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鉴别真伪

坐定在晋阳公主府门檐下椅子上的陈浩,先是跟站在旁边的丫鬟秋菊使了一个眼色,随即,冲着门前台阶下的上千人客商,不怒自威地宣布道:“诸位客商,等下,我让丫鬟秋菊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念你们手上号码纸上的号码,凡是念同一号码有多个人,则站在左边,而同一号码只有一个人,则站在右边。”

方才,还吵吵嚷嚷的人群,当陈浩一开口讲话,他们便纷纷闭上了嘴巴,俱都倾耳聆听陈浩的讲话,生怕错过陈浩讲话的每一个词每一个字。

当陈浩宣布完毕,他再向站在旁边的丫鬟秋菊使了一个眼色,随后,丫鬟秋菊就开始大声地念起了号码:“捌佰零壹号,捌佰零贰号,捌佰零叁号,捌佰零肆号……壹仟号!”

从佰佰零一号,一直到壹仟号,丫鬟秋菊足足念了两刻的功夫,总算是念完,因为当她念到某一个号码的时候看到人群之中有人举手示意的时候,她就会再念上几遍。

待丫鬟秋菊念完号码,原本还正襟危坐在桌案前的陈浩,立马就不淡定了,神色也显得有些慌张,他抬头一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让陈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最初估计这里面有一半的人,号码有重复的情况,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自己低估了这帮暗中捣乱的黄牛。

因为在这个时候,陈浩放眼望去,站在右边的人,就他目之所及,也就十几个人而已,而站在左边的人,起码有五百多人。

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的陈浩,在长舒了一口气之后,便收敛起脸颊上惊讶的表情,转而摆出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正色道:“既然,站在左边的人如此之多,那就等待片刻的功夫,先让站在右边的十几个人前来核对号码纸和预定契约文书。”

随后,站在右边第一个的刘商贾,一只手拿着号码纸,一只手拿着预定契约文书,走到了桌案前,双手呈上让陈浩核对真伪。

这个刘商贾持有的号码纸上写着“捌佰叁拾伍”这五个字,陈浩便吩咐坐在他旁侧的钱执事,根据这个号码翻看到花名册该号码对应的个人信息,对刘商贾进行了一番问询,站在桌案前的刘商贾,则是对答如流,一字不差,算是过了鉴别真伪的第一道关。

随后,则是鉴别真伪的第二道关,陈浩吩咐站在另外一旁的丫鬟秋菊,把刘商贾持有的这张号码纸,放进了事先倒入碘酒的木盆中浸湿。

陈浩再从丫鬟秋菊的手上,接过浸湿的这张号码纸,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之下,他看到了在这张三寸见方的号码纸右下角位置,显现出来了他此前使用米汤盖上面写有“驸马都尉陈浩”六个楷体字的印章,尽管显示的不是特别清晰,但只要盯着认真仔细地看上两眼,还是能够辨认出来的。

就目前来看,刘商贾已经通过了鉴别真伪的第一道关和第二道关,接下来,就是第三道关。

只见陈浩拿着刘商贾递上来的那张一尺见方的预定契约文书,他低下头去,一目十行地看了几眼,看到上面的文字内容没有出入。

只是接下来,陈浩再定睛看了两眼,立马就发现不大对劲儿。

幸亏当时陈浩在撰预定契约合同文书时,他多留了一个心眼儿,那就是凡是文字比划带勾的地方,他都轻轻的勾了一下,并不是特别明显。

而此时此刻,陈浩拿在手上的这一份契约合同文书,上面的文字比划凡是带勾的地方,勾得都特别明显,一看就是被人仿写。

见此情景,陈浩便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是他方才没有经过一番苦思冥想,急中生智设下了鉴别真伪的这三道关卡,恐怕今日对外出售的预定煤炉,原本是整整二百个,现在恐怕至少得多出三百以上不可,赔钱也会赔得一塌糊涂。

待陈浩的心情恢复平静了以后,他便站起身来,走下台阶,来到了人群的前面,他左手拿着浸湿的号码纸,右手则是拿着预定契约文书,面朝着人群,一脸严肃地大声说道:“各位,各位请瞪大你们的双目,看一看我手上拿着的这两样物什。

“方才被我浸湿的这张号码纸,在右下角处可以看到有官印的印记,上面写着六个字‘驸马都尉陈浩’。凡是有这六个字官印的,则是真的号码纸,反之,就是伪造出来的号码纸,自然也就是假的。

“此外,在我右手上拿着的这张预定契约文书,上面所写的文字,凡是带勾的地方,若是出现勾的印记非常明显,那就是伪造的。反之,则是真的。”

把话说到这里,陈浩便侧过身去,对站在不远处的刘校尉吩咐道:“刘校尉,你吩咐你手下的左卫率果毅营的弟兄,把站在我面前左右两侧的这五百多号人统统围起来。在他们当中,持有伪造号码纸和预定契约文书的人不在少数,等下,我会对他们每个人一一甄别。

“一旦发现有人手持伪造的号码纸或者预定契约文书,无论是他们手持这两样物什,还是持有其中的一样,都要把他们统统抓起来,押送到万年县衙,依法论处。”

只待陈浩吩咐的话音刚落,站在不远处的刘校尉,先是冲着陈浩拱手施了一礼,随即,便大手一挥,从公主府大门里面,立马就跑出来两队身穿戎装的士兵,一队大概有五十人。

眨巴了几下眼皮的功夫,这两队共计一百人的士兵,就把方才站在左右两侧的这五百多个被念到号码的人围困了起来,可谓是密不透风,连一只苍蝇都休想飞出去,别说是人了,想要逃出去,简直是插翅难飞。

站在桌案前的那个刘商贾,见此情景,他觉得事已至此,已无挽回的余地,便颓然双脚一软,就此瘫倒在地。

此前,还在为如何从五百多人当中辨别真伪而犯愁的钱执事,看到陈浩只是三言两语的功夫就搞定了,当即就对陈浩心生了几分敬佩之情。

花费了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从这五百多个人当中,只甄别出来了六个人,手持的号码纸和预定契约合同文书都是真的,便让他们六个人分别支付了十贯钱,让他们每个人领取了一个煤炉,而煤球的钱另算。

“陈驸马,现在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这五百多个人,要么手上只有一张真的号码纸或者预定契约文书,要么两张都是假的,该当如何处置?是否即刻把他们押送到万年县衙问罪?”刘青山待鉴别真伪完毕后,便用试探的口吻,向陈浩请示问询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