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是谁走漏了风声

  • 逆流青春时代
  • 只打草稿
  • 5263字
  • 2021-12-31 16:31:48

“老板,这是个误会。”

“误会,全世界都知道米贵,你跟我说误会,你不是逗我玩是什么呢?”老板越说越气白高兴一场。

“老板,缺了我的世界怎么能叫全世界呢? 我真不知道米贵,所以你说全世界都知道米贵,不准确的。”

老板听了何安在的话,手中的汤勺好像都有些拿不住了,他想把汤勺放在何安在的头上。

“老板实际上我的头受过伤,就是被这个家伙砸的,失忆了,所以真的不知道米的价格这么贵,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何安在指了指王川龙,

“没有的事情,老板他就是在耍你。”王川龙贱贱的模样,很是欠揍。

老板看了一眼王川龙,听到他的话,立马又看向何安在。

“看来不给你一个教训,你是觉得本小店可以成为了你撒野的地方。”老板随手拿起一个大汤勺,大勺一挥,何安在还想解释,老板根本不听。

赵孝成见状,立马去夺老板手中的汤勺,结果根本不是老板的对手,直接被老板甩开。

“怎么随便一个人,赵孝成都打不过,难道他就只打的过我吗?”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何安在实在想不到什么办法。

所有都在看何安在的笑话,老板的样子似乎真的毫无缓和的余地,这些人也太猛了一些,又没有任何的损失,他都不肯原谅。

“老板,且慢,不如这样,以后我有空来给你打工,你也说了我的计算能力很厉害,我确实很会计算,不如这样我以后给你做会计怎么样?”何安在急中生智,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办法,没办法,身体太差,谁都要怕。

“我有计算器,要什么会计?”老板反驳道,虽然他嘴上不同意,但是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实际他也不想惹事,不能因为顾客耍一下自己,自己就要打别人,这样以后谁还敢来自己店里消费,再说自己也没有损失,于是他就坡下驴。

“计算器哪有人来的方便呀,每次来顾客还得拿着计算器多不方便呀,你说呢?”何安在继续推荐,

“有点道理。”老板思考片刻点了点头。

“像你这样会算数的不多,是个人才,那我如果让你帮忙岂不是委屈你了?”老板佯装不知,汤勺举得老高。

“咳,哪有什么委屈的,我很愿意。”何安在嘿嘿一笑,

“那我要怎么支付你报酬呢?”老板明显赞同了何安在的想法。

“这”何安在不知道应该要什么样的价位比较合适,他感觉自己的思维严重与这个世界不符,不敢随便乱说。

“管吃。每天中午和晚上放学就过来”老板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就光管吃吗?”何安在问道,难道一点工资都不配拥有吗?不会还是封建社会吧,剥削的这么厉害。

“老板,你也没有什么损失,最多我们再赔你一顿菜钱。”赵孝成不满,摸了摸口袋,把仅有的五十块全部掏了出来,转身望向何安在。

何安在略显尴尬,兄弟,你这让我掏钱,我也不能就把口袋里的两个钢蹦拿出来吧。

“呵呵~我没损失?我的时间、我大米的封存全被破坏了,这甚至会影响我大米的口感,最多每天给你加十块钱,要是还不同意。我现在就。。。”老板汤勺再次举得老高。

“可以,但是老板,我还是一个高三的学生,可能不能天天都来菜馆帮忙,这点希望你能理解。”何安在连忙答应,倒不是害怕老板手里的汤勺,主要自己口袋里就两个钢镚,确实也需要干点兼职,这样看来自己好像真的是个穷光蛋。如果不干活的话,感觉自己连温饱都成问题。

“没有问题,哪天你不来,哪天就没有工资和伙食。”老板表示理解。

“那是当然。”何安在欣然允诺。

“那就今天晚上过来帮忙吧。”老板说道。

有一个计算高手,自己确实可以避免很多的麻烦,不然人多的时候忙不过来,一着急帐很容易算错。

“谢谢老板。”何安在笑道,没想到一顿菜吃完,自己还找了一个兼职,饭店老板变成了自己真正的老板。

“切,老板,这你都能原谅他,我真鄙视你,他不是在耽误你的时间吗?还让他给你干活”王川龙还想调拨离间,可惜老板根本不理他们,直接把他们都轰出了后厨。

“何安在,现在又变成了何服务员了,你可是真棒哦,兄弟们走了走了。”王川龙哈哈大笑。

“安在,你真的要在这里打工吗?”赵孝成疑惑。

毕竟大家都还是学生,而且是高三这么课程紧张下的学生, 出来兼职,他是没有想过。

何安在翻了翻口袋,掏出里面的钢镚。

“你说呢?”,何安在真的有些不太理解,自己穿的那么好,赵孝成穿的虽不如自己但也不错,为什么感觉他们像是穷人而王川龙他们却像是有钱人一样。

“孝成,我们走吧。”

