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要被群殴

在立政殿之内,当左卫率果毅营校尉刘青山,按照此前陈浩传授给他的操作方法,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把煤炉和来排气筒安装完毕。

待刘青山和秋菊临走之际,晋阳公主李明达便把秋菊给拉到了一边,生怕让别人听见,就附在秋菊耳畔轻声细语地问询道:“秋菊,你出宫见到了陈浩,帮我问一下他,‘迷妹’是什么意思?他何为称呼我‘迷妹’?”

突然被李明达这么一问,倒是把秋菊给吓了一跳,她尽管也不知晓“迷妹”是什么意思,却点头如捣蒜,既然是公主吩咐她问询,她哪有拒绝之理,定当燃欣然应允。

“秋菊,你若是问出了结果,便在这两日给我答复。”迫切想要知晓“迷妹”是什么意思的李明达,还不忘对秋菊特意叮嘱交代了一下。

由于陈浩还在承天门外独自等待,现如今已是秋菊和刘青山的阿郎,他们俩不便在宫中久留,便与太子李治和晋阳公主李明达施礼作别,赶着空空如也的破旧马车朝承天门的方向行去。

用了大抵半个时辰的功夫,刘青山和秋菊便赶着空空如也的马车行至承天门外,载上陈浩一起离开,返回到了位于崇仁坊西北角的公主府。

行至公主府门前,陈浩从马车上下来,抬头一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这才离开两个时辰的功夫,这公主府大门上的匾额终于做出了更换。

此前,匾额上面所写的文字是“长乐公主府”,而现在已经更换为“晋阳公主”,看着匾额的材质就知晓造价不菲,顿时,就让陈浩在心中起了疑惑。

因为在此之前,公主府上上下下二十几个人,都被拖欠了一年的工钱没有发放,就连铸造煤炉、排气筒和打蜂窝煤的器具,以及购置的石炭,都是孙老管家拿出自己全部家底的同时,向公主府上上下下二十几个仆人七拼八凑出来的,哪里还有什么闲钱购置价钱不菲的门匾。

正当陈浩为此暗中纳罕之际,便听到负责看守公主府大门的左卫率果毅营的张旅帅,快步走上前来,向他跟刘青山拱手禀告道:“启禀陈驸马,刘校尉,大抵在一个时辰之前,尚书省户部度支司员外郎,带着一名计史和多名令史和书令史前来求见,孙老管家已经把他们都请进了前院的客厅之内品茗等候陈驸马的到来。”

方才,陈浩还对公主府大门上的那块一看就价格不菲的匾额而感到疑惑不解呢,当他听完张旅帅的禀告,一下子就释然了。

“张旅帅,我来问你,这门匾是不是也是户部度支司的官吏们送来并悬挂上去的?”站在个公主府大门前的陈浩,用手指了指悬挂的崭新门匾,向站在他身前的张旅帅问询道。

张旅帅再次拱手施礼,如实回答道:“回禀驸马,确实如驸马方才所说,现在悬挂的这块门匾就是户部度支司的官吏们带来,不过是由我带着左卫率果毅营的弟兄们挂上去的。”

微微点了点头后,陈浩觉得户部度支司的这帮人前来公主府,肯定不会只是为了更换一块门匾那么简单,不然的话,他们更换完门匾应该旋即离开,为何又留在府中前院的客厅内吃茶等待他归来呢,想必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

念及至此,陈浩突然就乐开了花,再忙不迭地向张旅帅,继续追问道:“张旅帅,我再来问你。户部度支司的这些官吏前来咱们公主府,只是带了一块新的门匾,就没有带其他的物什过来吗?”

待陈浩问询完毕,张旅帅思忖了几下,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先是拍了一下脑袋,随后就回答道:“启禀驸马,卑职方才没有说清楚,被驸马这么一提醒,卑职便想起来了一事。

“那就是登门造访咱们公主府的户部度支司官吏们,还差人赶来了一辆马车,在这马车上载着几只颇大的红漆木箱子,由于这些木箱子都密封着,里面盛着何物,卑职不晓得。

“不过,这辆马车是由十余名羽林军驱赶和押送,想必这几只大箱子里面所盛之物,定然极为机密和宝贵。不然的话,也不会动到羽林军。目下,这辆马车正停泊在前院客厅门前的空地上,就等着……”

不等张旅帅把话说完,欣喜若狂的陈浩,当即就又蹦又跳地一路小跑着入了公主府的大门,直奔前院的客厅而去。

愣在原地的张旅帅,看向他面前的刘校尉,一脸茫然地问询道:“刘校尉,驸马这是怎么了啊?平日里看他斯斯文文不苟言笑的,今日为何突然就性情大变?”

刘校尉看到陈浩欢天喜地的样子也是感到颇为好奇,他便伸手拍打了一下张旅帅的脑袋,没好气地回应道:“张旅帅,不光你小子想知晓驸马方才为何性情大变,我还想知晓呢?赶紧把马车赶到中院去,我得去前院的客厅前查看一番,看看这马车上的大箱子里面盛着什么金贵的宝物。”

刘校尉随即就把马鞭塞在了张旅帅的手上,背负着双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公主府的大门,早已从马车上下来的秋菊姑娘,也对此感到甚为好奇,就跟随在刘校尉的身后,从大门进入到了公主府内。

倒霉催的张旅帅,转过身去,看着刘校尉渐行渐远的背影,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命令看守大门的左卫率果毅营的士兵们,把侧门打开,他手持马鞭,驱赶着空空如也的破旧马车,停泊在了中院的马棚处。

行至前院的客厅前,方才在这一路上还又蹦又跳的陈浩,行了大概三五丈远,便看到在前院客厅前的空地上,果然停泊着一辆马车,他数了一下,上面载着五口红漆大木箱子,每口箱子上都贴了封条。

只是让陈浩感到好奇的是,方才在公主府门外,张旅帅口口声声说这辆马车由十几名带刀的羽林军押送,可是此时此刻,只有这辆马车,连一名羽林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求财心切的陈浩,当即就暗自猜测,马车上这五口大箱子里面,确定无疑应该盛着的都是一串串的开元通宝。

既然四下里无人,陈浩便疾步向前,行至马车前,他就不由分说,动手撕掉其中一口箱子上面所贴的封条,却发现每口大木箱子上都上了一把锁。

情急之下,陈浩便从前院的墙角寻来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冲着方才撕掉封条的那口箱子的铁锁处,当即就“铛铛铛”地砸了下去。

砸了大概有十几下的功夫,铁锁便被陈浩砸坏,正待他打开这口大箱子之际,便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几名羽林军在后边紧紧抱住,不让陈浩打开砸坏了锁的那口箱子。

不仅如此,在羽林军中竟然还有人,一脚把陈浩给踹翻在地,紧接着,聚齐了的十几名羽林军便一拥而上,正准备对躺倒在地上的陈浩拳打脚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