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你把钱小花藏哪儿了?

看到猫咪图片,小橘果然有反应。

它动了动猫耳朵,脑袋往前探,仔细看了一下,伸出雪白的小爪子轻轻触碰了一下屏幕上的卡通小猫图片。

然后,它扭过头,冲着王大圣“喵”的叫了一声。

“认出来了?”王大圣很兴奋的说,“你就是这种品种,花色。金被银床,听起来挺富贵啊。我就一直觉得你是一只招财猫。”

小橘回头盯着手机屏幕上的图片,抬起小爪子扒拉一下。

这次应该是爪子下面的肉垫碰到了手机屏幕,图片切换成下一张。

这张图上画的是一只黑猫。

旁边的文字注释为“啸铁”。

小橘看到黑猫,脑袋上下晃动,似乎认识一般。

王大圣瞥了一眼图片。

“这可不是八戒。八戒是外国猫。这个是纯黑的。虽然有点像,但八戒那种毛色叫蓝色。其实就是灰的,我也看不出蓝,但就养猫的那么叫,叫蓝猫。”

小橘又看了一会儿,蹲坐下来,伸舌头舔嘴唇。

王大圣用手机凑到它近前给它来了几个特写抓拍。

小橘看它正在拍自己,张开小爪子去挠。

俩人你一来,我一去,玩了好一会儿。

看来,小橘吃饱了也不会变身了。

王大圣看着超可爱的小橘。

但我不会放弃。

王大圣在心里说着。

用纸巾擦干猫食盆,放归原处。

小橘也抱入太空舱。

背起背包,走到院墙前。

仔细观察一番斑驳的红墙皮,希望能找到一些月亮门的痕迹。

失败了。

王大圣扶着墙面,叹了一口气。

“走了。小橘子。”

——

走过藏经阁,绕到大雄宝殿的前面广场。

现在,广场上已经没几个人。

喧扰归于平静。

虽然,现在时值仲夏八点天才黑,但是寺院仍是六点关门,五点半就开始清客。

王大圣特意抓紧时间,走进大雄宝殿。

佛像法相庄严。

王大圣不信教,只是双掌合十,颔首。

算是跟佛祖打个招呼。

大门内一侧敲罄的不是上次见到的那个老尼姑,而是一名戴眼镜的年轻僧人。

既然如此,那也问不着他了。

王大圣翻出一张钞票,投入功德箱,转身离开。

快到山门,看到路边树立着寺院的平面图和介绍的铭牌,王大圣急忙走过去。

最终,希望从铭牌上找出一点关于“狸苑”和月亮门蛛丝马迹的想法破灭了。

平面图上根本没有放生池那一块。

而文字介绍中也没有发现相关的记载。

只是,“福灵寺始建于唐代”这句让他比较惊讶。

那就是说,福灵寺已经有一千四五百年的历史。

不过,铭牌上的介绍也很清楚,唐代建筑无存,现在所存建筑均为明朝重建。

“哎,施主,我们要关门了。”

听声音耳熟,王大圣转过身。

竟然是那天见到的老尼姑。

“啊,师太。您还记得我嘛!”

王大圣一脸兴奋的问。

师太手掌一立,口念佛号,“阿弥陀佛。”

“我。您看这只猫,记的嘛?”

他把胸前背着的太空舱托起来。

师太看了一眼太空舱里的小橘,露出一脸慈祥的微笑。

“出家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一心向佛,其余无念。”

晕!

装不认识?!

“您不记得我了嘛?在放生池那边,这只小猫掉水里了,我给捞上来。您还说我做了一件大善事,胜造七级浮屠什么的。后来您还给我们找毛巾擦水。您忘啦?没几天。”

Duang——duang——duang——

钟楼响起撞钟的声音。

虽然,按规矩应该暮鼓晨钟,但还是用钟通知游客寺门即将关闭比较方便。

“施主,听到钟声没有?一切皆是善缘。再见吧!”

好不容易碰见这个老尼姑了,王大圣不依不饶,“哎,那我问您后面有个放生池,我捞猫那个大池子,里面还一堆王八那个,那个怎么没了?我找半天没找到。”

“施主。赶紧的,说实话我们要关门了!”

又是这句。

老尼姑伸手往外请。

“哎,快请吧!”

站在山门口,举着一条门闩的戴眼镜僧人催促道。

没辙。

王大圣只得最后看了一眼六亲不认的师太,赶紧走向山门。

——

从地铁站出来,快走到小区大门口的时候,手机响了。

“哎,泼猴。”

大炮的声音。

“靠。你丫。”

“你丫把钱小花同学藏哪儿去了?”

“啥意思啊?我藏个屁啊我藏。”

有点儿奇怪,大炮这家伙怎么这么问。

“如果你拒不招认的话,那我们今天可就搜查去了!”

“啥玩意?”

王大圣忽然扭回头。

果然,身后不远处,看到了大炮和泥鳅。

完蛋。

这俩盲流子怎么跑这儿来了。

“老联系不上钱小花,我直接来你家找来了。我可想她了。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她在家?”

泥鳅上来一顿叽叽喳喳。

王大圣完全还没想好说辞。

还不知如何解释钱小花的事,大炮一拍他的肩膀,“老耿一会儿也过来,听说你请客吃饭。”

“靠,我什么时候说请客了?”

“我反正在群里这么通知的。”

大炮晃晃手机。

王大圣把他手机抢过来一看,大炮在“我们是吓大的”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今天王大圣晚上在他家请客吃饭,请能参与的筒子们迅速集结。@all

“你这也太随机了吧!我什么都没准备啊!”

“择日不如撞日。”大炮把身后的帆布背包摘下来,翻开盖子给他看,“反正我带着一桶我跟泥鳅酿的啤酒呢。剩下的你负责。”

前几天看大炮的朋友圈晒,他买了酿啤酒的工具和原料,没想到还真酿出来。

“你酿的能喝嘛?握草。”

大炮一笑,“你问泥鳅。”

王大圣扭脸看泥鳅。

“特别好喝。所以,找花花来分享。花花在不在家啊,到底?”

“啊,不在。”

——

老耿也在群里问钱小花在不在,说不在的话就不来了。

但他还是来了,进屋以后发现钱小花真不在。

“那我那瓶红酒就甭开了,到时候。”

老耿今天带来一瓶红酒。

看来最近他发财了,竟然主动带红酒过来。

“哎,哎,看着那猫,又去弄酒去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