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开个玩笑

“你是谁?这里可是皇宫禁地,你是怎么到这儿来的?”站在御案前的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看到趴在御案上的陈浩醒来以后,微蹙着眉头,很是好奇地问询道。

面对这个小女孩儿的问询,陈浩先是愣了一下神,暗自在心里头惊叹道:真是没有想到,我原本是把晋阳公主死马当作活马医,判定他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所致昏迷不醒,经过昨晚一番简单的处理,今天一大早竟然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简直就是医学史上的一大奇迹!

没有错,此时此刻,站在陈浩面前的这个小女孩儿,就是他在到立政殿前堂伏案睡觉之前,还躺在后堂御榻上昏迷不醒的晋阳公主李明达。

缓过神来后,陈浩并未针对李明达所提的问题搭话,而是答非所问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可我却知道你是谁,也知道这座宫殿的名称。”

听完陈浩的作答,李明达继续微蹙着眉头,更加好奇地追问道:“哦?那你说说看,我是谁,这儿是什么宫殿?”

几乎不做任何停顿,陈浩就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小姑娘,你的芳名叫李明达,乳名兕子,小小年纪就被圣人封为晋阳公主,自打长孙皇后仙逝后,你三岁起便跟你九哥一起被圣人躬亲抚养。今年你年芳十二岁,你九哥今年十六岁,是也不是?”

被陈浩这么一番作答和问询,站在他面前的李明达,从方才的微蹙眉头,变成了此时的紧皱眉头,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趁着这个空档,陈浩便从御椅上站起身来,缓步走到了李明达的面前,继续说道:“你我身处的这座宫殿,便是大兴宫的立政殿。这座宫殿先前是你阿母长孙皇后与圣人居住,而自打长孙皇后去世后,圣人便带着你和你九哥,也就是如今的太子殿下,在这宫殿之内一起居住,是也不是?”

在被陈浩这么一番作答和问询,面露惊容的李明达,又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她暗自在心里头惊诧并疑惑道: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穿着一身红裳的陌生男生,看上去刚及弱冠之年,也颇为眼生,这应当是我与他初次见面,怎会知晓的如此之多,他到底是谁呢?莫不是那个能掐会算的李淳风的徒弟吧?

暗自在心里头惊诧疑惑了一番后,李明达就面露愠色,冲着站在她面前露出一脸得意神色的陈浩,质问道:“你到底是谁?从实招来,不然的话,我便唤来殿外的羽林军,以及宫女内侍们把你拿下,并杖罚你几十棍。”

看到李明达一脸不悦的样子,陈浩转念一想,觉得他作为一个从一千多年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人,可是看过不少古代驸马备受公主欺辱的文史记载,若是李明达仗着自己是唐太宗李世民最为心疼的宝贝女儿,派人对他一顿痛殴,手无缚鸡之力又不会武功的他,只有吃瘪的份儿。

因为读过不少唐史书籍的陈浩得知,唐太宗李世民晚年的性情跟魏征健在时截然不同,不再像以前那么宽容大度,一怒之下经常干出斩杀朝中大臣的事来。

而且,把人杀完了之后又往往追悔不及,买不到后悔药吃,便吃了一些道人炼制的所谓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仙丹”,最终因为误食了这些“仙丹”而亡。

为了免受皮肉之苦,陈浩面对李明达的质问,只好不再继续嘚瑟,而是放低了姿态,面带着笑容如实回答道:“启禀公主殿下,鄙人姓我名爱豆字男神,公主殿下可以对我直呼名讳,我一点儿都不介意。”

李明达听完陈浩的做的自我介绍,当即就心生疑惑,觉得自打她记事起,听过男子的名讳没有上千,最起码也有上百吧,怎么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的名讳,听起来如此别扭至极呢,实在是让难以捉摸。

思忖了片刻后,李明达用将信将疑的口吻,接着问询道:“你是我男神?我爱豆?”

陈浩听到站在他面前的李明达,不过是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女孩儿,而且,还是大唐公主,竟然在他的循循善诱下,称呼他为“我爱豆”和“我男神”,顿时,就让他心生一种得意之感。

因为在他看来,是想着跟李明达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看看李明达是否真的上钩。

不曾想,李明达对于“爱豆”和“男神”这两个词语的真实含义竟然一无所知,让一个小女孩儿如此喊自己,确实有些不太妥当。

不过呢,这话又说回来,在古代的时候,女子到了十二岁便可以出嫁,就以李明达先前的几位姐姐来说,也都是在十二三岁嫁人的,古达女子上到皇后公主,下到平民女子都要遵守“以夫为纲”的伦理,叫个“爱豆”或者“男神”又有何妨。

这么一想,陈浩又觉得让李明达叫自己“爱豆”或者“男神”,便就觉得顺理成章,李明达是大唐公主不假,可他目前的身份是李明达的夫君。

更何况,陈浩觉得昨天醒来之前,他用放在梳妆台上的铜镜照了一下自己,生得是眉清目秀英俊潇洒,是活脱脱的一个小鲜肉。

李明达看到站在她面前的这个长自己八九岁的年轻男子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便继续大感疑惑地追问道:“你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你真的是我爱豆,我男神吗?”

醒过神来的陈浩,来不及多想,就点头称是道:“是的,公主殿下,我以后就是你的爱豆,我就是你的男神。”

只待陈浩话音刚落,李明达发现了有些不对劲儿,忙不迭地追问道:“咦?不对啊,你这男子怎如此油嘴滑舌,方才,你不是说是我爱豆,我男神么?怎么转眼之间,你就成为了你爱豆,你男神了呢?你的名讳到底唤做什么啊?”

被李明达这么一问,陈浩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原本只是想跟李明达开一个玩笑,逗她一下,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明达竟然还放在心上当真了,顿时,便觉得他已骑虎难下,接下来不知该如何收场。

虽说,陈浩生怕吃皮肉之苦,毕竟在古代的时候,公主欺辱驸马是司空见惯之事,可根据史书记载,李明达别看她小小年纪,却是一个温顺通达的女子。

深得晚年唐太宗李世民滕泰有加的李明达,经常陪处理朝政的李世民身边,一旦李世民对某位朝中大臣动怒,李明达便安抚李世民暴躁的情绪,又替被责罚的朝中大臣说情,李世民也就不再动怒。

为此,朝中大臣们对李世民这个小公主极为喜爱,都争相替自己的儿子上赶着征婚,纷纷向唐太宗李世民上奏非晋阳公主不娶,成为当世的一桩美谈。

也就是打定了李明达不会真的让人殴打杖罚自己的主意,陈浩才会跟李明达开这个小小的玩笑,不曾想,这个玩笑有开大的趋势,让陈浩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