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闹上朝堂

翌日还未到辰时,在大兴宫两仪殿举行内朝,李世民端坐于堂上,他的一双儿女,太子殿下李治和晋阳公主李明达,同在堂上,分坐左右两侧。

前几日,由于李治风痹症有些严重,便待在甘露殿之内,一边吃着太医开的药膳,一边使用他妹夫陈浩赠予的煤炉,这才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

至于李明达,则是以休养调理身子为由,常居在立政殿之内,对外宣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卧榻养病,其实,她溜出宫去好几回,即便是被三省六部的朝廷大员们看到,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堂下的三省六部的三品以及以上的朝廷大臣们,包括尚书省左右仆射萧瑀和李世勣,以及司徒长孙无忌与司空房玄龄,分别坐在堂下左右两排的椅子上,跟端坐于堂上的李世民“坐而论道”。

“堂下诸卿,今日内朝,可有人向朕奏事,或与其他臣卿议事?”端坐于堂上的李世民,扫视了一眼坐在堂下左右两排椅子上的朝廷三品以上的大臣们,和颜悦色地问询道。

当李世民问询完毕,他原本以为,坐在堂下的这些三品以上的大臣们,会争相向他奏事呢,结果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只待他话音刚落,坐在他右边,相距不过半丈远的李明达,则是站起身来。

李明达的这个举动,不仅让李世民感到震惊,就连坐在堂下的一众朝廷大臣们,也都面露错愕的表情,唯独坐在李世民左侧不足半丈远御椅上的太子李治,则是面色如常。

只见站起身来的李明达,别看她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却容妆点优雅仪态大方,坐有坐样,站有站样,面朝着坐在龙椅之上的李世民,低头躬身拱手施礼,开口说道:“启禀圣人,晋阳有一事不明,还请圣人米明示。”

待李明达把话说完,李世民摆了摆手,和蔼可亲地说道:“晋阳,你在为父面前不必如此拘礼,坐下说,坐下说便是。”

不过,李明达却站在原地,并未退后落座,婉言谢绝道:“圣人,晋阳等下要说之事,乃是有关我大唐江山社稷,有关圣人东征高句丽的军国大事,怎能坐下说,兹事体大,晋阳以为还是站着说更加合适。”

李世民看到他作为一个父亲,出于对自己小女儿的关爱,不曾想,他的这个小女儿竟然不领情,当着堂下一众三品以上朝廷大臣的面,把他给拒绝掉了,顿时,就让他很没有面子。

人到晚年的李世民,跟以前相比,可谓是性情大变,脾气变得有些暴躁,而且,还容易动怒,一来是因为像魏征、杜如梅等希望跟他在朝堂之上抬杠,有能够说出一番达道理的大臣们相继去世,还有皇后长孙无垢的英年早逝。

二来则是在去年的时候,由于发生了前太子李承乾,与汉王李元昌、城阳公主的驸马杜荷、侯君集等人勾结,意欲发动兵变而事情败露,最终,这些对于李世民来说,至亲之人大都被处死,这便是李世民性情大变的两大主因。

好在,李世民有一对好儿女李治和李明达陪伴在左右,这才让他在人前显露更多的是慈父之爱,而非暴君之戾。

若是李明达换做别人,这么不给李世民面子,还是当着众多人的面,他肯定当场就会气得跳脚不可,动不动就要治别人的罪。

而李明达婉言谢绝了他之后,李世民非但没有动怒,反而是脸颊上露出了慈父般的微笑,继续耐着性子说道:“无妨,无妨,晋阳,你有何事要奏,那就讲出来吧。吾倒是要听上一听,你口中所说的军国大事,到底是何事,还让你搞得如此严肃认真。”

待李世民把话说完,端坐在堂下的这些个三省六部的大佬们,在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眼神,因为晋阳公主这么不给圣人面子,而圣人却还要好言好语地跟晋阳公主对谈,若是换做他们的话,恐怕少不了被圣人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后,李明达就向她阿耶李世民如实禀告道:“启禀圣人,晋阳昨日傍晚得知,我夫君陈驸马,向东西两市之内的上百家铁匠铺子下达铸造煤炉的订单,结果所有的铁匠铺都以‘无铁可用’拒绝铸造,导致煤炉贩卖一事不得不就此中断。

“我府中的管家,从巡查东西两市的监市牙人口中打探到,是官府下令断绝了东西两市之内上百家铁匠铺的铁石供应,理由是近日对于铁石的消耗过大,暂时断供一个月,待过了一个月之后再恢复供应。在晋阳看来,此事极为不妥。”

倾耳聆听的李世民,待李明达禀告完毕,他当即就有些恼怒地开口说道:“真是岂有此理!若不是晋阳今日向朕禀明此事,朕还被蒙在鼓里,对于此事一无所知。据朕所知,队友民间经营的铁石生意,朝廷自从我大唐建国以来不曾干涉,这是何人所为?”

怒不可遏的李世民,把话说完,等待了片刻的功夫,看到坐在堂下的这些个三省六部的朝廷大臣们,竟然连一个就此事向他解释说明的都没有,顿时,就让他对此感到更加恼火。

于是,李世民便用手指着坐在堂下左右两排椅子上的朝廷大臣们,气愤不已地质问道:“你等对于方才晋阳所说之事,难道都跟朕一样,毫不知情吗?”

看到李世民那一副怒火中烧的样子,坐在堂下左右两排椅子上的一众朝廷大臣,俱都在心里头打怵,过了片刻的功夫,坐在堂下右边前排椅子上的李世勣,站起身来,手持笏板出列,面朝着李世民,低头躬身拱手施礼,回应道:“启禀圣人,昨日不让东西两市的上百间铁匠铺继续买进铁石铸造煤炉的命令,是臣所下。在臣看来,此等小事,让臣等处理便是,没有必要再劳烦圣人,便就没有及时上报。”

把话说到这里,身兼尚书右仆射和兵部尚书的李世勣,定了定神后,话锋一转,继续开口说道:“以臣之见,铁石虽不为朝廷专营,本不该干涉。可眼下之际,圣人数次与我等筹划东征高句丽一事,所需铁石铸造兵器乃是首要之任务。

“于是,臣便下令,对东西两市之内上百间铁匠铺库存的铁石全部征用,并以市场价予以补偿。另外,凡是进入长安城贩卖铁石的商贾,也都把他们的铁石,以市场价一并买下,用来打造兵器和盔甲。晋阳公主认为臣此举不妥,不知圣人认为臣此举妥还是不妥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