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你就没想过到床上来睡呢?

王大圣一边铺地铺,一边等着花小千从卫生间里出来。

相对于钱小花动辄一两个小时的卸妆、洗澡和护肤,花小千就快多了。

橘小小是根本懒得洗脸。

懒……哦,终于明白了,就是懒。

她们仨为什么都让自己背着,就是懒得自己走路。

毕竟是猫,爱睡懒觉。

王大圣终于想清楚了一个问题,但仔细一琢磨好像也没什么大用。

终于,花小千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只穿着棉质内衣。

她身高1米68,比钱小花矮6公分,不过十八九岁的身体已经凹凸有致。

自然莹润的嘴唇和一双带有无辜意味的眼神,让她少女感十足。

这与钱小花那种霸气凌厉,具有侵略性的性感完全不同。

王大圣想多看一眼,又不太好意思。

“哎,圣哥哥。”

跑进卧室的花小千又从门缝里探出头。

王大圣转头看她。

“干嘛?”

“你睡那个地板,打地铺,硬不硬啊?”

王大圣一笑,“当然硬了,不过习惯了,也还行。”

“习惯了啊。那算了。”

花小千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哎,什么意思啊?”

“就是,大圣哥哥,你就没想过到床上来睡呢?”

这……难道……

花小千脸颊红扑扑,眼神中带着一种迷离的闪光。

忽然,王大圣想起无论是钱小花还是花小千,在卧室睡觉从来都是关门但不锁门的。

难道说,报恩?

真有这种好事?

“当然想了!”

无论如何,既然大家这么熟,就说实话好了。

卧室里的那张床本来就是双人床,当初因为他人高马大,买的还是加宽的床。

即使花小千没有那个意思,两个人岔开睡也很富裕。

“那好!等着。”

花小千莞尔一笑,把门轻轻的关上。

只有关门的声音,没有锁门的声音。

——

王大圣飞快的刷了牙,利索的冲了个澡。

闻了闻口气。

薄荷味很清新。

她应该穿着睡衣吧。

胡思乱想着,走出卫生间。

腋下夹好毯子和枕头,走到卧室门口。

敲门还是算了,毕竟没锁。

而且万一她已经睡着了,还被吵醒了。

王大圣一推门,走进去。

灯竟然亮着。

花小千上半身靠在床背上,一双洁白如玉的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

“你?干嘛来了?”

经过短暂的对视,花小千惊讶的问。

“睡觉啊?你不是问我想不想到床上来睡,然后还说等着我嘛。”

“圣哥哥,你领会错了吧?”

“啊?是嘛?”

“来,你过来看!”

花小千冲王大圣招手。

她已经换上了睡衣,没那么尴尬了。

走过去,一看电脑屏幕。

屏幕上是购物网站的页面,页面上显示着一张单人床的图片。

很明白不过了。

花小千觉得他打地铺不是个事儿,于是想给他买一张床。

所谓的“等着”,不是她等着他过来睡觉,而是让他等着新床的到来。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钱小花让我洗脚我去洗澡,这一次是花小千让我等着,我夹着枕头就来了。

试问,人,一天犯两次同样错误的几率有多大?

试问,人,一天连着不要脸两次的几率有多大?

此时,王大圣尬的脚丫子能在地上扣出一个下水道来。

这要是钱小花的话,自己早被踹到墙上贴着了吧。

“哎,坐下呗。”花小千屁股往里挪,让出空间,“我购物车里放了好几张床了。”

花小千根本没有纠结刚才的情景,这让王大圣的尴尬得以缓解。

他把枕头往床背上一放,上床,跟她并排坐在一起。

“其实,还是这种折叠的沙发床更合适吧。白天可以变成沙发,晚上拉开就好。被子枕头可以放在下面的柜子里。”

“嗯,我觉得行。但,有别的颜色花纹嘛?”

花小千第一推荐的折叠沙发好是好,但最大问题是这个布艺沙发的花纹也太像楼上安然家的了。

绝对不靠谱!

“拼色的不喜欢啊。”花小千移动鼠标,“那还有几种纯色的。希腊圣托里尼蓝?还是弗拉明戈红?”

“就这个圣托里尼蓝吧。就个湖蓝色,取这么个拗口的名字。”

“嘿嘿,这叫营销,湖蓝的话不洋气。”

这个王大圣当然懂。

就像一根白色钢笔,如果叫珍珠白能卖10根,如果叫凡尔赛宫廷白就能卖100根。

“哎,对了,那你喜欢那种颜色啊?除了拼色的那个以外?”

王大圣反问花小千。

“白、黑、红。你忘啦?”

“那还是买弗拉明戈红好了。”

钱小花第一天就自爆了自己对颜色的偏爱——黑、白、红。

看来花小千也是。

“你不是说喜欢这个蓝色吗?”

她把图片回滚到圣托里尼蓝的那张。

“我是喜欢啊,可是你喜欢黑、白、红。”

“哎呀,圣哥哥,现在是给你买床啊。你喜欢才是最关键的。不过,千千有点儿小感动。哈哈。”

“那就蓝色的?”

仍然不是太确信花小千的意思。

“嗯!下单!”

“哎,哪有钱啊!”

账户里有多少钱,王大圣清楚的很。

已经快归零了。

“白条啦先!我们俩连一张床都赚不过来嘛!”

“好!为了这张床,要努力啦!”

“嗯!来,击掌!”

花小千伸出手。

Pia——

俩人击掌。

花小千这种鼓励人的方式多好,比起钱小花的非打即骂套路多。

王大圣不困了。

床的问题搞定。

花小千把笔记本合上,放到一边。

她抿了抿嘴,说,“圣哥哥,问你一个问题啊,但不许生气。”

“说。谁生气谁是小狗。”

花小千笑喷,“噗。你以为我现在是橘小小呢。哈哈。”

得,卖个萌还被喷了。

王大圣急忙一笑,“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哈哈。你现在有趣多了,比才开始见到的时候。来,说正事。就是以前客厅落地窗边上的那盆仙人掌盆栽,你是真的喜欢嘛?”

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王大圣一愣。

“啊……”

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王大圣想了想。

“也不是很喜欢。”

那盆仙人掌很好活,一个月才用浇一次水,所以以前也没什么存在感。

喜欢当然更谈不上。

那是前女友唯一留下的一盆盆栽。

也许这才是症结所在。

后来仙人掌阴差阳错的到了安然家。

如果花小千不提的话,自己已经忘了。

但她提这个干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