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招婿冲喜

“那你叫什么名字呢?”陈浩有些好奇地向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宫女问询道。

宫女低头躬身答道:“启禀驸马,婢子姓杨,没有名讳,入宫之后,晋阳公主便唤奴婢为‘秋菊’,驸马也可以如此称呼婢子。”

当眼前的这位看上去仅有二八芳龄的宫女说自己被晋阳公主唤做“秋菊”时,陈浩就现学现卖,继续追问道:“秋菊,那我问你,晋阳公主如此年幼,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圣人为何如此着急为她招亲?”

被陈浩这么一问,宫女秋菊当即就耷拉着脑袋,继续躬身施礼,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启……启禀驸马,婢……婢子不……不能告知驸马,还……还请驸马不要难为婢子。”

原本陈浩觉得自己穿越到了大唐贞观年间,娶了唐太宗李世民的宝贝女儿晋阳公主为妻,应该是一件大美事儿。

可问题是,陈浩转念一想,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那就是晋阳公主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尚且年幼不说,直到现在一直躺在床榻上之上,紧闭着双眼一副还在沉睡的样子。

再加之,宫女秋菊说晋阳公主贵体微恙的时候,明显眼神闪烁不定,定然是对他有所欺瞒,这才引起了他的警觉,暗自在心里头觉得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

以驸马之姿的陈浩,当即就对站在他面前的宫女秋菊,声色俱厉地斥责道:“既然,我现在已跟晋阳公主成亲,便是这大唐的驸马,你一个小小的宫女,竟敢对本驸马的问话支支吾吾遮遮掩掩,真是岂有此理!若是你不从实招来,如实作答,本驸马便治你的罪。”

宫女秋菊方才看到眼前的这个长不了她几岁的驸马爷,还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呢,突然在这个时候,竟然性情大变,还扬言要治她的罪,当即就吓得是花容失色。

在此时的宫女秋菊想来,太子殿下在此之前,对她曾再三叮嘱,不得把晋阳公主患上重疾生命垂危一事告知驸马,否则的话,便要砍了她的脑袋。

眼下,驸马又对她威逼,若是她不说出晋阳公主病重卧榻危在旦夕一事,就要治她的罪,便让她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抉择。

作为一个小小的宫女,秋菊自知太子殿下在大唐朝廷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她得罪不起,可这远水救不了近火,驸马固然没有太子位高权重,却近在眼前向她发难。

狠了狠心后,宫女秋菊当即就“咣当”一声,跪伏于地,向站在她面前的驸马,跪地求饶道:“驸马,请您高抬贵手,太子有令,暂时不让侍候公主的宫女内侍,把公主的病况告知于驸马。否则的话,我等将会人头落地,还请驸马不要逼迫奴婢。”

看到宫女秋菊跪地求饶,陈浩当即就心软了,赶紧把宫女秋菊扶了起来,轻叹了一口气,怅然若失道:“唉,罢了,罢了,既然是太子下令封口,那你便不说也罢,你不说,我把公主叫醒,问她便是。”

刚把话说完,陈浩就转过身去,光着脚丫的他,快步行至床榻前,非常麻利地爬了上去,蹲坐在床榻上,一边摇晃着平躺的晋阳公主,一边开口说道:“晋阳公主,快醒一醒,我有事问你……”

见此情景,宫女秋菊赶紧扑上前来,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奋力把陈浩给扑倒在床榻之上,并忙不迭地劝阻道:“不可,不可,驸马不可如此摇晃公主玉体。不然的话,公主的性命将葬送在驸马的手上。若是驸马害死了公主,圣人和太子不仅会诛杀了驸马,恐怕驸马的族人也要一并诛杀。”

在宫女秋菊的强烈劝阻之下,陈浩就此作罢,他听闻宫女秋菊说的上述这一番话,便打开记忆的大门,回想起他此前在现代社会看过不少有关大唐的书籍,想要借此知晓一些唐太宗李世民爱女晋阳公主的有关历史记载。

得亏了陈浩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没有谈恋爱,大把的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看闲书,有关大唐历史的书籍都不下一百本,多以记载贞观年间的正史或者野史居多。

思忖了片刻的功夫,陈浩终于回想起来有关晋阳公主的相关正史或者野史记载,她名字叫李明达,乳名兕子,后世考究其生于公元633年(贞观七年),死于公元644年(贞观十八年),只活到了十二岁,因为罹患重病夭折而亡,至于所患疾病为何,目前还是一个未解之谜,传闻跟李世民一族有风疾的遗传病有关,幼年夭折或者英年早逝的王子和公主有不在少数。

思忖至此,陈浩醒过神来,当即就向旁侧的宫女秋菊,急迫地问询道:“现在可是贞观十八年?”

“回禀驸马,现在便是贞观十八年。”宫女秋菊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听完宫女秋菊的这个回答,陈浩当即就如丧考妣,因为这跟历史事实极为契合,从历史记载来看,晋阳公主确实是死于贞观十八年,而眼下看到平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晋阳公主,十有八九是罹患重病生命垂危。

至于唐太宗李世民为何张贴皇榜为晋阳公主招婿,想必就是为了给病重垂危的晋阳公主冲冲喜,希望借此可以让晋阳公主转危为安。

由此可见,唐太宗李世民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而为唐太宗李世民出馊主意的人,十有八九非李淳风莫属。

得知了这个残酷的真相后,陈浩并没有为此而感到气馁,他把手指放在晋阳公主的鼻孔前,感觉到还有略显虚弱的气息,又把了一下晋阳公主的脉搏,感到有些虚弱,这说明晋阳公主还活着。

尽管陈浩对于治病救人一窍不通,可是,他觉得自己既然作为一个现代人,魂穿到了一千多年前的古代社会,凭借着现代人的智慧,或许能够帮助到处于病危之中的晋阳公主,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放弃。

关于年仅十二岁的晋阳公主如何罹患重病,陈浩没有直接向宫女秋菊发问,而是问询了一番有关晋阳公主饮食起居的相关事宜,他觉得兴许可以从中找到挽救晋阳公主性命的法子。

经过一番问询,陈浩觉得生命垂危昏迷不醒的晋阳公主还有得救,只是他又拿不定主意。

毕竟,晋阳公主是年事已高的唐太宗李世民作为疼爱的宝贝女儿,他又不是专业的医生,若是没有把晋阳公主的病给治好,反而让晋阳公主的病情加重,或许是把晋阳公主给治死了,估计他的小命也就没了。

当然了,如果晋阳公主死掉了,他这个无权无势的驸马,恐怕会被疼心女儿的李世民,下道圣旨让他陪葬不可。

对于此时的陈浩来说,他不仅是在施救李明达,同时,也是在救他自己。

刚穿越到大唐贞观年间,还不到一天的功夫,陈浩觉得自己就这么白白死掉的话,作者君岂不成了个太监了么,为了不让作者君挥刀自宫,他得暂时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