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小橘喝醉了~

“跟你讲,中华田园橘的特点就是能吃,一般都很胖,之所以有大橘、胖橘这种称呼就这么来的。而且要是吃不饱的话,就到处溜达,所以在外面见到最多的猫就是橘猫。在外面溜达多了,就很江湖,战斗力不容小觑。”

王大圣问大炮,“你咋知道?以前养过?”

“这你算说对了。小时候养过,后来伤心了不养了。”

“伤心?你丫除了为我,还为猫伤过心?”泥鳅接过话茬儿。

大炮一笑,“那时候还没有你呢。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

“说说咋回事。”

王大圣说着,给大炮满上一杯红二鸡尾酒。

大炮少有的不是那种吹牛打屁的状态,娓娓道来。

大概是他小学时代,有次去少年宫玩,在草地上见到一只流浪的橘猫。

费了半天劲终于把橘猫堵进了平房的女厕所,最后把那只猫擒获。

他家四口人,他跟他爹属于爱猫派,对那只被他取名叫“蛋黄”的橘猫宠爱有加,但他大哥和他妈是厌猫派,对蛋黄非打即骂。

最严重有次,蛋黄喝了他大哥水杯里的水,被他哥举起来往地上摔,虽然蛋黄没事儿,但是大炮还是抱着蛋黄哭了好久。

“你哥真坏!”泥鳅义愤填膺。

“讲这个主要是让你们知道我多爱猫。”

“那后来呢?”泥鳅追问。

“后来有有一天,蛋黄在屋里口吐白沫,应该是吃了吃了耗子药的耗子,所以中毒了。”

泥鳅惊讶的叫,“啊?中毒死了啊?好可怜啊!”

“不是,听我说完。不是蛋黄口吐白沫嘛,我妈嫌它脏,就给轰出屋外面去了。我当时不知道。我是听我妈说才知道,后来蛋黄就不见了。一直没见到。”

“那是没死吗?猫不是有九条命嘛?”

“呵呵,什么九条命,要是九条命就好了。”大炮说到伤心处,端起酒杯,一口全给干了。

“哎,你慢点儿喝。”

“啧,没想到你也是爱猫之人啊。我开始还以为你讨厌猫呢。”

大炮抬起头,伸手抹了一下泪花闪闪的眼角。

“咋哭了都。”老耿给他把酒又满上。

泥鳅急忙把大炮的酒杯拿起来,“哎,你别给他喝了。这个劲儿太大,要喝喝点儿啤的。他喝多了容易抽风。”

“哈哈哈,是,他喝多了爱哭,以前上学就那样。”

王大圣揭老底。

把酒杯放到一旁的石台上后,泥鳅给大炮打开一听啤酒,递过去。

“啥哭啊,我这是被酒辣的。我这还没说完呢。我这为啥后来就一直没养猫啊。不是不想养,是伤心。”

“对,你接着说。刚才你的意思好像是蛋黄死了吧?”

“两年后,整整两年后!”大炮顿了一下,控制一下情绪,“我们收拾院子,当时我家是住院子的。房子底下有个排水道,通那个排水道的时候,才发现蛋黄的尸体,都尼玛成干儿了……”

大炮说到一半,吸溜一下鼻子,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这‘红二’劲儿太大,就是辣眼,我日。”

大家哭笑不得。

“以后,就不养猫了。伤心了。我是觉得,如果不能对猫特别好,还是不要养。我是真爱猫的,我有几个观点。第一,养猫最好有院子,猫有自己的社交和户外活动空间。第二,换位思考,要是把你们丫给割了蛋,你会怎么想?”

“你这些观点也有点儿太极端了吧。那养猫都得有个别墅才行了。你家是院子那种,猫到处跑才吃了中毒的死耗子吧。再说,我家小橘是母猫。”

王大圣听大炮这么说,好像有点儿指自己似的。

“这怎么说呢,每个人想法不一样。也有可能是我内心一直对蛋黄的死过意不去吧。总之,一句话,如果你对小橘不好,我日死你!”

“靠!你他么!哈哈哈!”

王大圣哈哈大笑,“放心,放心,懂了,你这是真爱,对我家小橘的真爱。所以,有点儿冷眼旁观的意思。”

“得得得,为大炮这么深沉的爱,咱们干一杯。”

大家举起杯子,互相碰杯。

泥鳅对大炮说,“甭看你是个粗人,心思还蛮细腻的呢。”

老耿一斜眼,“很粗嘛?以前学校一起去澡堂子洗澡没觉得啊。”

“我日!你个姓冷淡的臭老道,你懂个屁!”大炮破口大骂。

大家干杯,哈哈大笑一阵。

“哎,哎,小橘,你喝什么呐?”

只见王大圣扭着身子,从小橘的嘴巴下面夺出原先大炮盛“红二”的那个杯子。

“草,全喝了啊!”

看着空空的杯底,王大圣惊呼。

“哎呦,怪我怪我,我把杯子给放到这儿的。但猫喝酒吗?”

泥鳅赶紧问大炮。

“没听说过啊,我日!你这么猫绝了!”

大炮凑过来看已经抱在王大圣怀里的小橘。

老耿伸脖子看了一眼,揪着山羊胡,“猫怎么会喝二锅头啊,这猫不会是个傻子吧……”

“好像没……”

泥鳅抚摸了两下小橘的脑袋,小橘闭上眼睛好像是睡着了。

“喝晕了啦?”

“嘘。开始呼噜了。”

小橘的嘴里明显发出猫咪那种特有的呼噜呼噜的声音。

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

“吓我一跳,不会有事儿吧?那一杯都有一两酒呢,而且那么难喝。它也真喝的下去。”

王大圣心有余悸。

“得,这也算是跟咱们四个一起干杯了。”老耿看看桌子上的酒菜情形,“也差不多了。都醉了吧,醉了就散。”

大炮喝多了的表现就是哭,刚才他哭了,说明他早醉了。

泥鳅不强求,毕竟要拉扯着大炮回家。

老耿属于喝一滴酒就脸红的人,今天已经属于放飞了。

而王大圣没喝多,但小橘倒是喝多了。

“散吧。”

——

等送大炮和泥鳅上了网约车,王大圣给他们关好车门。

老耿看车子远去,转回身,对王大圣说,“你要真创业,弄那个奶茶店的话,我就开始着手优化我那个‘心型’饮料机了,看能不能找到玻璃材质制作心形那部分。现在塑料有点儿low。”

王大圣低头看着透明太空舱里盘成一个球睡觉的小橘,“真创业!弄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