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朝议废婿

当日辰时许,在大兴宫的内朝——两仪殿前堂

端坐于堂上的唐太宗李世民,把尚书省户部度支司员外郎赵仑的奏章,递给了立于旁侧侍候的内侍,吩咐了一番道:“你拿去向在座的诸卿轮流看上一看。”

立于旁侧的内侍,赶紧双手接了过来,快步走到坐在左侧第一个座位上的长孙无忌跟前,低头说道:“请长孙司徒过目。”

原本长孙无忌还以为,内侍递给他的一封奏折上所写之事,跟近期是否征伐高句丽有关,结果他却看到,是度支司员外郎赵仑方才在早朝之上所呈送的“封事”,也就是密奏,参了前几日刚娶了晋阳公主的陈驸马一本。

自打长孙无忌的大儿媳长乐公主,于去年过世之后,他正愁着为长子长孙冲向李世民请求再续弦一位年轻貌美又得到李世民宠爱的公主,而年方十二的晋阳公主李明达就是首选。

结果不曾想,李明达前几日,竟患了重疾,一度病入膏肓昏迷不醒,后来还是在太史局将仕郎李淳风的出谋划策之下,在长安城中张贴皇榜,寻觅跟李明达生存八字契合、刚及弱冠之年的男子,招为驸马,为病重的李明达冲喜。

就是这个被赵员外参了一本的陈浩,也不知道何故,在跟李明达成亲一日之后,翌日一早,李明达便病愈无恙,这让长孙无忌对此感到甚是好奇又扼腕叹息。

关于陈浩对李明达施救之法,知晓此事的人甚少,李世民和李治父子二人下了封口令,凡是知晓此事的人不得外传,都以为李淳风的冲喜之策大显神威。

让长孙无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浩这个驸马刚跟李明达成亲不过一日,就被安顿到了宫外,而且,霸占了他大儿媳长乐公主李丽质生前被圣人李世民赐予在崇仁坊的宅邸。

在长孙无忌看来,陈浩不过就是一个常年混迹在平康坊三曲妓院的穷酸书生,因为祖坟上冒青烟,走了狗屎运,不仅娶了他原本想要为长子长孙冲虚悬的李明达,又霸占了他大儿媳生前的公主府,令他对此感到极为不爽。

长孙无忌正愁着找个机会好好地教训一下陈浩,结果机会就这么神奇地到了眼前,他双手捧着度支司员外郎赵仑的奏章,看着奏章上所写的文字内容,便决定就此事好好地借题发挥一下。

待长孙无忌看完了奏章后,便传给了坐在他后面的房玄龄,然后再是三省六部的尚书和侍郎们。

过了大概三刻的功夫,在两仪殿之内的二十多名朝廷大员们,俱都看完了奏章上所写的内容,交由内侍归还给了坐在堂上的李世民。

待李世民把奏章放在了身前的御案上,随后,扫视了一眼坐于堂下左右两侧的二十多个文武大臣们,问询道:“诸位臣卿,想必你们都看完了这本密奏上的内容,不知你们有何高见?此事又该当如何处置?”

对于这些三省六部的大臣们来说,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这原本是圣人的家中之事,他们作为外臣,不便于对此事发表过于明确的看法。

因此,当李世民向他们请教的时候,几乎都闪烁其词顾左右而言他,说到最后总要加上一句“请圣人决断”,把李世民抛出来的皮球又踢还了回去。

见此情景,李世民禁不住摇了摇头,便向坐在左侧第一排座位上的长孙无忌,用充满期待的口吻,问询道:“辅机(长孙无忌的字),你方才听完其他几位臣卿所说,对于此事是否有不同的看法呢?”

端坐于御赐椅子上的长孙无忌,先是面朝着端坐于堂上的李世民拱手施了一礼,随即严肃认真地回答道:“启禀圣人,在臣看来,陈驸马在公主府之内藐视羞辱朝廷命官,竟敢当众让度支司员外郎从他胯下钻过去,实在是可恶至极。

“除此之外,陈驸马还怂恿纠集公主府的家丁和护院,对羽林军的一名旅帅,以及十多名羽林军士兵殴打致伤,更是罪大恶极。按照我大唐律法,陈驸马当杖罚一百,在大牢之内关押五年。”

把话说到这里,情绪有些激动的长孙无忌,便站起身来,迈步行至堂下,双手持笏,躬身请命道:“启禀圣人,陈驸马如此胆大妄为,实乃其品德欠佳所致。他被圣人招为女婿才不过数日,就如此蛮横撒野,假以时日,恐怕难以驾驭,干出更加难以想象的恶事出来。

“因此,以臣之见,当防微杜渐,废掉其驸马,贬其为庶人,莫让此等恶人误了晋阳公主的终身。此乃的肺腑之言,还望圣人尽早决断,此事不可久拖。”

原本对此不便发表太过于旗帜鲜明看法的其他在场的朝廷大臣,见到担任司徒一职的长孙无忌大声疾呼废掉陈浩这个驸马,他们便都纷纷响应,起身持笏站在长孙无忌,齐声“臣附议”。

其实,在说出“臣附议”的这些朝廷大臣们当中,有不少人也是心怀鬼胎,他们认为若是把陈浩这个惹是生非的家伙给废掉,他们家中尚未婚配的儿孙,再娶晋阳公主这件事情上,就有了一线生机。

虽说,陈浩若是在明面上被废掉驸马,才成婚数日的李明达,别看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却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离异女子”。

即便是如此,作为李世民最为疼爱的女儿,李明达还是不愁嫁人的,如若不然,此时此刻,这些朝中大臣们也不会如此意见高度统一,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认为应该废掉陈浩这个驸马。

李世民看到立于堂下的一众群臣,纷纷附议废掉陈浩这个驸马,他便对此长舒了一口气,因为在此之前,他只是偷偷摸摸地给陈浩下了一道密旨,现如今,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昭告天下,把陈浩驸马之位废掉,可谓是深得他意,自然也就龙颜大悦。

不过,正当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以及一众附议的朝廷大臣们,俱都认为废掉陈浩这个驸马,即将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时,却突然从长孙无忌和一众附议的朝廷大臣们身后,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极力反对道:“启禀圣人,依老臣之见,不可废掉陈驸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