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得入宫

“煤球?蜂窝煤?”

包括丫鬟秋菊,以及在场的所有家丁和丫鬟们,在面面相觑了一番后,俱都跟个好奇宝宝似的,不约而同地齐声问询道。

过了良久,百思不得其解的孙老管家,也忍不住继续追问道:“阿郎,您方才说的煤球和蜂窝煤,老朽活了大半辈子闻所未闻,今日还是头一回见,不知阿郎制作它何用?”

面对孙老管家的问询,干劲十足的陈浩,再次停下了手中的活儿,不假思索地如实回答道:“我制作的这些个蜂窝煤,主要采用了石炭粉末为原料,自然是用它来生火喽!烧蜂窝煤无外乎两大一处,以来生火做饭,二来寒日取暖。”

站在一旁的孙老管家,以及在四周围观的一众丫鬟和家丁们,方才都还一头雾水呢,此时此刻,听完陈浩的回答,这才恍然大悟。

此时,拿在陈浩手中的这件让赵家铁匠铺铸造的器具,便是用来制造煤球的一个简单工具,相当于是个磨具,从小生活在农村的他,便看到过村里出售煤球的邻居,使用过这种制造煤球的磨具。

用农村的话说,制造煤球的土言俚语叫做“打煤球”。

孙老管家头一回去往东市赵家铁匠铺铸造的物什,便是煤炉,第三回的物什则是一只呈现九十度直角,中间连接在一起的圆柱形排气筒,各长约有六尺(两米)。

这个时候便到了未时,陈浩用了大抵一个时辰的功夫,一共打了一百颗煤球,放在室外晾晒了大半天一夜的时间,一直等到第二日午时许,这一百颗煤球才晒干。

回到了耳房之中,陈浩找出来放在枕头下面的那封外皮写有“爱豆,亲启”的牛皮信封,他拔掉火漆粘在信封口的羽毛,打开了信封,从里面拿出来一张信笺。

这一打开不要紧,对于此时的陈浩来说,可谓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让陈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几日之前,还以为晋阳公主李明达写给他的这封信,就是一封普普通通的情书呢,也就没有立即开拆看。

因为在陈浩的眼中,李明达不过就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儿,哪里懂什么情啊爱啊之类的东西,他自己也不想一个所谓的未成年人谈恋爱,更何况还要成为夫妻。

可是此时此刻,陈浩看到信笺上所写的内容,并非是情爱之词,而是李明达提醒陈浩说,在他们二人成婚后的第二日,便是归宁日(回门的意思),嘱咐陈浩带些礼品入宫拜访她阿耶和阿兄,届时由她此前的贴身丫鬟秋菊带他入宫,他们俩先于立政殿回合,再一起前往甘露殿拜访阿耶和阿兄。

在陈浩没有成为驸马之前,李世民则是带着李治和李明达,他们爷仨都一起居住在长孙无垢皇后生前的寝殿立政殿,可谓是相依为命。

可是,既然,陈浩已经成为了李明达的夫君,至少现在名义上是如此,便把立政殿赐予李明达单独居住,李世民则是带着李治迁居大兴宫的内朝正殿——甘露殿。

至于陈浩和李明达这对新婚夫妻分开居于宫内和宫外,自然免不了受到朝中大臣们的一些非议,不过,李世民和李治父子二人,则是以李明达此前所患重病刚痊愈,需要在宫中静养不宜搬到宫外的公主府居住。

鉴于此前不少朝中大臣因为在朝政上跟晚年的李世民意见不合,继而激怒李世民,为他们招来了杀身之祸,幸亏每回都没有待在李世民身边的李明达从中斡旋劝说,这才保住了不少朝中大臣的身家性命。

既然,已经成亲的李明达留在宫中是为了养病,朝中大臣们自然也都不再揪着此事不放,因为他们一来感念李明达的挺身相救,二来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可能以后还会激怒李世民,让李明达留在李世民身边,可以继续化解群臣之间的矛盾,何乐而不为。

看完了信笺上所写的内容后,陈浩在感到颇为吃惊的同时,也让他感到有些奇怪,那就是这都过去了三日的功夫,无论是他的岳丈李世民,还是他的大舅哥李治,都没有亲自或者派人前来找他兴师问罪呢。

其实,陈浩正想等下叫上秋菊姑娘一起着携带着煤炉和煤球入宫,送给此前因为一氧化碳中毒的晋阳公主李明达,便觉得既然李世民和李治父子二人并未找他的麻烦,现在入宫回门应该也来得及。

念及至此,陈浩便吩咐孙老管家调拨公主府内的一辆马车,在偌大的公主府,此前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未能有人出入,原本停泊在中原马棚旁边的那辆马车也有些破旧,还好可以正常使用。

于是,陈浩吩咐几名家丁,把煤炉和排气筒,以及一百颗晾晒干的蜂窝煤,都装在了马车上,他叫上秋菊姑娘同上马车,并由左卫率果毅营的校尉刘青山驱赶马车。

很快,他们三人乘坐着的这辆破旧马车就驶出了公主府,从崇仁坊的西门往北一拐,沿着皇城和崇仁坊以及北边永兴坊之间的大街,再往西拐行了二百多丈远,便行至了大兴宫的承天门前。

虽说,秋香姑娘不再是晋阳公主的贴身宫女,刘青山也被太子李治派遣到公主府,可是,他们俩也都抱有出入皇宫的令牌,结果待他们三人通报了一番后,却在承天门前被左监门卫的一个旅帅给拦截了下来。

根据唐朝的兵制,左右监门卫的职责是守卫皇宫的宫门和宫殿,左监门卫判入,右监门卫判出,在大兴宫南边的正宫门——承天门前,则是有一个旅(约一百人)的左监门卫的士兵把守,而在承天门内则是有一个旅的右监门卫的士兵把守,他们各司其职。

他们三人乘坐的马车在承天门前,被左监门卫的旅帅拦截下来以后,秋香姑娘便拿着令牌放在左监门卫旅帅的眼前晃了晃,气愤不已地质问道:“你这旅帅,好大的胆子,你可看清楚了,我手中的可是晋阳公主的令牌,怎敢拦下我乘坐的马车不让入宫呢?”

不等左监门卫的旅帅作答,刘校尉也从马车上下来,掏出来太子李治赠予他的令牌,没好气的质问道:“你这小小的旅帅可要看清楚了,我乃东宫太子的左卫率果毅营的校尉,手持太子令牌,自由进出皇宫,你若再敢拦截,我便要你好看!”

随后,左监门卫的旅帅,面不改色地回答道:“刘县尉,秋香姑娘,你们二位不必如此动怒。我方才拦截你们二位乘坐的这辆马车,并非是不让你们二位进入皇宫。”

把话说到这里,左监门卫的旅帅,便用手指了指站在马车前头的陈浩,话锋突然一转,继续说道:“三日之前,太子便向我监门卫所有将士传达了圣人的口谕,娶了晋阳公主的陈驸马不得入宫,皇宫的各个宫门皆是如此。

“若是你们二位想要入宫,现在便可入内,可若想带上陈驸马一起入宫,却万万不可。卑职不敢违抗圣人的旨意,还请刘县尉和秋菊姑娘见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