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夜惊喜

看到武侯卫的程旅帅,以及他手下的十几个武侯卫士兵,在跪伏于地的同时,听完陈浩的吩咐,俱都点头如捣蒜,纷纷异口同声地齐声高呼“我愿意”。

于是,陈浩便把他自己,以及孙老管家和苏执事,还有另外十几个家丁手上的刷子,以及还剩下的六大木桶的白漆,都一股脑儿地交给了程旅帅,跟随着前来解围的刘校尉,以及五十多名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们,折身返回了二百余丈开外的晋阳公主府。

等到陈浩一行人走远了,跪在地上的程旅帅,这才招呼着他手下的十几个弟兄,从地上爬起身来,按照此前陈浩的吩咐,开始了使用白漆在崇仁坊十字北大街画停车位的活儿。

干了不到一刻的功夫,程旅帅就觉得腰酸背痛,暗自在心里头抱怨道:今晚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刚接手巡视崇仁坊十字北大街的活儿,就赶上了如此糟心的事。回头我再找原本负责巡视这条大街的赵旅帅算账,也不知道在傍晚交接的时候,多提醒我一下,晋阳公主的夫君陈驸马在这条大街画停车位一事。

如若不然,也不至于害得我现在要带着手底下十几个弟兄,跟在这里干如此累人的活儿。听闻陈驸马说,还有至少将近三百个停车位要画,估计今日晚上他们也不用巡街了,待在这儿从此刻到天亮,能够画完这将近三百个停车位,就已经算是烧高香了。

正如程旅帅方才暗自在心里头抱怨所说,在此之前,无论是巡视晋阳公主府门前这条崇仁坊十字北大街的赵旅帅,还是崇仁坊的崔坊正,以及负责这一片监市的牙人,都对陈浩在晋阳公主府门前私自贩卖煤炉和煤球,以及前来购买的客人乘坐的上百辆马车侵占街道堵塞交通一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无论是在白昼还是在黑夜,只要是巡视到晋阳公主府附近时,遇见了此类情况,就绕道而行,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就当做没有看见,自然也就无需过问此事。

只是程旅帅对于上述这些事情一概不知,这才撞到了枪口上,程旅帅起初还以为自己是在秉公执法,结果却遭到了陈浩的小施惩戒,让程旅帅带着十几个武侯卫士兵沿着崇仁坊十字北大街,在大街的左右两侧画停车位,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成为长安城百姓们茶余饭后的一个笑谈。

身负保护陈浩人身安全重任的刘青山,把晋阳公主李明达送回到大兴宫之后,他便赶着马车回到了晋阳公主府,听到他手下的士兵汇报说,在闭门鼓声敲完了以后,陈浩带着孙老管家、苏执事和十几家丁,还在公主府门前的这条十字北大街上不知做甚。

这个士兵不知陈浩他们做甚,可是,刘青山却知道陈浩,定然是带着孙老管家、苏执事和那十几个家丁,留在十字北街上画停车位而至今未归。

于是,刘青山便带上两个得力的手下,在距离陈浩一行人十余丈开外的地方,暗中观察并保护陈浩的人身安全。

要知道,在闭门鼓敲完了以后,偌大的长安城内都要实施宵禁,坊内坊外都是如此,陈浩此举定然是属于犯夜的范畴,刘青山担心巡街的武侯卫士兵会找陈浩的麻烦。

果然不幸被刘青山猜中,当他看到十几个手持火把巡逻至此的武侯卫士兵,把陈浩一行十余人全部包围了以后,躲藏在暗处的他,当即就吩咐其中的一名手下,即刻赶往晋阳公主府调来五十人的左卫率果毅士兵前来救援。

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知晓了,就不在这里再次赘述。

翌日一早,睡在晋阳公主府后院耳房之中的陈浩,听到四处传来了“咚咚咚”的开门鼓声,以及夹杂着长安城内上百左寺庙敲响“铛铛铛”的钟声,就此被惊醒。

醒来之后,陈浩就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在天刚蒙蒙亮,也就是卯时四刻许,他便叫上早起的刘青山,他们二人一起出了晋阳公主府的大门。

待负责看守大门的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们,把关闭了一晚上的晋阳公主府的大门打开,走出去的陈浩,站在门前的台阶上,朝着台阶下面的这条崇仁坊十字北大街,左顾右盼地看了两眼后,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让陈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只是一个方晚上的功夫,这一条十字北大街的街道足有两边,俱都是工工整整、整整齐齐、使用白漆画好的停车位,而每个停车位之间,大抵都相隔着三尺之距。

走下台阶的陈浩,站到了大街之上,他无论是往顺着大街往南边看,还是顺着大街往北边看,花在街道左右两边的停车位密密麻麻,可谓是一眼望不到尽头。

陈浩走在大街上东张西望,他除了被这一夜之间画好的数百个停车位而个按到震惊之余,还就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武侯卫程旅帅,以及程旅帅手底下的十几个士兵,此时却不见了踪影。

只待陈浩略一思忖,便想起来昨晚听程旅帅说,他们所在的武侯铺位于崇仁坊北坊门内不远处。

就此,陈浩便带上了两贯钱,让刘青山跟着他,一起前往了崇仁坊北坊门旁边十丈开外的武侯铺。

在这武侯铺内,陈浩终于见到了程旅帅,以及程旅帅手下的十几个武侯卫士兵,只是他们十几个人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大通铺上,俱都和衣而睡,此时,睡得都正酣呢。

不想打搅程旅帅以及十几个手下士兵睡觉的陈浩,在这个略显促狭的武侯铺内的一处墙角,发现了那几只空空如也用来盛白漆的大木桶,还有那十几只木刷子。

除此之外,陈浩还看到程旅帅及其手下十几个士兵,他们每个人的外衣上都沾染着星星点点的白漆,以及泥土灰尘,便不免对此有些心生愧疚之感。

临走之前,陈浩便把随身携带的两贯钱,放在了武侯铺内的一张破桌案上,并留了一张字条,这才带着刘青山离开了这间武侯铺,原路返回到了晋阳公主府的后院耳房之内。

刚坐定下来不到一刻的功夫,陈浩便听到孙老管家,着急忙慌地一路小跑着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禀告道:“陈……陈驸马,大……大事不好了,在……在公主府门外的大街上,有……有十几个早来排队购买煤炉和煤球的客人,为……为了争抢靠近咱们公主府大门口处的停车位,打……打起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