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人生的闪光点

“你们说,要是二锅头跟雪碧混合的话,怎么样?”

泥鳅走到饮料混合机前面。

王大圣学着大炮的口头禅说,“我日,二锅头加雪碧,那不就是土炮版深水炸弹吗?要作死吗?”

老耿砸吧嘴,“再说二锅头和雪碧都是透明的,转那个心也看不出来什么。失去了心的意义。”

“用可乐呗,要不用红酒。到现在没见过真正的红心呢。”

大炮说完哈腰从泡沫食材箱子里拿出穿好签子的平鱼和鳕鱼,放到烧烤架上。

“哎,这倒提醒我了。老耿,你家有红酒没?”

泥鳅跑过来,拍一下老耿的肩膀。

“没!”

老耿干脆利落的回答。

“切,我都看到了,就在你书架上。”

泥鳅哪管老耿,转身跑进屋里。

“我草,那是我的绝版珍藏啊!”

老耿起身要去追,却被王大圣一把薅住。

“兄弟,人生没什么绝版。真的。你就从了泥鳅吧。”

“靠!”

正在烤鱼的大炮瞥了一眼王大圣,“听你这话里有话啊。”

每个人喝多了的反应不同,可最奇葩的是王大圣。

人家喝嗨了,神志不清。

他反而越喝越冷静,越明白。

刚才老耿话中的“绝版”二字,一下触动了他的心弦。

什么叫绝版,就是不可再生,不可复制,绝无仅有。

物品如此,但人生未必。

他的脑中一下闪回到前几天在去福灵寺放生池捞钱之前的那一刻。

当时的心情已经趋近于绝望。

倒不是因为境遇,而是当时自己的状态。

不想再努力了。

他现在站在福灵寺的九层福灵高塔之上。

初夏中的城市花红柳绿一派嫣然气象,清风吹拂着铃铛,发出悦耳的铃声,自己却面如死灰,心如止水。

少年英气,保送上大学,横扫全校奖学金,人生得意不过如此。

但自打创业接连失利,才体会到什么叫被社会毒打。

一双折断的翅膀再也带不起高傲的心。

落下,一切该落下帷幕了。

可就在王大圣刚要闭眼的那一刻,远处小山之下的一汪碧水之中泛起了一点耀眼的光亮。

如此耀眼夺目?

难道是在我前途一片黑暗的时候,上天给我了一丝光亮?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声。

打开手机一看,原来是来自于损友群里分享的一个公众号推文——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从现在开始,你要每天认真洗脸,好好护肤,按时睡觉。

不要在深夜说一些矫情的话,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再删掉,更不要再去联系那个早就已经走散在你生活里的人了。

你还要多读书,多认识一些可爱的人,不要把自己的圈子局限在某个人身上。

除此之外,你还要努力变得温柔和大度,无论别人如何变化,你都要不忘初心,保持善意。

同时,我还希望你要明白,真正的成熟应该是不再逢人就诉说自己的遭遇,是逐渐学会一个人面对生活里的苦,自己说服自己,想通曾经所有想不通的事情。

所以,你看,这样的你,就算现在单身也无所谓啊,因为你这么努力的去做好自己,那你当然也会遇到那个跟你一样热爱生活、频率相同的人。

这……

这难道是对我的启示?

王大圣看完忽有所感。

关闭页面,仔细一看,是泥鳅发来的。

泥鳅确实有没事儿撑的爱分享这些东西的习惯。

以前,王大圣对于这种心灵鸡汤是从来不感兴趣。

他更相信天赋和努力。

但今天,看着那些文字,却觉得好像说的就是自己。

尤其是那句“因为你这么努力的去做好自己,那你当然也会遇到那个跟你一样热爱生活、频率相同的人”,像是忽然给了他以希望。

收起手机,呼吸变得顺畅了一些。

再次朝下面看去。

这塔真他妈高啊!

不行,腿有点儿软。

一是实在是太高,二是忽然感觉肚子好饿。

王大圣急忙扶着栏杆蹲下身子。

视线中再次看到放生池中闪烁的光点。

去瞧瞧。

崭新人生的闪光点究竟是个啥?

当然,后来经王大圣实地考察,其实就是那18块5,实际到手的15块5的一把硬币。

人生如此,一瓶顶多一两千块钱的红酒有毛绝版的意义。

——

泥鳅搞来了红酒,老耿不情愿的打开橡木塞子。

嫣红色的红酒与晶莹剔透的二锅头在塑料管缠绕的心中流窜,最后勾兑成一杯明红色的鸡尾酒。

泥鳅端起酒杯,张嘴抿了一小口。

呲牙咧嘴的递给大炮。

“咳咳,噗,好难喝啊!”

大炮还没喝,泥鳅先把嘴角里的酒吐了。

大炮品一下,紧闭着嘴巴,点点头,然后评论说,“给劲!”

泥鳅启动机器开关,分别给王大圣和老耿倒了一杯。

“哎,这是谁出的馊主意来着?”王大圣皱着眉头。

“泥鳅!”老耿强颜欢笑,一指泥鳅。

王大圣立刻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空杯子,走到泥鳅跟前,“满上满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泥鳅怕了,急忙摆手说,“啊,太难喝了这玩意。我觉得还是红酒兑雪碧吧。”

大炮重新回到他的烧烤摊,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说,“确实难喝,比那次咱们一起去玩,郝奕佳勾兑的那个什么玩意儿还难喝。”

老耿一拍桌子,“没错儿。那次她把所有的饮料酒水都兑一块,然后那个味儿简直像他妈喝汽油。”

“主意是王大圣出的。郝奕佳只是执行。”泥鳅瞥了一眼王大圣,“以前你们俩双剑合璧,没少坑人。”

“哎哎,过去式了好嘛。再说,时过境迁了已经。”

王大圣用铁签子敲了敲桌子,提醒大家不要再当着他的面提他的前女友。

那仨人刚才也是嗨了,现在见王大圣有些抗拒郝奕佳的话题,也就作罢。

“鱼差不多了啊!白肉配红酒,红肉配白酒。哎,吃鱼就得喝点白酒!来!”

大炮给大家分烤好的平鱼。

王大圣吐槽,“扯吧你就。那是白肉配红葡萄酒,红肉配白葡萄酒。”

“因地制宜,因地制宜。”

“味儿相当可以啊,这次烤的。”老耿吃的听来劲。

“那是,去趟XZ就……”

咣当——

北屋墙根下传来一声响。

“小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