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四件事情

“好了,秋菊姑娘,现在,你明白‘爱豆’和‘迷妹’的意思了么?”陈浩强忍着笑意,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问询道。

站在旁侧的丫鬟秋菊,尽管听完了陈浩拿她跟刘校尉进行了举例说明,她还是一知半解,只是当着刘校尉的面,若是她再表示并未完全理解,生怕遭到刘校尉的嘲笑。

于是,丫鬟秋菊听完陈浩的问询,先是微微摇了摇头,她发现不对劲以后,又赶紧使劲地点了点头,一脸茫然地回答道:“驸马,我明白了。”

“那好,秋菊姑娘,既然,你已经明白了,那我就不用再多做解释。你把圆桌上的碗筷碟盘收拾一下端出去吧,刘校尉找我还有要事商议。”陈浩见状,忙不迭地对丫鬟秋菊打发了一番道。

把丫鬟秋菊打发走了之后,陈浩这才向同样一脸茫然的刘校尉,开口问询道:“刘校尉,你方才心急火燎地赶来,不是说有事向我禀告么,所为何事啊?”

此时的刘校尉,还在为他跟丫鬟秋菊之间互相称呼对方“爱豆”和“迷妹”一事暗自思忖呢,突然听到陈浩的问询,当即就惊醒了过来,想起了他此番所为何事而来。

随后,刘校尉躬身拱手施礼,禀告道:“启禀驸马,我此番前来,有两件事要向你禀告。方才,我在公主府的前院巡视,得闻从东宫赶来的一位右卫率的马校尉,他奉了太子殿下之命,让我向驸马您代为传达。第一件事是从今日起,驸马不得进入皇宫的禁令取消,驸马可以自由出入皇宫。

“第二件事则是,太子殿下请驸马您也做一个煤炉,限期驸马你在三日之内做好,在后天的辰时许,马校尉将会前来公主府,把驸马您做好的煤炉取走。

“太子殿下再三叮嘱,他要求驸马您做的煤炉,要跟驸马您送给晋阳公主的那个煤炉,要做的一模一样才行。如若不然,驸马您不得踏进皇宫半步的禁令将会重新恢复。”

听完刘校尉禀告的上述两件事,陈浩并未对此感到有多么高兴,因为在此时的他看来,他当初对于李世民和李治父子二人秘密下达他不得入宫的禁令,只是觉得当时被拒之承天门外,让他在丫鬟秋菊和刘校尉面前觉得很没有面子。

毕竟,连以前的宫女现在的丫鬟,以及一个小小的校尉都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而他这个名义上的驸马却不可以,心里头对此感到有些不满,仅此而已。

而今,身为太子的李治,竟然以此相要挟,说实话,陈浩对于他进得了进不了皇宫一事,并未太放在心上,如同一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刘校尉,你可知太子殿下要煤炉何用?”陈浩对此感到有些好奇地问询道。

别看刘校尉出身行伍,又年轻气盛,行事作风却也粗中有细,尤其是在谈论李治的时候,更是加倍小心谨慎。

这不,当陈浩的问话声刚落,刘校尉赶紧转身把耳房的门从里面紧紧地关闭上,这才重新来到陈浩身前,低声细语地回答道:“驸马,你是有所不知,我跟马校尉跟随太子殿下一年有余,为太子殿下鞍前马后,便得知太子殿下身患风痹之症,每到阴雨天气,或者空气湿润的季节,太子殿下的双腿就疼痛不已。

“尤其是在夜半时分,太子殿下整宿整宿地难以入睡。眼下正值深秋季节,再过个十余日,便到了秋分时节。冬日的时候,太子殿下在寝殿之内点一个炉子烧石炭取暖,他的风痹之症就大为改观,双腿不适的症状也减轻了许多。

“在卑职看来,驸马您发明制造出来的这个煤炉,对于太子殿下来说极为受用。这才不惜以取消让驸马您不得入宫的禁令,向驸马您索要一只煤炉。而且,太子殿下点名了要跟晋阳公主一模一样的煤炉,这说明太子殿下对驸马所发明制造的煤炉极为看重,还请驸马您不要推辞。”

把话说到这里,作为李治心腹之一的刘校尉,当即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陈浩磕头乞求道:“还请驸马您看在太子身患风痹顽疾的份儿上,尽快为太子殿下再铸造出来一只煤球,越快越好。卑职在此向驸马您磕头感谢。”

刘校尉跪地乞求,确实杀了陈浩一个措手不及,他不等刘校尉把话说完,就赶紧把双腿跪地的刘校尉给扶了起来。

眼见刘校尉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陈浩若是再不答应的话,确实就有些不近人情。

更何况,李治是小可爱李明达的亲哥哥,而且,在李世民过几年去世之后,便是历史上的唐高宗,若是在这个时候巴结上李治,跟李治搞好关系,他这个假驸马,说不定以后能够谋得一官半职。

就算是不当官,将来陈浩若是经商挣钱的话,也少不了李治这个大唐天子的帮忙,只是李治当了皇帝没几年,又冒出来了个武则天,为了防止日后武则天做了皇后,把大唐朝堂搞得鸡犬不宁,必须在这个时候开开始就跟李治搞好关系,充分赢得李治的信任。

暗自在心里头经过了一番权衡利弊得失之后,陈浩便欣然应允道:“刘校尉,你不用对我行如此大礼,我现在可是驸马,我娘子晋阳公主跟太子殿下又是同胞兄妹,他们俩兄妹情深,太子殿下有求于我,哪有拒绝之理。你放心,不出两日,我便命人把煤炉铸造出来便是。”

把刘校尉再送出了耳房门外,陈浩独自在耳房之内独自思忖了大抵一刻的功夫,随后,他便前往前院之内,刚好碰见了孙老管家,便勾了勾手指头,把孙老管家叫到了跟前。

待孙老管家走到跟前,陈浩就背负着双手,用命令的口吻吩咐了一番道:“孙管家,今日帮我办两件事。你从账房内支取一百贯钱出来,先去东市的赵家铁匠铺订做十个煤炉、十个排气筒和十个打煤球的器具。

“而后,你再从账房支取十贯钱,买上二十车石炭碎屑,限你今日午时之前,把这两件事办成。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明日午时之前,我要见到这几样物什,少一样都不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