想要和何安在取证。

班级里的众人包括姚婧婧和左琳,她们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如果这首歌只是何安在从哪里听过,那么只能说明何安在的歌声很好听有感染力,要是这首歌就是何安在创作的,那么他就是一个伟大的音乐天才,但按理来说,这么好听优雅的歌曲,如果不是何安在创作的,那么早就应该传唱开来了,作者也应该早已扬名了,怎么可能大家都未听过呢?

“啊?”何安在听到希惕若的话,一时呆住,什么意思,这首歌难道这个时代没有吗?这么有名的歌曲都没有吗?罗大佑不认识吗?何安在心绪难平,这样的话,岂不是自己就如同夏洛特烦恼里的夏洛一样了,可以随意的用各种歌曲吗?而且都没有时间的限制,更舒服的是这些歌曲不会损害任何作者的利益,因为他们都不在这个时空。

还是得先确认一下,“这首歌叫光阴的故事。”

“希老师,你听过这首歌吗?”何安在叫着希惕若老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没有”

“从来没有?”

“从来没有。”

“你们也从来没有听过吗?”何安在转身问向班级所有的同学,有几个女生配合的摇了摇头,大部分人不知道何安在想干嘛?没有动作,但看他们神情确实应该没有听过。

“额,所以你们都没听过,你说这首歌是不是我写的呢?”何安在俏皮的反问,很尴尬没有人配合,

“那这首算是我写的。”何安在脸不红心不跳的顶了罗大神的名,但怪不好意思的,何安在内心有些羞涩,所以说算是自己写的,这个时空没有罗大佑但毕竟还是占用了大神的知识产权,

“什么叫算是你写的?”希惕若不解,

“额。。。”何安在不知作何解释,“我今天早上头部受伤,然后去医护室休息了一会,昏迷当中,脑子里面就多了很多这样的东西。仿佛有人在自己耳边唱歌,恰巧自己就把他全部记住了。”

何安在把这一切推给了昏迷时候,大家也没有办法去验证。

“这么说,这个确实是你写的?确实有很多的天才可以在梦中梦到一些伟大的事情,这也算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希惕若狐疑的看了一眼。

她当然不太相信这是何安在昏迷的时候想出来的,但是她也没有证据,而且班级还有这么多学生,打听学生的隐私也不好。

何安在唱完后,希惕若让他回了位置。

何安在来到一个跑步机上坐了下来,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他们还想听何安在再唱一次,刚才只被优美的曲调吸引了,具体的歌词已经记不清了。

有的人甚至恼怒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把这首优美的歌曲记录下来,毕竟如果向何安在说的那样,他们将是第一个听到这首歌的人,他们有这个荣幸能够听到,更有这个义务把他传播开来。

王川龙懊恼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恨不得砸烂自己的双手,难道真的是我用双手成就了何安在的梦想?

王川龙觉得何安在说的话非常的可信,被砸之后的何安在已经表现出了数学和音乐巨大的天赋,而何安在之前对音乐可没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他突然能够唱出这么好听优美的歌曲,曲调与大家平时学的完全不一样,而且自己从未听过,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希惕若怔怔的看着何安在离去,有些发愣,失去了上课的热情,这节课大家也没有心思再听老师讲课,一节课就在何安在唱过之后陷入简单的沉寂。赵孝成疑惑的望向何安在,这个家伙真是变化好大。

不知不觉下课铃声响起,希惕若简单收拾自己的东西,走出教室。

临出门前说了句“何安在,你跟我来一下。”希惕若的声音响起,何安在也很开心,有机会和希惕若独处,他当然愿意。

希惕若的脚步很快,穿着平底鞋的她身高也将近有1米七,何安在与她站在一起也只比她高了一点,若是两人站在一起,倒是非常有情侣像,何安在心想道。

何安在紧跟在希惕若的后面,她身材的曲线何安在真是不敢多看,这个女人身材完美,脸蛋完美,真不知道她的父母是怎么把她生出来的。

来到办公室,办公室不大,连希惕若在内有四个座位,前后排列,希惕若的座位刚好在最后一个。

希惕若往自己的座位上一躺,发出吱呀的声音,何安在真的有些好奇,教学楼都是崭新的,学校的设备也是很好,为什么大家给自己的感觉都是非常的穷酸,一个老师的座椅好像都破旧的随时会裂开一样。

“何安在,你今天唱的歌曲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希惕若问道,

“老师,真的是我自己昏迷的时候听到的。”何安在嘴硬,当然实在也是他没有办法去解释。

“我希望你可以跟我说实话,而不是编造谎话欺骗老师。”希惕若不满意何安在的回答。

“老师,我说的真是实话。”何安在继续嘴硬。

“你是不打算告诉我实情了是吗?”希惕若说道。

“老师,你为什么就笃定我不是在昏迷中听到的呢?”何安在反问道,

希惕若轻蔑一笑,“打死的都是嘴犟的,你看来也挺倔强的吗?”

“首先人在昏迷当中是失去意识的,所以你根本不可能从外界听到什么音乐,周围的声音你听不到,只有可能是你内心发出的声音。”

“第二,人在说谎的时候才会一直死盯着别人看,妄图暗示别人自己的话是真实的,从你进来,老师问你,你就一直盯着老师在看。”

“对呀,就是可能我自己内心发出的声音呀。”何安在辩解道。

至于盯着你看真的是冤枉呀,我只不过是觉得你好看而已,并不是你认为的想让你相信我,何安在心中呐喊。

“你自己内心发出的声音,你平时的音乐成绩怎么样,老师比你还清楚,你骗不了我,你没有这个实力的,所以这首歌应该是别人的,到底是谁的歌曲,你又为何会唱,那个人是谁,我希望你如实回答我。”希惕若一脸智珠在握的表情。

何安在觉得她煞是可爱,也算她说对了,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何安在能写出的歌曲,但他没法这样和希惕若解释呀。

“怎么样?老师说的话是不是戳穿了你,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我只不过想知道作者是谁而已?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戳穿个毛线,我只不过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好吧,解释了你也不相信,非要知道是谁,我说罗大佑,你能认识吗?就算你想认识,我都没有办法帮你介绍,不要以为你长得美就可以为所欲为哦。”何安在内心腹诽。

“老师,班主任袁老师要找我,我可能现在就得过去找他了。”何安在不想说话,

“不要逃避我,袁老师那边我来说,我也是关心你。”希惕若一本正经地说道。

实际上她是被光阴里的故事吸引,她真的很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能写出这样的歌曲,感觉自己虽然没有见到作曲者但是已经对他有了期待与崇拜。

何安在感觉不跟她说一些不一样的话,她可能不会放自己离开了,何安在绞尽脑汁的思考着怎么回答,难道真的要告诉她实话吗?

希惕若看着默不作声的何安在,她也不着急,何安在唱出这样优美的歌曲,自己对他的印象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观。

这件事情或许对他比较重要,相信自己锲而不舍的追问之下,他总归会开口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