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兕子做甚

关于跟李世民之间的这个赌约,陈浩认为他胜券在握,绝对能够在十五日之内,筹措到一百万贯钱,就此,他便可以恢复自由之身,跟晋阳公主李明达“离婚”,并让李世民昭告天下,他也不会再继续在人前扮演假驸马。

可是,让陈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世民竟然更改了赌注,并信誓旦旦地认为,陈浩无法在十五日之内筹措到一百万贯钱,因此,把陈浩赢了打赌的赌注,变更为输了打赌的赌注。

也就是说,陈浩只有输了这个打赌,李世民才同意把他这个假驸马公之于众,从此让他成为一介平民,而不像现在这样秘而不宣,让他继续对外顶着驸马的头衔。

并且,陈浩若是赢了这个打赌,李世民对于陈浩在此之前,私自从商售卖煤炉和煤球一事所触犯的大唐律法不予追究。

如此一来,就让陈浩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原本想要摆脱他跟晋阳公主李明达这一桩婚姻,现在又不得不争取赦免自己无罪。

暗自在心里头经过一番权衡利弊得失后,陈浩终于做出了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在离婚和无罪之间进行二选一,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思忖至此,坐在堂下御椅上的陈浩,在被逼无奈之下,只好点头答应道:“小婿对于圣人方才做出的决定,我没有任何异议。”

端坐于堂上的李世民,随即就摆了摆手,便对陈浩打发道:“既如此,那咱们就一言为定驷马难追。今日在两仪殿召见你问话就到此结束,你若是没有别的事就退下吧。”

早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陈浩,只待李世民话音刚落,他就起身拱手施礼,告辞道:“小婿,告辞。”

把话说完,陈浩就保持着低头躬身拱手施礼的姿势,退出了两仪殿的前堂,一直退到殿门外,这才转身离开。

待陈浩离开了两仪殿的前堂,李世民便扭过头去,冲着身后摆放着的屏风,问询了一番道:“李淳风,吾的女婿陈驸马已经退出了两仪殿,你在屏风后面想必对陈驸马多有观察,听闻你精通相面之术,你就出来向吾说一说陈驸马的面相如何?”

李世民在命内侍宣陈浩进入两仪殿之前,他早已把在太史监从将仕郎,一路高升为太史丞的李淳风叫了过来,吩咐李淳风置于屏风之后,从旁观察陈浩的一举一动,让精通占卜算卦和相面之术的李淳风,帮他把把关,看看这个陈浩到底何异于常人之处。

听完李世民的吩咐,置于屏风后边的李淳风,当即就起身走到了堂下,先是躬身施了一礼,随即便抬起头来,回答道:“启禀圣人,就小臣在屏风后边所观察,陈驸马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两耳垂肩、浓眉大眼、鼻直口方,乃大富大贵之相,非常人所比。”

对于李淳风的这个回答,李世民感到有些不满,当即就有些动怒地质问道:“陈驸马是大富大贵之相,难道吾也无法跟他相提并论不成?”

见到李世民动怒,立于堂下的李淳风,当即就跪伏于地,赶紧解释道:“圣人乃天子,非常人所比,陈驸马怎能与圣人相比,请圣人息怒。”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过了不惑之年,随着魏征、杜如梅等一众老臣的离世,让李世民的性情变得有些暴躁,常常在与朝臣对谈时,一言不合就大发雷霆,一时之间,搞得满朝文武人心惶惶。

幸亏此前在上朝仪事时,李世民有李治和李明达这一对尚且年幼的儿女伴在左右,能够让他变得心平气和一些,即便是因为跟朝臣意见不合而动怒,在李明达三言两语的劝说之下,李世民心中的怒火就会被浇灭掉。

刚才又动怒的李世民,听完了李淳风的跪地解释,便气消了大半,摆了摆手,转而和颜悦色地说道:“罢了,罢了,吾怎能你太史丞这般计较,吾那心爱的兕子,前几日病倒在床昏迷不醒,还是你太史丞出的主意,招了这个叫陈浩的穷酸书生为婿,为兕子冲了喜,这才救了兕子一命,你李淳风可是立了大功。

“今日,吾命人把传唤过来,就是想让你替吾看上一看陈驸马,他好端端的圣贤之书不读,却做了经商的勾当,让吾大为不解。因何一个参加科举考试屡次不中之人,能够把经商一事做得风生水起,搞得满朝文武人尽皆知,吾是有些不太放心呐!”

把话说到这里,李世民突然想起一事,便话锋一转,冲着跪在地上的李淳风,吩咐并问询道:“太史丞,你起来说话便是,不必跪着。吾来问你,凭借着你占卜算卦之术,认为陈驸马能否在十五日之内筹措到一百万贯钱呢?”

从地上爬起来的李淳风,依然保持着躬身施礼之姿,回答道:“启禀圣人,实不相瞒,小臣方才在屏风后边,听闻圣人与陈驸马就此事打赌,便私自卜了一卦。从卦象上来看,陈驸马将会在几日之后,便会遭遇一道难关。

“若是陈驸马能够顺利渡过这道难关,此事必成。当然了,若是陈驸马未能突破这道难关,此事将半途而废功败垂成。至于是圣人还是陈驸马能够赢下这个赌约,小臣不敢妄下断言。”

方才,还有些动怒的李世民,听完李淳风讲述占卜的讲述,当即就面带喜色,对于陈浩几日之后遭遇的这道难关饶有兴致。

“太史丞,你倒是说说看,陈驸马在几日之后,遭遇的这道难关,指的是什么?”兴致盎然的李世民,用甚是好奇的口吻,问询道。

面对李世民的问询,李淳风婉言谢绝道:“启禀圣人,这占卜算卦之术,讲求一个天机不可泄露。小臣尽管算到陈驸马将来几日之内,必将遭遇一道难关,但这道难关具体指的是什么,却对此并不知情。不过,请圣人放宽心便是,此道难怪跟人的生老病死无关。”

见到李淳风的口风如此严实,不肯把这道难关讲清楚说明白,李世民就对此事越发好奇,觉得有必要派一个人潜伏在陈浩身旁,在陈浩几日之后遇到这道难关时,好让这个潜伏之人向他通报此事。

念及至此,李世民便把李淳风给打发了下去,正当他在为派谁去潜伏到陈浩身边,而不会引起陈浩的怀疑时,却突然见到太子李治,着急忙慌地冲入到殿内,疾步而行走到堂上,附在李世民耳畔,轻声细语地说了一件事情。

当太子李治把话说完,又着急忙慌地向他阿耶对李世民请求道:“阿耶,此事期期以为不可,还请阿耶下一道敕旨,对阻止阿妹才是。”

而李世民却摆了摆手,风淡云轻地对李治说道:“九郎(李治)不必为此事烦心,兕子这么做倒也无妨,由她去吧,你多加派些人手,保护好她的人身安全便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