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四朵小花

这边厢,在大兴宫的两仪殿之内,萧瑀、房玄龄、李勣和长孙无忌等一众大臣,还在为陈浩从商售卖煤炉和煤球一事争论不休,尤其是在是否废掉陈浩的驸马一事上成为朝议的重点。

最终,却因为筹措东征高句丽所需上百万贯钱军费的问题,原本陈浩即将成为废婿,结果来了一个大反转,被称赞为贤婿。

这边厢,对此毫不知情的陈浩,还在晋阳公主府的后院之内,带领着一众家丁们打煤球(蜂窝煤),为了严格把关,他又不厌其烦地亲自上阵做出了示范不下二十回,希望借此可以提高打出来煤球的质量。

大抵在辰时二刻许,陈浩看到时间也不早了,忙不迭地吩咐在后院耳房前那一大片空地上,正干得热火朝天的十几个家丁们,吩咐道:“你们都先停下手中的活儿,先把早膳给吃了,再赶来继续干也不迟。”

前几日,陈浩的真实体会是,这帮原本留守在长乐公主府之内的家丁们,一个个都好吃懒做,洒扫庭院的时候,他一个个干起活儿来都有气无力。

可是,一旦到了饭点儿,他们都会拿着碗筷,朝着中院的东厨狂奔而去。

待陈浩吩咐完毕,接下来发生的情况却令他感到极为震惊,那就是竟然没有一个人停下手中的活儿,继续卖力气地干活儿,一刻的功夫都不得闲。

又过了一会儿,陈浩再次冲着这些个干劲十足的家丁们,继续催促道:“各位,这活儿是永远干不完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么,叫做‘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毛爷爷曾经也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在本驸马看来,如果我们不吃不喝,只知道卖力气干活儿,若是身体出了状况,这革命如何再进行下去。所以说,我还是奉劝各位,先把今日的早膳吃掉,再回来干活儿。”

尽管陈浩觉得自己说的这一番话颇为在理,可是,在他身前三四丈开外的十几个家丁们,都背对着他,根本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对他可谓是不理不睬,把他说的话当作了耳旁风。

好在,立在旁侧的苏执事,听闻此言,凑上前去,一脸疑惑地向陈浩问询请教道:“陈驸马,您是一个读书人,苏某才疏学浅,想向陈驸马请教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毛爷爷’是谁啊?‘革命’一词又是何意?”

被苏执事如此一问,陈浩这才意识到他把自己平日里生活在一千多年后的现代社会的口头禅给说了出来,顿时,便面露尴尬之色。

轻咳了两声后,陈浩便脸不红心不跳地搪塞了一番道:“苏执事,你提的这个问题非常好。这个‘毛爷爷’呢,总之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对于此人并不甚了解。这‘革命’一词的意思,就是干活儿,嗯,对,就是这个意思。”

听完陈浩做出的这一番解释,就让苏只是更加糊涂了,可是陈浩都已经解释过了,苏执事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一知半解的他,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恰在此时,丫鬟秋菊便带着她的三个小姐妹,春梅、夏荷和冬雪三个丫鬟赶了过来,她们每个人手上都端着一只托盘,上面摆放着碗碟。

不用说,晋阳公主府的这四朵小花,是前来到此为陈浩这个驸马送早膳来了。

生怕苏执事继续纠缠追问,陈浩看到四个丫鬟赶过来后,他忙向苏执事告辞,并吩咐道:“苏执事,你在这儿好好地盯着家丁们干活,我先去用早膳了哈,告辞,告辞。”

把话说完,陈浩就转过身去,一路蹦蹦跳跳地进入到了不远处的耳房之内。

待陈浩刚坐定在圆桌前,以秋菊为首的四个丫鬟便排成个“一”字行至近前,轻拿轻放地把托盘上的碗碟摆在了圆桌之上。

看着摆放在圆桌上的碗碟和筷子,让陈浩感到有些生疑惑不解的是,今日的早膳跟前几日相比,没有任何区别,还是一碗稀粥,两个白面馒头,三碟小菜,除此之外,连个煮鸡蛋都没有。

前几日,都是由丫鬟秋菊一个人前来为陈浩送早膳,端着一只托盘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何今日一早,竟然四个丫鬟都一起来了,每个人端一只托盘,而每个托盘上顶多放两只碗碟,甚至丫鬟冬雪的托盘上,只放了一双竹筷。

没有错,作为大唐的驸马,尤其是生活在原本的长乐公主府之内,他们无论是陈浩这个驸马,还是家丁丫鬟,所使用的筷子都一律是竹筷,并没有象牙筷子的存在。

饥肠辘辘的陈浩,突然又觉得以前的时候,丫鬟秋菊一个人前来送早膳,让她站在旁侧看着自己吃,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眼下,旁侧竟然站着四个丫鬟,看着他自己一个人吃,就显得颇为别扭。

于是,陈浩在动碗筷之前,便冲着站在旁侧的这四个丫鬟,吩咐道:“秋菊姑娘,你带着她三个都一起下去吧。等过了大抵一刻的功夫前来收拾碗筷。”

站在一旁的丫鬟秋菊,听到陈浩给她们四个人下达“逐客令”,她先是跟其他三个丫鬟对视了两眼后,随即壮大着胆子,挺起微微隆起的胸脯,轻启红唇道:“陈驸马,我们四人有一事相求,还望驸马能够答应。”

早已经觉察到今日有些不太寻常的陈浩,听到丫鬟秋菊如此说话,便用好奇地口吻,问询道:“秋菊姑娘,你们四个人所为何事?”

被陈浩这么一问,丫鬟秋菊这才开门见山地开口说道:“陈驸马,是这样的。这两日,府中的丫鬟们见到,你带着府中的家丁,还有孙管家和苏执事他们一起通过对外售卖煤球和煤炉挣钱。

“有好几个家丁,干了一天的活儿,都可以挣到四五十文钱,我们在府中也闲来无事,便想着也要跟着驸马您一起挣些钱,不知可否?”

原本陈浩还以为多大点儿事情呢,这些个丫鬟们不就是也想在领取正常工资的同时,也通过兼职的方式挣钱么,既然,她们愿意抛头露面,陈浩觉得自己没有拒绝之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