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封情书

“不必换衣裳了,我身上穿着的这套衣裳甚好。大不了,我暂时不出公主府便是。”陈浩当即就连连摆手,婉言谢绝道。

对于此时的陈浩来说,他可不想被宫女秋菊带到后院的房间之内,换上长乐公主生前所穿,或者还未来得及穿的华贵女装,他可不想成为女装大佬。

宫女秋菊看到陈浩坚持不换下身上所穿的红色新郎礼服,当即就威逼利诱道:“驸马,你有所不知,在奴婢临来之前,太子和公主再三叮嘱奴婢,要求奴婢来到公主府之后,立马就为驸马换下这身红色的新郎礼服。

“即便是驸马今日不出门游玩逛街,待在这公主府内,也必须得换下这身红色的新郎礼服。这是太子和公主的命令,奴婢不敢违抗,还望驸马不要为难奴婢。”

原本陈浩以为,他立即取消了出门的计划就不用换下身上穿着的新郎礼服,正在心里头为此暗自庆幸之际,却听闻宫女秋菊竟然把太子李治和晋阳公主李明达搬了出来,以此来逼迫他必须更换衣裳,尽管心里头对此极为抵触,也不得不从。

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么,叫做: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时此刻,对于陈浩来说,莫过于如此。

无奈之下,陈浩只好跟随宫女秋菊离开了后院的月亮门,回到他所下榻的后院耳房之内。

“拜见驸马!”当面带愁容的陈浩,前脚刚迈进耳房的门槛,后脚便听到身前传来了整齐划一的问候声。

待陈浩抬起头来,定睛一看,可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陈浩方才离开耳房还不到一刻的功夫,原本耳房之内空无一人,不曾想突然之间,竟然冒出来了三个看上去水嫩俊俏的小丫鬟,不约而同地面朝他躬身施礼。

除此之外,陈浩还看到这三个小丫鬟,俱都双手在胸前捧着一只托盘,这三只托盘当中,分别放着靴子、衣裳和幞头。

看到这里,陈浩便长舒了一口气,脸颊上的神色也立马由忧转喜,一边冲着这三个小丫鬟摆了摆手说“免了,免了”,一边转身对立于旁侧的宫女秋菊,迫不及待地问询道:“秋菊姑娘,这三位姑娘捧着托盘上放置的衣物,都给我穿的吧?”

宫女秋菊当即就点了点,回答道:“这三位妹妹手中所捧托盘上的衣物,自然是为驸马您所用。”

当宫女秋菊回答完毕,悬在陈浩胸口的那块沉甸甸的大石头,终于是安安稳稳地落下了地,并为此,让他长舒了一口气,觉得方才的担忧实在是多余,若是早知宫女秋菊为他备上了一身男子穿的新衣裳,他也就没有必要在月亮门下扭捏作态,穿在身上的这身新郎礼服都被粘上汗了,早该脱下来换身新行头。

随后,宫女秋菊分别指了指在她身前站成一排的这三个年方二八的小丫鬟,向立于旁侧的陈浩,介绍了一番道:“驸马,他们三个妹妹,是公主殿下派遣与我同来公主府伺候驸马你的。她们三个人从左到右,每个人都一个小名,分别叫春梅、夏荷、冬雪,连同我的小名,都是公主殿下所取。”

听完宫女秋菊的介绍,陈浩倒是觉得晋阳公主李明达倒是挺有意思,别看眼下只是个年仅十二岁的小姑娘,倒是给四个宫女取的小名,把春夏秋冬一年四季给凑取了。

介绍完毕,宫女秋菊便对春梅、夏荷、冬雪三位宫女吩咐道:“春梅、夏荷、冬雪,你们三人把托盘都放在圆桌上,去咱们下榻的东厢房内收拾物什吧。”

听完宫女秋菊的吩咐,春梅、夏荷、冬雪三位宫女先是施了一礼,便纷纷把手中的托盘,连同托盘上的衣物都放在了圆桌上,退出了耳房并在房门外转身离开。

目送着春梅、夏荷、冬雪三位宫女离开了耳房后,宫女秋菊便转身行至房门前,“咣当”一声,从里面把耳房的房门从里面上了闩。

“秋菊姑娘,这把房门关上,这是作甚?”陈浩看到他跟宫女秋菊同处一室,而宫女秋菊又把房门给从里面上了闩,便让他有些慌了神,忙不迭地问询道。

虽说,陈浩对晋阳公主李明达这个小姑娘下不了手,可是他得知宫女秋菊一到了年方二八的年岁,在耳房之内孤男寡女只有他们两个人,陈浩生怕自己再控制不住自己,表面上作为驸马的她,跟一个小丫鬟在房内行苟且之事,传扬出去,肯定会辱没了李家的名声。

即便是李明达放过了他,已到晚年而心情暴躁的唐太宗李世民,以及年轻气盛的太子李治,这父子二人恐怕也不会轻饶了他。

闩了房门转过身来的宫女秋菊,倒是面不改色地回答道:“驸马,我要在这耳房之内为你更衣,自然要先把这房门关上,免得有外人惊扰。”

暗自在心里头权衡了一番得失后,陈浩便做出了一个对于男人来说极为艰难的决定,便对宫女秋菊吩咐道:“秋菊姑娘,你随同你那三个姊妹一起到后院的东厢房内收拾物什吧,我自己更衣便是,就不劳秋菊姑娘了。”

听闻此言,宫女秋菊便愣在了原地,因为在她看来,自己此前作为宫女,如今到了公主府便是丫鬟,驸马便是她的阿郎,为阿郎更衣乃是分内之事,驸马怎么有些难为情地不让她更衣呢,着实是让她搞不明白。

轻叹了一口气后,宫女秋菊便答应道:“既然驸马吩咐不让奴婢更衣,奴婢不更衣便是,从今日起,驸马便是秋菊的阿郎,一切听从的阿郎的吩咐和安排。”

说到这里,宫女秋菊对陈浩叮嘱了一番道:“阿郎,奴婢在临走之前,还是要跟阿郎你说一下。昨日午时起,圣人招驸马为婿,司衣司的女工们便为驸马您量了尺制作衣裳。这身常服便是司衣司的女工们连夜裁剪缝制而成。

“除了这一套常服之外,还有另外两套其他颜色布料的常服,以及一套朝服。虽说,你现在已被圣人废了驸马贬为庶人,可在名义上还是驸马。奴婢也看得出来,公主殿下也是真心对你,专门派遣奴婢和另外三位姊妹前来服侍驸马,还请驸马不要寒了公主的心。”

把话说完,宫女秋菊便从袖口里面摸出来一只牛皮纸信封,“啪”地一下放在了圆桌之上,就随即转身后退了数步,退至门前,再转身拿掉了门闩,“吱呀”一声把房门打开,就此飘然离去。

当宫女秋菊从陈浩的视线里面消失不见了以后,他这才拿起圆桌上的牛皮纸信封,而信封口则是用火漆粘上羽毛密封,只是当他看到信皮上所写的四个字,差点儿让他笑出猪声:爱豆,亲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