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哄不好那种!

敲开十楼安然的家门。

开门一刹那,王大圣的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了。

安然穿着紧身小吊带睡衣,头发湿漉漉的。

“刚洗完澡。”

安然侧着头,岔开手指捋着头发,眼神里闪着惊喜之光。

“不好意思啊,借你家卫生间用下可以嘛。”

安然愣了一下,说,“可以啊,进来吧。”

她闪到一旁,王大圣冲进屋里。

上下楼户型都一样,王大圣直奔卫生间。

卫生间的地板还是湿的。

视线转向马桶。

马桶盖是关着的状态。

由于刚洗完澡,还没来的及收拾,运动bra,运动裤,还有一条dingzi裤都胡乱的扔在在马桶盖上。

这……

容不得多想,王大圣拿起上面的衣物放到水箱之上的盛衣篮里。

掀开马桶盖。

开始清理内存。

大流量持续输出。

舒坦。

闭着眼,随着最后一哆嗦。

完美收官。

“哎,你怎么不开灯啊!”

王大圣正在按冲水按钮,外面安然来了一句。

安然家的卫生间是推拉门形式,门上贴的磨砂贴,但光线不算太暗。

卫生间里一亮,加上她突然这么一句,王大圣手一抖。

“哎,哎……”

一把没抓住,那条黑色dingzi裤掉进马桶里。

我靠。

不管三七二十一,王大圣赶紧下手给捞上来。

但是这玩意怎么办呢?

全湿了还。

我怎么这么倒霉。

就赖花小千不开门。

想了下,他只好只好转身将dingzi裤扔进面盆。

先把手洗了,再把dingzi裤在水龙头下冲洗。

仔细想想,即使前女友的内裤自己也没洗过,最后竟然跑一个根本不熟的女孩家里给人家洗内裤来了。

真特么简直了。

还是这么令人想入非非的dingzi裤。

王大圣留下了悔恨的宽面条泪。

感觉差不多了,深吸一口气。

开始我的表演。

“哎,靠!”

王大圣大声一叫。

“怎么啦?”

果然,叫声引起了安然的注意和回应。

王大圣把门拉开。

“哎呀,实在不好意思啊。没留神,这个掉到地上了,刚才才发现,都湿了吧。”

“嗨,没事的。刚洗完澡,地是湿的。”

安然看到王大圣指的是dingzi裤,装作不在意的说。

但毕竟是女性内衣,神情里流露出一丝尴尬。

“抱歉啊,我先走了。”

“哎,你是不是钥匙忘带了。站门外那么老半天。你那两个女朋友都没在家啊?”

……

完蛋。

上次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安然还记得钱小花和花小千都说是我女朋友的事。

这该如何作答。

安然正眼睁睁的看着他。

王大圣想起在楼道聊天,她说到什么男的追求数量,还有什么道德就是反人类?

难道她把我当成……

但现在也无法解释。

“啊,那什么。对啊,钥匙忘带了。所以借用你家卫生间。”

既然无法解释,王大圣决定不解释了。

“那回去瞧瞧吧,如果人还没回来,再到我这里来。等家里有人再回家。”

安然也不纠结那刚才那个话题,一脸真诚的说。

“哦,好的,好的。”

总觉得孤男寡,又是衣着单薄,不太好,王大圣朝门口走去。

安然跟着送到门口。

王大圣转身准备再见,一眼瞥见她家落地窗前竟然摆放着他的那盆仙人掌。

原来是被她捡走了。

我说怎么找不到。

安然顺着他的视线回头。

“啊,走了,拜拜。”

王大圣决定还是算了。

虽然被花小千扔掉了,但现在也算有了明确的归宿。

挺好。

“拜。没人的话再上来啊。我睡觉很晚的,不碍事。”

安然最后叮嘱道。

这女孩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

不敢多想。

这次王大圣头也没回的摆了下手,朝安全通道走去。

心里还是有点没谱儿。

这次敲门,花小千会不会给自己开门。

他刚伸手,门开了。

花小千眼圈红红的,一双湿润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

王大圣傻了。

真没想到花小千会哭。

俩人愣了三秒。

花小千转身就走。

王大圣急忙进屋,关门,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花小千被王大圣拉正过身子。

他刚要说话,花小千照着他的胸前一顿喵喵拳。

“忍一下就不行嘛,就差三十秒了!你就转身走了!”

她指的是……我去楼上借卫生间方便。

“我也不知道就差那么一小会儿啊!”

“你知道什么呀!你就知道去楼上,我都被你气死啦!”

花小千一脸委屈,眼圈闪烁起盈盈的光。

她用手抹了一把眼泪。

她怎么知道我去楼上了?

遭了!

王大圣看着花小千头顶耷下来的猫耳。

花小千是猫耳娘,她什么都听的到。

上次就知道了。

但我竟然忘记了。

如果这样的话,我和安然抽烟时说的那些话她肯定都听到了。

夜跑,减肥,交配权,洗澡去了……

与安然聊天时的话题涌现在王大圣的脑海里。

百口莫辩。

“对不起,千千,我让你担心了。”

王大圣双手扶着花小千的双肩。

“根本就不是担心啦!”花小千把他的双手打下去,“是生气!是生气啦!哄不好那种!”

“哎呀,千千,是我不好,让你生气了。我错了,跟你道歉,原谅我好不好。”

王大圣着急了。

看到花小千梨花带雨的样子,感觉到心疼。

“给你机会了。就是不珍惜,你让我怎么办?”

花小千声音里带着无限委屈。

王大圣没太听明白。

什么叫给我机会了?

所谓的机会是门口贴的那张纸条嘛?

但那是我实在没办法,忍不住了啊。

怎么又绕回来了。

“那你说怎么哄才能哄好你啊?”

“都说哄不好那种了!再说,根本不许提问的啦!”

花小千跺跺脚,一脸着急的表情,手抹着奔涌而出的眼泪,呜呜大哭起来。

这样的反应让王大圣更加的懵逼加无奈。

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要哄,哄哄就好了。

不好哄,过一段时间也就好了。

但花小千的意思很难判断。

像是要自己哄,但又说哄不好了。

这是一种什么逻辑。

现在急得她跺脚泪奔。

王大圣实在不知如何是好,一把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

花小千一阵挣扎,王大圣就是不松手。

“啊!”

一阵疼剧从锁骨传来。

花小千正在咬他。

王大圣哼了一声,咬牙忍着,将花小千抱的更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