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取消禁令

当日夜里戌时四刻许,唐朝都城长安大兴宫甘露殿之内

“这是何物?”唐太宗李世民刚迈入到甘露殿之内,看到了摆放在前堂的煤炉,对此感到极为好奇,便向坐于前堂御案前,正在捧着一本线装书夜读的李治,开口问询道。

由于李世民进入到甘露殿之前,并未向侍候在殿外的内侍和宫女向殿内的李治通报,他则是径自入内,想要看一看前几日躺倒殿内榻上无心读书的李治,今日是否有所改善。

结果却令李世民大感欣喜,因为此时此刻,他看到李治端坐于御案前捧书夜读,只是在御案旁侧不远处有一个圆柱形的铁质器具,引起了他的极大兴致。

此物对于一国之君的李世民,却在此之前从未见到过,便甚至好奇地向端坐于御案前正在发奋读书的李治问询了一番。

听到自己阿耶的问话,李治赶紧放下手中的书籍,赶紧起身走上前去,向李世民回答道:“阿耶,此物叫做’‘煤炉’,里面烧着蜂窝煤,点燃了之后可以用来取暖,以及消除殿内的湿气,一年四季皆可使用。”

无论是李治口中所说的“煤炉”还是“蜂窝煤”,李世民都是头一回听见,先是愣了一下神,随即就继续追问道:“煤炉?蜂窝煤?你阿耶我贵为大唐天子一国之君,还是头一次见到此物,九郎(李治)你是从哪儿把此物弄来的?”

面对李世民的追问,李治便如实回答道:“启禀阿耶,治儿是从我十九妹(李明达)那里借来的。”

说到这里,李治便轻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用带着几分哀伤的口吻,继续说道:“阿耶,今日日落西山之前,在我好生央求之下,十九妹才勉强同意借给治儿三日使用。若是想要继续使用这个煤炉,就得请陈浩再做一个。不然的话,三日之后,十九妹就要这煤炉收回去。”

方才,李世民从两仪殿赶来甘露殿的这二三百丈远的路途上,吹着夜晚的寒风还让他感觉有些冷呢,刚一迈入甘露殿的前堂,便感觉身体暖和了许多。

李世民刚开始从李治口中得知,这既可以用来取暖,又能够用来去除房间湿气的煤炉,是从他最为疼爱的小女儿李明达处弄来的,还觉得李明达对他跟兄长二人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呢。

结果李世民紧接着又从李治口中得知,只是借给他们使用三日,待三日之后,还要把这煤炉给要回去,不免让他感到有些失望。

长叹了一口气后,便有些不满地喃喃自语了一番道:“唉,这个兕子,怎还跟他阿耶和兄长如此斤斤计较。不就是一个煤炉么,她再找人铸造一个便是。”

站在近前的李治,听闻他阿耶此言,便接过话茬,哭丧着脸说道:“阿耶,您是有所不知。这煤炉不是别人所铸造,而是那个陈浩画出来的设计图纸,再请了东市的铁匠师傅把煤炉铸造出来的。放眼我大唐,只有陈浩他一人能绘制煤炉的设计图纸,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人。

“前几日,我十九妹不是因为在立政殿后堂之内为了取暖,而直接在火盆之内点燃石炭,结果因为一氧化碳中毒导致生命垂危昏迷不醒。

“最终,还是由陈浩想了解救的法子,把十九妹从鬼门关上给救了过来。正是因为如此,陈浩这才给十九妹送来了煤炉,用于即将到来冬日取暖所用。”

在李世民的固有印象当中,他原本以为陈浩不过就是一个身无长处的穷酸书生,觉得根本就配不上他最为疼爱的小女儿李明达,这才在陈浩主动提出废掉驸马贬为庶人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并给了陈浩一万贯钱的“分手费”,作为经济补偿。

就在陈浩被送出宫,安顿在位于崇仁坊之内的原来那座长乐公主府宅院,以此来掩人耳目。并在陈浩离开皇宫第二日,下令所有皇宫的宫门不得让陈浩入内,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只是让李世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所瞧不上的这个废婿,竟然还是一个能工巧匠,做出了煤炉这种取暖和祛湿的器具,还有把石炭经过一番加工制造成了蜂窝煤。

正是应了一句老话,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用于形容此时的情况,可谓是恰如其分。

“既然,这煤炉和蜂窝煤都是由陈浩设计铸造,你明日就告知兕子,让他通知陈浩再制造一个煤炉,以及一些蜂窝煤,这一个煤炉就放在甘露殿内,让咱们爷俩使用。”李世民语带轻松地向李治吩咐了一番道。

站在一旁的李治,便面露难色道:“阿耶,今日未时许,陈浩赶着一辆马车前来为十九妹送煤炉和蜂窝煤,在承天门前被拦了下来。当他得知阿耶你在几日之前下令所有宫门拒绝他入内。

“当时,陈浩憋着一肚子的怒火,脸色也颇为难看。若是让他为为咱们父子二人再铸造一个煤炉,他恐怕不会轻易答应。我从十九妹口中得知,除非阿耶把陈浩不得入宫当即禁令取消掉。

“不然的话,陈浩断然不会应承此事,总不至于为了此事给陈浩下一道敕旨吧,要是那样的话,这三省的管人们还不都知晓了此事。”

这个时候的李世民,一想到他钦点的太子李治,如今年幼只有十五岁,从小体弱多病,尤其是在几年之前患上了风痹,常年备受湿气的折磨,而今有了这煤炉放在殿内,李治便可用功读书,假以时日也可代为批阅奏折,看来,这个煤炉是非要不可。

念及至此,李世民便摆了摆手,长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罢了,罢了,就依兕子所说,从名如卯时起,撤销陈浩不得入宫的禁令,只要是携带鱼符便可自由出入皇宫。

“不过,九郎,你明日一早也告知兕子,让兕子给陈浩传个话,这个煤炉就留在甘露殿,再让他给兕子做一个新的。”

要说,在甘露殿内生了煤炉之后,果然夜里又暖和,原本的潮湿之气荡然无存,李世民和李治父子二人在今晚舒舒服服地睡了一个好觉。

翌日过了卯时三刻,长安城的“开门鼓”刚敲击完毕不久,李世民驾临大兴宫的“中朝”——太极殿,主持每三日进行一回的常朝,也称朝参。

凡是在都城长安五品以上的文官,以及监察御史、员外郎、太常博士尽数参加,共计有一百余人,他们也被称为“常参官”。

作为尚书省户部度支司员外郎的赵员外,尽管他只是个从六品上的京官,却也要参加每日三日进行一回的朝参,今日刚好是进行常朝之日,他自然也要参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