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就我一人住

“好吧,我不懂。”

王大圣一笑,没有辩解。

其实,没有什么不懂的,他当然懂。

女性天生的需要安全感,无论是在情感上还是生活上。

因此,会为自己留下很多弹性空间。

比如他们说赶时间,但依然会为自己留出穿衣打扮的时间。

这就像她们对待钱一样。

上大学的时候,王大圣就总结出一个真理。

男生说没钱,是没钱吃饭,女生说没钱,指是没钱买化妆品和新衣服而已。

他也曾经研究过豆瓣上的抠逼小组。

结论是,男扣是真抠。

女扣是吃完一顿大餐,剁手完一件商品,发个帖子求骂,之后便得到了心理安慰。

骂都骂我了,还要怎样。

听她这么说,钱小花倒看了他一眼,露出一丝惊讶。

安然既然是要往老耿那边推的话,我就不多废话了。

王大圣想的仅此而已。

“哎,你们先吃啊。我去趟卫生间。”

王大圣起身就走。

大家并不在意。

——

所有人吃饱喝足,发现王大圣还没有回来。

“他丫是不是便秘了。走吧。”

老耿已经付完账。

大家走出大门。

钱小花和泥鳅要去健身房,刚要与老耿和安然挥手道别,分道扬镳,看见王大圣手里举着两杯奶茶急匆匆的跑过来。

“冰茶的是你的。”王大圣先递给泥鳅,然后转过身,手中的杯子递给钱小花,“这杯给你,小心点,别烫着,撒了。”

“哎,又有什么区别吗?”

泥鳅一脸惊喜的接过来,又看着送到钱小花手里的那杯。

“区别就是,你的那杯有吸管,我得没有。你的那杯肯定是凉的,我的是热的。”

钱小花说出自己的判断和对自己这杯奶茶的第一感受。

“热的?嗷哦——”

泥鳅忽然顿悟,看了一眼钱小花,点点头。

安然盯着王大圣看了一会儿,“好吧,我收回我说的那句话,你挺懂的。”

王大圣嘴角一扬,“嗨,略知一二。”

他偷眼看钱小花。

她的反应有点儿不正常,既不激动,也不算冷漠,只是一脸潮红的看着他。

我还是不懂……

——

分兵两路之后,王大圣看着前面并排走着的安然和老耿,惊喜的发现自己好像就是一个大灯泡。

回到奶茶店里,安然还是得坐到操作台上工作,因为店里根本就没有座位。

要是站着的话,三个人也撑不开场子。

王大圣思索片刻,看着老耿。

看在你请吃晚饭的份儿上,再送你一程吧。

“哎,这里地方太小了。去你家怎么样?那么大一个院子。土豪。”

王大圣提议道。

“院子嘛?”

安然很感兴趣。

“嗯,就我一人住。”

我去!老耿你丫这情商还不抵我呢。

“那去瞧瞧!这里实在太小了,搞起来很不舒服啊。”

他们俩是在开车?

说话这么搭!

安然把笔记本一合,从操作台上跳下来。

“花儿和泥鳅他们练完也得回来吧?”

“额?”

王大圣没懂。

“那就老耿家聚齐呗。我觉得今儿晚上得到后半夜了。出图,发给供应商,下厂赶工,啊啊啊,好像回到了以前上班那阵子。”

经安然这么一说,王大圣才意识到确实大家还得凑一块。

安然已经进入状态,可我还没有。

仔细琢磨,也许是开奶茶店是钱小花的想法,而且自己以前从事的都是互联网科技类的工作。

这种时尚快消行业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以至于干起来毫无章法,想起一出是一出。

虽然,目前进行的还算顺利,但店要真开起来,保不齐会出现什么状况。

除了花儿,现在又加上了泥鳅、安然和老耿,事实上已经变成一个团队。

必须尽快进入角色,担起店长的重任。

时间不多了。

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如果夏至那天早上8点开业的话,现在离开业只有36小时。

“走吧!”

“离这里远吗?”安然问老耿。

“不远,一站地。”

“那溜达过去就行了。我过来也没开车。”

“车打好了,马上就到。”

王大圣把手机一晃。

老耿惊讶,“哎,一站地都打车啊你?”

“加班打车,员工福利!”王大圣拉开门,“走走走啦!”

“嗬,这个老板好啊。我跟定了。”

安然忙快步走过去。

老耿听刚才安然的话,脑门上挂出三条黑线。

——

“啊,狗子!”

安然伸手去摸狗头。

稀里哗啦,咣当当——

王大圣哈哈大笑。

“雾草!孙贼,你丫,我就日!”

老耿气的把每个人的口头禅说了一遍。

“啊,是我弄坏的吗?对不起啊!”

安然看看一地的零件,有点儿不知所措。

“不赖你,赖他。”

老耿也不从哪儿找出来一跟铁链子做的双节棍,追着王大圣起来。

——

三分钟前。

进了小院,王大圣一眼就看到那只机器狗了。

走过去,仔细看看,还是没固定。

正式加班前先暖一下场子吧。

他走到正四处看玩意的安然跟前,“哎,我带你过来看这个,老耿做的这只狗特别牛。”

“哎,这个做的不错。”

“你摸摸狗头,会有神奇的效果。”

趁老耿去屋里,王大圣抓紧教唆。

“啥啊,它不会咬我吧?”

安然有点儿担心。

“不会。”

安然伸手飞快的抹了一下,就收回手。

“你得使点劲儿。然后,喊口令‘啊,狗子’!”

“啊,狗子!”

安然伸手去摸狗头。

稀里哗啦,咣当当——

——

“哎,得。”

王大圣不跑了,挨了老耿两下,当解气。

“入会仪式完成。安然,以后你是我们的一员了。”

“啥意思啊?”

“我们每个人都摸过那个狗头,然后都散架了。哈哈哈哈。”

“酱紫啊。哈哈,你们什么会,入会这么搞?”

“手欠会,看谁手欠。每次都得给我弄散架。”

老耿气的胡说八道。

“哈哈,对不起啊。”安然跟老耿道歉,又转过头看着王大圣,“以前觉得你挺冷的,但越觉得越不是。”

王大圣忽然觉得不对劲,安然怎么又黏回来了。

“来,开始干正经的吧。赶时间,赶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