五月份的天空,天气晴朗,阳光明媚,中午时分,气温升高,大地也变得热了起来。

说来也巧,何安在五月份参加校运动会,一场游戏一场梦,自己昏倒,再次醒来,人生却以发生了极大的转变,自己由一个大学生变成了高中生,更为关键的是这生活中的一切处处与何安在以前的生活不一样,不过还好,何安在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唯一伤心的是,不知道自己另一个时代家人亲戚朋友过得怎么样。

何安在和赵孝成并肩走在校园内,校园很大,依山而建,校园里人来人往,人声鼎沸,特别标志性的建筑有三个,分别是学校的体育馆和音乐谷,美术长廊。

体育馆占地面积最大,占地面积两万七千米平方米,足足比标准足球比赛场地还要大上一些,要知道一般大学学校操场只有三千平方米,体育馆外观充满了现代科技时代的美感,光滑整洁的玻璃覆盖在整栋大楼表面,阳光一照,波光粼粼。

管内一共有十三层里面配备有健身馆,游泳池,滑冰场,舞池,乒乓球馆、羽毛球馆、篮球馆、甚至还有一个标准的足球馆等等,只要是运动项目需要练习的场地,里面几乎应有尽有,这对喜欢运动,喜欢体育的学生来说,这样的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音乐谷,顾名思义建造在山谷之中,音乐谷入口处的上方一个大大的音符符号,里面建构十分坚固,整个音乐谷进入其中,给人感觉宁静祥和,温文儒雅。音乐谷里面配备有众多的练歌房、试音间、众多乐器设备也是一应俱全。

美术长廊最具特色,它就是走廊的模样,共二十三层,每层长约一百米,宽只有三米,高也是三米,全层都是镀层外加钢化玻璃密封,长廊两边是楼梯,没有教室。

这是完全用来欣赏艺术的地方,每层都是有不同特色的画幅巨作以及成品介绍,就算一个完全不懂艺术的人走在其中,也会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仪式与美感。

赵孝成带着何安在行走在校园之中,帮他介绍这三个标准性建筑。

何安在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赵孝成却以为他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这种学校的骄傲,还是必须让他知道的。

风远高中办学已经有百年历史了,音乐谷、体育馆、美术长廊,全是国家第一任总统上台后,督促全国各大学校建造的,迄今已有近百年历史。

几乎每个离开学校有所成就的人都会回来看一看这三个地方,他们也是由衷的感谢,这三个地方给他们带来的美好回忆。

不知不觉,何安在和赵孝成已经走过了这三个地方,来到了操场附近。

“听说了吗?”高一学生刘川旭对着身边的韩宇和郭骜仁神神秘秘说道,“听说什么?”韩宇反问,

“我们学校出了个数学鬼才,你们知道吗?”

“你说的是高三六班的何安在?”韩宇立刻会意,

“你也知道?”刘川旭惊讶,自己不应该是小灵通吗?

“废话,都已经传开了,学校很多人都知道好吧。我还听说,他明天要去参加学校举办的数学竞赛,好像他还准备挑战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厉无咎。我听说这个厉无咎非常的优秀,三年以来,各科成绩均位居前列,没想到他的数学也那么厉害,真羡慕这样的人。”韩宇显然有所准备,说起小道消息头头是道。

“说的是呢,我也听说明天的比赛,本来人家厉无咎根本不打算参加,但是何安在仗着自己数学厉害,还想去追求人家厉无咎的女朋友,小人得志,一个小科有什么了不起的。”旁边郭骜仁插嘴道。

刘川旭心里不满韩宇和郭骜仁都知道何安在的事情,于是接着爆料,“谁说不是呢,我听我哥说,那个何安在学习成绩超差的,你们知道吗?他在上室外体育课的时候,被他们班的一个同学,一个排球给砸晕了,他都成为整个高三的笑话了。”

“真的假的,这么弱鸡吗?”郭骜仁惊讶的表情,刘川旭很是满意。

“那还能有假,听说他还被抬进了校医室呢。”刘川旭道。

韩宇不解,“这种人,怎么还好意思去挑战人家厉无咎。”

刘川旭老神在在,仿佛知尽天下事,“我还听说,他本来数学也不好,这次好像是被人砸过之后开窍了,数学变得非常厉害。”

“哦?还有这种功效。”郭骜仁兴趣立刻被这个话题完全调动,没有办法他的成绩也是一塌糊涂。

“我骗你干嘛?”刘川旭反问,

“这么说我也好想被砸呀?”郭骜仁笑称,众人哈哈一笑。

“不过我要是被砸,我也不希望是我的数学变的厉害,要是音体美能变厉害,那才牛逼呢。”

“谁说不是呢。”刘川旭三人在操场边的谈话内容,人来人往,有的人感兴趣待在他们身边听一会,有的人不感兴趣直接走开,他们的谈话内容全程被身边的赵孝成和何安在听在耳中。

“你们在说什么呢?”赵孝成黑着脸,走到那些人的身边,这么说自己的兄弟,这帮家伙看来是需要教训了。

刘川旭等人转身,看着穿着整齐的赵孝成,压根不想理他。

赵孝成还想说话,何安在按住了他的肩膀,对着其他人说道,“我可是听说厉无咎的女朋友喜欢上了何安在,厉无咎觉得自己戴了绿帽子,气不过,找何安在明天比赛的呀。”

