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猜拳游戏

当日卯时六刻许,晋阳公主府门前的崇仁坊十字北大街上。

“陈驸马,就是这十几个客人,为了争抢距离公主府大门最近的几个停车位而吵吵闹闹,不惜还大打出手。驸马您来的正好,赶紧对劝一劝他们吧!”苏执事看到陈浩行至近前,赶紧拱手施礼,禀告了一番道。

方才,还在为争抢停车位而争吵不休的这十几个客商,听到苏执事说,走到近前的这位身穿常服,生得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就是晋阳公主的夫婿陈驸马,当即就闭上了嘴巴,站在原地耷拉着脑袋,等待陈驸马的处理结果。

听完苏执事的禀告,陈浩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当即就板起了一副严肃的面孔,对眼前站着的这十几个臊眉耷眼的客商,开口说道:“你们几个人,看看这样可好。你猜拳的方式来决定谁先挑选停车位,谁后挑选停车位。第一个赢的人先挑,第二个赢得人次之,以此类推,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待陈浩把话说完,站在他面前的这十几客商,先是纷纷点头称是,随后,又面面相觑了两下,不约而同地齐声问询道:“不如陈驸马让我等如何猜拳?”

在这十几个客商看来,他平日里听闻的猜拳,都是在酒桌上两人之间的划拳,至于十几个人之间的猜拳游戏,他们还从未见识过。

面对这十几个客商的问询,陈浩随即就回答道:“本驸马所说的这个猜拳,其实也是一个游戏,就跟你们在酒桌上的划拳类似。唯一不同的是,你们在酒桌上的划拳游戏,只是两个人之间进行。而等下我要说的猜拳游戏,既可以在两个人之间进行,又能够在多个人之间进行,就你们这十几个人,完全没有问题。”

把话说到这里,陈浩停顿了几下,打好了腹稿之后,随即就话锋一转,一边伸出左手进行比划,一边耐着性子解释说明道:“这个猜拳的游戏名字叫做‘剪刀石布’。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伸出来,中间并叉开,这便是剪刀。

“把左手的五根手指都蜷缩起来,攥成拳头就是石头。把左手的五根手指全部伸展开,每根手指之间不留缝隙,把手指全部并拢,这就是布。在出剪刀比布大,布比拳头大,拳头比剪刀大,以此类推。

“你们这十几个人,等下一起喊‘剪刀石头布’,在喊到“布”的时候,就出拳,看看你们谁出的剪刀谁出的布谁出的石头。若是每一局当中,都出现了剪刀石头,则重新开始。直到每一局不同时存在剪刀、石头和布这三样的时候,再判断大小。我说了这么多,你们都听明白了没有?”

尽管这十几个客商,在陈驸马讲述的过程中,他们频频点头,可是,当陈浩最后问询时,在迟疑了两下后,这才继续点头称是。

就这个名字叫做“剪刀石头布”或者“剪子包袱锤”的猜拳游戏,在现代社会风靡全球,至于起源于何时,目前还有待考证,这跟在我国古代出现的划拳游戏,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最起码是经过了近代社会以来的改良才最终成形,生活在唐朝的古人,自然是头一回见到。

看到站在眼前的这十几个客商都频频点头称是,陈浩以为他们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呢,就事不宜迟,当即发号施令道:“既然,你们都听明白了,那就别愣着了,你们所有人聚拢起来战成一个圈刑,开始玩剪刀石头布的猜拳游戏吧!”

只待陈浩的一声令下,这十几个人还有些懵懵懂懂的客商,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是眨巴了几下眼皮的功夫,就站成了一个圆形,开始了第一局的划拳。

“剪刀,石头,布!”这十几个客商齐声喊道。

在这十几个客商当中,竟然有好几个人伸出了食指、中指和无名指这三根手指,也有好几个人把大拇指蜷起来,伸出了其他四根手指,还有好几个人把原本攥成的拳头,理解错变成了五根手指捏在一起,代表“七”的意思。

站在一旁负责监督的陈浩,见此情景,让他哭笑不得,在苦笑着摇了摇头后,再次把这个“剪刀石头布”的猜拳游戏玩法,又不厌其烦地给他们十几个人现场教学了足足十遍,这才把他们每个人都教会了。

接下来,他们十几个人在一起喊完“剪刀石头布”之后,果然没有人再出错,玩到第五局的时候,他们十几个人就依次分出了胜负。

就此,这十几个客商不再为争抢停车位而吵闹,而是按照这五局“剪刀石头布”游戏的输赢先后顺序,依次来挑选停车位。

解决完这个小小的争端之后,陈浩便把苏执事和孙老管家叫到跟前,对他们俩吩咐了一番道:“苏执事,孙管家,你们俩一个去街道的南口,一个去街道的北口,告知前来购买煤炉和煤球的客商们,让他们把马车都停靠在街道左右两边的停车位之内。

“若是再有人出现像方才那般的争执,你们俩就按照我方才的处理方式,让他们玩‘剪刀石头布’的游戏,赢的人先挑选,输的人后挑选。

“此外,你们俩还要向这些客商说明,他们马车停靠的停车位,无论距离晋阳公主府是远还是近,都拥有平等购买煤炉和煤球的机会,不必为了争抢停车位而伤了和气。”

言犹至此,陈浩觉得让苏执事和孙老管家,他们俩每个人守街道的一个进出口,万一控制不住局面,恐怕会出大麻烦的。

思忖了两下后,陈浩又对孙老管家和苏执事叮嘱道:“等下,我会吩咐刘校尉,让他给你们俩每个人派遣二十名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听从你们的差遣。”

苏执事和孙老管家听完陈浩的吩咐,便各自离开了晋阳公主府大门口相背而行,而陈浩则是折身返回到了晋阳公主府之内。

过了大概片刻的功夫,便从晋阳公主府大门跑出来两队各二十人的士兵,一队士兵小跑着赶往大街的南口,另外一队士兵小跑着赶往了大街的北口。

到了大抵辰时许,坐在晋阳公主府前院客厅之内的陈浩,坐定在正当门的椅子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嘴巴里面小声地哼着“咱们老百姓,今个儿真高兴……”的歌谣,另外一边吃着泡的纯茶,十分的惬意悠闲。

好景不长,丫鬟秋菊跑进来,向优哉游哉的陈浩,着急忙慌地禀告道:“驸马,大事不好了,咱们昨日发放出去了两百张预定的号码纸,钱执事方才却收上来了五百多张的号码纸,好多客商都在门外叫嚷闹事呢,驸马,您快跟我去看一下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