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封印的宿那鬼

井田龙圣十四岁时,了结了道场继承人这个心愿的井田一树在梦中含笑去世,享年89岁,在这之后的两年一直都是井田龙圣一个人居住在这里。

但在走之前,井田一树通过一些关系让未成年的井田龙圣继承了这片道场,其中包含了大半个城镇的土地。

政府租用这些土地,每年都要支付给井田龙圣一笔高昂的使用费,这使得井田龙圣不用为生活而操心,不然说不定他就要表演一出夜行飞贼的好戏了。

将长剑解下,井田龙圣脱下身上的运动服,然后躺入了浴缸之中,散发着袅袅白气的热水将他包裹,使身体瞬间放松了下来,兴奋的内心也慢慢重归宁静。

第二天早上五点,井田龙圣从已经冰冷的浴缸站起,细小的水珠从他如大理石雕塑一般完美的身躯上滑落,随手擦干净身上的水珠,他穿上训练服来到了院子中。

拿起一把木剑,他开始了日常的锻炼,虽然这种锻炼几乎不能使他实力得到提升,但却是长久养成的习惯。

练了一个小时,井田龙圣停下了手中动作,准备去吃早饭。

早饭也很简单,两个煮鸡蛋,一瓶牛奶,一片面包,按道理来说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提供他身体所需要的能量,但自从斩龙剑术大成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逐渐超越了常人的境界,不再需要进食、喝水,到了现在,他甚至已经不需要呼吸。

对于这些变化,井田龙圣也懒得多去想,反正生活该怎么过怎么过。

吃完早饭,井田龙圣将训练服换为运动装,拿上木剑便打算出门,在完全确定这是迪迦世界后,他打算去一个和他现在有些关系的地方。

离开道场,他来到山下的镇子,日本的电车极为发达,被称为铁轨上的国家,即使井田龙圣所在的镇子有些偏僻,也依旧有着通往各地的电车。

登上电车,井田龙圣将木剑放在一旁,透过玻璃看着不断划过的风景,虽然如果是他自己赶路的话更快,但目前他还没有飞行的能力,只能凭借跳跃短暂滞空,万一被发现了容易引起骚乱和麻烦,从而打扰到他的生活。

窗外景色飞驰,电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井田龙圣这次的目标是宿那山,在那座山中,有着一头被封印的鬼神,而封印者,正是道场的创始人-井田景龙。

其实道场中也有一些古籍记载着这位创始者的生平,包括天生阴阳眼,能够窥见鬼神,并且打败和封印了许多恶神。

但以前井田龙圣都是当故事来看的,已经忘记了大半,直到迪迦出现他才再次想起。

井田景龙在迪迦剧情中也出场过,曾经帮助迪迦消灭了脱困的鬼神,也就是井田龙圣此行的目标,宿那鬼。

穿过城市,井田龙圣来到了宿那山中,在还未进入山中之中,他便已经感觉到山中有着一股和他同源的气息。

跟随着指引,他向着气息最浓烈的地方走去。

一直到深入山腹中,井田龙圣终于来到了气息的源头,一座略显残破的祠堂出现在他面前,祠堂内供奉着一座金甲武士的雕塑,案堂之上还摆着一把长剑。

下一刻,空无一人的祠堂之内突然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没想到,在这种鬼神灭却的时代,我留下的传承中竟然还能出现如阁下这般强大的剑客”

在井田龙圣的视野中,一位身穿黑色武士服,留着传统武士发髻的剑士漂浮在雕塑之上。

“后人井田龙圣,见过先祖”,毕竟现在的道场就是从井田景龙那继承下来的,因此井田龙圣对他微微弯腰行礼。

但井田景龙却连忙移开了身体,仿佛不敢接受井田龙圣的行礼一般。

“我可不敢受你的这一拜,以你如今的剑道修为,这天地间没有任何存在可以受得起你的拜礼”,井田景龙苦笑道。

见到他这样说,井田龙圣也直起了身。

“多亏了斩龙剑术,不然我也也到不了这个境界”,在修练斩龙剑术之前,虽然井田龙圣的进步也很快,却没有现在这么变态。

但井田景龙闻言后却摇了摇头道:“不,和斩龙剑术没有关系,就算阁下修炼其他的剑术结果也是一样的,用遥远东方国家的话来说,阁下是天生的剑仙,任何的剑术对阁下都没有阻碍,你是所有剑客无法到达的高峰”

井田龙圣也是微微愣住了,他没想到井田景龙对他的评价竟然这么高。

“我有那么厉害吗?”