融入一个集体最后的方式就是找到大家的共同语言。

何安在很奇怪,这些人都不认识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讽刺自己,而且他更奇怪厉无咎明天要和自己比赛的事情,是谁搞得人尽皆知。

更让自己不爽的是明显传言的风气对自己很不利,最起码也应该是自己说的这样呀。

何安在想从这些人的口中套一些话,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在乱传。何安在明白如果自己直接表明身份,休想从他们口中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东西。

“兄弟,你的消息真的假的?”为首的刘川旭疑惑的看着何安在,他是学校的小灵通,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搜集学校的各种八卦新闻,人文趣事,而且他特别喜欢和别人吹嘘一些自己听来的消息,然后便享受着别人听完自己消息的后,吃惊的表情。

这次刘川旭只是听到一个人说过何安在的消息,刘川旭本着偏听偏信的做事理念,他每次收集消息都喜欢多从不同的人那里听取事情的经过,然后再根据自己的经验总结描绘出他的“真正的事情真相”。

“我叫王川龙,我就是高三六班的。你说我的话是真的假的。”何安在一本正经。

赵孝成看着何安在,这个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不过他却很配合地没有戳穿何安在,相反很有默契的说了句:“我是高三六班的赵孝成。”

兄弟,传假消息你得用假名呀,还用自己的真名,何安在无语,太耿直了吧,但赵孝成好像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们真是高三六班的?”刘川旭眼中放光,

“那还能有假?这我有必要骗你吗?”何安在反问?

“那你们真的认识何安在?”刘川旭好似狗仔一般。

“说起来,他的头就是我砸的。”何安在模仿起王川龙来,深得其精髓,说着还作了个砸球的动作。

“卧槽,原来你就是那个砸他头的人。”郭骜仁恍然大悟,

“看他不爽而已,你们好像对他也有意见?”何安在随意的样子赢得三人的信任。

“我想问真的是你砸完他之后,他的数学变厉害的吗?”郭骜仁明显对这个话题最为感兴趣。

刘川旭接着说:“我们又不认识他,谈不上有意见,就是觉得他有点怂而已,我听说那个家伙很贱,还去追求厉无咎的女朋友,被拒绝了心里难受,然后他就去找了厉无咎决斗,但又打不过厉无咎,于是他提出了要和人家比数学。”

“你听谁说的”

“高三学生呗。”

“哪个班的谁呀?”何安在循循善诱,离真相又进了一步。刘川旭狐疑的看了眼何安在,这家伙干嘛非得知道消息的来源,还有没有点传小道消息的专业素养?

何安在看出了刘川旭的不满,连忙道:“我只是想知道是哪位仁兄传出的话,我真的是很感谢他,要知道我早就看何安在那小子不顺眼了,要不然我也不会拿球砸他呀,我是真没想到还可以通过传谣言这种方式,我相信要是何安在那小子听到得气个半死,我很想见见那位机智的仁兄。”

“这么说,何安在真的是被迫和厉无咎比赛的?厉无咎真的是被何安在戴了绿帽?”刘川旭迫切的想要知道王川龙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毕竟“王川龙”是何安在的敌人,他说出的事实在刘川旭看来更接近事情的真相。

“确实如此。”

“我就说嘛,何安在那种人怎么可能有勇气去挑战人家厉无咎呢?”韩宇恍然大悟,接受了“王川龙”说出的事实真相。

“这么说来,厉无咎还蛮惨的,被那样一个小丑抢了女朋友?”郭骜仁说道,何安在嘴角微微抽搐,真心一巴掌呼在这家伙的脸上。

“我还是想知道到底是谁传出何安在要和厉无咎比赛的?”何安在看向刘川旭说道。

他隐隐感觉事情并不简单,这本是厉无咎和自己的事情,应该没有多少人会知道,而且厉无咎也没有必要去宣传搞得人尽皆知,他何安在更没有去做这件事,到底是谁传出这样的话,他又有什么企图呢?

“不好意思,我大哥不让我告诉别人,这件事是他说的,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大哥是谁。”刘川旭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王川龙主动给到自己很多信息,自己却不能告诉他想要的答案,这对一个追求娱乐八卦、信息交换的人来说是有些占便宜的嫌疑。

当然刘川旭也只是在坚持自己的专业素养,做人要学会保密。

“哦,是这样呀?”何安在微眯着眼。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吗?”何安在追问。

“我叫刘川旭,他叫韩宇,他叫郭骜仁。”刘川旭指着韩宇和郭骜仁道,自己的姓名他还是愿意告诉何安在的。

何安在默默记下三人的姓名,以后再找他们算账,现在没有这个心情。

“那么刘川旭,韩宇,郭骜仁你们先聊,我们就先走了。”何安在临走前还和三人打了声招呼,好像老朋友一样。

“嗯嗯,再见。”刘川旭三人也觉得高三的这位“王川龙”大哥,人不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