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明日面圣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的功夫,到了未时许,丫鬟秋菊在几名左卫率果毅营士兵的护送之下,手持令牌从承天门进入到了大行宫内,直奔立政殿去找晋阳公主李明达,而那几名护花使者的左卫率果毅营士兵,则是在承天门外等候。

看到丫鬟秋菊迈入立政殿的前堂殿门,伏在御案前,正在思忖应对之策的李明达,赶紧起身向前迎接,面露喜色地问询道:“秋菊,你怎么才来啊,都过了两日的功夫,你快来说说看,现在陈驸马做的售卖煤炉和煤球的生意,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自打两日之前,李明达向丫鬟秋菊代为向陈浩问询“迷妹”是什么意思,一直到苦等到了现在,而此时丫鬟秋菊赶来,可谓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李明达正在为了解陈浩的近况而犯愁呢。

面对李明达的问询,秋菊就把这两日陈浩对外出售煤炉和煤球的情况,事无巨细地向李明达长篇大论了足足两刻的功夫,听得李明达一愣一愣的,并暗自在心里头惊叹道:陈浩这个家伙,不仅懂得医术,竟然也精通经商之道,看来,我阿耶今后不用在为筹措巨额的军费而殚精竭虑了。

待秋菊话音刚落,李明达在长舒了一口气后,便有些疑惑不解地问询道:“秋菊,你方才说的‘精准营销’和‘饥饿营销’,这两个四字词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以前可从未听闻过。”

被李明达如此一问,秋菊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公主殿下,陈驸马当时跟我说这两个四字词语的时候,我也是无法理解,也向陈驸马进行了请教。可是陈驸马给我解释了两遍,我还是一知半解,未能完全搞明白。

“反正,陈驸马说,煤炉的单价过高,一般的老百姓买不起,把煤炉推销给东西两市的富商们,这些富商都一个个富得流油,二三十贯钱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把煤炉推销给他们使用就是精准营销。

“至于饥饿营销,就是说,先让想要购买煤炉的富商们交付定金,等到一日之后,再让他们前来领取煤炉的时候,再交付余款。而且,每日对外出售的煤炉不超过一百五十个,当日未能买到煤炉的富商,只能够等到第二日再来买,或者是交付定金。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不知道公主殿下是否明白这个意思。”

要说,李明达小小年纪就聪慧过人,她倾耳聆听完秋菊的这一番解释,立马就明白了“精准营销”和“饥饿营销”的意思,并再次在心里头惊叹:陈浩还真是个商业奇才!

突然在这个时候,李明达想起了两日之前,她拜托秋菊向陈浩问询的事宜,便开口问询道:“对了,秋菊你向陈驸马问过没有,‘迷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为何称呼我为‘迷妹’呢?”

回忆了片刻的功夫之后,秋菊这才回答道:“启禀公主殿下,陈驸马说,男女之间在私底下都以‘爱豆’和‘迷妹’相称。你便是陈驸马的‘迷妹’,而陈驸马则是你的‘爱豆’。

“另外,陈驸马为了让我便于理解,还举例说,驻守在公主府的左卫率果毅营的刘校尉,让他称呼我为‘迷妹’,而我则是叫刘校尉‘爱豆’。

“陈驸马还再三叮嘱说,这个称呼和叫法,他是从前来长安做生意的那些蓝眼睛黄头发白皮肤的洋人那里得知,这在这些洋人生活的欧罗巴洲极为稀松平常,在咱们大唐境内,却是极为罕见。因此,不宜对外人道出此事,仅限于咱们几个人知晓此事便是。”

接下来,李明达便花费了一刻的功夫,立马修书一封,放进黄色的牛皮信封之内,用在信封口用火漆粘上了一根羽毛,递给了秋菊,让她带回去未必交到陈浩的手上,并再三叮嘱,一定要让陈浩尽快打开信封阅读里面的信笺,此事十万火急,一刻的功夫都不可耽搁。

就这样,秋菊待在立政殿之内,大概半个时辰的功夫,便跟李明达告别,匆匆离开了大兴宫,出了承天门,跟在此等候的那几名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护送之下,在下午申时许,返回到了崇仁坊的晋阳公主府内。

刚进了公主府,秋菊就疾步而行,直接赶往了后院的耳房之内,把李明达的亲笔书信,交到了陈浩的手上。

此时,枯坐在耳房书案前的陈浩,正在为半个时辰之前,接到了一封敕旨(圣旨),而且,还是由太子李治亲自登门向他宣读。

其内容自然是涉及到这几日,他从事经商售卖煤炉一事,明日辰时,前往大兴宫的两仪殿,单独向李世民汇报此事,并且,还让他想出一个法子,在三个月的时间之内,筹措上百万贯钱用于东征高句丽的军费。

太子李治向陈浩限度完敕旨之后,还告知陈浩,今日在常朝和内朝之上,多位朝中大臣向李世民上奏弹劾他,朝中大臣们经过一番唇枪舌战,结果就把筹措上百万贯钱军费的事宜落在了他的头上。

若是陈浩无法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那么,他的驸马之位不仅保不住,而且,他还会因为私自经商一事而下罪入狱,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把秋菊打发出去之后,陈浩便赶紧拿起秋菊放在书案上李明达给他的这封书信,他低头一看,只见信皮上写着“吾爱豆,亲启”五个清秀的蝇头小楷。

从封口处把信皮撕开,陈浩从里面掏出来一封信笺,他一目十行地阅读完毕,对于李明达所写的书信内容,让他不免感到有些气愤。

因为筹措上百万贯钱的军费一事,是李明达在内朝议事时,率先提出来的,并得到了房玄龄、萧瑀、李勣等朝中大臣们的热烈响应。

对于此时的陈浩看来,他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原本他对外出售煤炉和煤球,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那就是他不想守着那一万贯钱过日子,不然的话,肯定会有坐吃山空的那一天。

便就想出了一个生财之道,对外出售煤炉和煤球,主要客户就是在长安城东西两市的富商们,他又不挣穷人和当官的钱,也算是一种劫富济贫的方式。

不曾想,他的这个生意才刚做了几天的功夫,就惊动到了朝廷,这是他此前未能预料到的事情。

不过,当陈浩看到信笺右下角的一行字时,原本还有些恼怒的他,顿时,就莞尔一笑,心中的怒火当即就消减了大半。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陈浩觉得他的这个老丈人,此前瞧不起他,在归宁之日竟然禁止他入宫,给了他一万贯钱的分手费之后,又想要从身上搜刮出来上百万贯钱的军费,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必须得跟这个有“天可汗”之称的老丈人,好好斗上一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