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请抱紧我

可以公开的这一份文书,也颇为奇特,是唐太宗李世民念在陈浩主动放弃驸马之位,再加上,陈浩治好了晋阳公主的病,赠予他一万贯钱的字据,上面有李世民的签字,还盖着玉玺印章。

尽管李世民贵为一国之君,他无论要下一道圣旨,还是支取钱财,都得经过三省和相关的部司。

就拿这回李世民赠予陈浩的一万贯钱来说,他也是要只会中书、门下和尚书省,以及尚书省下面的户部度支司,这从上下到层层审批,没有一日的功夫,这一万贯钱是批不下来的。

不仅如此,这一万贯钱,也不是说李世民想给谁就可以给谁的,必须按上一个正当的理由。

就拿这回来说,李世民给予陈浩一万贯钱,理由就是修缮废弃多年的长乐公主府,以此作为晋阳公主府,让名义上顶着驸马投降的陈浩居住。

鉴于陈浩无父无母,在长安城中无依无靠,此前多年皆在平康坊的三曲妓院内谋生,根本就没有一个安身之处,思来想去,李世民只好出此下策。

至于那一万贯钱何时到手,李治给予的答复是不出三日之内,让他在长乐公主府内耐心等候便是。

另外一张不可以公开的文书,则是陈浩跟晋阳公主李明达他们二人四年之约的签字画押文书,并且,由太子历李治作为鉴证人,自然是不能够把这个四年之约的内容公诸于世,必须小心保管才行。

为了防止其中的一方耍赖不认账,这份四年之约的文书一式两份,一份在陈浩的手上,另外一份则是在李明达的手上。

跟站在承天门下的李治和李明达兄妹二人摆手告别完毕,陈浩在即将转身之际,突然想到了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魂穿到穷酸书生陈浩身上的他,并未继承陈浩的记忆,他对于此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不仅一概不知,自然也不认得去往长安公主府宅的路。

一想到这个问题,陈浩不禁在心中暗自感叹道:若是长安城内能够在一些街巷的交叉口安装上指路牌就好了,不仅让他这个失忆的人不迷路,也方便了长安城内的官兵、百姓和客商们。

第二个问题就是,他若是依靠沿街问路的方式来到了长安公主府,他进入之后,看管长乐公主府的人若是不叫他进驻,他无凭无据空口白牙,岂不是一样要露宿街头。

念及至此,陈浩便走上前,向站在他面前的李治,用请求的语气把他方才想到的这两个问题说出了口。

要说,李治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被陈浩如此一问,他这才知晓自己办事不够周全,便答应陪同陈浩一同前往。

站在一旁的李明达听闻此言,也央求李治一同前往长乐公主府邸,他们兄妹二人感情深厚,李明达提出这个小小的要求,李治哪有不满足之理。

随后,李治便吩咐看守承天门的监门校尉取了三匹马古来,他跟李明达二话不说,就各自骑上了一匹马,反倒是陈浩在另外一匹马前踌躇徘徊,迟迟不肯骑上马背。

见此情景,李治便忙不迭地催促道:“陈浩,你在愣着作甚,还不快快骑上马背,吾和阿妹还有你,我们三人一同骑马赶往位于崇仁坊西北角的长乐公主府邸。”

面对李治的催促,陈浩也很是捉急,却也不敢骑上马背,因为作为一个来自一千多年后的现代人,他只是在古装影视剧当中见到过骑马,从未在现实生活中骑过马。

眼下,突然给陈他备了一匹马,别说是让他骑马,连如何上马,他都不知晓。

“陈浩,你不会骑马?”骑在马背上的李明达,用疑惑不解的口吻,向站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的陈浩,问询道。

别看李治自幼身体一向不是很好,可是作为鲜卑族的后裔,自打他七岁开始,便跟随他阿耶李世民骑马,十岁便可以在马背上涉猎,如今已经十五岁的李治,骑马对于他来说自然不算难事。

李明达又何况不是如此呢,她虽在“始孩”之年丧母,从此便在她阿耶李世民身边长大,跟她阿兄李治以上,七岁学会骑马,十岁便可以在马背上涉猎,是一个小小的女中豪杰。

大唐建立之初,唐人皆以尚武为荣,就连平日里上朝的文武大臣们,也都是骑马赶路,若是有人坐着马车,则会被人耻笑,更极少有人会选择坐轿子出行。

“是……是的,陈……陈某不会骑马,也……也从未骑过马。”陈浩被李明达问得一脸窘迫,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自打李明达得知她昨日躺在榻上昏迷不醒了一天一夜,后来还是陈浩这个被她阿耶张贴皇榜临时找来冲喜的驸马,想出来的一些奇怪法子把她给救醒了过来,便暗自在心里头觉得日后应当报答陈浩对她的救命之恩,哪怕是以身相许都在所不辞。

骑在马背上的李明达,看到陈浩站在那匹马前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让她是又好气又好笑,听完陈浩支支吾吾的回答,便心生怜悯之情。

“既然你不会骑马,那就赶紧过来,你我同骑一匹马便是。”李明达别看只有十二岁的年纪,此时却跟个小大人似的,一边冲着站在一丈开外的陈浩打了两下“过来”的手势,一边温柔体贴地说道。

正为如何骑马而犯愁的陈浩,听闻此言当即就快步上前,陈浩刚在李明达所骑的马匹前停下脚步,骑在马背上的李明达,便把一只温柔的小手伸到了陈浩的面前。

迟疑了一下后,陈浩便伸出了他的一只粗大而无力的手,抓住了李明达的小手,只见李明达小手一使劲,就把站在马匹一侧的陈浩给拽到了马背。

小小年纪的李明达,却拥有如此之大的臂力,让骑在李明达身后马背上的陈浩,在惊魂未定的同时,也对此感到惊奇万分。

“阿兄,好了,咱们可以出发啦!”李明达便在这个时候,冲着距离她大抵一丈开外,骑在另外一匹上的李治,开口说道。

骑在另外一匹马上的李治,先是冲着骑在李明达身后马背上的陈浩,禁不住摇了摇头,暗自在心里头感叹道: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呐!

随后,李治又冲着他的阿妹李明达点了点头,并开口说道:“我在前面赶路,你俩跟在我面便是。”

把话说完,李治就收拽了一下缰绳,大喊了一声“驾”,便扬鞭策马在承天门前的大街由西向东行去。

待李治行出去大概五丈远,李明达这拽起缰绳,也大喊了一声“驾”,跟在李治的后面前行,两匹马之间始终保持着三五丈远的距离。

见到太子和晋阳公主要一起出宫,看守承天门的监门卫校尉,看到一匹马没有人骑乘,便忙吩咐手下的一名长史,骑上这匹马,带着二十名监门卫士兵缀在后面,保护太子和晋阳公主的周全。

“陈浩,我要骑快些追赶行在前头的阿兄,你赶紧抱住我,并且还要抱紧我,不然的话,你会从马背上摔下去的。”策马扬鞭的李明达,头也不回地对骑在她身后的陈浩,忙不迭地催促了一番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