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不醉不归啊

“什么问题?有话说有屁放,别打嗝。”

泥鳅最沉不住气。

老耿被噎,“靠。大炮,你媳妇跟你时间长了,素质有所下降啊。”

“有话说有屁放!”

大炮和王大圣异口同声的说。

“靠。那什么,听你们叨叨半天了,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啊。你们说的那个奶茶店多大啊?是不是就在街边上有个窗口那种?”

“对啊。”

“我猜就是那样的。那有个问题你们想过没有?那种店里面一般就站一个人吧,顶多就站俩人。你们算算,你们现在就几个人了?你们是打算轮班倒啊还是怎么着?再说了就那么一个小店,还好几个人分成,能赚个屁钱啊。顶多就赚个生活费。”

“我日。百密一疏,也对。”

大炮先败了。

“也是哦。”

泥鳅脖子塌下来,也有点儿泄气。

“我其实就没想让你们参与,只是像跟你们俩借点儿钱,只是泥鳅特积极……”

王大圣真相了。

“垃圾霸道!没钱!”

大炮当了缩头乌龟。

“靠。你们这都什么人。”王大圣急忙转向老耿,“你那个机器……”

“那个卖给你倒没问题。”

还是老耿比较仗义。

“但得升级一下吧,现在看着还是有点儿太糙,得进行外观设计美化。”

“可以啊。你给钱就行。”

——

虽说王大圣担忧的问题让老耿出面提问的方式给解决了。

但这饭吃起来就差了味道。

尤其是泥鳅,开始信心满满,现在变得专注于抢掌中宝吃了。

王大圣有点儿过意不去,问大炮,“你们俩以前琢磨下一阶段干啥没有?”

大炮喝了一口啤酒,叹气道,“唉,说起来想哭。这不是为了去XZ,俩人的活儿都停了。目前没什么收入。昨天刚琢磨出一招。就是我们俩现在住那房子不是比较大嘛,我们俩准备租出去一间卧室,当个二房东。”

“靠!”

王大圣终于相信碰见这俩人的时候,他们说大街上溜达就为了碰见熟人请顿饭吃不是扯淡了。

“是有点儿大。”

泥鳅接茬儿叨咕一句。

“你说吧,咱们也是名牌大学走出来的,最后咋混成了这个屎样?”

“我没觉得屎啊。去XZ这一趟也挺开心的啊,去了布达拉宫,纳木错,还爬了珠峰。”

泥鳅一脸笑意的看了看大家。

“真的,我们玩的可开心了。”

“那什么,我敬你一口。”王大圣举起啤酒瓶。

泥鳅虽然表现出开心的样子,但几个老爷们心照不宣。

女孩即使再喜欢玩,也需要安全感。

女性为了养育后代付出的代价太大,强烈的安全感需求是天性所致。

而所谓安全感除了男友的真情,还需要有经济基础。

大炮是军人家庭背景出身,有权有势有钱,但他的家里人死活看不上出身群众家庭的泥鳅。

大炮是条汉子,带着泥鳅留在帝都。

谁也明白,最终他也还是胳膊拗不过大腿,所以现在跟泥鳅在一起就是可劲儿的疯玩,根本就不去想未来该如何如何。

总之,是透着些悲壮意味的一对情侣。

不过虽然如此,他们满世界疯玩也着实令人羡慕。

“哎,别光你们俩,一起来啊!”

别看老耿仙风道骨有点儿世外的意思,但能察言观色,会带动气氛。

“来,一起,一起!”

“年轻不就是zuo嘛!”

“干!”

大家一起碰酒瓶,一饮而尽。

“好久没一起聚了吧,得有三四个月了。”泥鳅说。

一瓶酒下肚,大家又来精神了。

“对。今儿晚上第一次,不醉不归啊!”大炮把一把烤好的羊肉串递过来,“肉串管饱,啤酒管够。”

“哎,嘿,不醉不归。”

“喵~”

小橘突然叫了一声。

大家扭头看房檐儿下靠墙跟放着的太空舱背包里的小橘。

“小橘是你哪儿捡来的着?”大炮问王大圣。

“福灵寺。后山那个放生池边上。”

泥鳅搭茬,“福灵寺据说求财特别灵。”

王大圣立刻转向泥鳅,“有这事儿?我是瞎溜达到那儿去的。以前从来没去过。”

“嗯。我是听以前的一个客户说的,我给她的茶艺会所写公号。那个女老板就经常去福灵寺求财。最开始就是个相声剧场管沏茶的,人家现在有自己的产业了。特励志。我写公号了解的。”

“那都是扯。她那定是榜上那个大款了。就跟空姐搭上土豪一个意思。”

大炮不以为然。

泥鳅拿起扇子照大炮脑袋上一拍,“放屁!别的都好,就看不上你这一点。什么都想的那么龌龊。尤其是对成功女性的这种毫无根据的恶意揣测。”

大炮揉揉脑袋,“本来嘛,庙里烧香求财就不靠谱啊!发财的最后都是庙里的和尚。”

“切,不跟你说了。你懂个屁!”

“你屁也不懂。”

王大圣和老耿异口同声。

泥鳅哈哈大笑,“哎,你们怎么每次都接的这么快啊?”

“这是我们宿舍的传统。来,大腰子。补肾。”大炮把烤好的腰子分给大家,接着说,“就他妈跟费一那傻叉学的。”

“你跟他有联系嘛最近?”

王大圣咬了一口呲呲冒油的大腰子,问大炮。

“没。那傻叉就是个流浪汉。你网上联系他,给他打电话他也不理你。然后不定哪天出现在你家门口。他就那德行。”

“哎,对。就那德行。”老耿笑着接了一句。

当当当——

有人敲院门。

“啊呦,窝草,不会说曹操曹操到吧!”

坐在最冲外位置的王大圣,急忙转起来过去开门。

大门打开,面前是一身黄色制服的快递员。

“您的酒。”

“哦,谢谢。”

王大圣关上院门,打开巨沉的塑料袋往里一看,“我靠,这你们谁叫的白酒啊,真不醉不归啊。”

“我。”

老耿一抬手,“你们几个都穷光蛋,这顿饭都算我的了。不醉不归啊。”

大炮站起身,眼睛瞟了一下王大圣提拉过来的塑料袋,“日,几瓶啊?你这样的话,我们都不好意思不喝了啊,老耿,太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