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日画作

对着这封信,陈浩忍禁不俊了片刻后,便赶紧从里面把耳房的房门闩上,他自己个儿把身上穿着的新郎礼服脱下,并换上了放在圆桌上的那一套常服。

尽管陈浩是头一次穿越来到大唐,今日是头一次穿唐朝时代的常服,所需的时间便多花费了些,用了大抵一刻的功夫才搞定。

对于此前从未亲自动手穿过古装的陈浩来说,这已经算是速度快得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叫做“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么”。

作为一个从一千多年的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人,陈浩自然是看过不下上百部的古代影视剧,他便稍加回忆一下,自然也就动得了手穿上了古装。

只见此时的陈浩,身穿紫色的圆领袍衫,腰系玉带,悬挂鱼袋,袋中装着一枚用来佐证个人身份的铜制鱼符,上书六个楷体繁体字:驸马都尉陈浩。

其实,陈浩在没有佩戴鱼袋之前,他打开一看,里面原本有两枚铜制鱼符,他目测了一下,这两枚鱼符分别长约六公分,宽约两公分。

这两枚鱼符分为左右两半,中间有写着一个“同”字形榫卯可相契合。

由此,陈浩便在这个时候想起他以前看过有关唐朝鱼符的记载,得知他所拿到的这两枚鱼符,左边的这一半鱼符则是要留在家中,作为“底根”,而右半块鱼符则放入鱼袋之内随身佩戴。

于是,待陈浩穿戴整齐,便把放在圆桌上的左半块鱼符,放在了枕头下面,因为他在耳房之内环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可藏的地方,保险起见,还是放在枕头下面更好一些。

在换上常服之前,陈浩原本是要到公主府外逛街的,首选的目标便是东市,因为东市跟公主府所在的崇仁坊正好是斜对角,距离如此之近,即便是步行一个来回顶多花费个把时辰。

更何况,对于唐史有一定了解的陈浩,觉得自己既然身处在都城长安,自然是要逛一逛东西两市,根据路途远近排定先后顺序,首选自然是东市。

可是,等到陈浩刚把左半块鱼符藏在枕头下面后,他便改变了主意,决定依然晋阳公主如此看重他,得好好地报答她一下,怎么着他们俩目前也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

打开了耳房的房门,陈浩便去中院的东厨之内,在灶台前找到了一根半尺长而手指粗细的烧火棍,上半截是光滑的树枝,下半截则是木炭。

紧接着,陈浩就拿着这根手指粗细的烧火棍回到了耳房之内,便使用剪刀把这根烧火棍下面木炭的部分以削铅笔的方式进行了一番消减。

随后,陈浩立于书案前,铺上一张上好的宣纸,就拿着削好的烧火棍,开始在宣纸上面以素描的方式进行作画。

幸亏陈浩从小学开始便学习画画,主要是以写实为主,为此,父母还为他报了五年的美术培训班,到了中学的时候,他的画作都可以作为获奖作品在学校,以及所在城市的晚报学生专栏上展示,赢得了一个“小画家”的美名。

问题是,自打上了大学以后,陈浩便过上了悠闲的大学生活,画功极好的他,并未参加美术或者画画相关的社团组织,除了平时上课之外,其他的时间都用来泡在网吧打游戏,或者是去图书馆翻阅他非常感兴趣的唐史书籍,已经有两三年的时间未曾动笔。

可能是由于生疏了太久,陈浩原本只是想要画一个极为艰难的东西,结果当天画到了夜里亥时许,才总算是大功告成。

在此期间,陈浩可谓是忘寝废食,他从来里面把耳房的房门给闩上,不许任何人打搅他,即便是孙老管家和宫女秋菊,几次三番地催促他吃午膳或者晚膳,他都没有开门进食,而是集中精力争分夺秒,把他想要的这个物件是画好。

第二日一早,吃过了早膳,大抵在辰时许,陈浩便把孙老管家叫进耳房之内,问询道:“孙管家,我需要你出去公主府为我办件事情,你现在是否有空闲?”

孙老管家一听,刚入住公主府才一日的陈驸马,就让他离开公主府出去办事,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可谓是求之不得,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能够出去公主府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看看公主府外面长安城的变化也是值得的。

要知道,自打去年长乐公主过世后,留守在公主府内的所有人,都被下达了禁足令,任何人都不得擅自离开公主府,包括孙老管家在内的这些人,仿佛就被打入了冷宫一样,在公主府之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是他们不想出去,是根本就不让他们出去。

这不,待陈浩问询的话音刚落,孙老管家当即就欣然应允道:“如今,驸马是这公主府的主人,也是我等下人的阿郎,老朽作为公主府的下人,又担任管家一职,自然是要为阿郎排忧解难。慢说是一件事情,就是十件百件事情,老朽都应义不容辞地替阿郎去办。”

看到站在面前的孙老管家,连问都没有问一声要他所办事情的具体内容就一口应承了下来,着实是让陈浩感到有些出乎意料。

生怕孙老管家等下再后悔,陈浩赶紧就从书案上,拿出来昨日花费了四五个时辰的画作,递到了孙老管家的面前,开口吩咐道:“既如此,那就有劳孙管家了。

“孙管家你现在立刻马上拿着我昨日画好的这张图,前往东市之内,寻找一个做铁制品的能工巧匠,按照我所画的这个图形,按照上面的原始尺寸铸造出来便是。”

双手从陈浩手中接过那张宣纸,孙老管家低头一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孙老管家活了大半辈子,又在公主府之内做了十几年的工,也称得上是个见多识广之人,却从未见到这等异于常人的画工。

更加让孙老管家感到惊奇的是,这宣纸之上所画的物什,他平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本想当面向陈浩请教这是何物,却又生怕陈浩取笑他连此物都不认得,便就闷在了心中。

“老朽还有一事不明,去往东市寻找铁匠铸造此物,所需的费用由谁出呢?”孙老管家用试探的口吻,向陈浩问询道。

面对孙老管家的问询,陈浩两手一摊,面带着笑容说道:“孙管家,本驸马手上暂无分文,你先替我垫付,等到给你等公主府下人结清一年所欠工钱时,我一并给了你便是。”

听闻此言,血压稍微有些高的孙老管家,差一点儿没有晕倒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