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钱小花不见了

越想越生气,他一个拳头打在面前的书架上。

稀里哗啦——

“哎呦!”

哐当——

“我靠!”

“啊!”

书架上层大部头的精装版图书如同砖头一样砸下来。

王大圣手臂抵挡不住,身子往后撤。

但脚下一滑,一下来了一个王八翻盖——四脚朝天。

书架上书籍仍在不停地倾泻下来,以不同的姿态,角度,撞击着王大圣的脑袋、身子、腿脚等各个部位。

这个过程持续了5秒钟,满头包的王大圣才慌乱的用胳膊扒开砸在脸上的书。

当视线恢复清晰之后,赶紧挣扎着在书堆里往后退。

危险!

书架最上面一层隔板上放置的蓝色玻璃圆筒花瓶摇摇欲坠!

花瓶有暖水瓶大小,厚度接近一厘米。

这玩意砸下来的话,非死即残。

花瓶是圆形的,倾斜之后以极不规则的运动轨迹来回晃悠着。

王大圣身上身旁全是书,再加上刚才被那些精装硬皮本的大部头书籍砸的浑身生疼,躲避起来相当吃力。

他仰着身子,双手扶着下面乱七八糟的书,刚躲到左侧,花瓶就晃悠到左边。

眼看就要掉下来了,他急忙往右侧逃离。

就在这时,硕大的花瓶终于从书架上掉下来。

“嘭”的一声。

及时赶到的一名书店男员工斜着身子,一只手接住花瓶。

好险!

王大圣终于松了一口气。

“哎~哎~哎~哎!”

男员工叫唤着。

“啊——”

王大圣一声惨叫响彻购物中心。

男员工虽然第一时间接住了花瓶,但手并没有拿稳。

巨大的花瓶从他的手中滑落,完美命中王大圣的裤裆。

——

购物中心的接待室里。

虽然裆部还是火辣辣,但面对一脸歉意的女书店经理,王大圣作为一个纯爷们只好咬牙忍着。

他的脸上又添了一道创口贴。

阿迪变成四道杠。

门开了,那个接花瓶的男店员急匆匆的走进来,将一沓粉红钞票递到女经理的手上,紧张的侧立到一边。

“这2000元先算我们对您的赔偿费。”

女经理躬身将钱递过来。

这服务意识挺强。

但其实是我自己zuo的。

这钱不能要!

“不不不,不必了。”

“哎,您一定要拿着。要不我们实在过意不去。”

女经理很执着,递钱的手停在半空中。

“真不用。帮我贴个创口贴就挺好。”

“哎,您拿着。”

女经理身子撅着屁股,身子伏得更低。

由于重力牵扯,领口已经开放。

这个姿势实在……

王大圣很绅士的瞄了一眼。

得,这钱要不拿着的话,这位女经理要跪下就不好办了。

多伤自尊。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吧。

王大圣视线转向她手里的红彤彤的钞票,极不情愿的从沙发里直起身子,伸手过去。

“啊!”

下半身一股撕裂感随之而来。

“您?”

女经理紧忙把手往前伸,终于交到王大圣的手上。

她看看王大圣的表情,又瞟了一眼王大圣的裤裆,一脸惶恐的问,“要不您去卫生间看看伤势先?万一……”

“没,没,没事!”

王大圣急忙露出一副镇定的表情。

“如果不方便的话,您留个联系方式。然后您去医院检查后,我们书店会赔偿医药费,这2000块就先算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了。”

“啊,那好吧。”

事已至此,人家服务态度这么好,还能说什么呢。

女经理递上名片。

王大圣看了一眼正面,又反过来看背面,只有一行字:

撸猫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莫奇耶夫斯基。

——

三人走出接待室。

“您先请。”

书店女经理伸手示意他先走。

“您先走。”

王大圣谦让。

“您先!”

书店女经理微笑示意。

这个时候客气个屁啊!

刚才我走路都劈着的姿势没看到嘛!

书店女经理忽然懂了,看了一眼王大圣的裤裆。

“那我们先走了。您去医院检查后一定要联系我们。”

——

为了防止万一,王大圣还是到卫生间里面全面深入的给自己做了个体检。

问题不大,基本功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走出卫生间,再一看手机上的时间。

糟了!

现在早已经过了和钱小花约定见面的时间,都过去整整半小时了。

虽然她气呼呼的走了,但应该还是去约定地点了吧。

但愿。

钱小花脾气真是太大了。

美女脾气都这么大嘛?

刚刚接触一天,就有点儿吃不消。

——

王大圣不敢迈大步子。

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淡。

所以,好不容易才磨磨蹭蹭到达广场的金牛雕塑前。

并没有钱小花的身影。

举目四望,也没寻着人。

即使人多,她那个级别的长相也是在茫茫人海也应该一眼就能看到的。

人哪儿去了?

“哎,麻烦您能让下吗?”

有个男的举着手机。

王大圣发现自己身边站着一个女的,才意识到人家在拍照打卡。

他只好走到一边,挨着垃圾桶,点上一根烟。

——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

王大圣已经抽完三根烟,目睹了将近一百人拍照,两起因抢夺拍照有利位置而产生的纠纷。

幻想中的就象在书店那样,钱小花嘻嘻哈哈蹦到他面前的场景始终也没出现。

真是有够烦的!

六月的气温提升到30°以上。

烈日炎炎,加上烦躁着急,王大圣鬓角淌汗。

手机这东西确实很重要,但钱小花还没有。

现在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死等。

王大圣想起中国古代那个魂断蓝桥的典故。

话说小伙和姑娘相约蓝桥下,准备冲破封建家长的桎梏,月夜私奔。

没成想当夜山洪暴发,水漫蓝桥。

提前来到的小伙比较呆萌,既然约在蓝桥下,就在桥下抱柱死等。

结果姑娘赶来,小伙已经Game over~

当然,这是文学创作的夸张手法。

但却谱写了一曲忠贞守爱,至死不渝的爱情赞歌。

中国古代的爱情故事结局无疑全是以悲惨告终,从来没有像国外那样公主和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还是不想了。

再等5分钟。

午后的阳光实在是太过毒辣,他环顾四周,走到两栋建筑之间空中连廊的荫凉下继续守望。

10分钟过去了。

钱小花你死哪儿去了!

王大圣转身就走。

5分钟之后,王大圣拎着从存包处取回来的一大堆东西重新出现在广场上。

视线上下左右前前后后360°立体无死角巡视三圈之后。

王大圣绝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