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四年之约

“陈浩,你确定不当驸马,想要做一个普通的庶人?”李治在感到震惊之余,再次向陈浩求证问询道。

因为在此时的李治看来,他阿妹晋阳公主李明达未罹患重病之前,朝中大臣们为自家尚未婚配的儿孙向他阿耶求娶阿妹,可谓是抢破了头皮。

若是排队的话,求婚的朝中大臣和七宗五姓(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陇西李氏、赵郡李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们,都可以从太极殿前一直排到朱雀大门外。

要不是他阿耶念在阿妹从小在身边躬亲抚养长大,“始孩”之年阿娘就过世了,视为掌上明珠,极为怜爱。

再加之,他阿妹容貌性情与阿娘生前极为相似,他阿耶便不想让阿妹过早嫁人,在他阿耶身边多留几年陪伴,不然的话,以他阿妹年方十二的年岁,恐怕早已嫁为人妇。

可以说,放眼偌大的的长安城,想要求娶他阿妹的豪门世族,多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却因为他阿妹昨日生了一场大病,就便宜了陈浩这个混迹于平康坊的穷酸书生。

不曾想,陈浩却不识好歹,竟然主动提出废掉他这个驸马,贬他为庶人,离开皇宫到长安城中生活,这让年仅十五岁的李治感到大为震惊,难以置信。

面对李治的求证问询,并未起身的陈浩,态度决绝地回答道:“是的,太子殿下,陈某确定不当这个驸马,还请贬陈某为庶人。”

李治本就瞧不上陈浩,觉得陈浩无论是从出身还是才能都配不上他阿妹李明达,既然,陈浩主动提出废掉驸马贬为庶人,正合了他的心意。

想到这里,李治便脾胃爽快地答应道:“陈浩,你既然心意已决,不想做我阿妹的夫婿,那也勉强不来,我便遂了你的愿就是。你且在此等候,我这就去往甘露殿,向我阿耶奏请情况,用不了半个时辰的功夫,我便再来这立政殿,向你传达我阿耶的诏命。”

见到李治欣然应允,陈浩当即就拜谢道:“多谢太子殿下成全,陈某便在这里静候太子殿下的佳音。”

陈浩刚拜谢完毕,舅哥虽然同意废掉他这个驸马,可是站在一旁的新娘却不答应,摆出了一副非陈浩不嫁的姿势,让正欲离去前往甘露殿的陈浩踌躇不前。

只见方才一直未开口说话的李明达,当即就严词拒绝道:“不可,不可,阿兄,不可前往甘露殿向阿耶请求废掉陈浩的驸马,阿妹坚决不答应。”

自打长孙皇后去世后,李世民就把当时还不是太子尚且年幼的李治,以及刚及“始孩”之年的李明达留在他身边亲自抚养,李治和李明达常年相伴,兄妹情谊深厚,非常人能比。

当满心欢喜的李治正欲离去时,看到他阿妹李明达竟然拒不答应废掉陈浩这个驸马,他又对此感到极为震惊,觉得大病初愈的阿妹,现在的心思让他有些捉摸不透。

据李治所知,李明达私下里跟他讲过,若是有朝一日嫁了人,定然要找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帮助未来成为圣人的他一起治理大唐江山,让他跟阿耶一样成为一代明君。

当时,刚成为太子不久的李治不仅信以为真,还欣然允诺,李明达将来所嫁的男子将会被封王拜相,就像国舅长孙无忌一样在朝中的地位。

而今,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陈浩,不过就是一个穷酸书生,虽长得还算英俊,却并无任何才华可言,怎么会被他阿妹李明达就此相中了,着实让他大跌眼镜。

“阿妹,陈浩不过就是一个穷酸书生,你以前可是对此等人厌恶至极,今日为何如此看重他?你若讲不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阿兄还是会向阿耶请求废掉陈浩这个驸马的。”李治大为不解地向李明达质问道。

在看了一眼立于旁侧的陈浩后,李明达言辞恳切地回答道:“阿兄,就如同你方才所说,陈浩不过就是一个穷酸书生,他无父无母,在长安城中无依无靠,也混迹于平康坊的三曲妓院之中,是个身份低微之人。

“可是,陈浩从西洋人那里学会了我中原不曾有的医术,昨日把病危昏迷的我救活了过来,这说明他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若陈浩只贪恋驸马之位,是个宵小之辈,又岂会对我医治救助呢?

“照此说来,陈浩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更何况,阿耶昨日张贴皇榜,形同昭告天下为我招婿。而今陈浩已然与我成亲结为夫妇。才不过一日的光景,就再昭告天下,贬驸马为庶人,这家岂不是会让天下人耻笑么。”

方才,李治对于他阿妹李明达拒不同意废掉陈浩这个驸马而有些动怒呢,而在此时听完李明达深明大义所言,便就如梦初醒恍然大悟,立马就改变了主意。

此前,都是李治感到极为震惊,现在却轮到陈浩感到震惊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方才所言竟然出自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姑娘之口,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也暗自在心里头感佩不已。

不过,陈浩还是觉得自己年方二十,娶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片子实在是不合适,尽管这在古代早已司空见惯,但是陈浩觉得他毕竟还是一个现代人,无法接受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做自己的老婆,他可不是一个恋童癖的大变态。

心意已决的陈浩,只好把李明达拉到一边,花费了大抵半个时辰的功夫,终于说服了李明达,让李明达同意了废掉驸马贬为庶人一事。

于是,李明达面朝着站在她身前犹豫不决的李治,把她跟陈浩商议的结果,说明了一番道:“阿兄,我同意了废掉陈浩驸马贬为庶人一事。不过,陈浩与我有四年之约,四年之后,我若是还未嫁人,他也还未娶妻,我与陈浩便再结为夫妇。

“关于废掉陈浩驸马为庶人一事,不得对外张扬,还请阿兄向阿耶下一道密诏,仅阿耶、阿兄与我,还有陈浩,以及宫女秋菊知晓,不可再让其他人知晓此事。”

被李明达点到名字的宫女秋菊,当即就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因为她在平日里就是一个“大喇叭”,根本就保守不住任何秘密,这下可把她给难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