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房乔谏言

当尚书右仆射兼兵部尚书李世勣把话说完,担任司徒兼太子太师的长孙无忌,也持笏起身,附议道:“启禀圣人,臣以为方才懋功(李世勣)所言甚是。眼下,圣人与臣等多次筹划东征高句丽事宜,军中也急需铁石打造兵器和盔甲之用。

“而今,陈驸马只是为了铸造一个小小的煤炉,每日所需铁石不下万余斤,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别说整个长安城的铁石将会因为铸造煤炉而耗尽,若是不及时加以制止的话,就是我大唐境内所有的铁石,恐怕也禁不起这般消耗。

“对于懋功昨日在未请示圣人的情况下,擅自以兵部行文要求长安城内经营铁石的商贾,全部以市场的价钱收归朝廷所用,臣予以支持。若是圣人怪罪懋功,也请一并处罚臣便是,臣绝无任何怨言,还请圣人明鉴。”

紧接着,包括尚书左仆射萧瑀,以及中书令马洲等人,纷纷持笏起身,表达对李世勣的支持,也俱都表示若是要治李世勣的罪,就连他们一同治罪。

起初,李世民听完自己心爱的小女儿——晋阳公主李明达打得小报告,让他对李世勣擅自干涉民间经营铁石生意指示感到有些愤怒,按理说,做出如此重大决定,应该向他呈送汇报才对。

根据史书记载,自打建唐以来,无论是唐太祖李渊还是唐太宗李世民,都躬行节俭、实行轻徭薄役和休养生息的政策,延续前朝废除盐、铁、酒的专卖,对食盐既不专卖、也不征税,食盐之利与百姓共享之。

想当年,开凿了京杭大运河的隋炀帝杨广,即使他横征暴敛,也没有从民间收回盐铁的经营权。唐

从隋开皇三年至唐开元初年的130年,朝廷对都是把盐、铁、酒的经营权归于民间,朝廷不与民争利,这个持续了共计130年的“食盐无税”政策,到了唐玄宗李隆基的开元年间才宣告结束。

开元10年(公元722年),唐朝开征盐税,发生了安史之乱之后,唐肃宗为了筹集平叛军费,任命第五琦为盐铁使,实行盐铁官营。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食盐就开始采用“部分专卖法”,即“民制、官收、官运、官销”的制度。

李世民自打发动了玄武门事变,“篡夺”了皇位之后,就开始打造他勤政爱民的光辉形象,几乎一生都是如此,而今,李世勣却从民间收回了经营铁石之权,自然是让李世民心生不满,觉得有损他“天可汗”光辉伟大的形象。

不过,当李世民看到包括长孙无忌、萧瑀、马周等一众为他所倚重的朝廷大臣,纷纷对李世勣表达支持,顿时,便让他没有了半分脾气。

再加上,李世勣这么做也拥有充分的理由,这就更加让他感到难办。

正在苦于思忖应该如何应对之际,李世民却发现端坐在堂下左边前排椅子上,担任司空的房玄龄,并未起身附议,顿时,就让他想到了应对之策。

于是,李世民就把希望的目光投向了房玄龄,急不可耐地问询道:“房司空,您对于此事有何看法?不妨说来让朕,以及堂下的诸卿听上一听。”

此前一直没有讲话的房玄龄,听到李世民的问询,他这才持笏起身出列,站在长孙无忌的旁侧,开口说道:“启禀圣人,老臣以为,晋阳公主和懋功方才所言,都各有各的道理。陈驸马贩卖煤炉是为了为我大唐筹集军饷不假,却每日消耗的铁石过多,却也是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这铁石不光可以铸造煤炉,还可以打造兵器,一下子便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状况。方才,经过老臣一番思索,认为不应当完全禁止。留给陈驸马两到三成的铁石供应量,用来铸造煤炉对外贩卖,其他七八成的铁石暂时收归我唐军铸造兵器和盔甲使用,不知圣人意下如何?”

听了房玄龄的建言,李世民虽然希望他跟陈浩之间那个赌约,是他获得最终的胜利,但是也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来赢,那就会显得他胜之不武。

更何况,若是完全禁止不给两市之内的铁匠铺供应铁石,导致陈浩无法继续贩卖煤炉,筹集不到几十万的军饷,这东征高句丽一事恐怕会再度拖延搁浅,这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情况。

在此时的李世民看来,依照房玄龄所说,每日限量两三成的铁石供应给东西两市的铁匠铺,让他们拿来为陈浩铸造煤炉再对外出售。

在赌约到期的十五日之后,陈浩即便是无法完成盈利一百万贯钱的目标,盈利几十万贯钱,应该来说,问题不大,也不会耽误东征高句丽的军事计划,而他啊又能够赢下赌约,可谓是一举两得。

关于他跟陈浩之间的这个打赌,除了他跟陈浩两个人,以及太子李治和晋阳公主李明达之外,再无其他人知晓,若是李世勣得知有此事,他就不会听信别人的谗言,贸然做出停供铁石的决定。

念及至此,李世民便力排众议,当即就听从了房玄龄的建议,开口说道:“吾以为房公方才所言,颇为在理儿,朝廷不可完全禁止铁石的供应,就依房公所说,每日限量向东西两市的铁匠铺供应三千斤的铁石,用于陈驸马铸造煤炉,不可用作他处,其余从各地运来的铁石,都以市场价钱收购了用于打造兵器和盔甲吧。”

见到李世民做了这番裁示,无论是长孙无忌,还是懋功等人,都觉得他们再据理力争下去,恐怕会激怒了李世民不可。

而到时候,一旦把李世民激怒到喊打喊杀的程度,晋阳公主李明达若是也被惹恼了而不从旁劝说,他们当中说不定真的会有人脑袋搬家,对于李世民做出的裁示,便就无人再去反驳。

立于堂下的房玄龄,看到李世民听从了他的意见,他觉得自己应当趁热打铁,再把憋在心里头好几日的话,当着堂下同僚们,向李世民再提一个宝贵意见。

事不宜迟,房玄龄当即就再次提议道:“启奏陛下,老臣还有一个提议,鉴于晋阳公主身体已经无恙,前些时日,已经跟陈驸马完婚,不宜再留宿宫中。此外,圣人既然已把崇仁坊的长乐公主府,改为了晋阳公主府,那晋阳公主应当居住在自己的府内,与陈浩一起生活才对,还请圣人尽早决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