听到井田龙圣的这句话,井田景龙微微微微摇了摇头道:“厉害?如果不是当今世界鬼神灭却,万法不存,阁下的实力远不止如此,实在是可惜了“

看着井田景龙在那一副可惜的样子,井田龙圣自己倒没什么感觉,毕竟以他现在的力量,天地间也没什么东西能够抗得住他一剑。

“我这次来主要是为了封印的宿那鬼”,井田龙圣讲出了他的目的。

说到正事,井田景龙的脸色也是肃穆了起来,一脸正色道

“宿那鬼乃是鄙人曾击败的鬼神,但无奈鄙人修为低下,无法将其彻底消灭,只能将他封印在此山之中,并以剑意镇压”

“但未曾想这百年来宿那鬼不断吸收怨气,反而比之前更加强大,鄙人已经要无法镇压,本打算再过一段时间进入封印内与其决一死战,但既然阁下来了,由你解决掉他更为稳妥”

“行啊,那就把他放出来吧”,井田龙圣脸上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人类当中已经没有能和他抗衡的存在了,就只能找鬼神了,虽然肯定还是打不过他,但好歹能多撑一会。

“既然如此,那请阁下小心了”

随着案台之上的长剑掉落,整座宿那山开始了剧烈的颤抖,明明天空万里无云,但却诡异地暗了下来,就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存在遮挡住了阳光。

下一刻,一只通天巨手从山体的一侧伸了出来。

“井田景龙,我终于出来了,等着吧,这一次我一定要将你送入黄泉”,但随后这只手就再次缩回了山体之中。

本来已经拔出木剑准备好战斗的井田龙圣见到这一幕,嘴里不由地吐出两个字

“就这?”

“封印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完全解除,因此宿那鬼还无法现出全身”,井田景龙在一旁解释道。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来帮他一把”

手中木剑向着前方轻砍,浩浩荡荡的剑光出现在了天地间,瞬间便撕裂了宿那鬼对阳光的阻挡,同时也将宿那山整个剖了开来,露出了其中被封印的宿那鬼躯体。

见到封印被破开,宿那鬼顿时发出一声震天怒吼,随后将残余的宿那山粉碎,使得身体完全挣脱了出来。

“井田景龙,我终于出来了,受死吧”

然而刚刚吼到一半,宿那鬼突然停了下来,因为他感受到身前之人并不是井田景龙,虽然气息有些类似,但身前之人更加年轻富有生命活力。

“你是井田景龙的后辈?”

宿那鬼低头看向脚下那渺小的身影,山一般庞大的身躯将阳光完全遮挡。

“算是吧”,井田龙圣看着宿那鬼饶有兴趣地回答道,同时眼神在他身上不断打量,心中猜测这货能抗住几剑。

看见井田龙圣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像看待宰羔羊一般的眼神,宿那鬼顿时怒不可遏。

“卑劣的蝼蚁,井田一脉都该死”

说着便抬起一只脚,想要像踩蚂蚁一般碾死井田龙圣。

但他刚抬起脚,一道剑光便冲天而起,将他的这只脚从大腿根处卸了下来,切口处光滑如境,就连血液暂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这根大腿重重掉落在山中才缓缓流下。

“吼”

吃痛地叫了一声,宿那鬼迅速抓起那只掉落的腿,心中意识到井田龙圣的不好惹,顿时向着后方撤离。

但等了这么久,井田龙圣哪能这么容易让他离开

“没经过我同意就像走,哪有这么好的事”

手中木剑漂浮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瞬息便来到了宿那鬼身前,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这把木剑便插入了他的胸口。

随着木剑中蕴含的斩龙剑意灌注到宿那鬼的体内,他像是被定身术定住了一般,身体僵硬在了原地。

下一刻,一阵风吹过,宿那鬼的身躯化为一道烟尘,飘散在了天地间。

“无聊”

本以为能够宿那鬼多撑一会,没想到这才两剑就没了,而且因为顾忌不远处的富士山,井田龙圣已经收敛了很多力量,但却依旧是这个样子。

“真是中看不中用”,记忆中宿那鬼和迪迦打的是有来有回,而且迪迦还阴沟里翻了船,要不是井田景龙最后的那一剑,说不定后面的剧情都没有了。

“以阁下的实力,这天地间已经没有能够抗衡的敌手了”见到井田龙圣感到无趣的表情,井田景龙感叹道。

“既然鄙人的使命已经完成,那鄙人也可以安心地去了,再见了,孤独的强者”

说完,金甲武士雕塑伴随着祠堂一起倒塌了下来,井田景龙的身影也从井田龙圣的视线中消失。

“孤独,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轻笑一声,井田龙圣也准备离开了。

不过没走几步,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

“我记得这个宿那鬼好像是有一把剑的吧”

在剧情中,宿那鬼和迪迦战斗时从一座山中抽出了一把四十米长剑,而且耍地虎虎生风,看起来像是练过的。

看着周围环绕的几座山,井田龙圣用内心感应着剑意的存在,最终在距离不远处的一座山中感受到了一股充满怨念的邪恶意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