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暗中调查

待陈浩转念一想,又觉得方才浮现在他脑海里面的这个人,虽说有充分的正当理由来捣乱,却也有充分的正当理由,希望他对外出售的煤炉可以大卖。

心有顾虑的陈浩,单独坐在晋阳公主府前院的客厅之内,他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当即就从外面蹲在地上的这五百多个人里面,挑选出来了三个记忆力特别好的人进来问话,按照这三个人的口述,他拿出自制的碳素笔,以素描的绘画形式,在宣纸上尉那几个城狐社鼠的头像。

让这三个人退出了客厅之后,在客厅外边的刘校尉,便走进来,向陈浩请示道:“陈驸马,刘某看您也问完话了,被暂时看押在前院的这五百多个人,到底该如何处置?还要不要把他们都送到万年县衙问罪?”

听完刘校尉的请示,陈浩长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有感而发了一番道:“唉,罢了,罢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若是把这五百多个人送到万年县衙问罪,那万年县衙的大牢之内,还不得把人都给塞爆了不可。

“更何况,在这五百多个人当中,他原本持有真的号码纸和预定契约文书的人,占据到了五成以上。他们不过商人性格作祟,贪图小便宜,以为拿着伪造的号码纸和预定契约文书,就可以达到瞒天过海的目的,从而少花费几贯钱从我手上买走煤炉。

“鉴于煤炉的价钱一开始定得确实有些高昂,导致很多人都望而却步。再加之,煤球一个十文钱,一天至少烧三块煤球的话,这一天就要花掉三十文钱,就是有的人买得起煤炉,却也烧不起煤球,就这一点来说,不光是他们有问题,作为贩卖煤炉和煤球的我来说,也是有问题的,这一点必须承认。

“既然,他们方才都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就都把他们放了吧。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那几个制假售假的城狐社鼠给待到,拿他们到万年县衙问罪,才算是为民除害。放了,放了,把他们都放了吧。”

就此,刘校尉便遵照陈浩的指示,退出客厅之后,大手一挥,负责看护蹲在地上的这五百多个人的那一百名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俱都往四周退去。

接下来,刘校尉就把陈浩放他们离开的指示做了当场宣布,蹲在地上的这五百多个人,都一个个惶恐不安,以为等下就要把送往万年县衙问罪呢。

突然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刘校尉说,从现在开始,他们都可以离开晋阳公主府了,便纷纷跪伏于地,感恩戴德了一番,这才纷纷作鸟兽散,如同潮水一般,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皮的功夫,从前院大门离开。

独自在前院客厅之内徘徊踱步的陈浩,正在为让人帮忙暗中追查这些城狐社鼠的下落而犯愁,他暗自思忖了大概一刻的功夫,终于想起来一个人,觉得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念及至此,陈浩便把那几幅画像,卷起来以后拿在手上,叫上刘校尉一起出门去寻此人。

过了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陈浩和刘校尉他们二人以梯步的方式,赶到了崇仁坊北坊门旁边不远处的武侯铺,在武侯铺内看到刚醒来不久的程旅帅,以及他手下的十几个士兵。

见到陈浩和刘校尉来访,程旅帅赶紧上前迎接,拱手施礼,客套了一番道:“不知陈驸马,刘校尉大驾光临,程某有失远迎,还望二位见谅!”

停下脚步的陈浩,摆了摆手,面带着笑容回应道:“程旅帅,你不必如此拘礼,此番前来,我和刘校尉是前来叨扰,还望程旅帅不要见怪才是。”

看到陈浩和刘校尉都冲着他面带微笑,这让程旅帅有些心里发毛,就在不到一刻的功夫之前,他醒来以后,他武侯铺内的破桌上,放着两贯钱,以及一张字条。

这字条上所写的内容是:昨夜有劳程旅帅,以及诸位武侯卫的士兵兄弟,你们画得停车位令我非常满意,这两贯钱还请笑纳。

在字条的右下方,则是留着陈浩的尊姓大名。

对于程旅帅来说,这两贯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够他大大半年的俸禄呢,原本还想要跟他手底下十几个弟兄,把这两贯钱都分了,正所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

还不等程旅帅想好如何分这两贯钱,陈浩和刘校尉他们俩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起初还以为陈浩反悔了呢,想要把这两贯钱要回去。

想到这里,程旅帅赶紧把那两贯钱拿出来,双手递到陈浩面前,强颜欢笑着用试探的口吻,问询道:“程某斗胆一问,陈驸马和刘校尉你们二位再次光顾我这武侯铺,是不是想要把这两贯钱再要回去?二位来的正好,而这两贯钱程某和手底下的弟兄们都没有动,如数奉还。”

被程旅帅这么一问,陈浩和刘校尉他们俩先是面面相觑了两下,紧接着,陈浩忙不迭地回绝道:“不不不,程旅帅,你误会我跟刘校尉此番的来意。既然,这这两贯钱,是陈某答应奖赏程旅帅和程旅帅手底下弟兄们的,岂有收回去的道理。

“我陈某即便是驸马,也是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一口唾沫一一个钉,答应送给了别人的物什,就绝对不会再要回去,请程旅帅把这两贯钱收好,抽空给弟兄们分了便是。”

把话说到这里之后,陈浩就看到方才还双手拿着两贯钱递上来的程旅帅,立马又收了回去,看来还是舍不得啊,只见程旅帅的脸颊上的神色,也由方才的凝重变成了此时的欣喜,陈浩便觉得此事应该能成。

于是,陈浩便趁热打铁,一个箭步冲到程旅帅的跟前,不由分说就附在程旅帅耳畔,轻声细语地说了一番话。

等到陈浩把话说完,程旅帅先是后退了两步,随即就低头躬身抱拳施礼,毫不犹豫地一口应下道:“请陈驸马放心便是,不就是调查崇仁坊的几个小毛贼的底细么,此事就包在程某的身上,请陈驸马回去静候佳音,不出三日,程某便会把此事调查个水落石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