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惊现黄牛

辰时许,在晋阳公主府大门前,再次聚集了上千人,他们当中有差不多一半的人,手上拿着昨日陈浩发放的预定号码纸,向在公主府门檐下负责登记造册的钱执事,表达他们的不满和抗议。

长得肥头大耳的孙商贾,站在人群的最前面,操着他的大嗓门,情绪激动地质问道:“我手上拿着的就是昨日,你们晋阳公主府的丫鬟发到我手上的预定号码纸,还为此交了十贯钱的定金,不是说好了今日辰时来取煤炉,再付十贯钱么。我都把十贯钱拿来了,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取货呢?”

紧接着,站在孙商贾旁侧,长得尖嘴猴腮的侯商贾,也一边举着手上拿着的预定号码纸,一边摇头晃脑着附和道:“孙兄方才所言极是,我等在东西两市经营商铺,几乎都住在南城各坊,在今日开门鼓敲响了以后,就吩咐马夫赶着马车行来。

“在路途上,连半刻的功夫都不敢耽搁,为的就是能够早些赶到晋阳公主府门前,拿着手上的这张预定号码纸,趁他人之间购买到一个煤炉。不曾想,我等行至崇仁坊北大街后,吩咐马夫把马车停靠在你们公主府所画的停车位之内,便步行火速赶来至此,却被告知,我们手上头拿着的预定号码纸有假冒的情况发生。

“我不管别人手上拿着的是真是假,反正,我手上拿着的预定号码纸如假包换。若是,你们晋阳公主府不愿意卖给我们煤炉也不打紧,只需把昨日支付的十贯钱退还给我便是。反正,我手上有你们晋阳公主府的陈驸马,与我签订的预定煤炉的契约文书,你们想要赖账的话,那就休怪我无情,把你们告到官府去,大家说,是不是啊?”

当这个尖嘴猴腮的侯商贾,说完这一番极具煽动性的话语后,聚集在晋阳公主府大门前的人群当中,立马就有几百号人热烈响应。

“对,你们要是不认我们手上的预定号码纸,那就把昨日交付的十贯钱的定金退还给我们!”

“就是,把定金退还给我们!若是你们想要赖账,我们就一起到万年县衙告发你们,就说你们晋阳公主府对外贩卖煤炉,存在着严重的欺诈行为!”

“所言甚是,就算是你们皇亲国戚,依照我大唐律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你们晋阳公主府若是不认账,可是侵吞了我们上千贯钱,数目如此巨大,就算是告到圣人面前,我们也站在有理的一方,不惧怕你们晋阳公主和陈驸马!”

…………

如坐针毡的钱执事,见此情景,赶紧吩咐为他送来账簿的丫鬟秋菊,让秋菊赶紧去叫陈驸马,就眼前的这个情形,他钱执事是难以控制的。

待丫鬟秋菊折身返回了公主府内,坐在门檐下的钱执事,在情急之下,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便把刚才叫得欢实的孙商贾和侯商贾二人,走到了桌案前,对他们俩手上持有的预定号码纸进行鉴别真伪。

行至桌案前的孙商贾和侯商贾二人,分别把手上持有的预定号码纸,放在了桌案左右两侧。

微微起身的钱执事,先看了一眼放在桌案左侧的号码纸,上面写着的号码是捌佰陆拾玖,再看一眼放在桌案右侧的预定号码纸,上面写着的号码是玖佰肆拾柒,确实是在昨日发放的二百张预定号码纸的范围之内,从捌佰零壹到壹仟之间,这早就在钱执事的意料之中。

于是,钱执事便核对孙商贾和侯商贾二人的身份,先对站在桌案前左侧的孙商贾,问询道:“你姓甚名谁,居住在长安城的哪个坊内,家里头共计有几口人?”

面对钱执事的问询,孙商贾倒背如流地回答道:“某叫孙二牛,家住长安城南城的丰安坊,家中有六口人。”

随后,钱执事又向站在桌案右侧的侯商贾问询了一番,只见侯商贾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某叫侯小乙,家住长安城南城的保宁坊,家里头共计有八口人。”

听完孙商贾和侯商贾二人的回答,钱执事发现他们俩都对答如流,跟登记薄上的个人信息一字不差,同时,也刚好对应他们俩所持有的号码,着实让他犯了难。

原本钱执事想当然地认为,这两个一胖一瘦的家伙,虽然手持预定号码纸,若是冒充别人,应该回答不上来登记在册的个人信息,结果他却失算了。

不仅如此,孙商贾和侯商贾还分别拿出来了预定煤炉的契约文书,上面分别有他们两个人跟陈浩的签字画押,经过钱执事的核对,确认无误。

可谁知,突然在这个时候,从人群里面杀出一个五大三粗之人,手持预定号码纸,行至桌案前,理直气壮地向钱执事,提出质疑道:“某跟这位孙兄的预定号码纸一模一样,号码是捌佰陆拾玖,我手上也有跟你们陈驸马在昨日签订的预定煤炉的契约文书,你得评评理,这煤炉到底是卖给他还是卖给我?”

听闻此言,钱执事对此事难以定夺,便安抚这个生得五大三粗之人稍安勿躁。

可谁知,不大会儿的功夫,在人群之中,竟然有几十个人扭打在一起,原因竟然是他们当中,竟有数十人的预定号码纸上的号码一模一样,都在煤炉到底是谁的问题上争执不休,进而发展到大打出手的境地。

负责对晋阳公主府看家护院的刘校尉,生怕在公主府门前的这帮前来购买煤炉的上千余人闹出什么乱子出来,只要没有发生打架斗殴的情况,他便带着一众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作壁上观。

可是眼下在人群之中竟然有上百人扭打在一起,刘校尉当即就吩咐手下的几十名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冲入到人群之中,把参与打架斗殴的人纷纷拿下,并宣布若是再有人生出事端,将军法从事,这才镇住了场面。

恰在此时,身边便服的陈浩,便背负双手,迈着轻快的步伐,优哉游哉地走了出来,听闻钱执事心急火燎地向他禀明此事后,他便摆了摆手,并用风淡云轻的口吻,安抚道:“钱执事,莫急,莫慌,小事一桩!不就是出现了几百张假冒的黄牛票么,我自有办法对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